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凌柯拍拍屁股站起身,說道:「又是新的一天,咱們要去Z市了。」

  • Home
  • Blog
  • 凌柯拍拍屁股站起身,說道:「又是新的一天,咱們要去Z市了。」

縣道上倒是很通暢,十來分鐘就到了Z市的地界,道路兩邊都建起了工事,荷槍實彈的士兵分立兩邊,有人舉著大喇叭命令他們停車檢查。

凌柯高舉雙手先下了車,大聲說道:「我們是J縣來的倖存者,車上沒有人感染,我們只想尋求政府的庇護!」

一名士兵沖他說道:「讓所有人下車接受檢查,車上物資必須上繳以便統一安排!」兩人說着話,周圍的士兵絲毫不敢放鬆,全程都有人拿槍指着他們。

檢查倒是很快,男女都在不同的房間接受檢查,出來的時候,所有武器和物資都不再屬於他們了。為此熙承還跟他們小吵了一架,說是沒有武器如何自保,士兵的回答倒也乾脆,說是有他們保護就夠了。

凌柯一行人被士兵領着去了臨時避難所,說是避難所,其實那裏就是一所中學,操場上密密麻麻的擠滿了臨時帳篷。

中午時分,幾人剛安頓好,開飯時間到了,凌柯等人又跟着人群去領午飯,其實也就是一瓶水和兩盒餅乾,也有人領的是一盒泡麵,要說吃飽可談不上,只能算是餓不死。

「這還不如我們的東西好呢,再不濟也能混個肚飽,這算什麼啊。」熙承在一邊抱怨。

凌柯拍拍他,說:「好歹我們現在有人保護了,不用再擔驚受怕地過日子了。」

回到帳篷,幾人吃過飯就開始閑聊。這裏都是十人一間的大帳篷,還好男女是分開的,相隔也不遠。

下午有人送來參軍意向書,說是有想參軍的可以報名。

聽同帳篷的人說,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去參軍,畢竟看到那麼可怕的喪屍很多人腿都軟了,就更不用說衝上前去跟它們真刀真槍得打了。不過參軍的伙食好很多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軍人家屬可以獲得優先轉移權。

凌柯與熙承熙園商量了一番,決定去參軍,當然不是為了什麼伙食和優先轉移權,而是在這個亂世上,只有武器可以救他們的命,學會開槍是一點,最主要的是他們能知道Z市的情況,萬一有什麼事也好提前準備。

對於他們的決定張琪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低頭在一邊沉思,青青卻是心神不寧地看着他們做決定,欲言又止了幾次,最後還是說:「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畢竟做了軍人都要聽上級的命令,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幾乎就只能是炮灰的命。」

悠悠也同意她姐姐的話,不贊成他們去參軍。

張琪在一邊卻說:「如果你們決定參軍,那我也會去,畢竟我也是一名很有經驗的醫生。」

「你別搗亂,雖然你是醫生,但你不是戰地醫生,搞不好你的小命都會沒有,你還是乖乖在這待着。」凌柯搖了搖頭,不同意張琪的決定。

「你可管不了我,除非你們不去參軍,不然我做什麼決定我自己負責。」張琪毫不示弱地說。

「你……」凌柯還待說她,突然外面傳來騷動的聲音。

眾人連忙出去看出了什麼事,只見有一隊士兵正在疏散人群,有些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都在四處詢問,現場一片混亂,有人跑進了帳篷,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叫道:「大家快收拾東西,據說北門那邊失守了,有喪屍進來,軍隊正在抵抗,我們這邊先撤離。」

「守不住了嗎?」熙園問。

「具體情況不明,總之先撤離。」那人說完,背起背包就往外走。

凌柯等人收拾好東西,跟着人流撤離,喪屍病毒擴散的很快,周圍不斷有人被喪屍撲倒在地,訓練有素的士兵掩護著群眾撤離,但在喪屍大軍面前稍顯力不從心,不斷有士兵倒下,繼而加入喪屍大軍。

有一名軍官身上背了兩桿衝鋒槍,腿上還別了兩把手槍,手中的衝鋒槍幾乎彈無虛發,稍微挽救了點頹勢。凌柯注意到此人是因為他不僅戰鬥時遊刃有餘,竟然還有空撿地上死去士兵的武器和彈藥。

熙園在一邊看得心癢難耐,也學他在地上撿了把突擊步槍,然後邊跑邊湊到他跟前說:「長官,你教我開槍吧,我可以幫你打喪屍!」

那名軍官上下打量了一番熙園,笑道:「好啊,我正愁槍多人少呢。」

「加我一個。」凌柯說。

「還有我!」熙承說。

那名軍官眉開眼笑地說:「好!我叫程傑,我現在就教你們。」

說着,程傑從肩上卸下衝鋒槍,交給兩人,一邊教他們射擊,一邊掩護群眾撤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最新章節、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雪松甜橙、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全文閱讀、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txt下載、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免費閱讀、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雪松甜橙

雪松甜橙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如何從邪神手中逃生、

。 「沒想到,今年的人很強啊。」就在剛才赤炎鳥他們爆發戰鬥的地方,六個人出現在了這裏。「呵呵,這幾個廢物,十個人連四個人都打不過。」一名男子拿出了一把小匕首,颳了些白鳴身上的鮮血,用舌頭舔進嘴中。品嘗著血液的滋味。

「血瘋子,那是我的弟弟,你這樣玩弄,是不是有點過分呢?!」一道滲人的目光傳來,直讓血瘋子後背發涼。

「大…大哥…」白鳴聽到了身邊有人說話,盡全力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一眼便看到了旁邊背負雙手的哥哥,正是他的大哥白澤。

「沒想到,你竟然被打敗了。」白澤拿出一枚丹藥,喂進了白鳴的嘴中,讓他恢復傷勢,瞬間白鳴的臉色便有了一絲血色。

「大哥,我輕敵了。」白鳴慚愧的低下頭解釋道。「不用解釋了,你確實不是人家的對手,看附近的靈氣波動就知道對面有多強。」白澤打斷了白鳴的說話,他也沒有想到赤炎鳥的實力竟然這麼強。但他沒有絲毫懼色,作為至尊的他此時戰意盎然,很期待與赤炎鳥交手。他順手拿起了其餘八人的令牌給予了白鳴。「你拿着這些令牌找個地方恢復一下傷勢吧,也真是佩服你們還想着以多擊少,有什麼用,人家打敗了你們一組,直接把其他的組給震驚到了,還不是瞬間分裂。」白澤無奈的搖搖頭,似乎對自己弟弟的不成器很是無奈。

「你要是有你弟弟白宇飛一半的努力與自信也不會如此。」白澤談論道,此時白宇飛正在另外一邊進行着考驗。

「真想不到,這些人就因為剛才的那場戰鬥,就完全分裂了。」朱璋此時又從一名少年的手上奪走了四塊令牌,他們四個每次都沒有趕盡殺絕,都會給別人留上一塊。

「當他們的聯盟對我們起不到作用的時候,你覺得他們還會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嗎,說白了誰拿的令牌多,誰的名次就在前面,誰會想着跟我們死磕。」黑風解釋道,說到底這群人也是為了利益才聚在一起,現在利益沒法實現也就沒有意義聯盟在一起了。

「也不知道炎天在那邊怎麼樣。」赤炎鳥想起了炎天提起道。「放心吧,少主那傢伙實力那麼強,絕對不會出啥事的。」朱璋回應道,很是相信炎天的實力。

然而炎天此時卻遭遇了巨大危機。他們四人一路探尋,竟然在林中發現了一株元靈果樹。並且已經開花結果,一顆顆碧綠的元靈果已經成熟結在上面。正當他們四人準備摘果子時,卻發現自己竟然被蒼狼給包圍了。

「這群牲畜,怕是在這裏等了很久了。」炎天嚴陣以待,三十多頭蒼狼的出現讓他警惕起來,他觀察了一下實力,發現至少有一半的蒼狼實力為陰陽境界,並且還有兩頭太虛王境的蒼狼王在這裏。剩下的一半則是虛境實境化境的都有。

「怎麼辦?」夏雨萱詢問道炎天,即便是他們的實力不弱,但是想要對付這麼多蒼狼也是勝算不大。

「等下只要我一行動,你們就立即摘下果子突圍,打是打不過的,只能想辦法逃走。」炎天向大家發出提示,眾人聽后紛紛明白。

只見炎天雙腳肉身之力爆發,一躍十米,直接雙拳揮出,沖向那兩名太虛王境的蒼狼王。

「動手。」夏雨萱一聲令下,冰雨,秦雲子掠身沖向元靈果樹,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摘下一大部分果子,直接反方向向蒼狼實力較弱的方向衝去。

「青龍,出。」炎天大吼一聲,三頭青龍直接化靈而出湧向蒼狼群中,只一招便掀翻了大堆的蒼狼。

「靠山撞。」隨後炎天肉身之力爆發,雙腳崩地發力,身體猶如炮彈一般撞向狼群,一瞬間山崩地裂,大地炸開。

「想不到一個小小的人族竟然會有這麼強的肉身。」蒼狼王見此情形閃身而出,並在一瞬間反身掠出直撲炎天,並且天賦寶術爆發,肉身在一瞬間急劇膨脹,猶如太古凶獸般撕開大地,沖向炎天。

「拘龍爪。」炎天變拳為爪,想直接抓住蒼狼王。

「想得到挺美。」蒼狼王隱然一笑,亦是呼出自己的前爪,只見蒼狼王五爪伸長,寒光乍現,鋒刃的利爪直接與炎天的拘龍爪正面相爭。

「啊。」可惜蒼狼王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肉身竟然不是炎天的對手,一次相爭,他的右手竟然被炎天直接卸下,此時蒼狼王鮮血不止,實力大跌。

「小子,你讓我怒了。」蒼狼王雙眼血光綻放,本體爆發,另外一頭王者蒼狼也加入戰鬥,不再準備給炎天反擊的機會。

「真無恥,一頭王者也就算了,竟然還來一個。」炎天此時也不好受,即便他的肉身佔到了便宜,但是還是被夾雜的法訣波動給攻擊到,此時他感覺身體血涌翻騰。

「蒼狼嘯。」兩頭蒼狼王合力爆發,蒼狼之嘯震天動地。

「媽的,音波功法。」炎天立即反應過來,屏氣凝息,直接關閉了聽覺,這是他從小就有的優勢,能隨時開竅六穴和關閉六穴。並且虛天之力爆發,三頭青龍合力祭出真龍寶珠,直接撲向兩頭蒼狼王。

「呵呵,一個化境的小子,竟然想跟我們對照法訣。」兩頭蒼狼王冷笑,一瞬間凝聚自身靈氣,「蒼狼氣斬。」他們一同揮出,只見兩道氣斬撕開大地空氣,直撲炎天。

「真龍吐息!」炎天大喝一聲,此時三頭青龍聚集的真龍寶珠之力融入他體中,三頭青龍嘴中氣息匯合,一股浪濤熱息直接突出。

「嘣!」一聲轟天巨響震徹蒼穹,空間都猶如撕裂一般變得扭曲,兩方攻擊直接撞裂開來,飛沙走石。,雙方都被轟飛而去。

「趁現在。」炎天扭過身子,雙腳直接蹬地而起,身形飛瞬,直接離開了這裏。

「這小子?!一個人竟然阻擋了我們兩位王者的攻擊?!」兩頭蒼狼王也穩住身形,四目相對,感到無限震撼。要知道他們二位可都是太虛王境巔峰的實力,而炎天這傢伙,才只有化境圓滿啊。這是完全跨越了兩個等級的對抗。

「噗。」炎天一口鮮血噴出,他實在忍不住了,此時他的傷勢極其嚴重。

「差點栽了,還好有虛天為我補充了大量的靈氣。」炎天壓住傷勢,虛天也在為他恢復提供靈氣修復身體。

「要趕緊用元靈果恢復一下,或許這次能突破到陰陽境了。」炎天身形不斷轉換,向著夏雨萱他們離去的方向直追而去。

。 隨著「掩日」沉重的嗓音落下,他體內的陰柔北冥真氣勃然而出,竟將整個巷子都變得陰冷無比,大天位的氣勢畢露無遺。

「好……好強!」

常宣靈渾身一冷,頓時眸孔緊縮,汗毛直立,哆嗦道:「如此強大的內力……難道是中天位?!」

「不對。」

常昊靈一把摟過常宣靈,後者在他的懷裡嚇得渾身哆嗦著說不出話。

常昊靈想要強裝鎮定,卻也無法做到,面露恐懼地道:「這種威壓,我只在師父和冥帝身上感受到過……他恐怕不僅僅是中天位,而是大天位的高手!」

常昊靈的聲音才剛剛落下,朱友寧已經瞬間來到他們二人身邊,手中長劍不知何時已經放在常宣靈脖頸間。

常宣靈屢次出言不遜,要開刀的話當然是拿她開刀。

「住手!」

見到閃著寒芒的劍刃即將劃破肌膚,常宣靈危在旦夕,常昊靈心急之下,立刻伸出手想要制止,卻被朱友寧周身的真氣一震,飛得老遠。

朱友寧的劍依舊懸在常宣靈的脖子上方,一絲鮮紅的血痕顯現出來。

常宣靈畏懼地瞥著朱友寧的面具,雖然感到頸間的冰涼,卻仍舊是一動都不敢動。

「怎麼?你們兩個都不想活了?」

常昊靈爬起身,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聽到朱友寧低沉沙啞的話語,心中迅速思考起來。

還未出手,僅憑護體真氣就已經把自己打的吐血,眼前這個自稱「掩日」的神秘人,無疑就是大天位的高手。

而他們雖說是號稱黑白無常,名聲響亮,但充其量也不過是中星位的實力,在大天位高手面前簡直如同螻蟻。

他們就算拼盡全力,搭上性命,也不可能打得過這個「掩日」。

既然打不過,那就只能跪地求饒。只要能撿得一條爛命,尊嚴這種事又算得了什麼呢?

為了求得一條生路,常昊靈果斷地趴在地上,朝著朱友寧苦苦哀求起來。

「前輩饒命,我們兄妹二人有眼不識泰山,言語冒犯了前輩,還望前輩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我們兄妹二人一命!」

常昊靈朝著朱友寧,不停地扣著頭,故作狼狽狀。

他這是在賭。

既然這位神秘面具人並沒有立刻殺他們,反而同他們開了口,那就說明在這位神秘人眼中,他們極有可能還有利用價值。

「你很聰明,也很懂事。」

朱友寧瞥了常昊靈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常宣靈,她的手中仍舊藏著靈鋒刺,看樣子是打算伺機偷襲。

「不像她,總想著耍一些小手段。」

話音未落,只聽「嘭」的一聲驟然響起,常昊靈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妹妹常宣靈的小腹已經重重挨了一下,被踢出老遠。

「小妹!」

常昊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妹妹被凌空打出老遠,暗地裡握緊了拳頭,表面上卻又不敢有絲毫動作。

只好繼續對朱友寧繼續訕笑道:「前輩教訓的是,小妹她不懂事,還請前輩海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