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兩年後,比蒙巨無霸、精靈族莉安娜、暗魔虎王相繼突破,蘇醒的人們沒有彼此交流,只是靜靜的盤膝坐下,為那個信仰的存在護法。

  • Home
  • Blog
  • 兩年後,比蒙巨無霸、精靈族莉安娜、暗魔虎王相繼突破,蘇醒的人們沒有彼此交流,只是靜靜的盤膝坐下,為那個信仰的存在護法。

五年之後,金翅大鵬、泰坦撼天也相繼蘇醒,剩下的也就只有黃金獅子金毛獅王、銀月天狼還有葉天了。

漆黑的世界之中,葉天不知道外面的兄弟在等待著自己,直到現在,還處於迷糊之中。

這個世界充滿了漆黑,不用想葉天也知道,這是暗魂鬼虎存在的世界。

這裡極為龐大,但卻是黑暗無垠,不知道到底有多寬,有多遠。

冥冥之中,葉天能夠感覺得到,有一雙如同幽靈般的瞳孔在黑暗中注視著自己,在關注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甚至很有可能,動車自己的一些想法。

風雪銀狼掌控的是風雪,大力荒牛掌控的是力,而暗魂鬼虎掌控的是什麼?

葉天想了半天還真沒有頭緒,是黑暗么?雖然知道這傢伙主要是刺殺,可是刺殺並非是一種法則,而是一種對潛藏和突襲的運用,與現狀自己要做的事情有著天差地遠的距離,究竟該怎麼做?

到了現在,葉天也基本明白了,如果不將這暗魂鬼虎象也掌握,那麼自己可能永遠也走不出這一方空間。

這與蠻荒世界不同,那裡因為尋找到了荒牛的存在,通過荒牛所掌握的力之大道能力,就能突破空間,但這裡卻不能。

別說是荒牛,就算加上風雪銀狼也別想從這個世界打出去,因為這是存在葉天靈魂之中的世界,存在著各種無限的可能。

一片漆黑之中,想要慢慢的遊盪,碰運氣找到暗魂鬼虎顯然是行不通的,因為那傢伙一直就在四周徘徊。

那先前在打破蠻荒世界之時感受到的召喚現在更加的清晰,就來自與四周徘徊的暗魂鬼虎,似乎它也想要讓自己找到,但前提是自己找到,而不是它主動出現。

黑暗中的存在比大力荒牛那樣的存在更加的孤單,他們的心是孤獨的,因為他們永遠潛藏在暗處,他們的血是冷的,可是他們的心中何嘗沒有一份熱情?

靜靜的盤膝坐下,至少葉天明白了一點,最關鍵的還是先將暗魂鬼虎的位置找到,接下來該怎麼做再隨機應變了,若是連暗魂鬼虎都找不到,那麼一切都是枉然。

想要找到暗魂鬼虎首先要習慣這裡的黑暗,這是最基本的。

這一點葉天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才開始適應和習慣。

但接下來卻需要讓這黑暗不在阻擋自己的視線,這又該如何做?

是讓這黑暗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或者還是讓自己透析這黑暗的本質,從而能夠無視黑暗對視線的阻擋?

搖了搖頭,這些都太不現實,葉天本就沒有黑暗屬性的天賦,想要掌控這黑暗純屬白日做夢,這一點葉天心裡非常的明白。

既如此,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那就是讓自己成為這黑暗的一部分,從而藉助這黑暗,讓子級的雙眼能夠看見。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的是時間,很長很長的時間。

這一次,一坐就是十年。

十年後的這一天,葉天雙眼再一次的睜開,裡面沒有什麼精芒射出,也沒有什麼明亮,有的只是一片深邃的黑。

念力收縮,全部凝結在雙眼之上,這在之前根本無法從身體之中延伸出去的念力在這一刻,才如同葉天的觸手一般,能夠同夥這漆黑而深邃的瞳孔伸縮出去。

念力形似蛛網一般的形狀在這黑暗之中蔓延無盡,越來越遠。

直到某一刻,葉天的心中一凸,葉天看到了。

… 在不遠的地方,暗魂鬼虎如同一個單純並渴望著愛的小孩一般,趴在地上,可憐巴巴的看著葉天。

彷彿這一刻,那暗魂鬼虎在說,為何到了現在才看到我一般,讓葉天的心中竟然產生了愧疚。

「在黑暗中久了,心要麼很硬,要麼很軟,有我在,你我同生,從此,你就是我的夥伴,兄弟!」

葉天在心中暗自說著,看向暗魂鬼虎的目光越加的溫柔和慈愛。

在之前,即便是葉天也會以為,暗魂鬼虎一定很是強大,冷血,無情等等一堆的形容詞可以形容,但當真的看到的時候,葉天才發現,與其說他是一頭鬼虎,還不如說他只是一頭剛剛初生不久的小虎,同樣渴望著關懷和愛!

黑暗只是她天生喜愛的環境,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就是一個心底陰暗的存在。

就如同葉孤雲一般,同樣喜愛黑色,可內心卻是極為軟弱。

一人一虎就這麼對視著,有一些話不需要多說,也不需要你怎麼表達,當兩者的心境相差不多之時,會有一種奇妙的契合,就如同現在。

暗魂鬼虎晃晃悠悠站了起來,向著葉天的方向慢慢的放開了腳步,一步步的接近著。

從那大大的眼珠之中,葉天能夠感受得到,暗魂鬼虎內心的柔弱,有惶恐,有興喜,有期待,也有害怕。

惶恐的是受到什麼傷害,受到拋棄和無視,受到冷落。

興喜的是,而今的它似乎不再孤單,因為它感受到了關懷的溫情。

期待的是,從此有一個伴能陪在自己的身邊,看著自己一步步的成長,看著自己喜怒哀樂,更期待著從此,有一個人能夠讀懂自己的心情,讓自己從此告別孤單。

當然,無論如何,害怕終究會存在,因為這是第一次接觸除了自己之外的存在。

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已經到了觸手可及。

葉天手輕輕的彈出,暗魂鬼虎有些害怕的躲避了一下,但卻動作幅度並不大,還是被葉天摸在了皮毛之上。

沒有想象之中的恐怖,其實暗魂鬼虎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那就是一種本能,但隨著葉天不斷的親近,暗魂鬼虎的心底防線也在逐漸的放鬆之中。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麻煩,當你能夠打開一顆孤僻的心時,你會發現,你會很容易的和他親近,甚至沒有距離,沒有顧忌,沒有任何擔心。

這是單純的快樂,一人一虎,就那麼在黑暗之中嬉耍打鬧著,讓世間緩慢流過。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暗魂鬼虎看向葉天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依賴和喜歡,這是它第一次,玩的這麼開心,它很幸福。

只是一道黑光閃過,暗魂鬼虎消失了,而葉天的右眼瞳孔之中卻多出了一抹光芒,攝人心魄。

這不是葉天想要安排的位置,而是這暗魂鬼虎自己所尋找而去。

葉天先是微微一愣,而後更是無奈的直搖頭。

因為暗魂鬼虎竟然傳遞出來意念,要葉天找東西把右眼遮住,它不喜歡光……

「難道我以後要當獨眼龍嗎?」葉天苦笑一聲,也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

「誰知道呢,你若不想,沒有人會逼你!」

黑暗之中,一道聲音飄忽不定的傳了過來,聽起來好像在很遠的地方,但若是寧心去聽,又好像很近的樣子。

葉天心口一條,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即便是當初面對風雪銀狼還有大力荒牛時也沒有發生過語言交流的情況,這是意外的狀況。

「誰……」

葉天大吼一聲,心中暗自警惕,連渾身的力量都凝結了起來,隨時準備應對可能發生的變故。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好難過,我好傷心,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竟然不知道我是誰」

那聲音繼續傳來,一開始充滿了低落的氣息,然而到了最後重複的一句話之時,竟然是咆哮吼出的,似乎充滿了無盡的憤怒與怨恨。

葉天的心口狂跳,有一種不安的預感,說不清楚是為了什麼,但整個人卻是更加的小心了起來。

黑暗已經不能阻攔葉天的目光,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葉天一步步的走去。

而在外界,當暗魂鬼虎落入了葉天靈魂之中的時候,驚天的變故正在發生。

葉天的石像身上的氣息赫然已經突破了骨將的瓶頸,成為了萬年來第一個骨將存在。

只是這一次太過平靜了,沒有劫法,沒有劇烈的能量波動,只是默默的突破了。

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在這漆黑世界之外,那無數骨獸與骨兵並存,聯軍與魔軍交戰的古靈地域,此刻卻是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蒼穹之上陰雲密布,無數的神秘的符文與天空交織,彷彿末世到來一般,雷霆轟隆不斷,暴雨形成了冰雹,瘋狂的傾瀉而下,將地上砸的啪啪作響,甚至有的冰雹更是達到了雞蛋一般的大小,裡面蘊含的全是毀滅一般的特殊能量,那是古靈地域不曾出現的。

無數的骨兵與骨獸,乃至魔獸都充滿了驚悸,紛紛抬頭看向了天空。

從地面看上去,天空如同一張憤怒的人臉,扭曲而猙獰,彷彿很是憤怒一般。

骨將魔咒的封印擁有著靈智,這是一個超出了想象的龐大陣法,陣靈更是活了過來。

他此刻代表著天-怒,磅礴的意志在地面上橫掃而過,不斷擴散像四周,他在瘋狂的咆哮,他在搜尋著這一個無聲無息突破了骨將的存在。

然而無論它如何的暴怒,如何的瘋狂,卻是始終尋找不到一絲影子,始終徘徊在古靈的天空,讓無數的骨靈生物與魔族驚慌恐懼不安。

時間一天之後,這陣靈的憤怒逐漸的降低,不是消失,而是被埋沒,但卻依舊存在,只不過憑藉它如何探查都感知不到突破者身在何處。

若說有一個人突破了骨將的存在讓陣靈憤怒,那麼此刻,陣靈不但憤怒,而且是震怒、暴怒了。

就在剛剛,又有一股突破的氣息傳遞而來……

… 陣靈在古靈的天空之中瘋狂咆哮,近乎瘋狂,然而始終一無所獲。

似乎這只是一個開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隨後的時間之中,幾乎沒半個時辰便會多一股突破的氣息,全都是悄悄然的,但卻真實存在。

在殘界,每當有晉陞到骨將級別的人物誕生,大道意志都會將其記錄,也正是因為這樣,籠罩了這方天地的真靈才會感受到。

最重要的是,每當有人突破,真靈的力量就會虛弱一些,直到慢慢被消磨了個乾淨,從而從這世間消失不見。

一共是十一道突破的氣息,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之內,大幅度的減低了真靈的力量。

更在此時,從那沼澤的深處,有一抹玄奧的力量滲透而出,籠罩了整片天空,形成了一種龐大的壓制,阻擋了真靈自行的瘋狂。

「是你們,是你們,是你們做的手腳,該死的,你們還在沉睡,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陣靈在瘋狂的咆哮之中,彷彿生命正在逐漸的遠去,讓陣靈越加的接近癲狂。

然而無論這陣靈怎樣的憤怒,怎樣的呼喊,那沉地之中卻依舊靜悄悄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讓人感覺到了一種難違的矛盾。

沒有人知道,在這萬年來,有多少骨靈生物因為這陣法的封印阻攔,從而無法突破到骨將,要麼強行沖關而消散,要麼隱藏起來一直躲避突破可能帶來的危險。

此刻,在古靈地域某一個沒人注意的角落,一具骷髏慢吞吞的抬起頭來,他感受到了有莫名的力量在召喚他突破,他已經困在這個境界很多年了,甚至忘記了是一千年還是兩千年。

骨靈生物即便輪迴也不是沒有生命限制的,他們強行將自己的力量留在了骨兵侍衛的巔峰,但這樣也不過五千載的壽命而已,無法在增加。

時間一到,若是沒有去進入輪迴,將會是徹底的消亡。

到了這個位置,突破無望,即便一直稱霸古靈又能如何?

於是乎隱藏的人越來越多,其實看起來這古靈地域表面上只是幾大霸主存在,但在暗中,潛藏度日的又有多少誰能數的清?

「吾壽命將盡,與其無盡的輪迴而卡在這個關口,不如強行突破」

這一具骷髏喃喃自語,而後一股消散了許久,久違的鋒芒之氣從其身體之中沖霄而上,剎那間捲動風雲,他要突破。

這是第十二個突破的人,卻是在這古靈地域之中,能夠清晰的被陣靈所感應,陣靈絕對不允許再有人突破,它要為了自己而全部鎮壓和消滅。

但這一具骷髏並不是在這個時候唯一進行突破的強者。

在聯軍之中,某一個兵營之中,有這三名骨兵圍坐在一起。

他們都是骨兵侍衛強者,看慣了時間的風風雨雨,若是不能突破到骨將,他們對這世間的同族爭霸實在沒有多大興趣。

但對抗魔族卻是他們而今唯一的寄託,他們潛藏在聯軍之中,每一戰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做的最多的不是擊殺了多少魔族,而是從魔族手中奪走了太多的精氣。

他們決不允許魔族擁有自己同類死亡后的魂能,也絕不想看到魔族逐漸的壯大。

他們也同樣支持白,這是逐漸的在這幾十年間被白所感染的,他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沒有對魔族的高層出手,彷彿這世界上的事情他們能看透徹很多,至少古靈的未來就在這一群魔族的身上。

就在這一刻,他們同時抬頭看向了天空,滾滾風雲而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