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光頭男曼陀羅斯心中恨恨不已,無名怒火在他胸膛翻滾,如果可以的話他想一巴掌拍死華太北,但他不行,他的身份特殊,這次來就是聽從了組織的命令,專門前來保護華太北的,如果他一言不合就把華太北殺了,恐怕組織也留不下他。

  • Home
  • Blog
  • 光頭男曼陀羅斯心中恨恨不已,無名怒火在他胸膛翻滾,如果可以的話他想一巴掌拍死華太北,但他不行,他的身份特殊,這次來就是聽從了組織的命令,專門前來保護華太北的,如果他一言不合就把華太北殺了,恐怕組織也留不下他。

於是,他壓制住了心中的怒火。

「撤了吧!沒意思!」

雖然壓制住了想要殺人的衝動,但此時光頭男曼陀羅斯已經沒有什麼好臉色給華太北看了。

「不精彩嗎?」

華太北聞言愕然,說出了一句讓人倒吸一口涼氣的話。

光頭男此時已經快要壓制不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氣了

「這麼令人髮指的行為!你TM居然問我精不精彩?」

光頭男眼中此時蒙上了一層寒霜,他的手已經悄悄抬了起來,下一秒他就會壓制不住自己的怒氣,親手一掌劈死華太北這個人渣!

但就在這時,安全屋的天花板傳來了一絲響動,瞬間吸引了光頭男的注意力!

「誰!」

光頭男抬頭望著安全屋的天花板暴喝道!

此時,通氣管道之中,這個通氣管道果然不出冷玉所料,直達地下三層,華太北的安全屋!

不過,當冷玉通過通氣管道的縫隙見到下方那些水晶立柱之中的照片后,頓時呆住了!

「人渣!!!」

一股怒氣瞬間充盈了冷玉的全身,這一瞬間他再也無法隱藏自己的行跡,發出了一絲響動。

而在聽到下方光頭男的暴喝后,冷玉不再掩飾自己身形。

「形態解放!!!」

冷玉一聲低喝,他的體型瞬間暴漲!

「嘭!!」

一瞬間!他便撐破了通氣管道!擠碎了天花板!在碎屑飛舞之中,在華太北逐幀放大驚恐的眼神之中,攜帶磅薄威壓如洪荒巨人猛地一下破開雲層,在高空之上浮現出了他那張怒火噴張的大臉,宛如發怒的天神一般,一雙寒眸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下方的三人!

「華太北!!!你的死期,到了!!!」

一聲暴喝猶如悶雷,音浪滾滾,振聾發聵!

嚓嚓嚓!

一隻大手率先掙脫了天花板眾多電纜的束縛,在電光閃爍之中,從高空之上向著華太北一把擎下!

宛!若!神!罰!

光頭男曼陀羅斯見到這一幕,本能地想要動手救下華太北,不過下一秒,他往前沖的身子卻猛地一頓!

「這個人渣!藉此人之手殺了好了!」

光頭男曼陀羅斯這一頓之中,冷玉從高空探下的大手快速向著華太北逼近,此時,華太北已經被冷玉那駭人威勢震住!他那渺小的身軀面對冷玉那宛若神罰一般大手,此刻嚇得是一動也不敢動!

「啊啊啊啊啊!」

隨著冷玉的大手越來越接近,恐懼從華太北的腳底直串他的腦門!一瞬間,便讓他失禁!開始無意識的恐懼亂叫!

咔嚓!

此時,冷玉的整個身子已經掙脫束縛!

一名身高十八米,體重超越一噸的巨人,徹底的顯現在了世人的眼前!

「給我去死!」

電光火石之間,華太北的頭顱已經快要觸手可及!

但就在這霎那,原不同動了!

時機還沒成熟!

原不同一瞬間便閃身到了華太北的身邊,對著冷玉的大手一拳轟出!

嘭!!!

劇烈的音爆響起,音浪一下子便將下方的那些水晶玻璃柱子震碎!九十九張充滿絕望而又帶著堅定希望的照片飛舞在了半空之中,向著世人揭露這人性殘忍而又醜陋的一面!

音爆過後,便是氣浪,氣浪橫掃之下,一下就將身為普通人華太北吹飛,嘭地一聲砸到了牆上口吐鮮血!

「快快快!阿海!快殺了他!」

癱坐在地上的華太北並沒有死去,而在坐在那裡恐懼的大喊,滿頭大汗的他坐在地上不斷摩擦著後退,在地面留下一道黃色的痕迹!

他被嚇得徹底失禁了!

見到這一幕,在遠處看戲的光頭男眼中寒光一閃,他本想借冷玉之手殺了華太北,可沒想華太北居然如此命大!

「要自己動手嗎? 豪門禁愛:冷酷總裁雙面妻 可是組織…」一時間光頭男曼陀羅斯陷入了天人交戰。

「給我滾開!!!」

怒髮衝冠的冷玉見到華太北被原不同救下之後,頓時怒不可遏!氣得雙眼通紅!

時機還沒成熟!

時機還沒成熟!

時機還沒成熟!!!

同時,在這一瞬間,冷玉的心感,聽到了原不同心聲…

頓時,讓他愣住了一秒!

「形態解放!!!」

原不同一聲大吼!他的身子急速膨脹,短瞬間,體型便達到了二十六米!頭都快頂到天花板了,體型比冷玉還要龐大!

想不到,這原不同竟然也是一名成長類覺醒者!

時機還沒成熟!!!

原不同解放體型之後,一拳轟出!

嘭!

因為愣住了一秒的關係,冷玉被原不同一拳轟中身子,龐大的身子嘭地一聲倒飛而出!

嘭!!

冷玉被原不同一拳轟進了牆壁之內!

嘩啦啦

碎屑滑落

原不同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看戲的光頭男曼陀羅斯,冷冷的說道:「你帶華太北先走,這裡交給我!」

光頭男此時正陷入天人交戰,聽到原不同的話后,頓時醒悟了過來,身子一動,便來到華太北的身邊,一隻手便提著哇哇大叫的華太北衝出了安全屋。

「殺了他!不!不能殺他!殺了他組織會留不下我的!」

陷入天人交戰的光頭男提著亂吼亂叫的華太北衝出安全屋后,立馬將守護在安全屋外的三百多位私人護衛團徹底驚醒!

「什麼人!」

「滾!!」

光頭男一聲爆喝,怒目一蹬便將這幫人喝住,隨後帶著華太北衝上了地下二層。

此時,安全屋內,冷玉已經將自己身子從牆壁上扣了下來,一雙血紅地眼睛死死的盯著距離他不遠的原不同。

「為什麼要救他!」

冷玉問道

原不同沒有回答,而是低垂著眼眸,他認出冷玉來了,剛剛冷玉在解放形態之後,撐破了臉上的人.皮面具偽裝,顯出了原形。

「你就是冷玉?」原不同問道。

冷玉聞言寒眸一閃,他已經從周知之那裡得了原不同的信息,清楚他便是當日給自己傳遞消息的那個神秘人。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救他!!」

冷玉拳頭攥得死緊,身上的氣勢也愈來愈沉重。

因為時間還沒有到啊!

原不同表面沒有說話,但他的心聲卻已經將他出賣了個乾乾淨淨!

心念有著心感這種變態性質的冷玉,誰能在他面前說謊?對方心聲越大,冷玉聽得越清楚!

不過,也正是因為察覺到了原不同的心聲,所以冷玉現在才沒有動手。

「原不同!」冷玉一口叫破了原不同的本名!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為什麼要救華太北!」

冷玉的眼眸低垂,眼中的血紅愈發濃郁了,他的精神與意志力被拉扯到了極致,只要原不同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冷玉便會控制自己的身體,強行進入超常態!爆發自身的全部潛能一瞬間秒殺原不同!

超常態,是冷玉從第一次被活埋之時獲得的能力,時間只有三分鐘,超過三分鐘之後,他將直接死亡!

不過,進入超常態之後,他戰鬥潛能,殺戮潛能,身體種種機能,將被猛然爆發到極致!而退出超常態之後,他將虛脫進入瀕死虛脫狀態!

雖然原不同的實力從表面上來看要比他強,體型高達二十六米!但面對超常態下的冷玉依然毫無勝算!

但如果可以的話,冷玉不想進入超常態,因為這樣會導致自己虛脫,無力再擊殺華太北。

不過,原不同此時卻惹怒了他!

他居然救下了本該必死的華太北!華太北這個千刀萬剮的人渣!

如果,原不同不給冷玉一個解釋!冷玉哪怕拼著虛脫的影響也要掃除原不同這個障礙!

一時間,氣氛陷入了極度緊張的局面!

與此同時,安全屋外,那三百多私人護衛隊見到華太北被光頭男曼陀羅斯提著衝上了地下第二層之後,便一窩蜂跟了過去。

不過當,他們這幫人踏入地下第二層時,卻見到了血腥恐怖的一幕!

地下二層中,一地死屍!

大量無知的制毒工作人員在企圖反抗后被人屠殺殆盡!

周知之此時叼著香煙,渾身是血!

他坐在一堆屍體上,身邊跟著眼中銀光璀璨的瞳子,而對面則是站著提著華太北的光頭男曼陀羅斯。

至於華太北本人則是昏了過去,看來,光頭男雖然沒有殺他,但卻不想再聽到華太北在那兒亂叫,於是打昏了他。

「瞳子,去解決掉那幫雜魚!」

佳人何可棲 周知之叼著香煙平靜的說道,哪怕煙嘴之上血腥味濃郁之極他也渾然不在意!

「是!」

瞳子清冷地應了一聲之後,便緩緩抬起手臂,五指張開對準了入口處那三百多私人護衛隊。

見到這一幕,私人護衛隊隊長猛地清醒過來對自己的手下大喝道:「列陣!射擊!擊殺入侵者!」

話音落下!三百多私人護衛隊『唰』的一聲散開,排列好陣形之後,抬起了手中的槍隊准了瞳子!

下一秒!

噠噠噠!

扳機扣動,槍口火焰噴發! 地下三層之中

兩位巨人正在對峙

華太北的安全屋很大,縱橫約有一百多米,高有三十多米,所以勉強塞得下這兩位巨人。

再一次聽到冷玉問自己為什麼要救華太北,原不同笑了,露出了一絲冷笑!

「你想知道、你父母死亡的真相嗎?」原不同對冷玉問道。

冷玉沒有回答原不同的話,而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事情還要從一個女孩兒身上說起…」

緩緩地,原不同開始向冷玉講述事情的真相。

二十多年前,剛剛建立起自己毒品帝國雛形的華太北;在大街上偶然遇見了一個女孩,見到女孩后,華太北頓時驚人為天人,他當街殺掉了女孩兒的父母之後,將女孩強行擄走,更在慾望得到滿足之後,將女孩玩弄至死。

而那名女孩兒便是華墨的母親,那名女孩兒便是華太北藏品照片中的主角!

華墨一出生便繼承了他母親的溫柔與善良,即便他從未見過自己的母親。

更可怕的是,由於華太北對外宣稱,華墨的母親,那名女孩的身份是一名妓.女,而華墨是他和妓.女所生的。

所以,華墨在華家從來沒有受到過一絲來自長輩的關愛,可以說在華家絲毫不受待見,盡遭白眼!

他的爺爺奶奶,永遠是一幅嫌棄的目光鄙視著華墨。

從小在這種環境長大,華墨一點也沒有怨天尤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