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儘管楊漠這一次並沒有和李思璇發生關係,但以李思璇的性格,楊漠既然撕了她的衣服,又摸了她,那李思璇註定便是楊漠的菜。

  • Home
  • Blog
  • 儘管楊漠這一次並沒有和李思璇發生關係,但以李思璇的性格,楊漠既然撕了她的衣服,又摸了她,那李思璇註定便是楊漠的菜。

「楊少!」李牧走過來,抱拳感謝,「多謝你的脫胎丹,李牧沒齒難忘!」

楊漠面對李牧,立刻收起笑容,冷淡地說道:「用不著謝我,你要清楚,我只是看在思璇的面子上,跟你和你們李家,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是!」李牧連忙點頭。

接著,楊漠指向地上的白衣少年:「你把他帶回去,再將這裡處理下。」

「楊少放心,我定然處理乾淨,保證不留下任何麻煩。」李牧應道。

「這個給你,雖無法治癒你的內傷,但可壓制你體內的邪毒一段時間。」楊漠隨手扔給李牧一粒藥丸。

李牧欣喜過望,連忙吞下。

「楊少,這顆藥丸怎麼有股怪味啊?」李牧苦著臉,感到反胃。

「我鞋底的泥丸,你說有怪味沒有?」

李牧先是一愣,隨後疑惑地問道:「楊少,泥丸能治我體內的邪毒?」

「不能!」

「那你……」

楊漠聳了聳肩,囂張地說道:「就是單純看你不爽,故意整你!」 嘔!

李牧聽到楊漠的話立刻跑到空地上,瘋狂地嘔吐起來。

他真是太蠢,又被楊漠耍了。

明明只是腳下的泥土,他卻當成靈丹妙藥。

待李牧好不容易吐完回來,只聽楊漠又道:「其實,你的病並不難治,我有辦法。」

呃……

「不用了!」

李牧連忙搖頭。

他已經被楊漠整怕了,不敢再讓楊漠治了。

「隨你!」

楊漠聳聳肩,不再強求。

楊漠向李牧要了輛車,載著李思璇回酒店,而李牧則將白衣少年押回李家。

……

酒店套房。

燈火通明。

楊漠盤坐在沙發上,閉目修鍊。

李思璇剛洗完熱水澡,穿著黑色而又性感的絲綢睡衣,盤腿半躺在床上,臉蛋微紅,猶如一隻熟透的小蘋果。

此時。

她的美眸正注視著楊漠。

想起小樹林里的瘋狂和粗暴。

「我明天就要走了……」李思璇輕咬嘴唇,流露出失落和酸楚。

剛才,楊漠對她是那麼瘋狂和粗暴,但現在則一言不發,究竟是他生氣了,還是他像其他公子哥那般,不過是將自己看作一個玩物,因為自己的拒絕而失去了興趣?

但,她已經確定,自己真的喜歡上楊漠了。

這個少年,每次都會讓她感到驚喜和好奇。

每次,她都以為自己看清了對方,但每次都沒有看清。

每次看到楊漠,她都會有種砰砰的感覺,哪怕只是一秒鐘的分開,她都會感到不舍。

突然。

楊漠睜開眼睛,雙眼閃過一抹寒光。

來了!

暗殺者再度來臨。

這一次,來的殺手比前面兩次總和,都還要多一些。

而且,殺手的修為也更厲害。

「這是準備孤擲一注嗎?」

楊漠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正好試試融入鴻蒙劍后的威力。」

不過,房間的空間小了一些,楊漠有些擔心施展不開。

萬一,這些殺手趁自己打鬥的時候,跑去偷襲李思璇,那就麻煩了。

所以,絕對不能讓李思璇離開自己半步。

「思璇,抱住我!」楊漠轉頭向李思璇喊道。

「啊?」

正在發獃的李思璇,猛然聽到楊漠這個要求,當即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繼而,紅撲撲的臉上閃過嬌羞和幸福,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動情地嫵媚。

難道,他想要……

李思璇想到這一切,全身都軟了,呼吸漸漸急促。

楊漠著實無語,只好自己主動走過來,將李思璇抱在懷裡。

然而。

李思璇立刻就像八爪魚一般,緊緊地扣在了楊漠的身上,嬌軀不住地摩擦著楊漠的胸膛。

「真是要命!」

楊漠感受著李思璇的火熱和那絲淡淡的處子幽香,呼吸也跟著有些凌亂。

「小子,你要是再這樣,你們可要被前來的二十二個殺手剁成肉醬了。」靈雎的聲音猛然響起。

楊漠打了一個機靈,立刻恢復平靜,做出應敵準備。

「思璇,你……」

楊漠剛想提醒李思璇。

「楊漠,什麼都不要說!」

李思璇突兀地抬起頭,一顆嬌艷的櫻桃小嘴,瞬間封住了楊漠的嘴。

她將初吻獻給了這個男人。

可是,楊漠緊密地注視著外面的情況,並沒有明顯的回應。

李思璇感到一陣羞惱。

她都這麼主動了,這個木頭疙瘩怎麼能這樣啊!

難不成,還要自己主動獻身?

凄苦的李思璇就是鐵了心,雙手緊緊攬住楊漠的脖子,嘴唇緊緊地抵在楊漠的唇上。

楊漠有些懵逼。

他根本沒想到,李思璇居然誤會了,而且還表現得這麼熱烈。

他還能解釋什麼?

何況,李思璇具備的魅力,又是哪個男人能夠阻擋的?

楊漠摟過李思璇不盈一握的細腰,熱烈地回應著。

李思璇這個青澀的丫頭,很快就淪陷了。

她全身發顫,雙腿情不自禁地夾緊,呼吸變得急促無比,一對小白兔更是劇烈地上下跳動。

「不……不行!」

可就在關鍵時候,李思璇突然推開楊漠,低下了腦袋。

此刻,楊漠別提多鬱悶了!

剛剛被挑起來的火,竟然不給發泄。

這玩得什麼回事啊!

「我……我……對不起……我還沒有準備好……」

李思璇又是羞澀,又是愧疚,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楊漠,面對這段感情,「你……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小雅。」

李思璇無法自拔地愛上了楊漠,剛才完全是情不自禁,但冷靜下來,她又不知道怎麼面對安雅。

在李思璇心目中,安雅就是楊漠的女朋友。

她跟楊漠在一起,就是在公然搶好朋友的男朋友,而好朋友又是如此信任她。

「思璇,你招惹了我,難道就想這麼算了?反正,親也親了,摟也摟了,你就是我的女人!至於小雅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向她解釋。」楊漠搖頭道。

「啊?」

李思璇微微一愣,隨即滿心甜蜜。

楊漠這麼說,就是心裡接受了她,這就足夠了。

至於他怎麼處理跟小雅的關係,是否還有其他女人,李思璇通通都不想管了。

在修武者的世界,風流並不算什麼,反倒證明這個男人更加優秀。

他哥哥李牧就有好幾個女人!

「嗯!」

李思璇輕輕應道,選擇了接受。

而另一邊,殺手已經越來越近。

「楊小子,你現在是不是特別鬱悶,到嘴邊的美味都沒吃到嘴裡啊?」靈雎的笑聲響起。

楊漠沒空理會靈雎的嘲諷,而是一把將李思璇拉進懷裡,悄聲道:「噓!有很多殺手正向房間靠近,你先別出聲。」

「……」

李思璇沉默了,嬌羞的俏臉上,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了。

就算她是傻子,也明白楊漠剛剛為什麼抱住她了。

並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殺手偷襲。

她鬧了一個大烏龍,真想一頭撞死。

「李思璇啊李思璇,你真是不要臉,人家只是想保護你,你竟然以為……以為……還表現得那麼主動,這下真沒臉見人了。」

李思璇將臉深深地埋在楊漠的懷裡,整個人都軟了,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對楊漠了。 殺手從窗戶一擁而上,直撲床上。

「人呢?」

殺手們揮刀砍去,只濺起一身鴨絨和棉絮,發現李思璇不在床上。

「你們是在找我嗎?」

就在殺手們疑惑時,楊漠抱著李思璇,突然從黑暗中殺出。

「不好,快撤!」

殺手想要往後退,但已經晚了。

「死!」

楊漠手持鴻蒙劍,猶如鐵鎖橫江。

「啊!」

一劍劈下,最前面的幾個殺手立刻化為一團灰燼。

這還是開始。

鴻蒙劍與楊漠合二為一,在殺手中自由遊走。

殺手們紛紛像草芥一般,根本無法反抗,眨眼間,便已倒下了一大片。

鮮血飛舞,此時的房間,儼然就是地獄,正在瘋狂地收羅這些亡命徒。

「退,快退!」

為數不多的幾個殺手退到了窗戶,緊緊地挨在一起,做著最後的掙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