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再次莫名望了一眼台上兩位導師,南宮千夢微微一搖頭,輕聲對影煊說到。

  • Home
  • Blog
  • 再次莫名望了一眼台上兩位導師,南宮千夢微微一搖頭,輕聲對影煊說到。

剛剛她想要施展自己特殊的血脈之力感知講台上兩位導師,卻發現往常運用正常的血脈之力一時間居然完全無法在兩人身上動用了。

見南宮千夢如此一說,影煊又看了一眼講台上的兩人,神色逐漸越加凝重了。

難道講台上的那一男一女兩位導師,玄力等階已經達到玄王階了嗎?

可教導一群基本玄力等階都處於高階玄士之間徘徊的新學員,真犯得著專門派兩名實力已到玄王階的高手親自出馬?

一時間,聯想不已的影煊是越來越覺得自己所進的這個新開設的特訓S班很不簡單了。

PS:一更奉上。

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收藏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畢竟是萌新作者,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未完…待續……』 「喂~」

「你到底還要抓多久啊?」

原本還在靜靜苦思冥想的影煊,忽然被緊貼耳邊的一陣嬌嗔給驚醒了。

一時間影煊連忙看向身旁,只見南宮千夢不知什麼時候,俏臉上又爬上了淡淡的紅暈,正微低腦袋,一臉哀怨緊緊看著他的手。

「哦。」

影煊連忙低頭,這才發現自己原來還一直抓著女孩的手沒有放下。

略顯尷尬之餘,影煊連忙鬆開手,饒是向來感情反應極其遲鈍的他,也不禁感到一陣不好意思,滿臉尷尬的輕輕抬手撓了撓臉頰。

南宮千夢悄悄打量著影煊的一臉窘態,頓時覺得無比的有趣,影煊露出這樣一副神情,可是極其的難得一見啊!

一時間,女孩嘴角不禁微微翹起,露出一絲莫名的微笑。

不過兩人之間此時的氣氛還是因為影煊剛剛那番舉動而顯得極其尷尬。

「好了!」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

「至於你們放不放在心上,那全是你們的事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頭——」

「要是你們以後如果有誰觸犯了我剛剛所說的規定中任何一件事,那慘死之前可千萬別怨我言之不預啊!」

「砰!」

話音剛落,絡腮鬍卡恩雙手支撐在身前的長桌講台之上,猛地用力一捶,頓時怒目圓睜,直勾勾瞪著講台下所坐的一眾學員。

台下的所有學員也瞬間正襟危坐,顯然也被絡腮鬍卡恩這突然一下子,給震懾到了。

而原本影煊與南宮千夢兩人之間那極其尷尬微妙的氣氛,也剛巧被打散了。

「接下來,我來進行小組分配。」

「以後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也都是以兩人小組做為訓練單位。」

「而這兩人小組之中,只要有一名學員訓練科目或特訓任務不合格,那兩人就都要受到懲罰!」

朝妻相處 說話間,絡腮鬍卡恩雙手支撐著身前的桌面之上,目光一動不動緊緊注視著講台之下那一眾新學員,似乎期待能從他們臉上看到想看到的表情。

「那…請問卡恩導師,除了陪同自己沒有合格的隊友一起受罰,有沒有其它選擇?」

講台之下,眾學員之中一個看上去身材高瘦學員,舉著手滿是敬畏地緩緩站起身,看了講台上的卡恩一眼,不禁小心翼翼的詢問到。

「問得好!」

「你們如果不想要與自己同組的隊友一起受罰,當然有其它選擇——」

「你們只要把沒有訓練合格的隊友殺死,然後再重新另選他人做隊友就好了!」

絡腮鬍卡恩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台下所有學員,直到終於從他們臉上看到了些許掩飾不住的恐懼與震驚,他的嘴角才不禁露出了一絲極其詭異嗜血的笑容。

「好了,現在就開始進行兩人為一組的分配。」

「允許你們自己挑選相熟之人為同一組,不過…呵呵。」

說到這裡,絡腮鬍卡恩神色詭異地望著台下一眾學員,話音卻是戛然而止了。

「可以和熟人在一組?」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那太好了!」

「這樣組隊起來以後訓練什麼的也有依靠了!」

……

原本還想繼續說什麼的絡腮鬍卡恩,見講台之下那群新學員聽到准許他們挑選相熟之人一同組隊,不禁都興奮起來了,他神情無比戲謔地微微瞥了一眼那群顯得極其高興慶幸的學員,最終沒有將剩下的話說出來。

他真的很想看到,這群新學員,現在對自己相熟之人,顯得滿臉親近依靠,待他們成為同組隊員接受特訓的不久之後,喪心病狂、忍無可忍自相殘殺的那一刻,他們還會如此親近的勾肩搭背嗎?

臉上還會依舊掛著如此燦爛親近的笑容嗎?

顯然那時候的景象絕對會是一場無比有趣的好戲!

既然講台上的絡腮鬍卡恩已經准許他們挑選自己相熟之人一同組隊,我們的陸四少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影煊,嚷叫著就要與影煊組隊,影煊也答應了。

而洛寒汐則是與南宮千夢組成一隊。

林逸塵則是與晟泰虛組成一隊。

本與夜家有聯姻關係的闕家闕英,明明沒有參與帝國這次舉辦的世家排位戰,卻不知為何也同樣進入了滄神學院內學習,而且還是進入了這特訓S班。

看來很可能是帝國給闕家開了後門。

不過雖然名義上與夜家有聯姻之親、身為盟友的闕家,闕英卻顯得對代表夜家的影煊十分冷淡,甚至連一句問候的話也沒有說過,而且居然還選擇與秦家秦君一起組隊了。

當然,影煊對這些顯然並沒有關注絲毫。

很快,講台之下的一群新學員就在絡腮鬍滿是戲謔與嗜血的雙眼打量之下都組隊分配完畢了。

「好了,既然你們都已經各自組好自己的隊伍了,那我希望你們能在以後的日常特訓之中,攜手同行、榮辱與共。」

「當然,希望未來的某一刻,你們並不會對今天的選擇有什麼悔恨之處。」

「呵呵!」

「不過就算你們到時候後悔了,那也來不及了。」

絡腮鬍一番莫名其妙的話語,直接讓講台之下那一群還在為能與相熟之人組隊的新學員,頓時感到一臉懵逼與驚愕。

他們似乎很不明白,為什麼選擇與相熟之人一起組隊,將來會感到後悔,不是應該感到萬分的慶幸與高興嗎?

畢竟相熟之人,日後兩人配合起來才會更方便,特訓任務才最可能合格通過。

顯然,這些新學員把所有的一切都想的太過於簡單了。

在絡腮鬍卡恩的指示下,班中的所有學員都快速的離開了教室,到了外面廣闊的訓練場。

「這裡以後就是你們流血流汗、學習修鍊的主要場所之一。」

絡腮鬍卡恩環視一眼排列整齊的所有學員,一字一句地交代說到。

眼前的所有學員都以兩人為一組,整齊在訓練場排列開來了。

「看到那邊沒有?」

「接下來就是今日的首訓,你們要在兩個小時之內從這裡跑到那邊,然後再快速回來。」

望了一眼身前所有人,絡腮鬍卡恩抬起手,輕輕一指眾人不遠處一根樹立在地的黑色旗杆,大聲說到。

「什麼?」

「不會吧?」

「就這麼簡單而已?」

「我看這距離,用得著兩個小時?」

「對啊!這點距離,我身法一開,估計十分鐘之內就能隨便輕鬆遛幾個來回了!」

……

所有學員都沖著絡腮鬍卡恩所指的方向看去,在看清那根做為終點的黑色旗杆距離這裡並不遠時,顯然都露出一臉的不敢相信與竊喜不已。

畢竟在他們看來,絡腮鬍卡恩所說的這首訓項目也太過於小兒科了吧?

棄後絕愛 這點距離,他們平時散步遛狗可能都比這遠多了。

「首訓開始前,我先說一下規則。」

見身前眾人居然都已經顯露一臉的毫不在意、躍躍欲試的神情,絡腮鬍卡恩不禁輕蔑一笑。

「就如我之前對你們說的那樣,你們現在都已經兩人一組分好了,那等會首訓過程中,如果其中一人沒有安規定時間跑完路程,就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而如果是小組之中兩個人全都沒有按照規定時間跑完路程,那……」

「將受到十倍的懲罰!」

話音剛落,絡腮鬍卡恩微微瞥了一眼還在滿臉竊喜的學員,露出一絲極其輕蔑嗜血的恐怖笑容,直接讓某些人害怕的雙腿只打顫。

「什麼?十倍懲罰!」

「這不過只是一場簡單的跑步訓練,用得著這麼嚴酷嗎?」

「可看卡恩導師那樣子,我怎麼感覺並沒有這麼簡單啊?」

……

在絡腮鬍卡恩話音剛落後,一時間原本極其興奮的學員們再次露出滿臉的疑惑和不安。

但大多數學員顯然還是沒有把從這裡到黑色旗杆那短短的路程,放在眼裡,他們依舊認為這只是一場極其簡單的熱身跑步訓練。

「對了,跑的過程之中,前五名將有特殊獎勵哦~」

一直沒有怎麼說話的女導師彥心,微笑著看了眾人一眼,嬌聲說到。

彥心這一番話,讓原本那些並沒有把這訓練放在眼裡的學員們,再次兩眼放光地亢奮了起來。

「還有,在跑的過程之中,你們可以配合自己同組隊友,對身邊的一切其他小組成員發出攻擊。」

「傷殘死活,概不追究哦~」

望著眾人,彥心再次微笑嬌聲說到,不過她那最後一句話卻讓原本還顯得滿臉亢奮的一眾學員們,不覺感到一陣莫名的陰冷與不安。

什麼情況?

這看似無比簡單的跑步首訓,居然還可以肆無忌憚地攻擊身旁其他人?

一時間,學員之中已經有不少嗅覺靈敏逐漸發現這其中的不同尋常之處了。

這看似簡單的首訓,似乎從一開始就不是他們想象之中那麼簡單的。。

PS:一更奉上,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收藏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畢竟是萌新作者,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未完…待續……】 「全部上前!」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隨著絡腮鬍卡恩的再次怒吼,所有學員都開始迅速上前準備。

「這次首訓,影煊你覺得是不是太簡單了?」

準備完畢,陸焱不禁微微朝不遠處那根黑色旗杆一挑眉,向身旁的影煊詢問到。

「絕不可能太輕鬆的。」

影煊雙眼凝視一眼不遠處那顯得孤零零的黑色旗杆,微微搖頭說到。

剛剛從絡腮鬍卡恩說首訓任務只是跑到不遠處那根黑色旗杆再跑回來那一刻起,影煊就已經暗暗觀察著卡恩的臉上表情與說話語氣了。

雖然絡腮鬍卡恩極力用那顯得平靜語氣說著話,但影煊還是能從他那不自然的表情,以及嘴角若有若無的一絲戲謔中,看出這傢伙絕對是在戲耍所有學員。

而且他似乎還是抱著某種純粹觀賞目的,在等待接下來的首訓過程中所有學員即將面臨的絕望情景。

而後女導師彥心又說出前五名有特殊獎勵,更是讓影煊覺得這看似極其簡單的短距離來回跑,肯定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了。

因為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自己所來的這特訓S班到底有多麼殘酷,但顯然不會是那種簡簡單單的訓練就能得到什麼獎勵的班級。

「陸焱,待會你緊緊跟著我,千萬要注意身旁其他小組成員的一切異動。」

「決不能讓他們離你背後太近。」

影煊緊緊靠在陸焱身旁,偏頭輕聲對他交代說道。

「好!我知道了。」

聽到影煊極其難得對自己交代那麼多話,陸四少顯得猛然一愣,但還是快速一點頭,表示記住了。

一時間,他似乎也從影煊嚴肅神情已經話里行間之中感覺到了這看似簡單的首訓,可能暗藏某些不同尋常之處了。

「……」

交代完了陸焱,影煊又看向了被中間其他小組成員隔開的南宮千夢等人,給他們暗中傳遞了一個眼色。

南宮千夢顯然也發覺了即將面臨的首次訓練,肯定不會那麼簡單,自然也看出了影煊那傳遞過來的莫名眼神之中的含義,微微沖其一點頭,表示自己收到了。

「開始!」

隨著絡腮鬍卡恩那一道如同驚天蒼雷一般的發令聲,嚴陣以待的所有學員瞬間身形一閃,頃刻之間全都如同離弦的光箭一般,快速朝不遠處那根靜靜樹立的黑色旗杆狂奔而去。

「一點也不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