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凱爾希晃着杯子的手一滯。

  • Home
  • Blog
  • 凱爾希晃着杯子的手一滯。

「證據就是這些歌曲?」

「是的,幾百首在泰拉世界完全沒存在過的歌曲,我已經讓工業部的那群小子去入侵其他國家境內的網絡中樞了,爭取在三天內完成數據比對……不過能找到的可能性非常小。」

「因為那些歌曲里充斥着我們沒聽說過的名詞,泰拉世界的歷史中也不存在那些名字……」

「所以我只能給你這個結果……當然還有另一個,不過聽起來太過瘋狂,你可能不會信。」

「什麼?」

「瓦倫丁可能來自於另一個世界。」

長久的沉默。

凱爾希坐在沙發里看着窗外的風景發獃,右手還握著杯把。影子也沒有說話,電話里只有沙沙的聲響。

「繼續監視,至於他的真實身份……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凱爾希的眼睛恢復了神采,她啜了一口茶水下達了命令。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瓦倫丁隱藏起來的實力都絕對是現在的羅德島無法掌控的,與其打草驚蛇,不如隨機應變。

「至少他現在對羅德島沒有異想。」

「確實如此,雖然瓦倫丁對我們發過牢騷,不過那是很正常的現象,沒有不對自己公司發牢騷的員工……或許我們該提升一下幹員們的工資水平?」

「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

凱爾希直接識破了影子的小心思。

「不是我,我的意思是……好吧。」影子咬咬牙:「可露希爾又搞到了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我很喜歡其中的幾個,但是這個月的工資……」

「我已經預支給你了。」

「用光了。」

凱爾希無話可說。

「有電話進來了,以後再說。」她無視了影子的請求,直接掛斷了電話,再次摁下了接聽鍵。

「這裏是清道夫。」

聲音很低沉,讓人聯想到陰冷潮濕的地下管道。

「凱爾希。」

————————永遠17歲的凱爾希————————

切城廢墟。

清道夫蹲在地上,右手食指慢慢地在瓦倫丁剛剛停留過的地方劃過。她捻了捻手指,一些灰塵落下。清道夫站起身,將手指放在鼻孔下嗅了嗅。

「瓦倫丁和龍沒有直接前往龍門,而是先來到了龍門外不遠處的切城廢墟,這塊廢墟應該是在天災中從切城主體逃脫出來的幸運兒,但很遺憾並沒有逃離被毀滅的命運。」

手指上除了嗆人的灰塵沒有其他任何氣味。

「他們停留了幾分鐘后很快就離開了,沒有留下任何信息。在離開的時候他們還進行了痕迹清除的工作,似乎並不想讓人知道有人出現在這裏。」

「沒有留下任何信息?」凱爾希回想起剛剛跟影子的交流。或許她對瓦倫丁下的定論該改一改。

「沒有。地面上和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被人工破壞的痕迹,他們停留的地方的空氣氣味、濕度、成分……沒有任何的改變。」

作為扎拉克,清道夫對周圍環境的變化極為敏感,甚至不用任何工具就能感覺到空氣中的細微變化,而且極為準確,這也是凱爾希將她招入S.W.E.E.P的原因之一。

「他們做了什麼?」

清道夫環顧四周,找到了那株被瓦倫丁掰斷的源石叢一角。

「瓦倫丁吃掉了一些天然形成的源石,沒有經過任何人工處理。」

為了讓自己說的話更準確,她特意在後面又加了一句「沒有經過處理」。

「吃,源石?」

凱爾希覺得自己聽錯了。

「沒錯。而且這塊斷掉的天然源石叢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清道夫的手慢慢撫摸著面前的源石叢,她能清楚地感覺到裏面蘊含着的力量。

「斷面十分整齊,有一些稜角。如果他想要通過源石株的斷面痕迹來留下什麼信息的話,那我只能從瓦倫丁那裏獲得類似密碼本之類的東西才能知曉信息的內容。」

「為什麼你會認為折斷的源石叢會是他留下的信息?」

雖然知道有人能吔源石而且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凱爾希對這個清道夫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感到無法理解。

「因為在折斷源石株之前,瓦倫丁曾短暫的在源石叢前徘徊數秒,似乎在尋找什麼。」

清道夫的聲音一如往常,似乎瓦倫丁吃源石這件事沒有對她造成任何的衝擊。

「我不相信他在考慮哪一株源石株掰下來的源石更好吃這種理由。」

因為她在努力的給這件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還有其他狀況么?」

凱爾希不想在這個吃源石的事情上繼續談下去了。

「瓦倫丁吃掉源石的時候龍並不在場,似乎他不想讓龍看到那副景象。在吃掉源石之後,瓦倫丁在手機上快速的打下幾個字就倒下了,大約在三分鐘后醒來。昏迷中途龍跪在他的身旁,拿出了早上他們領的礦石病抑製劑,似乎想要通過注射抑製劑的方法來救醒瓦倫丁。在醒來後龍收起了抑製劑,並且給了瓦倫丁一巴掌,情緒較為激動。與此同時瓦倫丁的狀態跟平常一樣,似乎完全沒有收到源石的影響。」

剛剛的場景浮現在了清道夫的腦海里,她將整個過程複述了下來。

最後幾句話讓凱爾希想起了她的過去,不過就一瞬間。

「繼續監視,如果可以在進入龍門的時候不要讓他們離開你的視線。」

「明白。」

電話掛斷了,凱爾希將茶水一飲而盡。房間里那些視線又回來了,她將泡過的茶包扔進垃圾桶,離開了房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吳華看着韓笑山那着急的模樣,嘿嘿一笑道:「剛才那個女生叫蕭晴,你猜猜他爺爺叫什麼?」韓笑山和周厚明都一臉詫異的看着吳華,這別是剛才猛烈的撞擊把他的腦子撞壞了吧。

韓笑山立刻叫了一位面前的護士說:「護士小姐,你快帶這個人去看看腦子吧,拍個腦部CT什麼的,我懷疑他這裏不太正常。」他一邊指了指自己的腦子,一本正經的說。

吳華趕緊看着護士擺擺手說:「沒沒沒,我沒事。」然後趕緊拉着周厚明和韓笑山走了,韓笑山看着吳華一臉得意的樣子,他在心裏默默的想着:「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

吳華看着韓笑山連連說:「怕了怕了,韓大哥我算是怕了你了,就跟你開個玩笑你咋還認真了呢。」

「你小子最近是越來越皮了,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怕你是要上天了。」韓笑山用手指著吳華笑呵呵的說道。

吳華也不賣關子了,一改剛才嬉皮笑臉的模樣,嚴肅的看着韓笑山說:「蕭晴的爺爺叫蕭愛國。」韓笑山還以為吳華要皮呢,本來剛想打他一下的,可是吳華緊接着說:「這蕭愛國韓大哥你可是見過的。」

韓笑山一聽頓時覺得一頭的霧水,他疑惑的看着吳華問道:「我見過?可是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

吳華就知道韓笑山一定會否定自己的,於是他鬼魅的一笑,看着韓笑山緩緩的道來「這蕭愛國,就是最後那家小小的建材店的老闆!」

聽吳華這麼說,韓笑山頓時覺得恍然大悟,他瞪大了雙眼驚喜的看着吳華道:「你說什麼?那個建材店的老闆是剛才那個女生的爺爺?」

「沒錯!」吳華篤定的看着韓笑山說:「我總覺得這件事我們怕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搞定了!」

韓笑山簡短的思考了一番,然後看着吳華說:「這裏是一個突破口,可以一試,留聯繫方式了嗎?」

「那必須的!」吳華看着韓笑山得意地說。三人浩浩蕩蕩的從醫院裏走了出來,車子已經交給交警大隊去處理了,周厚明看了看吳華和韓笑山說:「我需要去一趟保險公司和交警大隊,你們先回家等我吧。」

「一起去,我們回家也你什麼事可做,正好從交警大隊出來,我們也應該去吃飯了。」吳華話音未落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是楊佳穎,於是接了起來。「佳穎姐,怎麼了,不是出什麼事了吧?」吳華生怕現在房地產出了什麼差錯,內心惶惶不安。

「沒什麼事,就是想告訴你馬上就要開工了,你最好來一趟,把你的想法說一下,這樣也好方便接下來的行程推進。」一聽楊佳穎這麼說,吳華心裏懸著的一塊兒石頭算是落了地,「好好好,我明天就去,這種事情不會耽誤的。」

「好,那我明天在辦公室等你。」楊佳穎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吳華感覺一切都走上了正軌,接下來就是建材行業這一塊兒了。

突然吳華回想起來之前在車上沒說完的話,他看了看周厚明說:「我有一個好辦法可以短期時間裏弄到大量的錢,你要不要試一試啊?」

周厚明聽吳華這麼一說,頓時雙眼冒光的看着吳華道:「師傅,你快說,你想到什麼辦法了!」吳華看着周厚明那副期待的模樣,也不打算賣關子了,他直接自信滿滿的說:「我們在今古樓舉行一場拍賣會!」

周厚明和韓笑山誰也沒想到可以用這種辦法來集資,他倆想了想然後讚賞的看着吳華說:「這是個好辦法!」

「這個一來可以集資,幫助我們解決現有的問題。二來可以造勢宣傳,吸引更多的外商來進行投資。」吳華緩緩的把自己想到的好處說了出來,周厚明和韓笑山都覺得這件事情可以一試。

三人從交警大隊出來后,簡單的吃了一頓飯,就回家睡覺了。因為明天吳華需要去陪蕭晴,周厚明依然有工作需要忙,所以只剩韓笑山一人無所事事了,於是他決定自己去深圳隨便轉轉。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都紛紛起床,簡單的收拾一下就出去了。吳華率先來到了楊佳穎的辦公室,楊佳穎看着吳華滿意的說:「來的很早呀,態度很是積極嘛!」

「那必須的,佳穎姐交代下來的事,我怎敢馬馬虎虎的辦!」吳華一本正經的看着楊佳穎,馬屁那是拍的不偏不倚。

楊佳穎知道吳華這是在拿她開玩笑,於是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一大早就沒個正型,我現在把小張叫來,你把你的想法跟他具體的說一下。」

吳華同意的點了點頭,不一會辦公室就出現了一位年輕的設計師。簡單的客套一番后,吳華和小張就在楊佳穎的辦公室里討論了起來,楊佳穎坐在一旁認真的聆聽着二者的想法,時不時插上一兩句。

楊佳穎還是第一次看吳華這認真工作的樣子,沒想到小小年紀的吳華,渾身竟然能散發出這麼強大的氣場。討論的任何問題吳華都言簡意賅,一步到位,絲毫不拖泥帶水。這份成熟可不應該是他身上所彰顯的,楊佳穎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吳華一眼。

時間過的飛快,吳華把自己的全部想法和小張說完后看了一下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剛才他完全沉浸在工作的氛圍里,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說了這麼久了,此時他感覺非常的口乾舌燥。

吳華自然而然的從桌子上拿起一瓶礦泉水擰開就喝,然後看了楊佳穎一眼說:「佳穎姐,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我那邊還有些事需要處理的。」

楊佳穎看向了吳華說:「稍等一下,我還有些事需要跟你交代一下。」然後她看向小張說:「沒什麼事了,你完全按照他的想法進行設計就行,有什麼事你就聯繫他,設計這方面我就交給你了。」

「好的,楊總。」小張走了出去,隨手把辦公室的門帶上了。楊佳穎看向吳華淡淡地說:「這幾天我需要出差,設計這一塊你一定要把好關,小張直接跟你對接,我希望我回來可以看到一份滿意的設計方案。」

「沒問題。」吳華爽快的答應了,「佳穎姐,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保證你回來的時候你的辦公桌上會出現一份讓你非常滿意的設計稿的。」

其實不用吳華保證,楊佳穎也相信吳華一定能辦到的,就看剛才他認真工作的樣子,楊佳穎就很是放心了。「好,那我們一言為定!」

楊佳穎想起來吳華剛才說有事要辦,於是也不留他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設計這方面你盯着點就行。」

「好的,你就放一百八十個心吧,這塊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吳華說完轉身就走了,接下來就是能否順利的發展建材行的關鍵了。

「蕭晴,我帶你去吃雪糕啊!」吳華自信滿滿的發出了邀請,他相信過不了多久蕭晴就會同意他的邀請的。果不其然,沒過多久蕭晴就發來了同意的短訊。

吳華根據蕭晴的指引來到了那家雪糕店,過了好久蕭晴才姍姍來遲,吳華很有誠意的把店裏所有的雪糕都點了一遍,蕭晴一來就看到一個個雪糕都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她的面前。

「你果然說話算話!」蕭晴笑嘻嘻的坐了下來,看着桌子上這琳琅滿目的雪糕,對吳華的好感又提升了幾分。

吳華貼心的提醒著蕭晴說:「不知道你喜歡吃哪種口味,於是我就都買了,你每樣嘗嘗就好,可別吃壞了肚子,那樣你爺爺怕是要來找我了。」

蕭晴莞爾一笑道:「不會讓他老人家知道的,要是知道了又要在我耳邊說個不停了。」然後開心的拿起桌子上的小勺,開心的在雪糕上挖了一丟丟。小心翼翼的把小勺含在了嘴裏,雪糕瞬間在口中化開了,蕭晴一臉滿足的表情。

吳華今天的主要目的並不是想請蕭晴吃雪糕,他是想通過蕭晴,可以讓她的爺爺同意把建材行的供應商介紹給他。

於是他看着面前吃着不亦樂乎的蕭晴說:「我看你爺爺挺厲害的,一個人開着建材行,但是我看你家不靠這個賺錢的吧。」

蕭晴美滋滋的品嘗著雪糕,脫口而出道:「我們家當然不能靠這個賺錢了,我爺爺一天天跟有脾氣的,他看不上的人,他是不會賣給他東西的,那個建材店就是他老人家的一個愛好而已。」

吳華聽蕭晴這麼一說,內心不由得一驚,然後開始重新打量起面前的蕭晴。不打量不知道,一打量嚇一跳,這仔細一看蕭晴的這一身行頭,都不便宜。於是他再一次的試探道:「你家這是家大業大啊,隨隨便便的就開了一個建材店?」

蕭晴毫不在意的看了吳華一眼說:「我家就是做這個的,爺爺自己開個建材店都是小問題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宮門口,稻花歉意的看着康乃欣:「連累你了,下次你見到我的時候,可別再和我打招呼了。」

被太后當眾難堪,康乃欣並沒有想像中的那般羞於見人和抹不開臉,搖了搖頭,眨眼低笑道:「你別自責,說不定我這次還因禍得福了呢。」

吳定伯是個不開竅的,這次她當眾表明心意,看他還能如何裝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