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滿意就好。”

  • Home
  • Blog
  • “你滿意就好。”

“那就要它了。”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卡,直接遞給了銷售。

“你們不講價?”銷售看着二人直接想買問道。

“那你就按照你心裏的低價,直接刷卡吧。”李小七覺得,因爲幾千塊錢,犯不上墨跡。

“慢着,先別刷卡。”正當銷售拿着卡要刷的時候,一個人喊到。 這人身穿一身名牌,只不過一隻手纏着繃帶。

“沈少爺,”見過過來的人,銷售打了聲招呼。

此人是沈祥,就是打傷大白的那位,今天的沈祥,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囂張。

上次被打斷了手,沈祥也立刻的去了醫院,接上了手臂。

沈祥今天本來沒什麼事,就來了自己家的汽車城看看。正巧也碰見李小七要買車的一幕。

看到李小七,他也想起了自己表哥對自己說的話,“惹誰都別惹李小七。”

“小七哥,您來買車?”說着還從銷售的手裏拿回了銀行卡。

“我來買菜的。”李小七無語的說道,來這裏不買車,還能幹嘛。

“您真會開玩笑,這都是自家生意,您看上那輛車,直接開走。給什麼錢啊。”現在的沈祥,也想和李小七搞好關係,畢竟他怕那天李小七把他弄下去。

李小七看着沈祥,總覺得這個富二代,和頭幾天變化挺大的,“我又不是土匪,買東西哪有不給錢的道理。”

“小七哥,你這就打我臉了,別說這一輛車,就算是您把這裏車都開走,我也不能收你錢啊。”

二人的話都驚呆了路人,這是一個要送,一個非要買?

“剛纔還覺得那個男的是小白臉呢,沒想到挺有實力啊。”

“你懂啥,真正的有錢人都挺低調的。”

李小七見沈祥非要送自己,也就不在堅持了,畢竟二人也沒多大的仇恨,沈祥也得到了懲罰。

“那我就收下了。”

陸少蜜寵:前妻在上 “好嘞,小七哥,”看見李小七收下,沈祥很是開心,又對銷售說道,“趕緊給我七哥辦理手續。”

在銷售辦理手續的時候,二人也聊了起來,“七哥,以前是我不對,在這給您道歉了。”

李小七擺了擺手,“事情都過去了,就別提了。這車我也不能白要,你最近是不是總精神不振,身體乏力,每天都很貪睡。還會做噩夢?”

沈祥一震,李小七說的,他最近都有,他不好奇李小七是怎麼知道的,畢竟能叫動鬼差的人,能是簡單的人嘛?肯定是看出什麼來了。 “七哥,您是怎麼知道了什麼?我是不是也被鬼纏上了?”對於沈忠的事,沈祥還是知道的。現在的他聽李小七這麼一說,有點害怕。

“那倒是沒有,你以爲和鬼相愛那麼簡單?”

“還請七哥您指點一下。”沈祥的態度很誠懇。

“沒什麼可指點的。”說着李小七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符。這符是他以前畫的,名爲破煞符。“這張符你拿好,每天帶在身上就好。”

“七哥放心,我一定每天帶在身上,不過我這……”

“沒什麼大事,桃花運而已。”李小七也覺得這沈家之人,夠厲害的了,犯桃花之人,還真是多。

“桃花運?和我表哥的一樣?”沈祥有些害怕,畢竟天天被鬼跟着,誰能不怕?

“不一樣,你的完全是你自己造成的,以後沒事少接觸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家裏有錢,身邊的女人多這很正常。

不過凡事都要有個度,過了這個度可就不行了,女人多就會慢慢的演變桃花運,這還不算什麼,畢竟桃花運也不是壞事,可萬一不小心演變成桃花劫,那你這輩子就完了。

桃花劫會產生煞,這對你的運程,姻緣很不好,最後有可能孤獨終老啊。”

“那七哥,我帶着這個符就沒事了?”

“對,沒事了,你也不用擔心這符擋住你的姻緣。”

“七哥,謝謝你。”沈祥這次的感謝很真誠,沒有一點別的想法。

“這算是交換把,我不能白要你的車。”

這時候銷售也過來了,把手續給了李小七。

李小七接過購車手續後,對着沈祥說道,“我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可以給我打電話。”說着還報上了自己的電話號。就離開了。

沈祥看着李小七二人離開,心裏對李小七的評價又高了很多,這絕對是高人啊。

沈祥現在的心情很好,轉身對銷售說道,“就憑你剛纔接待的七哥,以後你就是這個店的經理了。”

那銷售一臉驚喜,同時也在想,這個李小七到底是誰啊?竟然這麼厲害。

此時的李小七正坐在副駕駛,沒錯開車是喬娜,李小七不會開車。

“你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嘛?”喬娜從來沒有問過李小七任何事情,好像他會什麼都不奇怪一樣。包括他的道行,李小七做過的事,他和喬娜說,喬娜就聽。不說她也不問。

喬娜笑道, “沒有啊,我不想知道你的事,你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對於我最重要的就是你是我的,這就夠了。”

李小七沒有在說什麼,車裏也一陣寂靜。

第二天一早。李小七就起了牀,開始準備早飯了。

喬娜從李小七的身後抱住了他,“起的這麼早?”

“你又不會做飯,我這不得起來給你做飯吃嘛。”李小七還轉身在喬娜的額頭親了一下。

“我會做飯的,要不我做飯給你吃?”

“還是算了吧。”對於喬娜的手藝,李小七還真的是不敢嘗試,可能喬娜天生就沒有這樣的技能。

二人吃過飯後,李小七那也沒有去,因爲今天古元子的師傅要過來。

在上午九點多的時候,李小七家的門才響起了敲門聲。

李小七打開門,門外的二人還沒進屋,就對着李小七一禮,“見過上仙。”

“別在門口站着,進屋吧。”李小七把二人請進屋,就問道,“你們找我什麼事?”

在進屋的時候,李小七就發現,古元子的師傅,不是簡單之人。

“我道號天玄,您叫我我天玄就行。我二人此次前來,也沒有什麼事,只是聽我徒弟說,這世間還有着一位仙,我這纔來拜訪下您。還感謝上仙那天對我徒兒的救濟。”天玄沒有立刻說出此行的目的。

“什麼仙不仙的,我們這也算是同門,幫忙是應該的。”李小七也是客氣的說道。還讓喬娜泡了幾杯茶。

喬娜把茶放在茶几上,就回了房間,有些事情,她也不想多聽,聽了也不懂,還給自己徒增煩惱。

“你們師承那一脈?麻衣?還是?”畢竟是算命的道士,師承麻衣一脈很正常,都知道麻衣祖師的相法很出名,可他也會八字的。

“我二人不屬於這一脈,而是鬼仙一脈。”天玄老實的說道,畢竟一會還要找人家辦事,撒謊一會也會被戳穿。

“鬼仙一脈?我怎麼從未聽說?”李小七很好奇,這天下道法衆多,大多都是,麻衣,諸葛,茅山,湘西,姜氏,袁氏,張氏,還有最古老的奇門術,可唯獨沒聽說過鬼仙一脈。

“上仙沒聽說過很正常,畢竟我們這一脈沒有任何名氣,我徒兒也是出於溫飽問題,纔會出去算命的。”天玄一臉無奈,以前的鬼仙一脈,人丁興旺,可是到了他們這一代,也只剩下師徒二人了。

“那你們這一脈祖師是?”

“是地府的鬼仙。”

這次李小七驚訝了,“你們還和地府有聯繫?”

天玄點頭,“也不算是有聯繫,我們只是傳承鬼仙一脈,當初那鬼仙留下了一塊令牌,不過我們這一脈也世代守護着一個任務。”

李小七不傻,天玄都已經把話說道這樣了,他還能不知道怎麼回事嘛?“那你們二人前來,是爲了這個任務?”

天玄也沒有在此隱瞞,“是的,還請上仙幫忙。”

李小七沒有立刻答應,“我爲什麼幫你?”

“因爲上仙有這樣的本事,本來這次的人任務,我自己也能解決,可這次以後,我就會死去。”天玄一臉淒涼的說到。

“一個任務以後就會去死?”李小七還從來沒聽說過這樣的事。“那你直接不做不就好了嘛?”

天玄苦笑,“如果能不做,我早就不做了。也不是這一個任務就死去,我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如果上仙不幫忙,那我只能死去了。不過做這個任務也是有好處的,人總要死的,我們去了地府也一樣能有個好的生活,不愛在地府呆,也可以投個好胎。不做的話,去了地府,沒臉見祖師啊。”

李小七覺得,不是沒臉見祖師,而是有懲罰吧,不過也沒有說破。“你先說說什麼事吧。”

天玄只說了四個字,“陰兵借道。” 李小七驚訝,陰兵借道他還是知道的。“着和你們有什麼關係?”

“上仙可能不太瞭解這個事,雖然我不知道陰兵借道幹什麼?但是那幫陰兵的修爲都不低的。按正常的天道規則,他們是不能出現在陽間的。需要有人接引。”

這個李小七倒是知道,畢竟天道規則,非本星球的人,修爲不得超過千年。“任何人接引都可以嘛?”

天玄搖頭,在口袋裏拿出了一塊令牌,“不是的,接引之人必須有這塊令牌,此令牌爲陽令,陰兵在借道之時,會派一個道行不過千年之人帶着陰令,和這塊陽令合併在一起,才能打開陰陽二界,讓道行高深的陰兵上來。”

李小七接過令牌,這令牌看着好像一半一樣,上面還有缺口。不過李小七也沒看出什麼特殊。

“還請上仙幫忙,我估計自己在引一次路,就會魂歸地府了。”天玄臉上滿臉的不捨,陰間雖然好,可活着更好啊。

李小七對這個不懂,也不是太相信。“只是引路,就會死?”

“那倒不是,對於引路這件事,我們這一脈的人,每個人都有極限,我的極限就是三次。

接觸陰兵之人,如果修爲不夠,會被陰兵的陰氣,和殺氣所傷,有損陽壽。我陽壽本就不多,這次在損傷,也就魂歸地府了。”

李小七考慮了一下,“你確定你不知道陰兵借道幹什麼?”

“貧道真的不知。”

“行吧,你把這令牌放在這裏吧,既然你都到我這了,我就幫你這一次。不過陰兵借道的地方在哪裏?京城嘛?”

天玄搖頭,“不是的,現在還不知道具體的地點,不過令牌會有提示。”

“提示?令牌怎麼提示?難道它還會說話?”李小七雖然知道地府的科技發達,可這不知道傳了多少代的令牌,肯定不是科技產物。

“不是說話,是有陰兵借道的一個月前,令牌之上會出現字,日期就是一個月後的當天,至於在哪裏借道,提前三天才會顯示。算算時間應該有還有五天時間。”

李小七覺得這就和手機短信的功能差不多嘛,“行,我知道了。”

天玄和古元子站起身說道,“那就多謝上仙了,我二人就先回去了。”

“這麼着急幹嘛,留下吃個飯在走吧。”畢竟是來的自己家,不管人家因爲什麼事來的,這也快到中午了,吃個飯很正常。

“那就打擾上仙了。”天玄也沒拒絕,他怕拒絕了,李小七會不高興。

中午做飯的仍然是李小七,在吃飯的時候天玄和古元子都一臉受寵若驚。雖然不知道李小七的來歷,可這絕對是一位上仙啊,能吃上上仙做的飯,這世界也沒有幾個人吧。

飯後二人告辭,李小七也沒有閒着,而是給沈香打了個電話。

電話的另一邊,沈香好長時間沒有接到李小七打電話,她知道李小七絕對找她有事,不然絕對不會她打電話。

“最近怎麼樣?還好嘛?”李小七在沈香接了電話後問道。

“還可以,不知道李大哥找我什麼事?”

“這幾天陰兵借道之事,你知道嘛?”

沈香那邊有一陣沒說話,應該是旁邊有人,不方便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