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像這種老古董,也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輕易是不出山的,除非是有什麼驚世至寶出世,否則縱算是天崩地裂,他們也不會出山的。

  • Home
  • Blog
  • 像這種老古董,也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輕易是不出山的,除非是有什麼驚世至寶出世,否則縱算是天崩地裂,他們也不會出山的。

除了紫莽蛇這種萬年級凶獸,還有金血獅、凰雕以及荊棘龍等萬年級凶獸,這些凶獸可都是來者不善,似乎……是沖著百里澤來的。

「不是吧?難不成真將我當成純血凶獸幼崽了?」

百里澤暗自戒備著,生怕那些凶獸一窩蜂的衝上來。

「力道不錯,但是想要傷我還差得太遠!」

紫莽蛇臉色一寒,一個擺尾,便見一道紫色的殘影凌空落下,足足有十幾丈,徑自朝著百里澤的天靈蓋斬了下去。

哄!

百里澤錯手一擋,只覺雙臂刺痛無比,整個身子被打進了血鱗雕的體內,頓時,血鱗雕體內的鮮血爆射了出來,濺了百里澤一身。

不對勁?!

血鱗雕的血液中似乎蘊含著一股奇異的力量,這種力量十分詭異,不像是血鱗雕所擁有的。

「沖啊,至寶就在血鱗雕的肚子里!」

金血獅咆哮了一聲,流著涎水喊道。

「金血獅,這等至寶不是你能擁有的,理當歸我凰雕所有!」

這時,從空中俯衝下來一頭赤紅色的雕鳥,伸開翅膀,足足有著幾十米,遮天蔽日的落了下來,口噴火焰,差一點沒有把百里澤給烤熟了。

這頭赤紅色的雕鳥正是凰雕,擁有凰鳥血魂,可以操縱火焰,它的火焰霸道無比,充滿了神聖的力量。

不等凰雕的話音落下,幾十頭百年級的凶獸搶先撲了上去,張口撕下了血鱗雕一口血肉,可謂是兇殘無比。

「滾開,區區百年級凶獸,也妄想貪圖此等至寶,該死!」

紫莽蛇龐大的身軀化為一道殘影,蛇軀一震,從它的體內爆射出了一連串的紫光,將幾頭百年級凶獸給斬成了四分五裂。

「額滴神啊!這也太兇殘了!」

百里澤再也不能淡定了,仰天吼道:「石頭,還不出來救我,未來的神道界至尊就要隕落了!」

「未來的神道界至尊?」

紫莽蛇十分不屑,譏諷道:「一個小屁孩也敢自稱至尊?現在喊誰來都沒有用了,別說是石頭,就算是石神來了,我紫莽蛇也要一口吞了它!」

「是嗎?」

不等紫莽蛇的話音落下,一道充滿神威的聲音從九天傳來,整個大地開始了轟動,就像地震一般,地面裂出了一條又一條的裂縫。

!! 嗖,嗖!

密密麻麻的巨石從裂縫中射了出來,在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下開始了凝聚,剎那,整個天空都是紫色的石球。

嘶嘶!

幾縷紫色的氣勁從石球的內部射了出來,恐怖的威壓籠罩著這片懸崖,一時間,那些想上前奪取至寶的凶獸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禁錮了。

「出什麼事了?」

凰雕幾十米的身子在空中不能動彈了,定格在了那裡,全身都在哆嗦,驚呼道:「神罰……神罰,這絕對是神罰才有的力量!」

神罰可以理解為諸神的憤怒,諸神的咆哮,尤其是在太古,神人一怒,血染千里,天崩地裂!

望著天空密密麻麻的隕石,所有凶獸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恐懼之色,哪怕是紫莽蛇、金血獅、凰雕等千年凶獸也都流露出了絕望之色。

尤其是紫莽蛇,碩大的舌頭仰望著天空,求饒道:「請大人息怒,小……小蛇我只是隨口說說,希望大人不要放在心上!」

說實話,紫莽蛇徹底的懵了,只是隨口一說而已,難不成還真引來了石神的憤怒?

「紫莽蛇,都怪你嘴賤,要不是你怎麼會引來神罰呢?」

金血獅全身的獅毛都炸了起來,在瑟瑟發抖,牙齒打顫,怨恨的瞪了紫莽蛇一眼。

不等金血獅的話音落下,突然,幾道紫光從空中落下,就像流星一樣,從紫莽蛇的蛇身中央劃了過去。

噗,噗!

幾道紫色的血液濺了足足有三米多高,紫莽蛇十幾米長的蛇身被落下的隕石給切成了一截一截的。

『噗通』一聲,巨大的蛇頭落到了地上,直到此時,紫莽蛇都沒有反應過來,只當這只是一場夢呢?

百里狂抱著大光頭,偷偷朝天上瞥了一眼,差一點沒有把魂給嚇沒了,就像世界末日一樣,天降隕石。

還有紫色的雷電交織,那些紫色雷電猶如神鏈,從天上落了下來,頓時,那些凶獸便被撕割的四分五裂。

「難不成這真的是神罰?」

百里狂摸了摸大光頭,扭了扭身子,從血鱗雕的屍體下面鑽了出來。

對於石神的戰力,百里澤絲毫不懷疑,反倒是一直的傻笑,這麼多的百年級凶獸夠吃上一陣子的了。

金血獅嚇得兩腿發軟,求饒道:「石神大人贖罪!小的願意為您做牛做馬?」

「本石神生平最恨的就是你這種沒有骨氣的凶獸,真是給你先祖丟臉,不如殺了的好!」

充滿神威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冷血道:「能夠死在本石神的手裡,也算是你造化不淺!」

「不要……!」

金血獅咆哮了一聲,但是在石神眼裡,它只是一個蚍蜉,一根草芥,只手可滅。

神威不可侵犯,石神虛空斬出了一枚紫色的隕石,將金血獅從中劈了開來。

凰雕見金血獅就這麼被殺了,心生一計,感情人家石神喜歡有骨氣的凶獸?

想到這,凰雕突然有了想法,不如就來個英雄血淚,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我凰雕的體內可是流著太古凰鳥的血魂,絕對不能夠給先祖丟臉!

「本尊可是純血凶獸凰鳥的後裔,就算是戰死,也絕對不可能向你屈服的!你就不要白日做夢了!」

凰雕大義凜然道:「殺了我吧,大不了就是一死,就算殺了我一頭凰雕,還有千千萬的凰雕給你血戰到底,什麼狗屁石神,在我的眼裡就是一塊妖石!」

百里澤見凰雕越說越起勁,簡直就是正義的化身,就連百里澤都有點被凰雕的話給感染了,只覺全身的血魂都沸騰了起來。

凰雕見沒有石神沒有反應,心道:「這下應該能保住小命了吧?」

「好,有種!」

百里澤朝凰雕舒了一根大拇指,讚歎道:「你是我見過的最有骨氣的凶獸,真沒給你家先祖丟臉!」

見還沒有隕石落下,凰雕抖了抖翅膀,得瑟道:「這算得了什麼,我凰雕可是天生傲骨,等有時間讓你瞧瞧,什麼叫做骨氣!」

赤金虎早都嚇得不成樣子了,鑽在血鱗雕的屍體下,硬是不敢露頭,生怕被天上的紫色隕石給砸死。

「好,不錯,還算有點骨氣!」

石神聲音沉悶,極其的壓抑,沉道:「可是,本石神平生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火雞了!」

啪!

一條紫色的神鏈落下,將凰鳥從中間劈了開來,血濺三尺,凰雕龐大的身體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哎,這世道,但凡有點實力的,說話都是那麼的硬氣,那麼的拽!」

百里澤嘆了一口氣,鑽進了血鱗雕的肚子里,從裡面掏出了一枚橢圓形的東西。

乍一看,有點像獸蛋,表皮散發著一圈圈的血暈,用冥瞳察看了一下,發現獸蛋的表層

刻著密密麻麻的符文。

摸上去還有點燙手,這獸蛋別看不大,但是卻有著一萬多斤,沉甸甸的,百里澤不由想道,這獸蛋可夠吃上一陣子的。

絕對大補呀,應該比赤金虎的虎鞭還要大補!

百里狂拽著百里澤的胳膊,四處瞅了瞅,忍不住問道:「賤叔,剛才是誰在說話?這也沒人呀,難不成是鬼?」

百里澤啃了一口血色獸蛋,點頭道:「不錯,確實是鬼,還是一個無恥、喜歡裝逼的老鬼!」

「怪不得呢?我來的時候,就覺得後背涼涼的,原來是鬼纏身呀!」

百里狂渾身一哆嗦,咬破了手指,幾滴金色的血液從他的指間滴了出來。

「你在幹什麼?咬手指做什麼?」

「你不是說有鬼嗎?我們可是純血凶獸狻猊的後裔,體內的血液可以鎮壓誅邪,區區老鬼算不得什麼!」

…………

百里澤白了百里狂一眼,張口在獸蛋上咬了一下,『嘣,嘣,嘣』的,硬是沒能咬出一個牙印來,不由罵了一聲,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那麼硬?

百里狂賊兮兮的遞過了一滴金色血液,小心翼翼的問道:「賤叔,要不你也來點?」

「哼,太小看你賤叔我了,區區老鬼,豈能近我身?」

百里澤呲了呲大白牙,哼道:「也不怕我吃了它!」

「嗯。」

百里狂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道:「也是,賤叔有賤氣護身,鬼怪難侵。」

轟隆隆!

地面開始了癒合,將那些百年級凶獸徹底的鎮壓在了裡面,一時間,哀嚎遍野,對此,石神也沒有多說什麼。

石神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緩緩說道:「好了,麻煩解決了,通知族人將這幾頭萬年級凶獸給抬回去,明天我就教你怎麼替族人覺醒血魂!」

百里澤心下一顫,喜道:「覺醒血魂?當真?」

石神沒好氣的說道:「當然,百丈族中,也只有你是智者,不是你,難道是我?」

百里澤猶豫了一會,一本正經的說道:「好吧,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就給你個面子,就算還你個人情吧!」

石神差一點就要爆粗口了,這小子的嘴也太賤了,真後悔救這小子了,一定要給這小子點苦頭吃吃才行。

百里澤將手裡的獸蛋舉過了頭頂,好奇道:「那個……那個石頭呀,你看這是什麼蛋?」

石神略微沉思,揣測道:「從獸蛋表層的紋理上來看,應該是一枚被封印了多年的獸蛋,我總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尤其是蛋中散發的氣息,有點像神血族!」

「神血族?」

百里澤一愣,搖頭道:「我怎麼沒聽過?」

百里澤抱著還散發著血暈的獸蛋,心道,敢自稱神血族,這個古族絕對不一般,極有可能傳自太古,曾是一大始族。

名字里有個『神』字,按照傳統,這絕對是不被允許的,除非族內出現過真神,要不然,斷然不敢自稱為『神血族』的。

石神怔了怔說道:「神血族是太古時期最為強大的始族之一,族內出現過真神級別的人,就算是你家先祖也得給他三分薄面!尤其是神血族的祖傳神術『神血勁』,這門氣勁極其恐怖,它可以融合其他修士的血魂為己所用,在當時被稱作『邪法』!」

也因此,神血族遭到了各大始族的聯手追殺,就算神血族的老祖實力再怎麼強,也只有隕落的份。

現在神道界怕是早已沒有了神血族,就算有,血魂的純度也沒有多高,撐死也就是九品,除非有遺留的真神精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