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其中只有寥寥幾人是院生,當然是那種強大的院生,身上有所積蓄,同樣能拿出學分。

  • Home
  • Blog
  • 其中只有寥寥幾人是院生,當然是那種強大的院生,身上有所積蓄,同樣能拿出學分。

總管事牽橋搭線,帶著這些人找上了范浪。

見了面之後,很快就有人單刀直入,提出了眾人最為關心的問題。

就聽一名中年女子導師說道:「范浪,聽說你能幫別人提高道之感悟,是否確有此事?」

「當然有這回事,否則我也不敢興師動眾,請各位大駕光臨。」范浪篤定道。

「我知道你有本事,不是普通的院生可以比擬。武道之路,達者為師。我不會糾結你的院生身份,也不管你有多麼年輕,只要你能幫我提高道之法則,我就可以把學分贈送給你。精通一種道之法則是一回事,能幫別人提升道之法則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點你一定要明白。」

「我當然明白這是兩回事,也確信自己有能力幫到你們。」

「那好,既然你有如此自信,就當眾展示一下吧。真金不怕火煉,你要是真能做到,讓我覺得物有所值,我就將學分雙手奉上。」女導師提出要求。

眾人態度一致,都希望范浪先露一手再說。

大家對於范浪的實力沒有懷疑,但現在考驗的不止是實力而已,就像女導師剛才說的,這是兩回事。

客戶要求驗貨是天經地義,范浪要賺這些人的學分,所以沒有推辭,當場就施展出了無上金典。

就見他手掌變換各種手印,神光在指間繚繞,體內上千顆本命星辰閃爍,源源不斷的釋放神力,融入到周圍的虛空之中,貢獻給了宇宙本源。

周圍頓生變化,化作了無盡虛空,有星河橫貫而過,有星雲美輪美奐,還有星域各佔一方。

范浪跟宇宙高度融合,頻率達成一致,達到了我既宇宙的超然境界。

宇宙本源釋放出多種道之法則,揭曉了法則的奧秘。

時間如何流逝,如何循環。

空間如何擴展,如何容納。

火焰如何燃燒,如何熄滅。

岩石如何形成,如何分解。

了解了這些奧秘,才能學以致用,將各種法則融入武道。

現在所展現出來的,是法則最為純粹最為原始的形態,直接從宇宙本源剝離出來,沒有經過任何的加工改造,如同撥雲見日,讓人豁然開朗。

在場眾人為之動容,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周圍的奇景。

來這裡的人,都是武神強者,都對道之法則有著深刻的了解與認識,一眼就看出了周圍這些法則圖的價值。

這就好比是棋士看到了一流的棋譜,如獲珍寶,大受啟迪。

「這是最原始的道之法則,竟然展現的如此清晰,每一處構造都看得清清楚楚!」

「妙啊,太妙了!」

「怪不得傳功塔總管事說范浪幫他提高了時間法則的感悟,直接觀看這種法則圖,確實大有裨益。」

「之前我還有所懷疑,現在總算是相信了,范浪在法則上的感悟,實在是太高了,完全就是上位神水準。」

腹黑總裁:嬌妻乖乖入懷 「不,這不是他的法則感悟,而是運用一種特殊的功法,直接從宇宙本源抽離法則圖。」

「沒錯,他施展的這門功法才是關鍵!聽說這是從殘缺金片之中練成的功法,叫做無上通玄玉宇金典。」

「范浪,我願意花費學分在你這裡參悟法則!要多少學分,你自己開價!」

「我要直接買你的功法秘籍!」

「我也要買你的秘籍!哪怕傾家蕩產都在所不惜!」

場面一度非常混亂。

在場的人都跟打了雞血似的,一個個都紅了眼,有的嚷嚷著要參悟法則,還有的更加貪心,直接惦記上了范浪的功法。

之前他們還在懷疑,現在全都疑慮盡消,相信了范浪的實力。

根本不用范浪教導什麼,只要瞪眼看那些法則圖就夠了,能學會多少全看個人的能力。

范浪將眾人的表現盡收眼底,等到場面平靜了一些,這才慢悠悠道:「想從我這裡學無上金典的就先免了,我這次邀請大家過來,只為了收費傳道,暫時不做別的交易。願意留下來學習的,全都一視同仁,參悟一天一萬學分,最多三天時間。超過三天,給再多學分也沒用,因為三天後我要參加群英會,不可能缺席。想參悟幾天,你們自己決定,先付學分,后參悟,童叟無欺。如果中途發生變故,導致傳道無法進行,我會返還相應的學分。大概的規矩就是這樣,你們有什麼疑問儘管說。」

「好!我學三天,給你三萬學分!」

「我學兩天!」

「我也學兩天!」

眾人踴躍報名,來的人當中有一多半都報名了,甚至連一些跑過來湊熱鬧的人都改變了主意。

上萬的學分不是小數目,有的人實在捨不得,就只能縮短時間了。

范浪當場交易,讓這些報名者把學分劃撥過來。

當然,自己人是不用花費學分的,可以免費參悟,比如天縱丹聖等等。

總管事幫了范浪的大忙,也不用付學分就能留下來參悟。

范浪把所有報名者的學分都搜刮乾淨之後,看了下總賬,不由得喜出望外,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 三十八萬學分!

一共有將近二十人報名參加,每個人選擇的學習天數各不相同,有的三天,有的兩天,大部分只學一天,七加八加就達到了三十八萬學分的總數。

對此,范浪非常滿意,簡直比他之前做任務賺的學分還多。

當然,做任務得到的不止是學分而已,還有別的好處。光是一個空之界,就不知道抵得上多少學分了。

劣性總裁的傀儡嬌妻 范浪拿錢辦事,很快展開行動,為了施展無上金典,在修鍊室內布置了一個大型的陣法。

這次他要用無上金典溝通多種法則圖,難度要比之前大很多,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完成的,要做許多準備工作,還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他的布陣師副職業一直在掛機成長,不知不覺已經突破了三十星級的大關,放在宇宙中也算是高手了。

他手握一根特大號的毛筆,將神力灌注其中,在屋裡寫寫畫畫,筆法龍飛鳳舞。

每一次勾勒,都會在離地三寸的半空中畫出發光線條,線條有粗有細,構成複雜的陣法圖案。

陣法漸漸成型,留出七個空位,這是留給祭品的位置。這是一個陣法,也是一座祭壇。

范浪開啟卡牌,從中釋放出不同的祭品,將其關押在七個空位當中。

七個祭品都是活物,分別是妖、魔、鬼、怪、人、神、修羅!

以血祭鴻蒙!

這些祭品都是范浪之前安排的,以他現在的實力與特權,湊齊七個祭品不是什麼難事。

他對於祭品有兩個標準,第一必須強大,否則無法達到祭祀效果,第二必須死不足惜,不能拿好人來獻祭。

妖魔之類的異族很好辦,本就站在人族的對立面,隨便就能找到合適的極品。

那個鬼魂祭品是個惡鬼,身上怨念深重,到了難以化解的程度,只會瘋狂的發泄怨念。

那個人族祭品是從極光學院的監牢里提出來的,本來就已經判了死刑。

那個武神祭品同樣如此。

「放開我!」

「哇呀呀!」

「你要對我做什麼?」

七個祭品暴跳如雷,身上各自都受到了禁錮,根本掙脫不開。

范浪將他們分別關押在不同的空位,開始了正式的獻祭,催動無上金典陣法,化作一股股絞殺的力量,將七個祭品統統絞碎,分解吸收到陣法當中。

天以萬物養人,鴻蒙包羅諸天世界,絕對當得起這些祭品。

陣法溝通宇宙,將七個祭品向上,化作七道不同的光束,注入到宇宙本源當中。

嗖!

一道璀璨的光芒閃過,照亮了整個修鍊室,光芒漸漸淡化,原本的修鍊室消失不見,變成了一幅宇宙宏景。

在場眾人直接置身於了宇宙當中,周圍是無數的星辰。

范浪盤坐在了陣法當中,陣法旋轉升騰,飛到了宇宙本源的所在之處。

宇宙本源不可明說,不可描述,不可想象,是世間最為神秘的物質。

范浪閉上雙眼,表情平靜安詳,達到天人合一的入定境界。他溝通宇宙,剝離出一個個法則圖,最後達到九個之多。

法則圖各不相同,分別是九種不同的道之法則。

范浪這次動了真格的,釋放出來的不止是道之法則的冰山一角,而是更大的面積,這對參悟大有幫助。

在場的求道者一個個雙眼發亮,就算看到光著身子的大美女都未必會這樣激動。

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是傻子,肯花那麼昂貴的學費,就要獲得相應的回報,要物有所值,甚至是物超所值。

他們根據不同的需求,各自參悟不同的法則圖,完全沉浸其中,達到了玄之又玄的狀態。

他們在求道,在學習,但不是跟范浪學,而是直接跟宇宙學。范浪相當於媒介,宇宙才是老師。

同時溝通這麼多的法則圖,消耗非常巨大,每一分每一秒,范浪都要消耗海量的神力。

要是換成一般的下位神,早就撐不住了。

他釋放神力,貢獻給宇宙本源,每過一段時間,就取出幾粒高級丹藥丟進嘴裡,藉此來補充消耗掉的神力。

光是用掉這些丹藥,就要一大筆錢了。

在場眾人見狀,倒是安慰了許多,至少他們的學分沒白花。

范浪想賺這些學分可不容易,雙方屬於各取所需。

大家各自參悟,各有所獲,法則感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以前他們苦苦參悟一年半載,都未必有這麼大的收穫。

轉眼一天過去,有些人到了時間,被范浪下了逐客令。他們全都意猶未盡,就沒有一個人捨得離開。

有些人臨時加錢,延續了時間,還有的人實在囊中羞澀,不得不離開此地。

范浪收穫到的不止是學分而已,他本人的法則感悟也有極大的提升,收穫非常之大。

……

另一方面。

隨著群英會的臨近,極光學院的老對手三才學府早已經開始摩拳擦掌,安排好了參加群英會的選手,一個個都是三才學府的精英,隨便拿出一個來都是天之驕子。

做為國內最大的學府之一,三才學府各方面的底蘊,非常接近極光學院,兩者之間的差距很小,一直以來都是亦敵亦友的競爭關係。

在兩大學院背後,還涉及到派系之別,極光學院屬於官辦,三才學府屬於民辦,各自的人才畢業之後,會輸送到不同的勢力。

三才學府的一處練武場內,許多的學生在切磋比試,場面蔚為壯觀,喊喝聲爆炸聲不絕於耳。

在一處高台上,端坐著一名閉目養神的青年,他身材修長,手掌也很修長,一看就是一雙靈活的手。

修長青年沒有與人切磋,而是單獨坐在那裡。

練武場上的學生,很多都在談論即將到來的群英會。

對手 提到群英會,就不得不提到極光學院。

提到極光學院,就不得不提到一個名字。

「這次的群英會,那個叫做范浪的傢伙肯定會參加,絕對是我們的勁敵。」

「他這一年多真是出盡風頭,動不動就能聽到關於他的傳聞,也不知道有多少水分。」

「人的名,樹的影,他能有今天的名氣,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聽說他之前在一處兇險絕地殺死了魯工,魯工是我們三才學府的學生,算是與我們三才學府有些過節。」

「坐在高台上的司空摘是魯工的好朋友,當初曾經揚言要為魯工報仇雪恨,結果直到現在也沒能把范浪怎麼樣。」

「這種事也就說說而已,范浪現在是大紅人,誰敢把他怎麼樣。」

學生們議論紛紛,他們所提到的司空摘,就是那名手掌修長的青年。 叫做司空摘的青年捕捉到許多聲音以及意念交流,緩緩睜開了雙眼,眼底閃過一道寒光般的厲色。

范浪!

雖然素未謀面,但每次聽到這個名字,司空摘的心裡都會升起一團無名火。

他之所以敵視范浪,不僅僅是因為范浪殺了他的朋友魯工,還有別的原因在內。

罪倚紅妝 一山不容二虎,兩顆星星放在一起,更亮的那顆註定更加的引人矚目。

司空摘有著坎坷的身世經歷,經歷過許多波折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放眼三才學府,他絕對是傳奇般的人物,碾壓各路天才,表現異常優異,有過許多堪稱輝煌的戰績。

如果沒有范浪,那司空摘就是國內新一代最傑出的武神!

可偏偏冒出了一個范浪,各方面都那麼搶眼,在國內大放異彩,把同輩都比了下去,導致司空摘本身黯然失色。

司空摘心高氣傲,非常的不服氣,早就想跟范浪一較高下了,甚至去過極光學院一趟,結果撲了個空,直到現在也沒能如願。

這次的群英會,讓他有了新的機會。

只要能夠擊敗范浪,他就能向世人證明自己,讓大家明白,自己才是最優秀的那個人。

范浪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一個對手,一座繞不開的山,必須翻過去才行。

「你們都聽著!」司空摘忽然發話,「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上一屆的群英會,我們三才學府力壓了極光學院一頭。這一屆的群英會,有我司空摘坐鎮,肯定能夠蟬聯之前的冠軍寶座,將極光學院再一次踩下去。至於那個叫范浪的傢伙,把他交給我就行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對!極光學院又如何,范浪又如何,有司空師兄出手,我們肯定能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