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儘管戰勝了妖族,然古族強者的確已是耗力巨大。再無可戰之力。

  • Home
  • Blog
  • 儘管戰勝了妖族,然古族強者的確已是耗力巨大。再無可戰之力。

倘若敝帚自珍,就算有一天一夜的時間。古族強者又能恢復得了多少戰力?

成大事者,自不拘小節。

「好,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古笙眼瞳閃光,亦不婆媽,轉身望向眾古神道:「諸位師傅,立刻安排我方古族強者。依實力強弱依次進入,務必使效率最大化……」

「毋須如此。」林風打斷道,「古兄,直接安排所有古族強者進入其中。」

古笙眉頭一皺,道:「林兄有所不知。聚靈陣雖好,然其中靈氣畢竟有限,而且一旦吸收過多效率則會大大減弱,需要許久才能慢慢恢復元氣,我古族強者數量……」…

林風笑道:「古兄大可放心,聚靈陣內靈氣充足,足夠所有古族強者吸收一天一夜。」

此話一出,不止古笙,眾古神亦是為之一怔。

小型聚靈陣的優勢和劣勢他們最清楚不過,眼下林風所言卻是與他們所知截然不同,難不成聚靈陣變了?眾古神面面相覷,有些茫然,一時間卻也是愣住,包括古笙都反應不過來。

「古兄無謂猶豫,進去便知。」林風正色道:「我人類強者已進入其中,時間有限必須抓緊。」

眾古神心之一凜,古笙眼中雖有疑惑,還是點頭道:「我明白了。」

雖不知到底怎麼回事,但林風既然『大方』,他們也無謂拒絕,畢竟這等事對雙方來說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弊。同坐在一條船上,古族越強,人類同盟便越強!

見的古笙及眾古神安排古族強者進入,林風亦是落下心頭大石。

最怕的是古族強者顧忌自尊,不願進入,好在眾古神及古笙都甚是配合,並未自尊心作祟。事實上,經歷之前與妖族驚天動地的一戰,小型聚靈陣的靈氣幾乎已是滿溢,供眾強者吸收一天一夜?

自然沒有半點問題!

或許這些靈氣的確是無價之寶,但眼下戰事優先,倘若敗在極之手中,連神域都旁落他人,小型聚靈陣就算有再多的靈氣又有何用?再深一步,只要能在與極之一戰中勝出,失去的靈氣自然而然,再會被補足。

正所謂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一天一夜,十二個時辰……」林風雙瞳閃動,心之若定。

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該布置的都布置完畢,剩下的便是修鍊。分身雖有傷但無大礙,加上逆天強橫的體質,輔以眾多奇效星果,不說恢復到十成十巔峰狀態,九成狀態絕對沒問題。

「修鍊!」

「去盤古梯修鍊,那裡,天地之力最濃郁。」

「我的七寸拳只差最後一步!」

……

林風心之正然。

身如疾電,霎時進入盤古梯,半點時間不浪費。

一次次的戰鬥,使得自己清楚明白實力的重要,尤其是此次……倘若七寸拳能入門,完美髮揮出天地之力,自己就不會如此被動。單殺尨雲雷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擊敗牛魔王亦是手到擒來。

只差一步!

「一天一夜,十二個時辰……」

「我必須成功!」

林風眼神堅定無比。



時間,不斷流逝。

對人類及古族同盟來說,爭分奪秒的恢復實力,在聚靈陣中極大限度的吸收著靈氣,每一個人類及古族強者的眼中都充滿訝色和希望。若說之前他們對抗衡極仍不敢確定的話,那麼眼下……

已然恢複信心!

極有什麼好怕,他們有同盟幫助,有林風坐鎮,既能擊敗妖族便能擊敗所有勢力!

只要實力足夠!

恢復速度極快,甚至在小型聚靈陣內吸收的靈氣充足,身體的傷勢亦是恢復更加快速。在人類強者來說,大多都只是輕傷,其實硬實力損耗不大;而古族強者更只是消耗星源力而已。

人類一方的戰力,實際上並未消耗多少。

如今,正慢慢的補充著。

信心越來越足!

反之,極之一方卻是烏雲籠罩。

皇極甫已是進入奇垣霧陣足足兩個時辰,卻仍然沒有出來,整個奇垣霧陣閃動著妖異光芒,彷如一個巨蛋籠罩著神域,每一個極之強者心中都充滿猶豫和不確定性,之前的信心滿滿早已化為烏有。

人類,比他們想像的還神秘!

這個向來在斗靈世界處於最底端,最卑微的種族,他們向來嗤之以鼻,連看都懶得看一眼。但眼下,卻感覺人類完全看不透,越看越是心悚,擊敗妖族不說,擊殺巫皇帝江不提,單是眼下所製造的一切…..便讓他們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

為何奇垣霧陣明明是他們所設的,卻在眨眼間變成了人類的?

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越猜不透,越不明白,就越感恐懼,這是人之常性,極之強者自也不例外。

尤其是當他們的『皇』,破陣實力堪稱斗靈世界最強的皇極甫,足足兩個時辰都未出來,更讓他們提心弔膽,底氣全無。一雙雙眼睛直盯著奇垣霧陣,望著那漫天霧氣,遮住了他們的視線,遮住了他們的心。

倏地——

「嘭!」一聲劇烈暴鳴。

從奇垣霧陣內衝出一道狼狽身影,身上的戰衣略顯破損,頭髮亂糟糟,一雙眼瞳更是充透著陰狠狂怒。吼!!仰天怒吼,皇極甫彷如一頭躁狂雄獅,此刻已是歇斯底里爆發。

「攻!」

「全員攻擊!」

皇極甫怒吼道:「給我轟破奇垣霧陣,快!快!!!」

……

怒吼聲中,皇極甫下達命令。

極之強者自是不敢怠慢,很快一道道如雷涌動的攻擊落向奇垣霧陣,極之強者終是開啟『破陣之路』。然眼下才開始攻擊,卻已是無端端的浪費了足足兩個時辰。

看似短短時間,但在戰爭中卻是至關重要,尤其是眼下這一刻。

兩個時辰對人類及古族強者來說,等同飽飽的一餐,星源力的恢復讓的實力起碼再提升一成!錯誤的決斷,令的極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制勝機會,眼下更是士氣低落,星源力緩緩消耗著。

戰爭的天秤,已是漸漸開始傾斜。

電網大師 從原本完全偏向極之一邊,如今慢慢的往人類方向落去,一點一點拉平了彼此戰力。

這場漁翁收穫之戰,鹿死誰手尚是未知。



重要提示:如果書友們打不開.老域名,可以通過訪問zku.備用域名閱讀本站小說。備用手機站點:.zku. 大約凌晨兩點左右,郝仁和吳雙所乘的航班才到達孟買。

飛機停下來的時候,郝仁沒有象其他人那樣急著拿行李,而是把手機拿出來開了機:「咦,這都兩點了,機票上不是寫著十點半就到的嗎?」

吳雙笑道:「印子國的人做事最拖拉,這個點能到就不錯了。我有一次是到孟買時,天都亮了!」

郝仁笑道:「好吧,我應該慶幸比你上次幸運,呵呵!」說著,他把行李拿下來。因為印子國比較熱,他們只帶了幾件薄薄的換洗衣服。各裝在一個小皮箱里。

郝仁本來要替吳雙拎箱子,但是吳雙不領情,於是各人拎各人的。剛出閘口,冷不防身後有人用英語說道:「郝先生,你為什麼不替你未婚妻拎箱子?」

郝仁回頭一看,原來是在飛機上打過交道的空姐詹妮。詹妮顯然已經懷疑他們的情侶關係了。

郝仁笑道:「在我們國家,女人都得替男人拎箱子。這是出門在外,我給她一點面子,才一人拎一個!」

詹妮笑道:「郝先生,你騙人!都說華夏的男人最怕妻子了,你敢這麼說,分明你們就不是情侶!」

郝仁真不想說話了。他在想:「詹妮這小妮子怎麼這麼沒有眼色呢,難道就看不出來我對她一點意思也沒有!雖然我與身邊這位美女沒有瓜葛,你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吳雙也看出郝仁的尷尬了。得,這個時候還得看同胞夠意思!只見她把箱子往郝仁面前一推:「給我拎好了,就知道你在外面會拈花惹草!」

雖然吳雙用的是華夏語,詹妮聽不懂,但是她也能看出吳雙的意思,不由得伸了伸舌頭,轉身玩消失。

郝仁和吳雙走出機場大廳,「暢飲」組織的人已經在外面等候了。和上次在東京成田機場接郝仁時不一樣,孟買這邊接站的人顯然和吳雙早就認識了,過來點了點頭,一聲不吭的就把二人的行李拿到一輛奧迪車上去了。

郝仁跟著吳雙也上了奧迪車,吳雙向郝仁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組織在孟買分部的負責人,名叫『椰汁』。」

吳雙又向「椰汁」介紹郝仁:「這是我們組織的教官。你別看他長得丑,但是武功已經高得你無法想象!」

郝仁立即不願意了:「我怎麼就和丑沾上邊了,我只是帥得不明顯而已!」

「椰汁」向吳雙說道:「紅姐,你一向很高冷,身邊正適合有一個幽默的人。我覺得教官和你正是絕配!」因為吳雙的綽號叫「女兒紅」,在組織中的地位又高,所以「椰汁」雖然年齡比她大,還是要叫她「紅姐」。

吳雙不由得打了「椰汁」一拳:「就你小子廢話多!」

郝仁卻拍著「椰汁」的肩膀說道:「兄弟,有前途,我看好你哦!」說著,兩人都是大笑,哪管吳雙粉面含羞。

「椰汁」發動車子,開出了機場停車場,駛往孟買的市區。路上,「椰汁」告訴吳雙和郝仁,包括「紅牛」、「檸檬」在內的賞金獵人都在東南亞執行任務。現在他們的任務順利完成,聽說教官在這邊,都正往這趕呢。

郝仁笑道:「我這邊其實並不需要太多的人。不過,他們要來就來吧,跟我見識一下鍊氣瑜伽門的武功。如果將來對上了這一門的人,起碼不會不適應!」

車子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來到孟買市區。「椰汁」把他們安排在市區繁華地帶的一個四星級酒店住下。當然,房間是分開的。

第二天,三人在一起吃早飯的時候,郝仁問「椰汁」:「孟買市郊有一個迦葉湖嗎?」

「有啊!」

「迦葉湖畔有個叫歡喜禪的組織嗎?」

「教官,你怎麼問起這個了?」「椰汁」瞪大了雙眼,「你真是問對人了,好多祖祖輩輩生長在這裡的人也不一定知道,我也是前一段時間才接觸過的。僱主的老婆被一個野男人給迷上了,我們受雇傭去殺這個野男人。我覺得這個野男人很有本事的,所以在殺他之前,實施了逼供,這個野男人告訴我,他是歡喜禪門的,然後還教了我幾招誘惑女人的小花招。我覺得太邪惡,就把他給分了屍。教官,你難道是想……」

說到這裡,郝仁連忙攔住「椰汁」的話,否則真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麼猥瑣的話來。

郝仁就將在國內遇到桑迪和哈桑的事說了,最後說道:「既然真有這麼一個組織,而且又在迦葉湖畔,那就說明哈桑沒有騙我。我再看看哈桑給我的電話是不是真的!」

說著,郝仁拿出手機,按照哈桑給他的那個號碼撥了出去。

很快,電話就撥通了,那邊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用英語說道:「你是誰,打我的電話幹什麼?」

郝仁也用英語回答:「你是哈桑先生吧,從聲音難道聽不出我是誰嗎?」

對方一驚,問道:「我是哈桑,你是……」

郝仁提醒了一句:「華夏國龍城董家別墅,我們見過面的!」

哈桑沉默了一會兒:「先生,你在哪裡?」說明,他已經知道給他打電話的是誰了。

郝仁笑道:「我已經到了孟買,給你打這個電話,想看看你是不是騙我的!」

哈桑嘆息道:「先生,我哪兒敢啊!前天我就乘飛機回國了。現在正在家裡養傷呢,你有時間嗎,我想好好的招待你一下!」

「你先養著吧,我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就去你那裡!」郝仁笑道,「拉吉夫和伊坤他們呢?」

哈桑說道:「因為被你廢了,他們留在華夏國也沒有什麼用,都和我一起回來的。這個時候,他們大概應該回到旁遮普邦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