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兩人相隔百米,狄雲天向前邁了一步。

  • Home
  • Blog
  • 兩人相隔百米,狄雲天向前邁了一步。

瞬間——鷹王襲地!

剎那間速度之快,付占輝沒看清楚,狄雲天右手成鷹爪已經出現在關魁面前,帶著勢不可擋的力量一爪。

呲呲呲——有空氣撕裂的聲音。

這個速度全場震驚。

轟!

一爪打在武鬥台上。

狄雲天沒打中,但是他衝過百米的速度,現在殘影都沒有消失。

就這一招,就能讓人感覺到恐怖,狄雲天身上綻放的僅僅是武宗高階的氣息,但是他的速度,如果不是關魁有武皇中階,可能根本躲不開。

「剛才那一下,你可能已經死了。」龍辰低聲說道。

付占輝點點頭,沒有任何反駁,他連殘影都沒看清楚。

狄雲天身後百米,關魁落在地上,面無表情。

「不愧是樓蘭的人。」狄雲天轉過來,氣息升為鬥氣。

嗖——一道暗光,龍辰都有些根不上狄雲天的速度,嗖嗖嗖嗖嗖嗖……狄雲天速度與關魁相同,在武鬥台上近戰搏鬥。

拳腳攻擊,他用的是鷹王破風掌。

關魁偏向防禦,每接一招,武鬥台都是在抖。

瞬間整個武鬥台就像是鼓面,在不停的被敲打,而且狄雲天還能再提速,反向壓制住武皇中階關魁。

突然一展雙手,身體御風飛起五十米,身後如同有一頭雄鷹氣息的影子。

「武王,百鷹吼!」

嗖——轟轟轟轟轟……全武鬥台爆炸,就像有百隻鷹衝擊著檯面,空中轉身,帶著勢不可擋力量,對著沙霧之中一腳劈下去,劃出一道黑色的閃電。

一腳!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咚——武鬥台崩裂。

台邊上官赤玥與盧俊凱三人立刻後退。

樓蘭的人輕輕一吹,沙霧散開只見狄雲天一腳劈在關魁的雙手之上,而堅固的武鬥台已經面目全非完全碎裂,這邊掀起的波浪差點將保護的牆壁給沖爛掉。

好在十號武鬥場堅固。

狄雲天的破壞力太恐怖,不過關魁居然在這種速度下,完全擋住這一招,並且狄雲天明明感覺到自己的百鷹吼打中他不下十次,可是……看著居然沒有半點受傷的架勢。

空中一轉,落地雙手撐起,在接玄雕腿法,所有的力量凝聚腿尖,躲開關魁的攻擊的同時,變成一道殘影。

「風臨殘影?」

關魁撲空,立刻向後攻擊,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不過就在打過去的剎那。

「那也是假的,那是狄雲天恐怖的一招——怒煞殘影。」龍辰低聲說道。

果然,關魁打空了不說,瞪眼看時身邊有四個狄雲天同時踢向他,並且感覺全是真的。

嘭——一腳踢在關魁的臉上,這一下多少人感覺自己絕對要死。

那股不帶任何停頓昏毀滅的氣勁道,就算是在他這一踢的軌跡上,武宗都要被震飛出去。

整個檯面震開波浪,關魁直接飛出去百米。

狄雲天落在地上,這一腳對於他來說結束了,對方肯定飛出去還會撞在武鬥台邊的牆壁上,所以他直接就回頭了。

可是關魁就在到武鬥台邊緣的時候,身體一抖,瞬間力量被卸掉,直接停了下來,把慣性的力量都能給卸掉,落地跳起來對著狄雲天,「武宗,三嶺破開鏟!」

力量都凝聚在雙腿上,對著狄雲天的位置飛鏟而去。

「什麼?」狄雲天急忙轉身過來,對方是怎麼停下來的。

只見單掌對著關魁轟上去。

咚——嘩啦啦啦——狄雲天居然單掌接住關魁的武技,手掌帶血在飛退下,強行讓自己跳起來。

關魁鏟在武鬥台上,檯面直接三分之一斷裂,狄雲天倒懸在空中,「武師,滅河爆!」

氣息爆炸,轟啦啦啦啦,幾乎是相隔不到三米的氣息爆炸威力巨大。 宅鬥之春閨晚妝 狄雲天旋轉三圈落在三十米外,右手全是鮮血,喘息口氣,對方這下可能會受不輕內傷。

但是砂礫吹開,關魁站在那裡拍了拍臉上的灰塵,扭了扭脖子,「還不錯,我居然贏不了他。」 「不錯,我居然贏不了他。」關魁站在那裡扭動著脖子,看上去根本沒有受傷。

「這……怎麼回事?」狄雲天眯著眼睛,對於流動著鮮血的右手毫不理會,自己凌冽的招式與武技明明都已經打中對方,居然都沒有受傷。

「的確不錯,關魁沒法贏那小子。」

「能與武皇中階戰鬥,而且那狄雲天還沒有使出全力吧?」

「我也聽聞他有著紫冥氣,萬中無一存在。」

武鬥台周圍都開始談論起來,而關魁沒有繼續在戰鬥,副院長將捲軸一丟,狄雲天立刻接住,「你的三測結束,下午記得四測。」

這就結束了?雖然他還未想通關魁為何沒事,但依舊走小武鬥台,將手上擦拭靈藥對於其他的測試並沒有興趣,直徑走出了十號武鬥台。

「那傢伙,真叫人不喜。」付占輝說道。

龍辰點頭,「狄雲天是無限追求強大力量的傢伙,讓人忌憚,並且性格怪異。」

「龍辰你可知那關魁為何沒有受傷?」兩人靠在邊緣,來去幾句已經算是熟絡。

「關魁的體質問題,他吞噬煉化的邪靈,讓自己具備那邪屍的特性,身體受到攻擊可以用他的氣抵消九層以上,只要氣息足夠,他便很難受傷,不過弱點就是氣息消耗巨快,沒有氣息后的結果你可想而知。」龍辰解釋道。

「原來如此,不過這般也很強悍。」付占輝看到關魁已經跳會神亭區域,與狄雲天的表現相比,自己的確差得太遠。

大清貴人 第三場盧俊凱已經躍躍欲試,當然他還是先看了旁邊兩位女士是否有意,看左右都沒有動,「第三場我來。」

跳上武鬥台,伸手,身後的金靈長槍旋轉著飛到他的手中,「烈雀主城,盧家,盧俊凱。」

「好傢夥,這小子的槍是皇品靈器吧?」

「他是烈雀主城盧大將軍的小兒子吧?」

看台上的人都看向銀戈那邊,「去人呀銀戈,那不是你侄兒嘛?」

銀戈的副堂長笑了笑,的確是他侄兒,「那郜楚去教訓教訓我侄兒。」

「是!」郜楚飛躍而下,他的背後也背著一柄長槍,銀色的魚頭天品靈槍,「銀戈,郜楚!」

郜楚氣息包裹全身,武皇初階的實力。盧俊凱只有武宗初階,但是他有一點的優勢是他手中的槍可是皇品。

「估計不到一分鐘就要換人了。」龍辰苦笑道。

「為何?」付占輝立刻問道。

「這盧俊凱除了長得帥,他有著拚命三哥的外號,家中最小排老三,郜楚是郜家槍傳人,即便靈器有差距,但是武皇就是武皇,比槍法郜楚比盧俊凱強上一線,後者打不過,就要使出殺手鐧了你看吧。」

瞬間雙槍對碰,啪啪啪啪啪啪啪槍鋒火花四濺,雙方槍法你來我往,郜楚開始二十招還是頗有一點點放水,突然一個提速。

盧俊凱肩膀的鎧甲直接破裂,「風迴路轉!」

郜楚突然發威,如同五道槍頭同時向著盧俊凱狂攻。

盧俊凱哪能跟上武皇的速度,直接雙手轉槍抵擋,但是擦擦擦擦衣角破裂,肩膀破血,不到半分鐘就被完全壓制連連後退。這樣下去要直接被打到武鬥台的邊緣。

盧俊凱牙齒一咬,氣息貫槍,「吃我一招!武王,雷霆半月斬!」

橫掃而過,但是郜楚哪能沒有反應?腳下疾風勁草,拉開五米,一道金光的武技掃過,他直接向後一仰,武技擦著他臉過去根本沒有打中。

剛剛起身。

只見盧俊凱跳躍而起,在空中旋轉三百六十度,「彌生!」

彌生玄靈的光芒,祥光包裹身體,槍斬而下,「雷霆半月斬?」

連續使用武技?

郜楚立刻鬥氣展開,雙手持槍抵擋。

咚——檯面剛剛修復又裂。

但是郜楚抵擋下來。

盧俊凱再跳而起,轉身三百六十度,雙手槍,「雷霆半月斬!」

連續三用?看台上的人頗為驚異。

咚——郜楚再擋,雙腳掌已經陷入武鬥台之中。

再起,再跳,「雷霆半月斬!」

一秒一次。

咚——郜楚雙腳已經下蹲。

盧俊凱再起,旋轉,跳躍,鬥氣全開,「雷霆——半月斬!」

郜楚雙眼一凝,「武王,三分亂河斬」把槍對天一斬。

轟——爆炸。

氣息的波浪炸開,武鬥台一圈都是高手,就算是武皇的招式對碰的威力都不費吹灰之力,倒是龍辰這邊風很大。

看到盧俊凱倒飛出去,劃出弧線落在武鬥台外。

而在武鬥台上郜楚吐了口氣,將自己的雙腿從武鬥台之中拔出來,這盧俊凱居然能夠連續高頻率使用五次同種武技,應該也是與其玄靈有關,第一次面對同層之中可能要遭他的道。

「不愧是老盧你侄兒,還行。」

「玄靈就是資本好不。」

「羅蘭你們相中沒?」

羅蘭的人在思考。

武鬥台邊,盧俊凱爬起來也不管流血的雙手,先看自己的髮型,「髮型不能亂,不能亂。」

拿到捲軸盧俊凱慢慢的走到邊緣牆壁靠著休息會,連續使用五次武技消耗了他七層的氣息,先服下靈藥,下午還有四測。

還剩三人,紫洛蘭、上官赤玥、以及龍辰。

「你們三個小傢伙誰第四個?」武鬥台被導師修復好后問道。

龍辰做了個請的動作,「女士優先。」

紫洛蘭與上官赤玥對看一眼,「那就我來!」

紫洛蘭跳躍上武鬥台,甩了甩她紫色的美麗長發,火辣的身材配上她的站姿,十分妖媚。

「這樣子,赤瑰你們來?」

赤瑰的堂主也是這個「尿性」比起紫洛蘭更加熱火,更加妖媚。

應該說紫洛蘭就是沖著赤瑰來的。

「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出人吧,小齊去吧。」

站起來一位豹紋底衣的身材幾分高大的女子,帶著的是拳套,落在武鬥台上——咚。

「赤瑰,齊菱露!」

看到這身強壯高大的身軀,看著有些像是蠻族,反而沒有蠻族那般英美,不過身上貨真價實的是武皇初階的氣。紫洛蘭捂著自己的小嘴,看著有些害怕的樣子。

其他幾堂的人全部看向赤瑰,這有些辣手摧花呀。 辣手摧花?龍辰可沒有這麼想過,龍辰並不是樓蘭的人都很了解,比如赤瑰的人就受不了,赤瑰只要女的,要麼雄壯金剛,要麼妖媚火辣。

龍辰一位氣血方剛的大好青年,還是不想與赤瑰的人切磋,比如這齊菱露龍辰就不熟悉,不過看起模樣,應該能猜測一二,紫洛蘭可不好對付。

「紫蘭宗,紫洛蘭。」她展開武宗初階的氣息,從背後拿出那頂紫色的大帽子,看著似乎是她的武器。

「放心,我保證不會打臉。」齊菱露還很客氣的說道,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呢?腳下一個踏步,底面龜裂向著紫洛蘭衝去。

只見後者嘴角默念,然後將帽子往自己頭上一戴,武宗氣息震動的波紋。

瞬間齊菱露一拳轟來,對方居然不躲?她的力量恐怖,速度爆發極強,重拳之下七等妖獸都要被打飛退。

呼——一拳打下去,居然打空了。

「殘影?」齊菱露一愣,立刻一個後撤步,然後再改變距離,發現殘影又恢復真身,上去又是一頓猛打,速度之快聲聲如虎哮。

可是紫洛蘭完全沒有動,還變化著微笑與動作,可是齊菱露就是打不到她,每次攻擊都是殘影,但是打散融合之後又是真實的影子。

「原來如此。」

周圍台上十堂的人已經在說話。

齊菱露立刻後撤,跳躍起來對著那個方向,「武師,十風掌!」

轟轟轟——直接十米範圍的爆炸,鏡花水月的話真身也只是相隔不遠,範圍招式便可用來逼出真身。

愛在初晴後雨 可是武技的之後,紫洛蘭還站在那裡,嘴角帶著微笑看著齊菱露沒說話,對著招了招手,示意繼續攻擊。

「怎麼回事?」

齊菱露不攻先拉遠一些,而武鬥台邊付占輝和上官赤玥都沒看么明白怎麼回事。

龍辰拍了拍他肩膀,聲音壓在只有他們這範圍能聽到,「氣運攢竹穴,然後閉眼兩秒,氣去四白穴你再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