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僅僅一瞬,本是重傷匱竭的冷鋒,剎那間便如同恢復巔峰一樣,甚至那些靈力,都放肆的外泄。

  • Home
  • Blog
  • 僅僅一瞬,本是重傷匱竭的冷鋒,剎那間便如同恢復巔峰一樣,甚至那些靈力,都放肆的外泄。

看著冷鋒的變化,沈鴻烈面色冷峻而下。

「源、丹。」

沒錯,正如沈鴻烈所說的,冷鋒吞噬了一顆源丹,源丹的功效是有目共睹的,其蘊含的靈力,便是化空強者吞噬,也會瞬間恢復巔峰。

但也有避處,那就是源丹過後,有一段的間歇期,而且多次使用源丹后,對自身的體質也有影響,不但如此,而源丹也只是提供靈力,並不修繕傷痕,雖然現在冷鋒如初一般,但是之前造成的傷痕,不但沒有輕,反而更重了一些。

感受著四肢百骸,這源源不斷的靈力,冷鋒想笑卻笑不出來,因為他承受的痛苦,絲毫不比這靈力少。

轉身冷鋒便逃亡他處,縱然靈力供應而起,但冷鋒很清楚,他要根本就對付不了這沈鴻烈,儘管是全勝時期,也無法能與沈鴻烈並肩。

「有意思。」

望著冷鋒的逃亡,沈鴻烈微微一笑,身形猛然消失此處,再次出現便是冷鋒的前方。

冷鋒一咬牙,身影轉換,只是不到數息,在冷鋒的前方,依然是那位帶著殺意的沈鴻烈,感到冷鋒的接近,沈鴻烈一聲大喝,手掌猛然揮出,那是一道強烈的靈力,靈力浩瀚而渾厚,如同鯨入大海一樣的向冷鋒攻去。

「嘭」

一道驚天的碰撞的聲傳出數百里,聞著聲音,不少修士聲音的源處看去,但有很快的收起目光,只因他們看到了沈鴻烈。

雖然只是一道簡單的攻勢,但也將冷鋒擊出數十丈。

口中的鮮血,不停的留下,那一擊雖然強大,但更多的是將冷鋒之前所受的傷痕,加重許多。

「哼」

望著半跪地上的冷鋒,沈鴻烈一聲冷哼,隨後又是一道攻勢,這一道明顯的比之前更為強勢,雖然他已經知道,這位黎陽宗的修士必死無疑,但也不源在此,多費時間。

攻勢轉瞬即置,本該有的碰撞聲的卻沒有響徹而出。攻勢在冷鋒的面前久久不能進展絲毫,而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而去。

緩緩的冷鋒抬頭,剎那間一股妖氣瀰漫,四周虛空波動,隱隱間彷彿聽到崩裂的聲音。

望著冷鋒此刻的狀態,沈鴻烈雙眼一深,面色肅重而起,不知是不是錯覺,就在剛剛的一瞬,一絲危險的氣息湧向心頭。

此刻的冷鋒眉心三片粉色的蓮瓣,雙眼也不在如同修士,透著攝人的妖氣,身軀之內本事源丹的靈力,在抬頭的一剎那,化作攝人的妖氣。

妖經,進入古都之內冷鋒可從未施展,即便是遇見亂古之修,冷鋒也是咬牙硬挺。而現在不一樣了,生死關頭,若再不用,恐怕自己的修鍊生涯便會終結。

「麻煩了一點。」

沈鴻烈嘴角一撇,當即大鴻決運轉而起,他可不想在這裡耗費時間,因為後面還有更多的造化等著自己。

大鴻決一展開,頓時天地變色,一股洪荒之氣咄咄而出,風沙四起,塵土漫天,四周的山脈都被這氣勢逼的龜裂開來。

與之前沈鴻圖施展的大鴻決完全是兩個層次的,根本沒辦法相提並論。

一掌揮出,直逼冷鋒,這一掌凝實而現,引起濤濤波瀾,冷鋒一聲怒喝,結印而去,瞬間出現三道劍蓮,直向巨掌迎去。

這劍蓮妖氣縱橫,更是透著噬人的妖艷,任何一凝神修士,都會慎重以待,只是下一刻。

妃要成仙:霸道妖王求寵愛 劍蓮崩散,巨掌直衝冷鋒胸膛,忍著反噬的劇痛,冷鋒再次結印,可印決未落,巨掌直直的擊在冷鋒的胸膛。

血液,順著嘴角不停的噴涌而出,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這就是半步化空。」

冷鋒驚嘆的說道,雖然自己重創在身,但是別管怎麼說,妖經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夠抵擋的,怎麼在一個接觸間,就如此的不堪一擊。

但冷鋒不知道,隔境如隔山,更別說是沈鴻烈這般的修士,早在數年前沈鴻烈就能突破化空,但是一直壓制,此刻別說是冷鋒,便是一般的化空修士也都不是沈鴻烈的對手。

而沈鴻烈也很驚訝,之前那一擊,已經動用七成功力,竟然沒有奪去這黎陽修士的性命,當即一咬牙,又是一掌揮出,這一次與之前一般,大掌凝實,速度之快不待冷鋒反應,便已經擊在冷鋒胸膛。

那是一聲肉體落地的聲音,吐血不止的冷鋒,倒在大地上砸出深深的一大坑。

「還沒死。」

沈鴻烈聲音陰沉,這修士的生命也太頑強了吧,隨後又是一擊,一擊落下再次擊向冷鋒胸膛。一掌揮出,沈鴻烈緩緩的轉身,但是數息之後,沒有傳出任何聲響。

那是一道血影,血影站在冷鋒的上方,將沈鴻烈的攻勢吞噬而下,而這一切就是倒在地上的冷鋒都露出驚訝之色,疼痛讓他連眨眼都是痛苦的。只能靜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血、脈、之、力。」

沈鴻烈驚訝的說出,眼神中透著驚駭,這黎陽修士的背景,竟然還有如此龐大的家族,這更加堅定了沈鴻烈的殺伐之心。

血影身形一轉,傲視的看向沈鴻烈,儘管只是影子,但依然可以感覺出,哪種不屑的眼神。

「血脈之力又怎樣,本體都廢了,還現身囂張。」

一聲大喝,大鴻決全力激發,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大戟,大荒之氣崩裂虛空,感到沈鴻烈的襲來,血影直接迎上,一剎那血氣衝天,本是黑夜的蒼穹,瞬間化作血色。

遙遠的千萬里之外,數十道氣息頓時飆升,而且這數十人不在一處,熱血沸騰的他們,都看向一處,正是冷鋒所在的地方。

「是誰激發了血脈?」一位眼睛靈動的女修開口道。

而另一處,在一匹馬旁的修士突然一怔,目光看向前方,本是趕路的他,停下腳步,不知在想什麼。

「你他媽幹嘛了,走呀!」

馬,開口罵道,他彷彿感覺到,那個人就在前方,而且不遠。

半盞茶的時間,血影與沈鴻烈大戰不已,單是碰撞的威勢都讓四周灰燼殆盡,諸多山峰被夷為平地,這一帶枯寂,沒有絲毫的生命跡象。

突然血影消散,沈鴻烈一擊擊空,擊空的一擊劃破天際,給遠處的山脈造成一道深深的天塹。

轉瞬看向躺在地上的冷鋒,此刻的冷鋒已經昏迷而去,只剩下點點的氣息。

「哼,血脈之力,真是好東西。」

此刻連沈鴻烈都不得不佩服,望著昏迷的冷鋒,他也收起大鴻決,這血影的消散,看來是這小子源丹共用的靈力殆盡了。

手掌緩緩的抬起,一股靈力瀰漫集結,隨後手掌落下,而那靈力也隨著手掌的落下,向冷鋒拍去,這一掌如同山嶽一樣,對於平常時期的冷鋒來說,硬抗都不是問題。

可是現在,就算是一塊石頭砸下去,都能要了冷鋒的命。

「結束了。」

沈鴻烈感嘆道,殺一個凝神巔峰的修士,的確高出他的預算,他體內的靈力也只剩下半數,畢竟之前血影的消耗,著實不淺。

可是下一幕,徹底激發了他的怒氣。

巨掌拍下四周塌陷丈許,唯獨那黎陽修士躺著的地方安然無事。

「誰!!!」

「你爺爺我。」 「誰!」

怒喝之聲響徹四方,雙眼之中透著絕滅之氣,此刻就算是柳逸晨,落九等人來了也阻擋不了沈鴻烈殺人的意圖。

「你爺爺我。」

順著聲音望過去,那是一匹行似靈馬的妖獸,但是卻沒有散發妖氣,而在妖獸的背後,浩浩蕩蕩的修士趕來。

此靈馬,正是雷獸,進入古都后冷鋒與其分散開來,才導致這麼久的時日才相遇,但是這般相遇,頓時激發的雷獸的怒氣,冷鋒竟然被人打成這種樣子。

當即一道雷霆攻出,狠狠的向沈鴻烈轟殺而去,雷霆如同手臂,速度之快便是沈鴻烈也不由得心底一抽。望著轉瞬即到的雷霆,沈鴻烈一拳轟出,與其硬抗。

這是一道雷霆擊在肉體上的聲音,聲音散去,雷獸雙眼驚駭的看著前方,那被自己擊中的修士,竟然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但是想到地下躺著的冷鋒,雷獸一聲咆哮,再次攻去。

而沈鴻烈雖然面色不動,但是心神也驚駭萬分,此刻他整條手臂都在顫抖,拳頭緊握不松,那灼痛感久久沒有散去,再次望著這靈馬的襲來,一聲大喝,便迎了上去,一剎那間,此地波瀾在起,雷霆不斷,黑夜的天空,被著雷霆照成白日。

而在這雷霆之下,一位修士與一匹靈馬,大戰不已,兩方勢均力敵,若是仔細看來,會發現,那靈馬的威勢碾壓那位對戰的修士。

此刻的雷獸可不同剛剛進入之時,就在不久之前,他連續得到了三顆雷丹,吞噬之後靈力大長,現在的它,可謂是一頭名副其實的半步化空。

「嘭」

又是一個撞擊,沈鴻烈與雷獸分開,而分開之後,本是泰山崩於面前而不改色的他,也不由的露出驚駭之色,此時的沈鴻烈,被數百位凝神巔峰修士圍擋在內。任何一人都是東荒存名的,且還有數人,那名聲僅次於自己。

他不明白,這些修士為何會被一匹馬獸帶領,但是他很清楚,此刻的他在不逃跑,極有可能隕落在此。

雙眼憤恨的看向冷鋒,他知道冷鋒已經死定了,只是時間問題,但是沒能親手將其殺死,難免遺憾,隨後又看向與自己相戰的靈馬,眼睛微微閉起,嘴角勾出笑容,緩緩的化作一股青煙消散而去。

「媽的,跑了。」

雷獸一聲大罵,隨後向冷鋒奔襲而去,望著冷鋒的樣子心裡不由得一抽。

「治病那個老頭,快過來。」

話音一落,人群中飛出一位年邁的老者,老者一個恍惚出現在雷獸與冷鋒身旁,若是在外界,定然引起一片唏噓,這老者可是東荒知名的鬼醫,他看病從來都是看心情,儘管你靈物萬千相送,若是不想看,便是化空修士也難耐何,而此刻竟然被一頭靈馬呼來喝去。

與這呼來喝去相比,更多修士震撼的,是這靈馬的戰績,剛剛那位可是戰域第一的沈鴻烈,東荒凝神一輩之內,他絕對能排入前十,竟然被這靈馬打的逃脫。

「看來自己沒有站錯隊」這是諸多人的心聲,洛雲飛、雁南歸、淚妖三人相視一笑,當初被雷獸帶著走的時候,還十分不情願,現在倒也挺好。

冷耀緩緩的下落,站在冷鋒身旁,面色低沉不已,腦海中思緒萬千,雙眼深邃而起,不知在想什麼。

隨著冷耀的落下,所有人才想起下方那位重傷的修士,要知道他們此次出行,可都是為了這位不知名的修士。

「怎麼樣。」

雷獸看向鬼醫,諾長的馬臉上寫滿的擔憂。

聽聞雷獸的問話,鬼醫一聲嘆氣,無奈的搖頭,這冷鋒受的重創太大了,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迹一般,而且之前他動用的源丹,體內傷痕沒有恢復的情況下,靈力全無,若非體魄強大此刻早已身亡。

「你他媽說話呀,搖頭幹嘛!」雷獸怒喝,這是它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經脈盡毀,丹田崩裂,神胎半廢,血脈耗盡,就算強行救活,最後也只是一個凡人。」

短短的一句話,讓雷獸後退數步,整個心神崩潰,雙眼不受控制的落下淚水,這是雷獸有生以來第一次落淚。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一次雷獸沒有罵街,而此地的所有人不在言語。

腦海中泛起層層的記憶,從雷隱宗被降服,到黎陽宗,從邊荒的寒山旗,到現在,那一位卓目璀璨的修士,竟然就這樣廢在古都。記憶中的身姿,頻頻出現在雷獸面前,邊荒並肩大戰,和多次救下自己的背影,一道道的疊加,不斷的向躺著地上的冷鋒融合而去。

感到雷獸的悲傷,鬼醫緩緩退去,他很無奈,現在的冷鋒,只有不可言的修士才能救活,但是此刻是在古都,等古都結束,也就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就算是不可言之上也無法在將其恢復修鍊之身。

悲傷的氣氛,疊加升起,之前鬼醫給冷鋒服下一顆藥丸,將冷鋒的一口氣吊住,冷鋒的每一次呼吸都牽扯著雷獸的心率。

良久之後,冷耀開口,面色疑惑不已

「他是誰?」聲音很低,不像是在詢問,而是在安慰。

「我的、、主人」雷獸無神的開口,這是他第一次叫冷鋒主人,雖然心裡已經承認很久,但是叫出來依然卻是第一次。

我的主人,兩個字聲音很小,但是卻令數百人唏噓不已,雙眼透出驚駭之色的看向倒在地上的修士,雷獸的脾性他們可都是見過的,即便是天台的強者,恐怕都難以將其降服,而那到地的修士,竟然是它的主人。

這一句話,讓冷耀也嚇了一大跳,他是古都之內與雷獸相處時間最長的一位。

「或許,我能、、救他。」

「是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本事相離丈許的雷獸,一瞬間便出現在冷耀面前。

感到快貼在自己臉上的雷獸,冷耀慌忙後撤,清了清嗓子。

「我說,或許我能救他。」

「那你救呀,還他媽愣著幹嘛!」

「我說的是或許,但是我還需要三個人。」

「冷耀只要你能救活他,別說是三個人,三十個我也給你找來。」這一次雷獸沒開玩笑。「他們是誰?」

「我的族人,冷域四絕你聽說過吧,我要你找的就是其他三人。」

聽完冷耀的話,雷獸轉身面向眾人。

「聽到沒有,給老子去找呀。」

或許是被雷獸罵慣了,也或許是對雷獸的主人好奇,所有人沒有一句怨言的消失此地。

「鬼醫給老子留下,你自個都不利索,瞎折騰啥?回來給我穩住他。」

聽到雷獸的話,鬼醫默默的留下,一道靈力打出,沒入冷鋒的身軀之內,讓其的傷勢不在惡化。

而一旁的冷耀,仍舊疑惑的看著冷鋒,他體內血脈的悸動就是傳自此處,而此處除了沈鴻烈便只剩下這一人,血脈之力定然不是沈鴻烈傳出,但是這修士的面容,在冷族甚至冷域之內都沒有見過。

要知道冷耀可是擁有嫡系血脈的後代,之前那血脈之力的強盛,絕對超越了自己,但是他們嫡系血脈的後代,每五年都會相聚,冷耀確定,這位修士的樣子從來沒有出現過。

「難道,是那位老祖,在外的風流債?」冷耀不由的向外處想去,畢竟在這靈界之內,這種事太常見了。「但既然是這般血脈,早就應該被接入族中,怎會漂泊在外?」他將自己的猜測推翻,隨後搖搖頭,再想不出任何理由。

接下來的七日,雷獸這股勢力可謂是忙碌到頂尖,數百人尋找與冷耀齊名的其他三人,好在三人威名震東荒,一路邊打聽邊尋找的,省下不少時間。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兩位冷仙子,又見面了,還是那句話請跟在下走一遭。」

這是數十位的凝神修士,之前他尋到兩人時,還未說清原因,便被對方打成重傷,後來找到聯盟的人,將兩人圍堵在此。

「你們到底是誰?」冷妖嬈面色泛白,這幾日之內,她與玲瓏遭受了數十次的圍攻,但是對方並沒有殺她們的意思,只是讓她們去一個地方。

九轉神帝 身為天王後裔的她怎會從容,對方如此不死心的追逐,那個地方定然不是什麼善地。

「妖嬈姐,不如我們去看一下吧。」冷玲瓏拉住冷妖嬈的手臂,他比冷妖嬈小上數歲,但是潛力卻不輸冷妖嬈。「我看他們不像是我們的敵人,既然對方這般執著,我也想看看,他們到底想讓我們去哪裡?」

冷妖嬈當然知道他們不是敵人,不然現在的她們可不止是,靈力匱乏這麼簡單。

感到冷妖嬈的停頓,冷玲瓏微微一笑,「請諸位帶路吧。」

而另一方冷謙,則是廢了更大的力氣,淚妖,雁南歸,洛雲飛還有數位齊名的修士,真是服了這位叫做冷謙的修士。

這傢伙的脾氣,讓許多人忍無可忍的活綁了過來。也是因為他,才導致耗費了七日。

這傢伙第一次相遇,便與雷獸這邊大戰起來,當然他的修為也是傲人的,前三次的戰鬥,他都是佔據上方,儘管第三次有十二人,仍然沒有將其擒住。

只不過第四次這傢伙怕了,七十一的圍堵,讓冷謙當場狗腿,大喊著我去我去,蹦著高的就走,這要是沒有人帶路,他自個就找到了。

行程走了半日,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去的時候,這傢伙消失了。再次找到已經是一日之後,這一次他還是如同第一次那般,瞬間認慫,自己拿出繩子拴住自己的雙腿,發誓的喊我不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