loader

“你們先聊着,我下去丟垃圾…”蕭邦收拾完後對大家說。

  • Home
  • Blog
  • “你們先聊着,我下去丟垃圾…”蕭邦收拾完後對大家說。

“我跟你一起吧,”我突然很主動的說,看到大家看我的眼神,我有點不好意思了,“拉架三包,還有一對瓶子,他一個人一趟拿不完啊,要不你們誰去?”我說完看向大家,大家都推脫說自己累了要休息,有的說自己要追劇,我暗自竊喜。

“算了,還是我去吧,”正當我要出門時,許飛突然說。我想要跟蕭邦獨處的心思被許飛給破壞了,“這個許飛,真是沒眼力勁兒,”我心裏想着,把手中的一包垃圾遞給了許飛。

“小貝,你是不是對那個蕭邦有意思啊?”林山見他們倆出去了,對我說。

“哪有,哥你多想了,”我突然不好意思了。

“晚了,他孩子都會打醬油了!”林山突然大聲說。

“啊?”我大驚,繼而失落起來。師父看到我情緒有變化,狠狠的踹了林山一腳,“林胖子,你能不能別瞎扯?他哪有孩子?許飛上次不還說他和他室友都是單身嗎?”

“單身不單身的不知道,反正他這號的人肯定花花腸子不少,不像我,踏實男一枚,你看我對我女朋友多專心,高中到現在,我都沒劈腿…”

“你那是找不到下家,真搞不懂你女朋友那麼漂亮一姑娘,咋還就看上你這頭肥豬了,真眼拙!”

“欸!哥有魅力呀,由內而外的散發着迷人的獨特魅力!”

“哎呀,天花板上怎麼冒出一頭大水牛呀?別閃着自己舌頭了。林胖子!”我師父和林山兩人互相打趣着。據說他們在公司就經常拿對方互懟。

我一直等着蕭邦回來,感覺他們下去丟個垃圾怎麼用那麼久時間呢?還是我太心急了?許久之後,蕭邦和許飛兩人拎着很多零食回來了,“買了點小零食,大家來吃!”蕭邦一邊把各種零食往外拿,一邊喊大家。

這時候我和師父正在追劇《愛情公寓》,真是一部搞笑的電視劇,我倆正看得入迷,就沒去客廳。蕭邦見我們沒動靜,就把零食和一個小凳子拿到了我倆跟前,“看得這麼入迷?小零食放着了,邊吃邊看…”

“謝啦!”師父頭也不回的說。

“謝謝,”我很不好意思的站起起身。

我們在許飛家呆了將近下午五點時才離開。

我人雖然在臥室裏看劇,耳朵卻在偷聽着外面男孩子們的聊天。

他們的聊天內容真豐富啊,上天文下地理,人間疾苦,公司大業的,什麼都聊,最後還聊以後自己要如何如何。真是一羣意氣風發的上進好青年。

要離開了,我最後一個出門的,“你好,蕭哥,能留個聯繫方式嗎?今天真的很感謝你和許飛的熱情款待,”我實在編不出什麼理由了,這樣一個幼稚的理由一眼就被他看穿了。“沒問題,我手機號是…還有QQ是…”

“謝謝,回頭聯繫,”我興奮的要飛起來,蹦躂着下樓遠去。“既然沒有結婚,那我就把他追到手!”我心裏想着,臉上洋溢着陽光般溫暖的笑容。這時候,也不覺得江南的天陰冷潮溼了,也不覺得宿舍距離有點遠了,也不害怕天黑了…

回到宿舍,躺在牀上,腦子裏回想着今天蕭邦的種種表現,再三確定他是我喜歡的類型後。我發了一條短信給他:謝謝你們的大餐和零食,今天過的很開心,很高興認識你。

我發完信息後,心裏怦怦跳個不停,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回覆,許久他回信息過來:客氣了,歡迎以後常來。

短短几個字,把我激動的不行,我胡思亂想着,臉發紅,手也慢慢變熱乎起來,這感覺,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

一想到他,會不自覺地笑起來,再幻想假若真和他走到一起了,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好地事情。

咿呀!不能想,要矜持!可是,可是已經邁出了大膽地第一步,還怎麼矜持呢?不能矜持!萬一一矜持,他成了別人家的男朋友,那豈不是我的損失?

一想到這,我趕緊回了條信息:好的,我週六週日都有空的,隨時約!我毫不猶豫地把這條信息發了出去,等着他的回覆,很久很久,他沒有回信息,我等得都睡着了他也沒有回信息,第二天早期上班,我一醒來就看手機,他還是沒回信息,哎!

這是怎麼回事?是沒看到嗎?不能夠啊,應該看得到的。我心中疑惑萬千。算了,不想了,不回信息可能真的沒看到,或者他還沒想好怎麼回覆。對,就當他還沒想好怎麼回覆吧。哈哈!這個男孩子呀,真是可愛… 江南的春,來的不早不晚正當時。

習慣了整日煙雨朦朧、陰雨連綿的天,突然一下子晴空萬里、微風拂動,我還有點不太習慣。

這一週,週一到週五,我依舊每天早上五點半起牀,六點一刻準時在公交站臺等公交,七點半左右準時第一個到公司,開燈、開飲水機、把所有垃圾桶垃圾清掉、會議室等公共區域衛生搞好,看看時間已經八點左右,我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對照着我用心做的工作任務表,今天該做什麼、該如何做、需要用到那些材料、需要去哪些部門溝通等等,我在心裏熟悉一遍又一遍,生怕出差錯給同事們帶來不便。前臺的工作並不輕鬆,至少我的這個前臺做的相當累,工作量大、工作內容繁瑣、涉及面多。

與其他公司只接接電話、登記登記表格的前臺比,我的這個前臺做的太多了。

所有同事認爲沒什麼技術含量的瑣碎活兒都交給我,我也不拒絕,我就是來學習的,不就是天天加班嗎?不就是熬時間嗎?怕什麼?做的多了自然就熟悉了,做的多了自然就會的多了。

蒼天不負有心人,短短兩週時間,我摸清了公司整個架構、各個流程,除了財務不涉及,其他該學的都到了。

我不得不承認,魔羯座的我對工作看得很重,也的確很拼命。

很快,我天生的聰慧及對工作的認真負責和那股子拼勁兒被老闆和主管及兩位大區項目經理看到了。

他們開始搶人了,有的明目張膽直接告訴我後面實習期過了到他身邊去,有的含蓄委婉說做的不錯有沒有意向考慮往項目發展。我知道,踏實、吃苦耐勞、勤奮是我的優勢,這年頭兒,像我這樣的姑娘不多了。

一天,大家都如往常一樣到點下班,我也如往常一樣,下班先去附近買了份手抓餅,邊走邊吃,吃完也到公司了,去洗手間洗洗手,又回到公司,把門從裏面反鎖,繼續我的加班,其實加班,對我來說是件好事,沒人在的時候,是我內心最安靜,內心最渴望快速成長的時候,我剛好可以趁機把公司網盤裏其他我看得到的文件都看一遍,把材料室所有我能接觸到的材料都熟悉一邊,瞭解瞭解公司的發展歷程及日後走向。

我必須承認自己是真的喜歡工作並且願意爲了工作放棄自己的私人時間。沒有哪個小前臺肯這麼認真對待這份工作的。領導之所以都喜歡我,是的確看到了我和師父的之間的差別,我倆相比,單工作能力及態度,我明顯勝出。

文件櫃尚的文件沒有任何分門別類,亂糟糟的堆在一起,各個部門也沒有分開放。

強迫症的我看得有點不順眼了,看看時間也才六點,我決定擼起袖子大幹一場。

我猜到凳子上,把文件櫃上所有的文件都拿下來,清空整個文件櫃。然後按照各部門、各項目、日期前後、文件保密程度等裂了一張表,又按照此表將文件找出來,重新放入我標註好的文件夾。

我一份一份不厭其煩地整理着,那堆亂七八糟堆放地文件越來越少,反而文件櫃尚編排有序地文件越來越多,時間滴答滴答一秒一秒地走着,等我整理完全部文件時,我伸了個懶腰,看着眼前文件櫃上有序排放的資料,心裏也不覺得累了。

我最喜歡在安靜的時候一個人整理東西,這樣既可以讓我安安靜靜的做事情,又能在做事情的過程中思考如何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

看看時間又快到十點了,我也該回宿舍了。我急忙收拾東西,開鎖,出門。門外,站着一個人,是老闆。“怎麼還沒有?”他見我這麼晚還沒走,略有疑慮。

“老闆好,趁大家都下班,整理了一下材料室,”我小聲說。

“材料室?不是都放得好好得,有什麼可整理的?”

“放好不代表放的地方大家都找的到,很多文件都是雜亂無章的往上放,找的時候不好找,我發現按每次同事們找文件都翻箱倒櫃的找好久,我按照各個部門、項目、文件類別、重要程度等詳細分類了一下,這樣方便大家找…”

“你還真是個細心的小姑娘,難得啊…”

“謝謝老闆,我該走了,再見,”說完,我趕緊跑向電梯處,再耽誤時間,恐怕要錯過最後一班公交車了。

當我着急忙慌的一路奔跑到公交站臺時,最後一班車剛剛走,我狂追,愣是沒追上,哎!我有點失落,都怪這該死的老闆,問什麼問,有什麼好問的,害我錯過回宿舍的末班車,今天加班代價有點大了。

沒辦法,我只好回到公交站臺那裏,打算叫出租。既然已經錯過了末班車,我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往公交站臺走去。十字路口,一輛黑色轎車朝我這邊靠近,我越往路邊,他也跟着我往路邊,我瞪了一眼,準備開吼。車窗開了,“沒車了吧?上來,我送你回去,正好我順路,”老闆說。

“啊,不用了,我叫個出租就行了。”

“大晚上也太好,快上車吧,我家也在宿舍附近,”他繼續說道。

我上車,坐在了副駕駛,之前在學校,商務禮儀老師有教過,車後排都是留給大人物坐的。我係好安全帶,“謝謝老闆。”

“還沒吃飯吧,想吃點什麼?”

“我吃過了,謝謝老闆,”除了謝謝我不敢多說話,畢竟是老闆,生怕哪句話說錯了被炒魷魚了,那我豈不是真的要流落街頭了?

“你多大了?”

“21歲。”

“年輕真好,那個小姚應該比你大一歲,你知道的吧?”

“您是說小姚姐?”

“是的,你覺得她怎麼樣?”

“挺好的,怎麼了?”

“哦,沒什麼,她是你們張主管的妹妹,這個你知道的吧?”

“嗯?”我假裝不知道,露出吃驚的表情。老闆微微一笑,沒有繼續再聊。許久,他又問“怎麼一個女孩子家跑來這麼遠的地方工作?”

“我有個親戚在這邊,本來是打算投靠他的…”

“哦,我想起來了,之前你到公司面試時候有說過,張主管也跟我提過,是你表哥是吧?這份工作還是他託張主管介紹給你的,你看我這記性…”

“謝謝您和張主管能給我這個機會,”我再次對老闆表達感謝之情,真搞不懂,堂堂一位大老闆,有什麼可以直接問啊,幹嘛要彎彎繞呢?

“到了,”老闆把車停靠在路邊。

“謝謝老闆,再見。”

“嗯。” 直到老闆的車消失在路盡頭看不見,我才轉身往宿舍走去。

想想這個老闆也是奇怪,他大概是想要從我嘴裏打探什麼吧,奈何我是位不愛八卦也不稀罕傳話的人。

我邊走邊想着明天要做的工作內容和晚上要加班整理的東西。宿舍樓下,一輛熟悉的車子熄火停在那兒,看這車牌號,像是我哥。

我湊近車窗往裏望去,駕駛座上我哥正在看手機上的新聞。我巧了敲車窗,他回頭往外看,一看是我,面露微笑。打開門,走出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上班這麼久了,感覺怎麼樣?”他邊問邊王后備箱走去。

“挺好的,就是有的還不太熟悉,不過我會慢慢學的,”我怕他再次訓我急忙說。

“做什麼都要一步一步來,不熟悉的多問領導和同事,自己私下多練習,”他打開後備箱,拿出一箱飲料,“我們公司發的,給你一份,這麼多天,應該也都熟悉了。有什麼事隨時聯繫,我先走了。”

“好的,對了哥,你認識我們老闆嗎?”

“不認識,怎麼了?”

“沒什麼,他今晚送我回來的,說順路,”我說。

“離他遠點,這樣的中年男人,滿腦子如意算盤打着,以後自己坐公交上下班,還有啊,不要總是一個人加班到那麼晚,工作事永遠做不完的,要學會忙裏偷閒,學回勞逸結合,不能讓工作把所有私人空間佔完了,”我哥邊說着邊開車門,“我還有事,先走了,記住我說的話。”

“嗯,哥再見,”我對他說。

目送我哥的車子遠去,我拎着一大箱子飲料上樓,宿舍裏室友們都回來了,我打開飲料箱,一人分發一瓶,“我哥剛拿來的,一起嚐嚐…”她們結果飲料後有的人對我說謝謝,有的人還給我吃她們自己的小零食。

還剩下一大半,等阿姨回來了,我要把剩下的都留給她。

我想着這些飲料放哪裏,突然手機響了,是我哥,我接通,只聽他那頭在大聲說,“離你們這個老闆遠點,他挺花心的,之前就聽你們張主管說他私下經常找你們張主管,千萬記住了,有什麼事,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我!”

我掛了電話,看來我哥還是很掛念我的。只是他的表達方式我不太能接受,都那麼關心自己妹妹了,還不會好好說話,還這麼大吼大嚷的。人啊,真是個奇怪的物種,把好的一面都留給了外人,把最兇狠最難看的一面卻留給了家人。

“阿姨,你今天也加班啊?”

“是啊,明天中午雞腿,我想着今晚提前炸好了,明天能輕鬆些,”她拖着疲倦的身子,到宿舍一屁股躺在牀上,看樣子今天是真的累壞了。

“我哥剛剛來看我,呆了一箱飲料,其他室友都分過了,這些,你全部拿去喝吧,”我指着剩下的飲料對阿姨說。

“這麼啊,我一個人哪喝得完?我拿兩瓶,剩下的你當早飯喝,阿姨領你心意了,謝謝你啊小貝,”看阿姨真得只拿兩瓶,我又往她手裏塞了幾瓶,她知道我的執拗,也不好推脫,就全收下了。

“之前你說你哥是幹啥的?”

“外企高管,他們單位行政總監,”我邊收拾着邊說。

“真好啊,拿工資是不是也很高啊?”

“聽說還蠻高的,他拿年薪的,年底還有分紅喝其他獎勵,一年下來收入還挺可觀的。”

“真是羨慕你們,學歷高,有本事,能掙大錢,不像我,一年到頭累得半死,也就混口飯吃,我一定得好好教育我兒子喝我女兒,讓他們好好讀書,窮人家的孩子只有讀書纔是出路…”阿姨一邊羨慕着我哥,一邊跟我說着。她側躺着,有氣無力的,眼神空洞。

“學歷是塊敲門磚,現在幹啥都要求學歷、資歷。”

“那你哥成家沒?”

“沒呢,有對象,應該快了,”我突然想起了夏冰姐,“他女朋友是一位非常漂亮、善良又溫柔的女孩,對我特別好。”

“哦,那真是的,優秀的人會選同樣優秀的人一起共度餘生的,”阿姨望着我說,“你以後的對象也差不到哪裏去。”

“阿姨!”我有點不好意思。

關於貧窮與富有,關於優秀與卑劣,好像並沒有一個明確的分割線。大體都是相對而言。

相對於阿姨的年收入三兩萬而言,我哥年收入二三十萬,那真的是很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