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其中有人還大聲喊道。

  • Home
  • Blog
  • 其中有人還大聲喊道。

李奧向倒地的人看去,發現一個竟然是夏爾騎士。

「這不可能!」

李奧驚呼道。

他無法想象,就在不久前還和他說話的一名騎士轉眼就死掉了。

這對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夏爾可是中階騎士,即使是大騎士來了也能抵擋幾招,怎麼可能被人無聲無息地殺死。

「全部是一刀割喉。」

巴本檢查了下說道。

他的臉色陰沉得就像是能滴出水一樣,夏爾和他的實力差不了多少,如果敵人能毫不費力地殺了夏爾,那麼也能殺了他。

這讓勇猛無畏的巴本感到極為不安。

「李奧少爺,這些都是白天派出去送信的人。」

一名騎士侍從指著那些人頭一臉驚懼地說道。

眾人不由大驚,巴本仔細察看了那些人頭,發現果然是這樣。

「難道他們想將我們困死在這裡。」

巴本冷汗涔涔地說道。

「不,他想要虐殺我們,就像是貓戲老鼠那樣,看著我們在恐懼中死亡。」

李奧說道,但是他的臉上神色顯得有些怪異。

他不動聲色地緊握十字劍,冷靜地看著周圍,就像周圍潛伏著什麼猛獸一樣。

「這裡有封信。」

一名騎士侍從從一名死去的士兵身下發現了一張紙。

「拿過來看看。」

李奧說道。

「恐懼嗎?絕望嗎?這一切只是開始。

我會將你們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地還給你們,我會將你們的靈魂囚禁在腐爛的身體里,讓你們在無盡的痛苦之中哀嚎。

我會親自帶著你們的屍體去見費爾豪斯!

我要他跪在我的面前痛哭懺悔,我要讓他後悔他做下的一切。

疤臉。」

疤臉!竟然真是疤臉!

李奧臉色陰沉下來,這個該死的傢伙,沒想到貴族聯軍根本就沒有咬住他。

就在這個時候海倫娜也帶著大批的衛兵走了過來,李奧將這封信交給了她,同時將這裡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

豪門老公太腹黑 海倫娜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

「這可怎麼辦?」

「有什麼可擔心的,他們要是敢來,我們和他們拚命就是了。」

李奧的眼中閃過詭異的神色。

「你不明白的,李奧。疤臉說將靈魂囚禁在腐爛的身體之中,這不是說笑,這是巫師的手段。也就是說,疤臉身後很有可能站著一名巫師。」

海倫娜一臉驚慌地說道。

李奧終於色變,「巫師,這怎麼可能。」

「也不一定是巫師,可能是巫師學徒。」

巴本糾正道。

「巴本說得沒錯,但是巫師和巫師學徒對我們區別不大,無論是誰都能輕易地殺死我們。」

海倫娜真的慌了,這個該死的疤臉到底是怎麼會勾搭上巫師的。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他們就玩了。

就連帝國也不會願意為了他們而得罪一名巫師,哪怕那只是一名巫師學徒。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你是巫師的造物了。」

李奧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神色,說完就一劍向巴本身後刺去。

「你幹什麼。」

巴本被李奧的動作嚇了一跳。

他向後看去,發現一個泛著死魚白的雙眼,全身上下包裹在黑色煙霧裡的人正拿著一把劍站著他後邊。

他看起來就像是黑夜中的幽靈,隨時都有可能會消失在黑夜中一樣。

他沒似乎有想到李奧會突然向這邊刺了一劍,以致於被刺中了肩頭。

至尊凰后:冷帝寵上天 李奧也是感到有些不安,因為他感覺就像是刺中了敗革一樣,本來他以為至少能刺穿他肩膀的。

「你是什麼人?不!你是影魔騎士!」

巴本就像是發現了什麼可怕的怪物一樣驚聲尖叫道。

神秘人沒有理會巴本,他的一隻手緊緊地抓住李奧的劍,就像是抓住的木棍一樣,「真是有意思的年青人,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他的聲音極為沙啞,就像是破風箱一樣,非常難聽。

「你身體的臭味隔著一里地都能聞到。」

李奧冷冷地說道,當然他是不會說自已是靠著冥王之眼發現他的,不過這人身上的確透著一種腐屍的味道。

「不可能,我身上的氣味絕對不可能泄露出去。我是巫師的偉大造物,如果有這麼容易被聞到氣味,我們影魔騎士也不可能成為黑夜中的王者。」

怪人兇狠地說道。

李奧一怔,但是他的確聞到了他身上的氣味,而且遠遠地就聞到了。

「小心,影魔騎士是黑夜中最強大的刺客,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他。只有砍掉腦袋才會死亡,一般的傷勢對他們沒有太大的效果。」

海倫娜連忙提醒道。

「原來如此,難怪其他人看不到他。」

李奧不由恍然大悟。

「騎士!……你什麼時候成了騎士!」

這時候巴本終於發現了李奧的劍上竟然散發著鬥氣的光芒,老天啊,15歲的騎士,這還有天理嗎?

其實李奧也不想的,但是如果他不出手,巴本就會死了,到時候他只會更被動。

「既然你不想說,那麼就去死吧。」

這名影魔騎士惡狠狠地說道,「區區兩名騎士,根本就別想擋得住我。」

說完他就揮舞著那把黑色的鐵劍殺了過來。

「快殺了他,別讓他傷了李奧。」

海倫娜尖叫道。

巴本和那些騎士侍從、預備騎士聽到命令后,一齊向這名影魔騎士攻了過來。

看著一劍刺過來的影魔騎士,李奧卻極為冷靜。

這一招至少有23個破綻,不,應該是三個破綻。

因為他除了頭部再也沒有其他弱點。

想到這裡,李奧向左前方邁了一步,然後一劍向他的腦袋刺了過去。

如果是平時,這一劍根本不會對這名影魔騎士造成太大的困擾,但是配合著周圍攻過來的巴本和騎士侍從,這名影魔騎士卻有種無處躲閃的感覺,似乎無論如何都要挨上一劍。

想到這裡,他臉上的神色更加凶戾。

他的身體詭異地扭曲了幾下,躲過了最致命的李奧和巴本的長劍,卻被兩名騎士侍從刺中了脖子,幾滴黑色的液體灑了出去。

「小心,他的血液有毒。」

巴本大聲喊道。

但是他喊得有些晚了,那名影魔騎士的一滴血液不小心滴到了一名騎士侍從的臉上。

「啊!」

那名騎士侍從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腦袋,然後發出凄厲之極的慘聲。

「救救我!」

那名騎士侍從哀求道。

但是很快他的臉逐漸變黑,化為膿水,然後向下擴散,整個人很快倒了下去。

那名影魔騎士發出夜梟般的怪笑聲。

「來吧!今天我要殺了你們所有的人,然後血洗整個城堡。」

看到這裡,那些預備騎士和騎士侍從竟然被嚇得紛紛後退。

「都給我上,你們難道沒看到他已經受傷了嗎,誰敢畏戰不前一律格殺毋論。」

海倫娜忍不住罵道。

那些騎士侍從都恍然大悟,雖然這名影魔騎士叫囂得厲害,但是一招之下已經受傷,他又能強到哪裡去,於是紛紛搶攻了上來。

這讓那名影魔騎士惱怒不已,這個該死的臭女人,竟然揭穿了他的計謀。

雙方迅速地戰鬥在一起,戰場上劍光四射,鬥氣縱橫。

在李奧的配合下,影魔騎士徹底地處於下風,沒過多久,他身上就多了好幾個傷口。

這讓他變得更加凶戾起來。

只是身為一名高階影魔騎士,就算是一名巔峰騎士他也不放在眼裡。

更何況是兩名低級騎士和一群預備騎士、騎士侍從,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打起來總是很難受。

似乎除了以傷換傷,就沒有其他辦法。

很快他就發現了原因,那就是李奧。

李奧的進攻相當的噁心,總能在最讓他難受的時機打斷他的進攻。

或者當他要擊殺一名預備騎士或者騎士侍從的時候,李奧的十字劍就會適時地指向他的要害,讓他不得不回身救援。

而且他和其他人的配合非常完美,就像是形成了一道天羅地網,將他網入其中。

「給我去死!」

這名影魔騎士大吼一聲,然後兇狠地向李奧殺了過來。

「李奧小心!」

海倫娜驚呼道。

李奧暗嘆一聲,事實上他的身體素質遠超尋常低階騎士,綜合實力甚至還在巴本之上。

但是這名影魔騎士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即使是發現他的破綻想要利用起來也很難。

如果他現在是一名中階騎士,李奧保證能穩穩地壓制住這名影魔騎士,但是……

壓下這些心思,他專心和影魔騎士戰鬥起來。

雖然影魔騎士戰力強悍,即使拼著受傷也要殺掉李奧。

這讓李奧壓力大增,但是李奧的戰鬥意識太強了,他能夠完美地發現影魔騎士的每一處破綻並做以有效的應對。

雖然他打得李奧不停敗退,但是李奧仍然守得風雨不透。

相反影魔騎士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大量的黑色血液掉在地上,將地面上燒出一個個黑洞,看得周圍的人心驚不已,進攻起來也更小心了。

「不愧是巫師學徒的後代,真是令人驚訝。今天就先放過你一馬,我就先走了。」

說完影魔騎士抹了一把他的傷口,然後向周圍灑了過去。

「小心他的毒血。」

「啊!」

「啊!」

「……」

李奧嚇得連忙躲開了飛來的幾滴毒血,這個時候影魔騎士已經趁機殺出人群,跳下了城牆,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