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兩個去幫他,另外兩個則是直奔蘇恬。

  • Home
  • Blog
  • 兩個去幫他,另外兩個則是直奔蘇恬。

蘇恬抬腳就是一踹!

她也算是學過幾招,可也就那麼幾下子,對手又是兩個打架跟吃飯一樣的男人,她立刻就落了下風。

孫曉芸急了,大叫:「不準動她……啊!」

她被領頭的從身後擒住了,蘇恬也被按住了。

「哈哈,今天真是走了大運了,一次來倆水靈靈的妞兒,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露出一口大黃牙,對方邪笑著去摸蘇恬。

只不過手才剛抬起來,就被砸了。

前面突然飛來了一瓶礦泉水,砸的他關節都咔嚓一聲,胳膊瞬間垂落。

蘇恬連忙扭頭看過去—— 「左鋒?」

蘇恬驚喜的叫了出來。

沒想到英雄竟然是左鋒!

孫曉芸也激動的大叫:「頭兒!你來了!!」

那抓著她的領頭臉色裂變:「不好。」

竟然是他!

快跑!!!

他飛快的鬆開孫曉芸。

其他四人也紛紛跑路,只可惜,左鋒閃電一般的沖了過來,這個一腳旋風踢,那人一記左勾拳,幾秒鐘的功夫,就把他們四個全撂倒了!

永恆聖王 至於那個領頭的,左鋒眯了眯眼睛,盯著他逃跑的背影看了幾秒,忽然從身上摸出一把小刀,照著他小腿肚的地方一扔——

「啊!!!」

對方痛叫一聲,當即往地上摔了去。

左鋒不緊不慢的走過去,彎腰,將小刀拔了出來,然後抬腳往他還在冒血的傷口上用力一踩!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連天幕都要被劃破了,叫人聽的心惶惶。

左鋒卻連表情都沒有變一下,轉了轉手裡帶著血的小刀,他再狠狠往下一踩!

「痛、痛……鋒哥!鋒哥!鋒哥我錯了!您饒了我吧!」

「哦?」

左鋒挑眉:「錯了?」

「是、是,我錯……啊!」

真他奶奶的痛啊!

什麼骨氣面子他都不要了,他只想要鋒哥把尊腿挪開,他還年輕,不想瘸啊!

「鋒哥,我真錯了,我不該見色起意,我更不該對她們動手動腳……」

動手動腳?

「意思是你還真碰到她們了?」

左鋒看了眼蘇恬,問:「有沒有怎麼樣!」

蘇恬眼睫毛輕輕顫了顫:「有、有點噁心……」

對方那一口大黃牙到現在都還在她眼前晃動,反胃!

被他們抓過的地方也挺疼的,她想去揉一揉,可又覺得好臟。

孫曉芸也一臉被蒼蠅沾了的感覺,捏著肩膀怒道:「這裡有點疼,他剛才為了制服我,使了很大力氣,至於其他的,倒沒來得及做什麼……」

那就是沒被吃豆腐。

聽到這裡,左鋒這才勉強放心,不過對這幾個流氓,他還是毫不客氣的一人踹了一腳,再賞了一拳。

然後讓他們貼著牆站成一排。

「鋒、鋒哥!我錯了!我真知道錯了!」

「是啊鋒哥,我們再也不敢了,以後看到姑娘就繞道!您就放過我們吧!」

「放個屁!少跟我扯淡!幾天沒收拾你們就又皮癢了?」

左鋒說出了跟他那英俊面孔、冷冽氣質截然反差的髒話,蘇恬眼睛都睜大了。

孫曉芸湊到她耳邊,很小聲的嘀咕:「很意外吧?我最開始也很驚訝,沒想到頭兒竟然還有這麼一面!可他就是能把壞人治的服服帖帖的,就像他們五個,剛才一見到他就像是見了鬼,撒腿就跑。」

「你剛來不知道,頭兒有一個外號叫流氓殺手,一旦有對付不了的人就請頭兒幫忙,准沒錯!」

「只是這樣嗎?」蘇恬狐疑的問。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左鋒現在的氣場莫名跟這個地方好搭……

「啊……」

孫曉芸看了眼左鋒,聲音更小了:「我聽說,頭兒以前……」

「小孫。」

「到!」

「把他們都押回去。」左鋒一聲令下。

五人全慌了。

「不、不要啊鋒哥,我真……」

「鋒哥我認識他!畫像上的男人!」

他從海里來 對方邊說邊指向了掉在地上的畫像,是剛才跟他們打鬥的時候,從蘇恬手裡掉下來的。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

蘇恬激動的就想去詳細詢問,卻被左鋒用眼神制止。

她幾不可聞的點點頭,站在原地看著他將畫像撿起來,然後走到對方面前。

「你認識他?」

「是。」

對方雖說是個小混混,但腦筋很活,張嘴就說:「想讓我交代他的情況可以,但是鋒哥,我這算不算是戴罪立功?」

「……行啊小鱉,還知道戴罪立功?」

一巴掌往他頭上拍,左鋒斜著嘴角似笑非笑:「長本事了,敢跟我談條件?」

「我這不是沒辦法嘛?」

嘿嘿笑著,小鱉一臉討好的看著左鋒,要是他有尾巴,肯定搖晃個不停了:「鋒哥,我們哥幾個今天確實不對,可到底也沒真出事……啊別打! 新晉嬌妻:腹黑總裁,愛不夠 鋒哥我說錯話了!我、我、我的意思是,您真要把我們抓回去,最多也就是關兩天,還不如讓我戴罪立功呢,反正你們也正急著找他不是?」

「你還知道我們著急?」孫曉芸怒氣沖沖的瞪著他:「誰告訴你的?你盯著警局嗎!」

「冤枉啊姑娘!!」

他大聲叫冤:「我只是看你們人手一份畫像在挨家挨戶的問,很明顯是他很重要嘛,你們著急找出來不是很正常的嗎?」

「少廢話。」

再往他腦袋上拍了一下,左鋒語氣很強勢:「說。」

「說可以,但是鋒哥您要放過我們一馬。」

「行。」

其實左鋒本來就只是嚇唬嚇唬他們,現在能換取王剛的消息,何樂而不為?

……

「我在巷子里遇到過他好幾次,因為他實在跟周圍不搭,我就多看了幾眼,絕對就是畫像上的人。」

小鱉邊說邊撞了下同伴的胳膊:「誒,就之前我跟你們叨叨過的,穿的人模狗樣梳個大背頭的男人,你們有印象嗎?」

「那個抽煙都抽中華的白斬雞?」

「對,就他。」

左鋒看他們討論的熱烈,心裡升起了一絲希望,乾脆將畫像塞給他們:「就這人,都仔細想想,任何細節都不要遺漏。」

五人腦袋全湊了過來,盯著畫像開始研究,你一句我一句,鬧哄哄的,吵的蘇恬頭都大了。

看一眼左鋒,她走過去,輕聲說:「剛才,謝謝你了。」

「恩。」左鋒叼著煙,眼睛一直盯著五人。

側臉看上去比夜色還冷漠堅硬,蘇恬心裡那種、他和亂區氣場很搭的感覺又出來了,好像他天生就屬於這裡一樣。

她忍不住問了句:「你怎麼剛好出現?」

左鋒指了指五人手裡的畫像,淡淡道:「和你目的一樣。」

「咦?」

蘇恬眼珠子轉了轉:「曉芸說你六點多就出來了,原來你那個時候就已經想到王剛很有可能在這一帶混跡嗎?」

「恩。」

他也是將劫匪的口供聯繫起來想到這裡的,只不過他先去問的是後面那一片。

這裡是剛來,沒想到就看到了她和孫曉芸被人按住。 蘇恬愣愣的看了他幾秒,忽然笑了:「左隊長真的名不虛傳。」

「恩。」

左鋒毫不客氣的接受了她的稱讚,然後斜眼掃她,冷冰冰的說:「長的再嫩也成年了,安全意識都沒有?這裡是你能來的?」

還有孫曉芸,明知道這裡有多亂,還敢帶她來!

今天是他剛好出現,下次呢?

還能這麼幸運嗎!

「我……」

蘇恬知道他是好心,可這語氣也太惡劣了,她下意識就要懟回去。

小流氓卻叫了起來:「鋒哥!我們大概知道他住哪了!」

「大概?」

這字眼讓左鋒和蘇恬同時皺了眉。

但不管怎麼說,好歹是有點線索了。

左鋒示意他們帶路,蘇恬和孫曉芸跟在後面,蘇恬還想趁機再問一問孫曉芸,剛才她沒有說完的話是什麼?

左鋒以前怎麼了?

身後卻突然有人喊她:「小甜甜?」

「誒?」

熟悉的昵稱,熟悉的聲音,讓蘇恬眼睛都是一亮。

扭臉一看,果然是老熟人,她開心的叫了出來:「晴晴!」

「真的是你啊小甜甜!」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向晴大笑著走了過來,一把抱住蘇恬:「臭丫頭,回來了怎麼也不告訴我?」

「才剛回來沒幾天。」

蘇恬反手抱了她一下,笑的眼睛都彎了:「本來打算周末聯繫你的,沒想到竟然這麼巧就遇到了你,好開心!」

「恩恩我也好開心,剛才遠遠瞧著就覺得像,沒想到還真是。你這小丫頭,這次回來還走嗎?」

「大概是……不走了……吧?」

蘇恬自己也不太確定,反正不管怎麼樣,她要先把王剛這個案子搞定!

想到案子,她馬上就變的嚴肅。

向晴懂她,一看她的模樣就全明白了,忙主動說:「你先忙吧,回頭我給你打電話,我……剛好遇到了一點棘手的事情。」

「好。」

雖然很不舍,但公私分明的蘇恬還是很乾脆的跟她道了別。

前方只有左鋒一個人了。

他嘴裡叼著煙,站在馬路牙子上等她,那麼大的太陽都沒辦法融化他的冷漠,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冰封雪山般的冷漠。

蘇恬心口猛地一揪,就像是被線扯了一下,莫名的酸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