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其實並非是他身份暴露了,而是因為他將煉器宗與影宗的人馬盡數斬殺,變成劉禪的模樣,矇混過關。

  • Home
  • Blog
  • 其實並非是他身份暴露了,而是因為他將煉器宗與影宗的人馬盡數斬殺,變成劉禪的模樣,矇混過關。

而隨著兩大宗門的追查,最終才會引起月家的注意,故此蹤跡最終才被推敲出來。

如果周丹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偽裝太過於明顯才將自己的蹤跡給暴露了,估計會後悔不已。

如果是在平時,周丹這樣的手段絕對是百試百靈,但是混沌神斧的丟失令月家陷入了震怒之中,作為月家的根基,必然不可能遺失,所以各大諸侯國早就接到了通知,必須嚴查過往者,否則殺無赦。

「有人!」就在周丹行走於梁山間,一股神念突然從遠處掃蕩而來,周丹立刻將自身的氣息全部收斂,最終這股神念離去,他才鬆了口氣。

「好在只不過是至尊初期強者的神念。」周丹額上見汗,他已經知道這一次情況非常危險了,剛才只不過是至尊初期的強者神念,如果換成至尊中期強者的神念,他便無所遁形。

他神念雖然強大,甚至堪比至尊巔峰的存在,但境界仍舊太低,一些比較強大的至尊是可以現他的蹤跡的。

「看來這一次月家是下了血本了。」周丹無奈的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混沌神斧終究不是你們月家的何必強求呢。」

而今混沌神斧被周丹掌控,正巧解決了他沒有趁手兵器的燃眉之急,不過他也知道混沌神斧並不屬於他的,只不過是暫時受他使用,畢竟成為神器的兵器皆都有強大的器靈,如果混沌神斧不是與紫光神葫有些深淵,周丹還未必有資格使用混沌神斧呢。

總歸而言,混沌神斧是吳剛的兵器,而吳剛則是出於斧神族。如果真要將混沌神斧說成是誰的,自然算是斧神族之物。

轟!

突然一股神念鎖定住周丹,令他神色微微一變,一名青衣少年從天而降,滿是不屑的看著周丹。

「我還為你能跑多遠,原來就躲在這梁山之內。」青衣少年冷漠的盯著周丹,強大的神念令周丹變回本體:「周王,今日還請你束手就擒。」 周丹神色猛然一凝,神念瘋狂的掃蕩四周,方圓百里再無現第二人,心中頓時鬆了口氣。81Δ中文Δ網

「周王,就我一人,你無需擔憂。」青衣少年似乎對自己極為自信,訕訕笑道:「不過就算只有我一人,一樣可以將你擒拿住。」

「你就這麼有信心?」周丹反過來笑道:「難道你忘記我是怎麼從皇宮出來的?」

青衣少年罷了罷手,神色仍舊極為自信的說道:「我對你如何逃走並不感興趣,只要我知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可以了。」

「那就試試吧。」周丹二話不說直接動手,數百套小千靈陣遍布他周邊每一處,而後化為流光朝著青衣少年碾壓而去。

而今就只有青衣少年一人,即便青衣少年有些手段,總比月家的追兵全部抵達要好的多,所以周丹選擇戰決。

青衣少年是月家的一名年輕天才,乃月家將軍嫡系子孫,實力非常的強大,看著這數百股流光,眼中出現一抹冷意。

「冰封!」

轟隆,青衣少年頭頂上空突然出現一坨塔形法寶,法寶射下璀璨的光芒將他籠罩其中,隨後又噴出數百股青色氣體。

數百套小千靈陣變化而成的流光與這些青色氣體生碰撞,霎那在空中被凍結,失去了威勢。

「有點手段。」周丹微微一怔,眼前這名青衣少年是名至尊強者,不過以數百套小千靈陣的威力足以威脅到至尊強者了,可是這名青衣少年卻輕易就化解了數百套小千靈陣的攻勢,倒也頗有些辣手。

「精彩的還在後面呢。」青衣少年神色逐漸的猙獰了起來,手捏印記,霎那塔形法寶突然變大,射下萬丈光芒,竟然直接將周丹給囚禁起來。

周丹神色微微一凝,感受著四周強悍的封鎖之力,他立刻這塔形法寶非同一般,至少是一件准神器了。

一名月家少年,實力又達到至尊境,並且手持准神器,顯然其身份非比尋常,至少是月家的核心成員了。

周丹暗嘆了一聲,卻令這名青衣少年眉頭微挑,忍不住冷哼道:「死到臨頭還這般無所謂,看來你對死亡也看的很淡啊。」

「是啊,明知不敵,只能束手就擒了。」周丹故作滿是悲傷的說道。

青衣少年神色自得,而後笑道:「你能敗在我月辛手中也算你的造化了,畢竟我乃月家年輕第一強者。」

「是嗎?」周丹卻是忍不住打擊道:「我可記得月步雲的兒子各個實力強大,甚至其大兒子還是一名永生境強者呢。」

青衣少年神色微微一變,隨後轉變為不屑道:「那幾名蠢貨也枉稱皇子,如果不是仗著月步雲,他們算什麼。」

「至於月天,因為你的事情他都自身難保了,還有什麼資格與我爭雌雄?」

「你說什麼?」周丹眉頭微蹙,從月辛口中他能聽出月天陷入了很被動的局勢中。

「哈哈,不久后你就會知道了,現在就跟我回去皇城吧。」然而月辛卻不解釋,手捏印記打向塔形法寶:「玲瓏塔,鎮壓!」

轟!

一股可怕的威壓從塔形法寶降下,周丹立刻神色一變,但隨之他手中卻出現一把通體晶瑩的戰斧,眼中有著寒芒掠過。

戰斧出現,高空中的塔形法寶似乎感到恐懼,在高空中微微一震,霎那想要遁走。

「想走?」周丹眼中寒芒更勝,揮動混沌神斧劈出一道五彩神光。

咔嚓~~

五彩神光直接撞擊在塔身上,一聲清晰可聞的碎裂聲從塔形法寶上傳開,青衣男子神色大變,緊緊盯著周丹手中的戰斧,驚恐出聲:「混沌神斧!」

「破!」周丹再次揮動混沌神斧,第一次沒能將塔形法寶給劈碎是因為他想嘗試一下混沌神斧的隨意一擊,不過這第二次顯然威力就更加大了。

五彩神光更加耀眼,而塔形法寶本能的在顫悸,結結實實的挨上了混沌神斧的第二擊,霎那砰的一聲在高空中炸開,一件准神器就這般被混沌神斧給毀去。

混沌神斧作為高階神器,准神器自然無法擋住其絲毫的攻擊,如果不是周丹的實力不夠,僅僅一個氣息就足以讓這塔形法寶毀掉了。

「你,你……」青衣少年眼中充斥著驚恐,死死的盯著周丹手中的混沌神斧,聲音有些顫悸的說道:「你怎麼可能擁有混沌神斧,這不是我月家的神器么?」

「嘿嘿。」周丹露出一抹笑容,只不過其聲音卻讓青衣少年感到絕望:「要怪就怪你缺少情報,並且對自己太自信了。」

周丹現在明白了,混沌神斧丟失后,月家並沒有將這消息公布出來,不然以眼前這名青衣少年的地位,只怕早就知道了混沌神斧丟失一事了。

由此可以看出,月家也在擔憂,擔憂這消息泄露出去后,敵人會趁虛而入。

不過也有一點,那就是月家有自信可以拿回混沌神斧,所以這件事也就沒有公布出來了。

青衣少年轉身就走,在他的兵器被混沌神斧給毀去霎那便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不受他掌控了。

「想走?」周丹冰冷的聲音響在青衣少年耳邊,一股浩瀚如海的氣息令青衣少年如遭電擊,霎那從高空中跌落,這是無法擋住混沌神斧的威壓所造成的。

混沌神斧作為月家的鎮族之寶,對於月家的人是有致命的壓迫的,儘管少年很是強大,但是也無法承受住混沌神斧的威壓。

周丹靠近青衣少年,讓其神色無比的扭曲,驚恐的眼神更是顯露無疑。

「你要幹什麼?」

青衣少年有心想要大叫,但是這時候他卻不敢亂來,因為混沌神斧就懸浮在他頭頂上方,他相信只要他一有動作,混沌神斧就會無情的劈落而下。

「我不殺你。」然而周丹卻突然笑道:「不過卻需要你暫時委屈一下。」

「你想幹嘛?」青衣少年面色一變在變,聲音顫悸的說道:「我爺爺可是月家的嫡系高層,掌管這月家的一半軍隊,你不能殺我。」

「哦?」周丹頓時露出思索之色,臉上更是在此刻綻放出笑容:「看來我的決定時沒有錯的。」

青衣少年神色緊繃,只見周丹手中出現了一個紫色的葫蘆,但是他卻從這葫蘆上感到一股絕望的氣息。

青衣少年不敢再有任何猶豫,霎那捏碎了求救令牌。

周丹面色微微一變,不過他的動作也沒有絲毫逗留,打開紫光神葫,直接將毫無反抗之力的青衣少年收入葫蘆之中,將其暫時關押了起來。

而這時候周丹從地上撿起一塊身份腰牌,臉部也開始生了變化,霎那變成與青衣少年一模一樣的面貌,甚至連氣息都相同。

收起混沌神斧,周丹突然噴出一口鮮血,臉色刷的一下蒼白了起來,而這時候數道破空聲傳來,幾名老者出現在周丹身邊。

「小辛,你沒事吧?」

這幾名老者的實力竟然都是永生境層次,而為的一名老者更是當初圍堵周丹的其中一人。

「我沒事。」周丹變化而成的月辛面色微微有些白,指著東南方向的地方:「剛才我遭受一名強者攻擊,幸好我反應及時,不然多半危險了。」

幾名老者面面相覷,隨後臉色陰沉了下來,在這地方竟然還有人敢對他們的人動手。

「可惡,老二老三你們去將此人給我抓來。」詢問周丹傷勢的老者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

兩名老者微微點頭,隨後朝著東南方向暴掠而去,去抓拿那莫須有的人。

「月辛,你傷勢很重,趕快將這丹藥服用下去。」老者取出一枚丹藥遞到周丹的手中,臉上有些心疼的說道:「你可是爺爺最心疼的孫子,千萬不能有事。」

周丹表面平靜,可是當他看到手中的丹藥后內心卻驚訝不已,這居然是一枚五品療傷丹藥,專治內傷嗎。

周丹二話不說立刻將這五品丹藥給服用了下來,而那原本白的臉色立刻恢復了紅潤。

老者見此微微鬆了口氣,隨後問起剛才的事情,而周丹也簡要的將事情給交代了一遍,大致也就是突然遇到一名強大的人對他出手,奪走了他的塔形法寶。

「人沒事就好。」老者臉色有些難堪,不過好在他的寶貝孫子沒有多大的事情。

准神器固然珍貴,但是與他的孫子命比起來,就顯得價值不那麼大了。

而今他的孫子被月步雲親自收為徒弟,如果月天仍舊執迷不悟,不出意外的話,將來就有可能繼承皇位。

很快兩名老者便回來了,只不過臉色並不是很好看,他們兩人先是疑惑的看了眼周丹,而後才對這老者說道:「人沒看到,可能有強者接應吧。」

「可惡!」老者頓時怒氣上涌,自己的孫子被奪走了法寶還被打了,竟然沒有抓到兇手,讓他內心很是惱火。

「不過我們現了這個。」話音落下,一名老者便拿出一塊月形的法寶,只不過這法寶卻已經破裂。

看到這殘破的月形法寶,老者的神色猛地一變:「斧神族的人竟然也出現在這地方。」

周丹微微有些驚訝,他只不過是隨便指一個方向,還真沒想到這兩名月家的老者居然現了斧神族的蹤跡。

而今月家最大的敵人除了萬林帝國之外就是斧神族了。

「這裡太危險了,月辛你去旭日郡等我們吧。」老者考慮了一會,最終決定讓自己的孫子前往旭日郡,畢竟在那裡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這一次的任務只不過是尋找周丹,而今意外的現斧神族的蹤跡,明顯危險係數變大了,老者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寶貝孫子時刻處於危險之中。

周丹聞言頓時一怔,內心卻是激動不已,居然讓自己去旭日郡,如此一來不就可以脫離這些人的追查了嗎?

「周丹還沒有抓到,我怎麼能離開。」不過周丹雖然激動,仍舊故作很積極的說道。

「擒拿周丹只是小事,你還是去旭日郡吧。」另外兩名老者則是關心的說道:「今後我們這一脈能夠起來就要看你了。」

周丹所變化的月辛鄭重點頭,還不忘表態道:「各位長老放心,我月辛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的。」

「老三,你護送月辛前往旭日郡吧。」月辛的爺爺為了以防萬一,突然拍了拍周丹所變化的月辛,笑道:「讓你三爺爺帶你回去,這樣我們也能放心。」

周丹內心嘆了口氣,看來想要脫離這些人的探查還真的有些困難啊。不過他表面卻充滿了笑容:「那就麻煩三爺爺了。」 周丹原本以為就可以這樣矇混過關了,奈何這月辛的爺爺不放心他的安全,非要讓月辛的三爺爺將其送回旭日郡。8┡1中文『『網

不過周丹也不能反對,畢竟一旦泄露出弊端,面對這三大永生境強者,他可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安然脫身,更何況誰知道這旭日郡還有沒有其他永生境強者呢。

畢竟丟失混沌神斧,整個月家都躁動起來了,豈會讓周丹這般輕易離開。

隨後在月辛三爺爺的帶領下,周丹有驚無險的進入旭日郡。

「三爺爺,現在已經到了,你回去和我爺爺匯合吧。」周丹所變化的月辛很是尊敬的說道:「這一次絕對不能讓周丹離開,不然我們月家的臉面就不知道往哪擱了。」

老者也沒有多想,只是告誡道:「在我們沒有回來之前,切勿亂跑,斧神族的實力你也知道,一旦有什麼大動作,我們月家都要十分警惕。」

周丹鄭重點頭:「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周丹現眼前這老者非常的啰嗦,不過他仍舊耐著性子等老者交代完,而後看到老者離去的身影,他才重重的鬆了口氣。

這老不死的總算走了,不然等會露出弊端就麻煩了,而今他體內傷勢就要爆,不過好在吞噬了一枚五品療傷丹,倒也暫時壓制下來了。

但是現在時間異常的緊迫,周丹也沒有想到在梁山會逗留這麼久,並且傷勢的作比原先所料想的還要來的更快。

不過,這一切都將成為過去,以如今他所變化的身份,能夠動用的權力絕對很大。

在旭日郡的數名士兵的帶領下,周丹來到旭日郡王府,旭日郡王是一名中年男子,至尊巔峰的修為,不過卻是月家的嫡系,整個旭日郡倒也和和睦睦。

「月辛少爺,還請大殿敘敘舊。」旭日郡王而今的周丹並肩而走。

周丹罷了罷手,保持足夠的尊重:「不了,我隨便逛逛。」

而正是周丹所表現出來的尊重,讓旭日郡王眉頭微微一皺,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訕訕笑道:「那就不打擾月辛少爺的雅緻了。」

「你們幾個跟隨著月辛少爺,不管遇到什麼事,你們都要保護好月辛少爺。」旭日郡王對著身後的幾名強者說道:「月辛少爺是我們的貴客,千萬不可以怠慢。」

「是。」五名強者恭敬的說道,這幾人皆都是至尊境層次,整體的實力要比以前的柳郡更加強大。

周丹有心想要拒絕,但是他卻靈機一動,最終讓這五名至尊強者跟隨在自己身邊。

周丹朝著旭日郡的大型傳送陣的地方走去,很快就抵達大型傳送陣外圍,只不過看到有重兵把守,他也不禁嘆了口氣,看來想要以月辛這身份乘坐傳送陣離開,顯然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月辛少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一名旭日郡的老者開口詢問道:「如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還請不要客氣。」

周丹淡淡一笑,而後搖了搖頭,他原本是打算說自己要乘坐傳送陣,但是如果太過於直接了,難免會讓這幾個人起疑心。

「我爺爺讓我返回皇城,將現斧神族蹤跡的事情稟報給帝王,只不過路途遙遠,傳送陣而今也乘坐不了,哎。」

周丹說的很是無奈,令這五名旭日郡的老者皆都神色微動。

五名老者露出為難之色:「月辛少爺你也知道這一次帝王震怒,親自下令活抓周王,傳送陣嚴令禁止開啟,這件事有些難辦。」

周丹卻是笑道:「這件事不怪你們,這一次現斧神族的蹤跡也是偶然,不過我還是需要現在動身前往皇城,哪怕這路途很遙遠也必須前往。」

「這。」五名老者面露掙扎,而落入周丹眼中卻讓他心中一震激動,看樣子似乎有戲。

「月辛少爺,這件事我們需要請示旭日郡王。」最終這五名老者異口同聲的說道,畢竟在這關鍵的時刻,開啟傳送陣事關重大,沒有旭日郡王的點頭,他們也不敢亂來。

「好。」周丹微微點頭,隨後一名老者便朝著旭日郡王府的方向飛去,而周丹仍舊在傳送陣旁外徘徊著。

不過時,旭日郡王親自前來,只不過他臉上卻寫滿疑惑。

「月辛少爺,你怎麼突然要離開呢,」旭日郡王問道。

周丹將事情的始末簡單的說了一下,不過他卻將事情的嚴重性給加重了幾分,讓旭日郡王臉上滲出汗水。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我差點死在斧神族強者的手中,而我三爺爺他們也現了斧神族的蹤跡,只怕斧神族有所動作,這才讓我回到皇城稟告一聲。」

周丹所變化的月辛神色無比的凝重,道:「斧神族是我們月家最大的敵人,這一次只怕他們會有大動作,不過也考慮到你們的難處,所以我獨自上路即可。」

「這……」旭日郡王抹了把汗,只不過仍舊無法將密布汗水擦拭乾凈。

此時旭日郡王內心很是矛盾,如果他不開啟傳送陣,不說月辛所說的是真是假,至少他會得罪月辛一脈。

身為月家的嫡系諸侯國,對於月辛一脈有多強大他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要頂著帝王的命令打開傳送陣,那可是欺君,就是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