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儘管簡單的部分已經交由其他工匠們去完成,但直到目前,工程尚有近半沒有完成。

  • Home
  • Blog
  • 儘管簡單的部分已經交由其他工匠們去完成,但直到目前,工程尚有近半沒有完成。

很快又是一個日夜,此時就連緊張的村人們都覺得詫異起來。不過詫異歸詫異,沒有人會因此想去遠處的山裡一探。

第四日的長街,圍牆已經是兩層石磚以及木料的夾心,因此長矛已經沒有必要。取而代之的是外牆上每隔一小段固定著的高大金屬板,金屬板上有著長長的尖錐,兩側也有鋒利的弧刃。

雖然做工粗糙,但對野獸的威脅還是相當巨大的。

距離外牆不遠處是許多陷坑與溝壕,考慮到陷坑清理不易,大部分陷坑與溝壕里鋪的都是骨刺與硬竹,就不耗費精力去鍛造金屬了。而且陷坑也沒用多做掩飾,畢竟獸潮衝來根本沒有可能全數避開。

由於圍牆內用粗略調整過的圓木來夾心,兩層石牆之間有著較大的空間,村人們在圍牆頂上鋪了木板,以供戰士們站在上面。

圍牆內側有木製的高台或者弩塔,高台上布置有投石車,還放了幾桶不明液體。

弩塔上以立三角的陣勢擺著三架巨弩,顯然擁有不俗的殺傷力。不過時間有限,高台還好,投石車與弩塔就來不及建造許多了,也不知之後是否還有時間能繼續加強。

準備做足,村人們也安心了許多,巧匠們也終於有了休息的機會。

如此繁重的工作,倘若獸潮來襲,必然不是幾天就能完成的。不管之後有沒有喘息的機會,工匠們也必須要恢復一下精力了,否則事倍功半反而壞事。

很快,殘月升起,雲風結束了輪值,休息片刻便入了夢鄉。

然而未過多久,雲風便被打殺聲吵醒,匆忙起身後所看到的是時隔多日的獸潮。

不過這次的獸潮應對顯然不如前次那般艱難,猛獸紛紛跌落陷坑,獸潮踏著同族的屍體前進。

當終於有野獸突破陷阱,來到圍牆前時卻盡皆堵在牆邊。

眼前是可怕的鐵板,一躍而起也要面對人族的鐵矛,身後是正在無畏衝鋒的猛獸,根本無路可退。

領頭的野獸們剛一畏縮,身後的獸潮便一擁而上,一把將前排推到了金屬板上。

野獸們顯然並不團結,根本不會顧惜同伴的死活,當死屍化作階梯,獸潮也開始了真正的衝鋒。

雲風此時剛趕到牆邊,便聽到身邊有人喊他。

「喂喂,小瘋子來搭把手,人手有點不夠啊。」那是四十九村的夥伴的聲音。

富貴錦繡 「來了來了!」

「幫我把石塊運上來,人還沒來齊,這次好像野獸數量比之前多了些,實在缺人啊!」

雲風聞言,一個箭步衝到石堆旁,石塊體積太大,故而即便雲風力氣足夠,一次也只能抱走一個。

他飛也似的衝上高台,把夥伴嚇了一跳。

「這小子怎麼感覺跑得更快了。」那人心中驚訝,不過沒有多想,立馬安置好石塊。

村人稍一調整,大喝一聲:「去!」

石塊應聲飛出,伴隨著一道道轟然巨響,各處的石塊如流星般墜落而下,雖然投石車數量有限,但是造成的影響卻覆蓋了整片獸潮。

飛石墜地之處煙塵瀰漫,磅礴的氣浪擴散。野獸們被塵土與碎塊攪亂,立刻變得散亂無比,弱小的蟲獸甚至直接葬身巨石之下,更遑論遍地碎石與巨石,極大阻礙了獸潮的前進。

「大村長那邊傳話了,石塊省著點用,等妖獸來了還有用!」劉老三在不遠處的高台上吼道,顯然是一村所在一輪輪傳話過來。

眾人心下明白,不過也沒有必要再多耗費了,獸潮早已潰不成軍。

臨近的野獸直接被巨弩貫穿,飛禽也壓根越不過城牆,這一戰獸潮的數量與質量皆變化不大,村人們用極小的代價輕鬆取勝,不說無人身亡,甚至輕傷人數都是極少。

戰鬥結束,血氣逆流的情形再一次出現,這一次村人們比起恐懼,更多的是好奇。

那座山頭裡應該是妖族們在吸收血紅色氣流,只是不知道具體會發生什麼。

村人們經此一戰,信心增加了許多,想著到時候肯定有辦法應對,也沒有多害怕。

至於曾經和妖獸搏鬥過的大村子們,也都認為即便是那靈氣攻擊,也不可能破開如此堅固的圍牆,故而放鬆了許多。

沒有人知曉,那山林深處有一枚燦金光彩凌駕於眾妖之上,無邊血氣匯聚於他身旁,漸漸結成一枚血繭。

周圍諸妖匍匐於地,即便是威武不凡的熊妖都止不住顫抖的身軀。

他在眾妖之中血脈最強,也因此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

那一抹金光,究竟是何等高貴的存在。 第二波獸潮過後,村人們匆忙清理戰場,警備之餘也在商討如何對付妖獸。

三天過去,第三波妖獸來臨,除了數量多了些許以外沒什麼其他變化,也沒有發現妖獸的蹤影。

結束之後,雲風看著翻湧的血氣,動起了小心思。

「反正是現成的血氣,不要白不要,怎麼能便宜了妖獸!」

他坐在圍牆上,手指貼著圍牆外側,趁著無人注意,凝起天殺古卷上的獄印,在血氣倒流之前截走了一小部分。

雲風透過法訣感受到,如此量的血氣竟然只有需求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不過也更期待起了天獄指的威力。

而此時遠處小山中,那道金芒猛地一顫,心中震怒:「居然有人敢偷本帝的血食,你仙人板板的,等這些血氣收光我就弄死你丫的!」

血繭再次包覆,無人察覺到王的異樣。

荒村之人也習慣了這樣的作息,不過第四波來臨之前卻多了個小插曲。

一夥奇人到來,為首之人自稱楊半仙,他聲稱只要獸潮結束后村人上供大量食物,真仙派便會提供幫助。

大村長思考良久,最終答應了條件,現在是緊要關頭,他們自稱修士必定實力不凡,這樣的幫手絕對是相當巨大的助力。

「呵呵,村長兄弟是個明白人,我楊半仙說到做到,必定帶你們渡過難關!」

大村長尷尬一笑,忽然擔憂起這群人的本事來。

不過很快他們便證實了自己的能力,第十天來臨,新一波獸潮也如期而至。

楊半仙指揮著自己門下的弟子,用靈氣駕馭弩塔,靈氣包裹著弩箭從獸群中貫穿而過,帶起的靈風都能撕裂野獸的身軀,修士催動的巨弩確實威力更勝。

獸潮更快的結束,雲風雖然害怕被這群「修士」發現,但還是硬著頭皮偷了些血氣。

他心想著這幫人看起來沒我厲害,應該察覺不到,至於那個領頭的什麼實力還不清楚,但是看起來也不是很聰明,應該不會注意到。

山裡那位愈發暴躁,這個小賊居然又一次在他眼皮子底下偷了自己的貢品,心中再次宣判了雲風的死刑。

「不過這次任務完成得倒是挺快,沒有讓爺等急了,這一點這幫愚蠢的人族倒是值得表揚。」

第五波來得早了些,第十三日白天便已經抵達,不過依舊是無能的野獸。

此時就連荒村眾人也不免鬱悶起來,大妖山裡有這麼多野獸嗎,連續五次也該殺得差不多了吧。

妖獸呢?莫非是怕了村人們,要儘可能提升實力再進攻嗎,第一天不直接碾壓而過還真是個愚蠢的決策,該說是不愧是獸類吧。

重走榮華路:腹黑相公的福氣娘子 十四日夜間,獸潮來的更早了些,然而依然不敵。

十六日,第七波攻勢被化解,然而此時卻傳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城鎮里的人對獸潮完全不以為意,說著等過幾日空閑時派遣斥候來探查一下情況再下定論。

這等分秒必爭的時候,哪有時間慢慢確認,眾人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不過對於城裡修士們說的過幾日便來,想來應該也快要到了。

終於,十七日的日出。

絕望的序幕,就此拉開!

「哈啊——要是按照之前的規律,下一波不會今天白天就要到了吧。」剛換上圍牆的村人打著哈欠道。

那被換下之人敲了敲自己的肩膀和大腿,笑道:「怎麼可能,照你這麼算,豈不是再下一波就沒有休息的時間了。」

「哈哈,這還真說不準呢。」

幾波的連勝讓荒村眾人的信心膨脹起來,然而接踵而至的一聲咆哮澆滅了他們的妄想。

「吼!」遠方一聲虎嘯裹挾著勁風直撲長街而來。

荒村眾人的視角中,聲音的來源僅僅是遠方一個模糊不清的黑點。

嘯聲穿透原野,帶來的熱風驅散了眾人最後一絲睡意。

「不會吧,真的來了,這就是——真正的妖獸嗎!」

「我們準備的手段…真的有用嗎。」

荒村眾人急忙打起精神,剛準備休息的人們也緊忙跑回崗位,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因為這可以說是真正的第一波妖潮。

警鐘敲響,所有人歸位準備就緒。

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那隻妖虎的身姿便映現在眾人的眼眸之中。

「什麼!沖在前面?它瘋了嗎!」

荒村之人大惑不解,往往領頭之獸都是最後出現,然而這隻妖獸一騎絕塵,將隊伍遠遠甩在身後。

妖虎雙眸布滿血絲,猶如懷抱著徹骨之恨,不顧一切地沖向人類的防線。

而四十九村的反應卻與眾不同。

「是它!」

「這不是當初山裡那隻妖虎嗎。」

「看上去比之前更強了!」

四十九村眾人心底慌張,這隻妖虎前進的方向很顯然就是他們所在,不知是記住了氣味還是通過什麼手段,至少可以肯定,它只來尋仇的。

「嗷吼!」妖虎望見牆頭上的仇人,吼聲更加暴怒。

不了解它的荒村之人們還在嘲笑:「看起來聽威武,不過腦子也不太好使嘛,三,二,一,落!」

隨著那人的倒計時,妖虎果然一腳踏在陷坑邊緣,然而預想之中的墜落場景卻並未出現。

妖虎用前足一點,猛地躍至空中,借著陷坑邊緣的牆壁一個猛撲,便飛躍了陷阱的區域。

眾人瞠目結舌,愣了一瞬才有人喊到:「架弩!弓手準備!」

單個目標的話,投石車全然沒有命中的希望,巨弩射擊難度也是頗高。

四十九村的隊伍正對著妖虎,動作也是最快,雲風駕馭著弩塔頂端的巨弩,眾人還未上膛,他一發拉滿的巨箭已然射出。

「咻!」巨箭穿空而去,伴隨著略微刺耳的尖嘯聲。

妖虎反應很快,側身一扭順勢虎爪一撥,然而箭矢強大的衝擊力仍然擦破了他的手掌。他心中微驚,猛一抬頭,與雲風的視線相遇,妖虎死死盯著雲風,一聲怒嘯:「吼!」

眾人聽見吼聲卻很是興奮:「有用!他都痛得叫出來了!」

老王這一聲大叫給眾人帶來希望,然而雲風聽起來卻分外滑稽。

剛才那一箭他起碼用了三成力拉滿,在巨弩的輔助下才擁有了如此威力,除了他誰還能傷得了妖虎,更不用說能不能命中了。

村人們連續射出弩箭,雲風也在儘力攻擊,然而妖虎受了一擊之後更加謹慎,尤其防範著雲風。弩箭的精度有限,完全沒法命中有所警戒的妖虎。

「可惡啊啊啊!跑得太快了!怎麼辦,怎麼辦!」

眼看妖虎就要臨近圍牆,劉老三大吼一聲:「不能等了,都抄傢伙!」

四十九村人們架好武器,雲風也拿起鐵槍跳下弩塔,此時那些自稱修士的傢伙也匆忙趕至。

「你們是?」

「在下真仙派掌門首徒,道號鐵樹真人!這些都是我的弟子們。」領頭之人自我介紹道。

「你,你不是隔壁村的趙鐵樹嗎!」老王詫異道。

「這位道友你認錯人了,我輩修士一入仙途便捨棄凡塵種種,在下僅僅是鐵樹真人而已!」鐵樹應道。

老王縱然氣憤也無可奈何,只得回道:「算了,你趕過來幫忙,也算你有心了。」

妖虎也就在此時迫近,圍牆外側的金屬板對他而言形同虛設,他一躍而起,出現在眾人眼前。

「干他!」話音未落,劉老三一馬當先,揮刀砍去。

妖虎於空中跳下,虎爪的利指竟然直接將大刀切成了數段。

劉老三驚得丟掉刀把,抽身飛退,被嚇得差點沒喘過氣來。

妖虎落地,又是眾人熟悉的大吼,靈氣擴散,尋常村人直接被掀飛出去。

鐵樹真人柳眉倒豎,大吼一聲:「孽畜受死!」 這個督主,爆寵的! 手中靈氣包裹的長棍砸落。

妖虎看見雲風就在前方,對擋路之人更是狂怒不已,只見他一爪揮出,空無一物的空中陡然出現幾道爪印。

鐵樹抽出左手,揮袖抵擋,爪印消散袖袍破裂,另一邊棍爪相碰,竟是不相上下。

與此同時,那一眾弟子們也用靈氣御使著各種武器襲來,妖虎見勢不妙,轉身跳下牆頭,臨走之前他狠狠瞪了雲風一眼,口中發出沉悶的聲響,顯然不會就此罷休。

雲風冷眼以對,心想你可真是找死,真以為我還是當初那點實力嗎?一會開戰我非得找個機會弄死你,以助我練功!此時他並未察覺到自身心態的變化,只是覺得不知為何就是有些火大。

附近其他村子的守軍見狀,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妖獸的實力都是如此,他們根本沒有與之作戰的可能。

「各位鄉親不用慌張,我真仙派弟子已經分散到各處,吾師坐鎮中央支援四處,此戰毫無戰敗的可能。」鐵樹真人鼓動靈氣,聲音傳遍四方,眾人也稍微心安。

「娘的,我們準備那麼多一個都沒用上!」劉老三抱怨道。

附近的村人們聽了信心又恢復了不少,因為有些手段是妖潮來了也用的上的。

就在眾人準備的這一小會,妖潮捲起塵土狂襲而來,此刻的距離已然能分辨出形貌來。

眾人可以明顯的看出來,妖獸幾乎都是成群結隊,而極少有形單影隻混跡在野獸群中的,當然妖虎除外。

沖在前頭的妖族多是猿族,妖猿掄起周圍的野獸砸向圍牆。

圍牆堅固,雖然沒有砸壞,但其碰撞的衝擊力卻讓弓手完全無法瞄準。

更加嚴重的是,無論陷坑還是金屬板都被獸屍掩埋,所有的陷阱變得毫無意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