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們每一人手中都有著令牌,這個令牌代表著你們的身份,將你們一滴血滴在上面,這個令牌會和你們產生聯繫,在考核之中,你們會遇到妖獸,每擊殺一隻後天境妖獸會有一個點數,每擊殺一隻先天境初期的妖獸會有十個點數,每擊殺一隻先天境中期的妖獸,可以獲得一百個點數,擊殺先天境後期的妖獸可以獲得一千個點數。

  • Home
  • Blog
  • 你們每一人手中都有著令牌,這個令牌代表著你們的身份,將你們一滴血滴在上面,這個令牌會和你們產生聯繫,在考核之中,你們會遇到妖獸,每擊殺一隻後天境妖獸會有一個點數,每擊殺一隻先天境初期的妖獸會有十個點數,每擊殺一隻先天境中期的妖獸,可以獲得一百個點數,擊殺先天境後期的妖獸可以獲得一千個點數。

這個點數關係到你們的排名和獎勵,這一次的考核會經過落魂林和劍墓山的外圍,這兩個地方各有一些機緣,運氣好的可以在裡面得到機緣,不過這兩個十分的危險,沒有實力盡量不要過渡的深入,因為越是深入,越是危險,就算是紫府境的武者一旦太過深入也會慘死其中。

考核之時除非是馭獸師,否則嚴禁帶任何妖獸進入考核之地,好了,考核開始。」

說完許易等人就要離開。

「那個,師兄,等一下。」

此時,一道聲音響起。

許易停住腳步,回頭看向那開口說話之人,道:「何事?」

那個少年看到許易看來不由得感到一股可怕的壓力,說道:「那個考核之地在什麼地方,終點在什麼位置?」

許易道:「你們手中的令牌上面有著箭頭,箭頭所指的方向就是終點所在之地,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了。」

那少年急忙的說道,拿出手中的令牌,看到令牌上有著一個類似於指南針的虛幻指針,指向一個地方。

許易看向眾人,沉聲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再敢詢問任何問題,直接驅逐。」

眾人聞言臉上露出驚懼之色,沒有想到問個問題都要被驅逐,剛才那詢問的少年,此時更是臉色蒼白,眼神之中充滿了驚駭,他沒有想到自己剛才差一點就要被驅逐了。

許易看到眾人驚懼的臉,道:「腦子是個好東西,但要多動一動,否則會生鏽的,任何事情不需要說的太過詳細,否則你們腦子還有什麼用。」

說完,許易等人直接離開,這一次沒有人膽敢開口攔住他們了。

楚楓看向金虎,道:「你在這等著,或者去自己隨處溜達,這條土狗你還是帶著他去洗一洗吧。」

疾風妖狼身上都是塵土,看起來就和土狗一般,也是因此沒有人看出他的身份,否則絕對會引來無數道目光,引起不小的轟動。

疾風妖狼內心在流著淚,他本是威風凜凜的疾風妖狼,威震一方,如今變成一隻土狗,看起來沒有以往那種霸氣,不過他不敢反抗,否則害怕自己變成狗燒肉。

金虎看了看疾風妖狼滿是泥土的身體,有些厭惡的道:「你這條笨狗,也不知道洗洗澡,騎著你我感覺我的品位都降低了不少。」

「嗚嗚……」

疾風妖狼聞言頓時感到委屈,我是不想洗澡嗎,我馱著你們連續奔跑了一天一夜,哪有時間洗去身上的泥垢。

楚楓不管這兩個傢伙,看向張平安,道:「我們一起吧!」

「不了。」

張平安拒絕道:「我的願望只是想要進入天劍宗,所以我並不打算獵殺妖獸,我會直接去往落魂林,尋找可以提升武魂品階的天材地寶,提前進入,可以跟好的搜尋魂靈果。

對了,那點數十分重要,你儘可能的多得,這些點數等你進入天劍宗可以兌換不少好東西。」

張平安知曉自己實力低微,不想做一個拖油瓶,連累楚楓。

楚楓說道:「那好吧,你要小心,遇到危險,直接逃走。」

「你放心吧,我可是十分惜命,我為此修鍊了一年的逃命技巧,通過考核對於我來說並不困難。」

張平安憨笑道,隨後朝著遠處走去。

楚楓獨自一人朝著前方走去,他的目的是遠處那茂盛的山脈。

十幾萬武者宛若是蝗蟲一般沖入山脈,所過之處一片狼藉,那些草木直接被踩爛了,不過隨著深入山脈,四周的人際變得稀少很多。

十幾萬武者雖然很多,但相比較這巨大的山脈,這點人數算不了什麼,如同是泥牛入海,沒有掀起一絲浪花。 眾人離開之後,遠處的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之上有兩個人站在那裡,目光穿越雲層能夠清晰的看到下方的一切。

這兩人之中其中有一人是那鶴髮童顏的老者,此時他恭敬的站在一人身後,此人三十多歲,劍眉星目,雙眸之中彷彿有著萬千劍影,讓人不敢直視。

胡長老用手指著遠處一人,道:「宗主,此人就是那楚楓。」

這中年男子是天劍宗宗主劍雲河,是天河府最為強大的存在之一,修為通天。

劍雲河目光看向楚楓,雙眸之中有著萬千符文流轉,光輝瀰漫,有些疑惑的道:「看起來很普通,不過身上有股奇異的能量,阻擋我進一步的探查。」

胡長老在一旁說道:「宗主,此人是那位帶來,雖然說是隨手收的侍衛,但我感覺其必然有著特殊之處,否則又怎麼會入得那人眼。」

胡長老所言的那人自然是月如霜,月如霜的天賦之強直接驚動了天劍宗高層,那些高層都是有著強大的修為,自然可以感受到月如霜身上不凡的血脈。

重生之老而爲賊 因為月如霜的到來,弄得天劍宗一些高層提心弔膽,即是畏懼又是欣喜,畏懼是因為對方身份高貴,如果在他們這出點差池,那麼他們天劍宗將會成為歷史,欣喜是可以憑藉此可以和那人背後勢力有一絲聯繫。

劍雲河道:「此人血脈十分普通,沒有先天道紋,並非天命之人,小孩子喜歡胡鬧,看人全憑喜好,即便是來自於那個地方也是一樣。

不過畢竟是那人帶來的,不要讓其有危險,但也用不著有什麼特殊照顧,這裡畢竟是天劍宗,天劍宗的規則大於天。」

「是。」

胡長老恭敬的說道。

……

楚楓手中把玩著那個代表著他身份的令牌,上面在他滴上鮮血后,那令牌發生了變化,三五二七變得很小,挪移到了令牌上方,在中心有著一個比較大的『零』,背面有著指針,指引著方向。

「真是玄妙,這個看起來一捏就碎的令牌之中居然還有著如此玄妙之力,武道還真是神奇。」

楚楓喃喃的說道。

楚楓朝著山脈深入,這個山脈和普通的山脈不一樣,這個山脈之中各地靈氣都差不多,因此每個地方都有可能出現高階妖獸。

「噗。」

楚楓一劍擊殺了一隻後天境的妖獸,當那妖獸被殺之後,其手中那令牌出現一道光芒,隨後令牌上那『零』變成了『一』。

「這個傢伙怎麼知道我殺了一隻後天境的妖獸?」

楚楓看著手中的那令牌,沒有想到自己這邊擊殺了一隻妖獸,手中的令牌頓時有了反應。

「吼。」

在楚楓發獃的時候,一隻妖獸朝著他衝來,發出一聲怒吼,吼聲鎮天,聲音之中蘊含著可怕的音波,能夠震懾神魂。

楚楓施展出追風步躲避開這妖獸的攻擊,身體在空中翻滾,手中的劍一劍斬出,凌厲的劍芒激射認出,洞穿了那妖獸的頭顱。

「白痴嗎,一隻後天境的妖獸居然還對我攻擊。」

楚楓有些無語的看向那個被他擊殺的妖獸,這個妖獸和之前被他擊殺的妖獸並非是同族,應該不是要為那妖獸報仇。

楚楓不斷地深入,隨著他深入,面色露出凝重之色,一路上他擊殺了幾十隻後天境的妖獸和八隻先天境初期的妖獸,這些妖獸要比外面的妖獸要更加的暴躁嗜血,見到他直接就追殺他。

「轟。」

大地震動,遠處傳來一聲獸吼之聲,隨後傳來一道道慘叫之聲,聽這聲音可以得知一隻強大的妖獸滅殺了好幾個武者。

楚楓猶豫了一下,朝著那聲音傳來之地而去,很快他來到了那裡,看到眼前的情景,眼神之中充滿了驚駭之色。

在他面前有著一個高三丈的黑色猿猴,身上散發著嗜血狂暴的氣息,這是一隻修為達到了先天境後期的恐怖妖猿。

四周有著十幾個屍體,這些屍體有的直接被拍成了肉泥,有的腦漿四射,可謂是慘不忍睹。

那黑色的妖猿拿著地上一個還算是完整的屍體直接朝著自己嘴裡而去,很快咀嚼聲音發出,看到這楚楓肚子里一陣翻滾。

「嘔。」

楚楓有些受不了這個畫面。

人吃妖獸,妖獸吃人,本就很正常,不過當看到同族被吃,這種事情讓人難以接受。

正當楚楓嘔吐的時候,一道劍光遠處激射人來,那道劍光十分的強大,一劍破開了那妖猿的身體。

不過,那妖猿剛才躲避了一下,那一劍沒有傷到他的要害,那一擊讓妖猿憤怒了,揮動著拳頭朝著那攻擊他的人砸去。

那道人影速度很快,直接躲避開妖猿的攻擊,落在遠處一塊岩石上,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楚楓,喝道:「離開這裡。」

楚楓看向那人影,那是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少女,少女容顏絕美,不施粉黛,但那美貌依舊是人感到驚心動魄,穿的是男裝,給人一股英姿颯爽的感覺。

姬無雙,此人正是被譽為天河府千年難得一遇絕世妖孽,這一次考核的無冕之王。

楚楓沒有想到居然在此見到對方,對方很美,雖然和月如霜差不多,都給人一股冷冰冰的感覺,不過月如霜的冷那是宛若萬年寒冰,而姬無雙的冷,那是一種冷酷。

姬無雙看到楚楓居然獃獃的看向自己,目光一寒,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這個時候發獃,真是不知死活。

「吼。」

妖猿發出一聲咆哮,揮拳朝著姬無雙砸去,那一拳十分的剛猛,帶著狂暴的罡風,一拳之力足以重創紫府境的武者。

姬無雙的速度很快,躲避開了那妖猿的攻擊,手中的長劍斬出,那劍氣十分的可怕,可以輕易的破開先天境後期妖獸的防禦。

楚楓看著姬無雙的攻擊,對方戰鬥起來讓人感覺賞心悅目,讓人痴迷,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目光看向對方的劍氣。

那劍氣十分的可怕,給他的感覺十分的危險,彷彿可以無視一切防禦,將一切都給斬開,如同他的誅天劍魂力量,不過其中有著許多的差距。

「難道這就是劍意?」

楚楓喃喃的說道,傳聞姬無雙年紀輕輕就已經領悟出劍道真諦,劍意一出,神魔退避,當然這是有些誇大其詞,但劍意十分的可怕,這一點是真的。

「吼。」

妖猿被激怒了,發出一聲怒吼之聲,那黑色的毛皮上散發著一股黑氣,只見那妖猿身上的氣息變得比之前更加的可怕,那股氣息讓人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不好,這妖魔猿要暴走了,你還不趕緊離開。」

姬無雙看到不遠處楚楓居然坐在一塊岩石上看著她和那妖魔猿戰鬥,頓時感到十分的憤怒。

楚楓看到對方一個女子和那妖猿打生打死,他在一旁看熱鬧,有些太那個了,說道:「我和你聯手殺了這妖猿。」

說完,楚楓手中天荒劍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朝著那妖猿衝過去。

姬無雙看到楚楓居然沖了過來,俏臉一變,道:「這是先天境後期的妖魔猿,不是你可以對付的,趕緊滾開。」

姬無雙身上力量爆發,手中的長劍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那巨大的妖猿擊退,來到了楚楓旁邊,一腳直接踢在了其身上,將其踢飛了出去。

楚楓沒有想到姬無雙居然會攻擊自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倒飛而出,飛了三四十米才停了下來。

姬無雙踢飛了楚楓,臉上的怒色消失不見,在她眼中楚楓就是一個白痴,也是因此才會讓她感到十分的憤怒。

「以吾之劍引天地風之力,風殺。」

姬無雙手中的劍上一道道靈紋亮起,四周的天地風之力匯聚而來,這些風之力纏繞著他手中的劍,一劍斬出,那風之力頓時化作萬千劍刃,形成一股可怕的力量沖向妖魔猿。

每一道風刃帶著一絲劍意,讓那風刃變得十分的可怕,萬千風刃擊中在一點,直接將那妖魔猿的身軀洞穿,鮮血噴涌而出。

這一劍讓妖魔猿重創,不過施展出這一招之後,姬無雙體內的真氣消耗巨大,加上之前和那妖魔猿戰鬥,此時俏臉顯得有些蒼白。

「先天境後期的妖獸果然不是那般好殺的。」

姬無雙低聲自語的說道。

「吼。」

妖魔猿發出一聲慘叫,雙眸赤紅如血,瘋狂的朝著姬無雙攻擊,每一拳都帶著可怕的罡風,讓姬無雙險象環生,身上的衣袍被那罡風切開,露出雪白如玉的肌膚。

「猴子,給我伏誅。」

此時,一道大喝聲傳來,只見楚楓揮劍斬向那妖猿。

「吼。」

妖魔猿揮動磐石大拳頭朝著楚楓砸去,那拳頭上帶著猛烈的罡風。

「你不是它的對手,趕緊離開。」

姬無雙看到楚楓沖了過來,俏臉大變,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又跑回來了、

天荒劍上紋路散發著光芒,讓天荒劍變得無比鋒利,可以斬斷一切。

「砰。」

天荒劍斬在妖魔猿的手上,將其皮膚切開,不過只是出現一道細微的傷口,狂暴的力量順著天荒劍傳入楚楓身上。

「噗。」

楚楓直接被妖魔猿一拳轟飛了出去,口吐鮮血。

真可謂是來的快,去的快。 「咳咳……」

楚楓撞斷了三顆參天大樹,最後撞碎了一塊岩石才停了下來,五臟六腑都被震傷了,不斷的吐血,面色慘白。

楚楓目光看向遠處那妖魔猿拳頭上的傷痕,那傷痕和妖魔猿那巨大的拳頭相比小的微乎其微。

「怎麼會這樣?」

楚楓眼神之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剛才那一劍沒有保留,那一劍足以輕易的斬斷中品靈器,但卻只是劃破了那妖魔猿的皮膚。

妖魔猿將楚楓一拳擊飛之後不在搭理這個螻蟻,而是朝著姬無雙衝去,每一拳都蘊含著狂暴的拳威,一拳之威有著萬鈞之力,以姬無雙那弱小的身體,一拳都足以將其轟殺。

姬無雙步法輕盈,宛若是在林中穿行的精靈一般,輕易的避開了那妖魔猿的攻擊,不過那拳威帶著罡風十分的可怕,不斷的撕裂她身上的衣袍,露出雪白的肌膚,在那肌膚之上有著道道紅印留下。

楚楓看到姬無雙每一劍都可以給妖魔猿留下很深的傷痕,備受打擊,他本以為自己擁有強大的肉身之力,擁有誅天劍魂這天地第一武魂,就算是不能夠輕易的橫掃同階,也不會相差太多,如今看來他有些想多了。

「砰。」

姬無雙雖然身法很快,但隨時時間的推移,體內的真氣消耗巨大,速度慢了下來,被妖魔猿一拳砸中,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姬無雙口中鮮血狂吐,那絕美的臉變得煞白,顯然那一拳讓她遭受到了重創,倒在地上,難以爬起來。

妖魔猿朝著姬無雙走去,那龐大的身軀,每走一步大地都要顫抖一下,來到了姬無雙面前,伸出那巨大的手,朝著姬無雙抓去。

姬無雙看到那朝著自己抓來的大手,面色驚駭,想要揮劍抵擋,但受傷太重,無法提劍反抗。

此時,一道人影疾馳而來,抱住倒在地上姬無雙朝著遠處而去。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