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初一萬分同情大少奶奶。

  • Home
  • Blog
  • 初一萬分同情大少奶奶。

就大少奶奶那點心計,註定是被大少爺吃得死死的。

「就這麼簡單?」

「嗯。」

「沒有附加內容了?」

「沒有。」

「我錄了音,就不用再交兩份萬字檢討書?」

「不用。」

若晴拉高他的手,她一巴掌拍上來,夫妻倆擊了掌后,若晴笑眯眯地道「成交!」

不過是說一百遍「老公,我愛你」,就能省下兩份的萬字檢討書,十分的輕鬆呀。

自認佔到了大便宜的若晴美滋滋的。

看她偷着樂的樣子,戰博也笑,笑意更深。

十幾分鐘后。

戰博的專車車隊駛進了慕家別墅。

一下車,若晴就看到了還停在院子裏的那輛新車。

她圍着那輛新車轉了一圈,也摸了一遍。

如今的她,是真的不能再碰方向盤了,否則她家爺能把她大卸八塊。

看到新車,她就只能摸摸車身,圍着車子轉一圈,想像著自己開着這輛車的感覺,過過做夢的癮。

「戰爺,你來了,快,屋裏請,外面熱。」

章惠還系著圍裙,卻親自迎出來,看到女婿,她笑容更甚,迎著戰博就往屋裏走去。

戰博也由著愛妻在那裏圍着新車打轉。

帶着保鏢跟着丈母娘進屋。

若晴摸完了車子,扭頭說道「戰爺,我媽買的這新輛新車……人呢?」

見到還有一名傭人在不遠處站着,若晴問「戰爺他們都進去了?」

傭人笑道「太太迎著戰爺進去了。」

若晴「……我媽看到我,居然也不叫我一聲,有了女婿,我這個女兒就靠邊站!」看到盛長梧突然闖了進來,又是衣衫凌亂,氣喘吁吁,盛維氣不打一處來。

「胡鬧,這說的是你姐姐的婚事,哪有你插嘴的份。」

盛長梧被盛維這樣一嚇,有些語無倫次。

「我不管,我就是不同意,那孫秀才不是好人,我姐姐不能嫁給他。」

這下子,不僅是盛維,就連大老太太也生氣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九章孫秀才不是好人 林漠冷笑一聲,這些人是打算過河拆橋了。

他們不當誘餌,就要趕他們走。

太子當然不服氣,立馬和這個青年對罵起來。

眼看雙方就要開打了,林漠突然撿起地上一個石塊,啪嗒一下,扔到了中間的水池中。

扔的位置,恰好就在謝家那邊。

石塊入水,發出嘩啦一聲響。

緊跟著,水池當中,突然暴起一個龐然大物。

這是一個長約兩丈,約有水桶粗細的巨大赤蛇。

頭生獨角,腹部處竟然長出了兩個小爪子。

滿身赤色鱗片,兩個眼睛,就好像兩個黃色的燈泡,散發著瘮人的光芒。

太子瞪大了眼睛:「這……這是龍!?」

他們現在才明白,為何那個唯一逃回去的人,會說出龍字。

這個赤蛇,看上去真的好像是條龍一般!

赤蛇出水,身體一扭,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咬住旁邊一個人。

這個人凄厲慘叫,但全然無法反抗。

赤蛇將他甩在空中,然後張開血盆大口,將他接住。

脖子一伸一縮,硬生生將這個人吞入腹中!

旁邊眾人看得瑟瑟發抖。

這可是一個大活人啊,竟然一下子就被吞了!?

謝五看到這一幕,差點吐血。

「誰讓你往裡面扔石頭的?」

謝五怒吼一聲。

林漠不屑一顧,只是拉著太子後退了幾步。

此時,那赤蛇再次撲向了京城幾個人,畢竟它的位置離那邊近。

京城兩個漢子拿出長刀,想要劈開赤蛇。

赤蛇也不閃避,任憑他們劈到身上。

長刀砍在鱗片上,就如同砍在鋼鐵上似的,發出鏗鏘的聲音。

赤蛇沒有絲毫損傷,但是,赤蛇卻已經撲到這兩人身邊。

不等兩人反應過來,赤蛇便直接咬住其中一人。

同時,爪子一伸,將另外一個人也抓了過去。

那個被咬的人,直接被赤蛇吞入腹中。

而被它抓住的人,則直接被它拖入水中。

眾人只聽到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還有一股肉被開水燙到的氣息。

之後,那個人,便再也沒了動靜。

這一下,不少人都快嚇尿了。

他們知道,這裡面冒泡的水,水溫差不多一百度。

這個人被拖進去,那是活生生被煮熟了啊!

而那赤蛇也不停止,再次從水中衝出。

這一次,它的目標,竟然是謝清月!

謝清月哪裡見過這樣的情況,這一刻,只嚇得臉色都白了,站在原地都忘了逃跑。

站在她旁邊的兩個保鏢,全都被赤蛇打飛。

杭省古爺離的比較近,他沖了上去,抱住謝清月一個翻滾,算是躲過赤蛇致命一擊。

縱然如此,他也被赤蛇的爪子勾到。

這赤蛇的爪子,就如同燒紅的烙鐵一般,他後背上,硬生生被燙出了一片火泡。

古爺慘叫一聲,滾到角落,掙扎幾次都沒能爬起來。

謝五見狀,一邊沖了過去,一邊大喊:「保護小姐!」

謝家人紛紛沖了上來,拿出各種武器,與這赤蛇搏鬥。

甚至,其中有幾個人,還拿出了槍支,對著赤蛇一陣開槍。

可惜,赤蛇的鱗片堅若鐵甲。

這些人的武器,根本無法傷到赤蛇分毫。

子彈打在鱗片上面,也只是濺起一道火星,根本傷不到赤蛇。

赤蛇則是衝進人群,一通橫衝直撞。

沒多久,謝家的人,就死傷大半。

在這赤蛇的襲擊之下,謝家的人,就如同一堆螻蟻,毫無反抗之力。 [:]粹玉軒的正殿

「皇上,這是他們的供詞和證物。」五皇子南宮瑛見到南宮擎后,行了一個禮后才向南宮擎呈上手裡的供詞和證物。

南宮擎接了過來隨意的翻了翻,微微勾了勾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既然有證據,那就按照章辦事。」

南宮瑛聞言挑高右眉,神情有點訝異,隨即路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皇上這是想一箭雙鵰,「臣弟領旨。」

得到明確指示的南宮瑛飛快告退,隨即沒多久坤寧宮和長樂宮都湧入一批太監,大聲的宣讀旨意,把那些參與到除夕宴席的管事嬤嬤還有宮人等,全部請了出去。

說是請去對質作證,但是最後能回來多少那就是未知之數了。

當皇后程菱悅收到消息時,不知怎麼的她的心中升起了一Gu不好的預感。

當她得知長樂宮也有一批管事和宮人被叫了過去對質后。

她心頭一震,心中那Gu不好的預感更加厲害了。

當她得知因為長樂宮宮人的指證,她那幾名心腹,和幾名幫忙的宮人全部被打入慎刑司。

還有長樂宮的幾名管事和宮人,和他們這邊的人一樣被打入慎刑司之後,她知道計了。

中了皇上一箭雙鵰之計,他們和長樂宮斗,兩敗俱傷。

皇后程菱悅明白自己中了南宮擎的計之後,恨的攥緊拳頭,仰天啊的吼了一聲,把宮裡侍候的宮人嚇得身子抖了抖,后一個個低下頭去,宛如鵪鶉一樣,如果地上有洞,他們一定會鑽進去的。

怒氣無法消去的程菱悅蹬蹬的在正殿疾走了好幾圈,隨著她的疾走,那怒火彷彿燒的越旺了,最後她抓起茶盞狠狠地往地上砸去。

「嘭啪」一聲,青花瓷茶盞四分五裂,而那彭啪一聲讓她的怒火好像消退一些,不過那嘭啪聲也讓她整個人興奮起來,她再次把茶渣往地上砸去。

茶盞、茶壺、點心、花瓶等等,只要砸在上能產生嘭啪的碎裂聲,她的心情就變得喜悅和興奮。

就沖著這喜悅和興奮,她把宮裡能砸的瓷器都砸了一遍。最後累的再也抬不起手來,才喘著氣攤平在羅漢床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