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到了八點過的時候,飯基本吃完了,大家站起來準備散去,江月兒本來是打算開車先把郭佳佳送回去後再送歐陽雪兒和安琪的,但是郭佳佳謝絕了,說用不着那麼麻煩,自己打車回去。

  • Home
  • Blog
  • 到了八點過的時候,飯基本吃完了,大家站起來準備散去,江月兒本來是打算開車先把郭佳佳送回去後再送歐陽雪兒和安琪的,但是郭佳佳謝絕了,說用不着那麼麻煩,自己打車回去。

衆美女離開後陳超也和姜濤告別了,剛出門包間裏又進來一個人,卻是郭全海,姜濤趕緊招待,大嘴也準備去廚房吩咐再做兩個菜,但是郭全海不用,說桌子上這麼多菜就挺好,自己沒有那麼多講究。

於是姜濤就和郭全海又一邊吃飯一邊聊起來,說實話,剛纔姜濤盡顧着滅火了,確實也沒有吃飽。

郭全海說:“真是不好意思,實在是太忙來遲了!”

姜濤:“知道,你們這個職業也是夠辛苦的,又危險,就說蔣欣妍吧,她一個小女生,卻是要經常面對各種兇險的情況,真是不容易!”

郭全海:“是呀,不過這工作總是要有人來做的媽……你說起欣妍,我想和你談談她,她的身世挺慘,這也是她現在這種性格形成的原因吧!”

www● тt kan● ℃O

於是郭全海向姜濤講起了蔣欣妍的故事。

原來蔣欣妍的媽媽在蔣欣妍七歲的時候就因病去世了,蔣欣妍的爸爸也是一名老警察,是在緝毒系統的,以一個大男人,一邊工作一邊含辛茹苦地把蔣欣妍拉扯大。

可能是受到父親的影響,蔣欣妍長大以後也報考了警校,希望能和父親一樣成爲一名警察,然而四年前,在一次抓捕毒販的過程中蔣欣妍的爸爸犧牲了,從此蔣欣妍就成了孤苦一人。

其實當時和蔣爸爸搭檔的是他的徒弟,在那次行動中也受了重傷,但僥倖逃脫了,猶豫這層關係,之後自然和蔣欣妍走得近些,還幫助了蔣欣妍把大學讀完,再後來蔣欣妍也畢業分安排到了我們局,可能是日久生情,兩人就談起了戀愛,可是就在大半年前,這個人突然消失了,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

之後,蔣欣妍就悶悶不樂,勵志要將自己的餘生奉獻給懲制違法犯罪的鬥爭中。

聽完郭全海的講述,姜濤覺得心裏挺沉重的,沒想到蔣欣妍居然有這麼坎坷的經歷,那造成她現在的這種性格也在情理當中。

姜濤:“她就是傻,她這是自己跟自己較勁!”

郭全海:“誰說不是呢?我們這些身邊的人也想過各種辦法幫助她,但是無濟於事,按理說她的這種心理狀況已經不適合再從事我們這個行業了,但是她堅持,也想過把她調到文職,但她還是不願意,後來領導也妥協了,這裏面多少也有感情的成分吧!”

郭全海說完,又盯着姜濤,說:“你這個人不錯,我希望你能多和欣妍接觸一下,如果能幫助她重新建立起追求幸福的信心,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姜濤長吸一口氣,說:“郭隊,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盡力的!”

郭全海說了一聲好,然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郭全海和姜濤又聊了一會兒,已經九點多了,郭全海也有點微微醉了,就起身和姜濤告辭後回去了。

郭全海走後,大嘴說:“濤哥,你有沒有發現,這今年你的生活變化很大,不管是事業上還是感情上,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姜濤問:“那你從你的角度看,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

大嘴想了一下,說:“整體上來講,我覺得是變好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覺得你比以前成熟了!”

姜濤笑了一下,說:“人都是要成長的嘛,你不是也從一個打工仔變成了這個飯店的老闆嗎?”

大嘴:“這是多虧了你幫我!要不然……”

“都是兄弟,別說這些!”姜濤打斷了大嘴的話。

姜濤是十點過的時候離開食香軒的,走在街上,姜濤想着大嘴與自己的對話,覺得心潮澎湃,自己之所以生活有這麼大的變化,可能真的是與一件東西有關。

姜濤一邊想着,一邊摸了一下胸前戴的那塊玉,也可能它還有一個名字——麒麟石。 姜濤在生日後又開始考慮買車,這倒不是因爲江月兒的打擊,而是本來就是在姜濤的計劃內的。

對於是否買車,姜濤是這麼認爲的,第一,自己是否確實需要,如果只是爲了面子而買車,那真的沒必要;第二,自己的經濟情況是否允許,有沒有房貸、養老等一系列壓力,要知道有車以後每個月在車子上也會多出來一部分花銷的,如果因爲買車生活質量下降很多,那也不應該買車;最後,還要考慮停車、加油是否方便等一些問題。

姜濤覺得就自己而言,也確實是需要一輛車,而經濟壓力嘛,由於近期內自己也沒打算買房,所以其實也沒有,停車的地方自己現在住的這邊有些不方便,但自己去問過物業,小區里正好有一個業主要將車位長期出租,姜濤聽說後馬上租了下來,所以這個問題也是解決了。

現在決定買了,買什麼車也要考慮,之前大嘴買五菱宏光的時候姜濤對車也瞭解了一點,所以這次自己買的時候覺得稍微懂了點門道,很快就選定了福特的福克斯,因爲這款車是屬於中美合資的,聽說發動機是由福特生產的。

其實姜濤並不是不相信純國產車,我們現在連火箭和高鐵都可以造何況是汽車,但是就汽車發動機而言,還是得承認和人家是有差距的,畢竟人家已經發展了那麼多年。

選定福克斯後姜濤直接去了4S店,裸車加上購置稅,再就是交強險、第三責任險等一起辦下來十四萬多點,這在姜濤的接受範圍內,於是半天就搞定,姜濤直接將車子開了回去。

當姜濤將車開出4S點大門的那一刻,覺得自己也終於是有車一族了。

姜濤將新車開在路上,速度並不快,當行駛到科技路的時候,看到路邊有一男一女兩人好像在吵架,其中一人還很熟悉。

姜濤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吵架的兩人當中女生長得高高瘦瘦的,戴着黑框眼鏡,居然是安琪,而那男生看上去三十多歲,頭髮有點長,身高也有一米八五左右,戴了一副金絲邊框的眼鏡,看上去瘦骨嶙峋的。

兩人正在拉扯,那男的不斷在和安琪解釋着什麼,但安琪並不願意聽的樣子,想要離開,但是被那男的拉着不讓走。

看到這裏姜濤趕緊把車停在了路邊,然後下車走向了安琪她們。

當姜濤距離安琪她們只有三米左右的時候,兩人才注意到姜濤,首先安琪驚訝地說:“姜濤,你怎麼在這裏?”

姜濤:“我正好路過……他是?”

安琪正要說話,那個男生搶着說:“我是他男朋友,你是誰?沒事快離開,別管我們的事!”

姜濤聽到這個男生這麼說,轉頭看向了安琪,安琪神情沮喪,說:“他交劉龍鋒,是我的前男友,我們在美國的時候就分手了,上次我和你說過的!”

這時劉龍鋒說:“分手是你提出的,我又沒有答應,你說過要和我終生廝守的,這才幾年呀,怎麼就變了?”

安琪瞬間眼裏噙滿了淚水,委屈地說:“變的是你,是你已經變得不再是以前那個你了,爲了你我付出那麼多,可是你是怎麼對我的?居然打啊,當你那一巴掌打下來的時候,我就徹底死心了!”

劉龍鋒:“打你怎麼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想打就打!”

姜濤忍不住了,說:“劉龍鋒是吧!你們的事我大概也知道,是你不珍惜她的,現在你們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希望你不要再纏着她,還有……打女人可不算是本事!”

劉龍鋒:“我們怎麼樣關你什麼事?這個臭娘們既然把我們的事告訴過你,那看來你們關係不一般呀!怪不得我回國後挽回我們的感情她都不回頭,原來是因爲你,快說,你們到底是什麼時候搞在一起的?”

姜濤:“你不要胡攪蠻纏,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劉龍鋒:“我就胡攪蠻纏了,你能怎麼辦?你有種你打我呀!來呀,你打我呀!”

劉龍鋒說着將頭伸過來讓姜濤打,姜濤說:“好呀,既然你提出這種奇怪的要求,那我就成全你!”

姜濤說着一個側勾拳,打在了劉龍鋒的左臉上,直接將劉龍鋒打得轉了個圈摔倒在地,眼鏡也掉了。

說實話,這一拳姜濤只用了六成的力,一方面自己並不想真的打傷對方,另外也覺得這人雖然壞,但是也沒有壞到那種需要下死手的地步。

劉龍峯爬起來,使勁搖了搖頭,又摸到地上的眼鏡戴上,當站起來的時候發現嘴巴也破了,連吐了兩次口水,都帶了血,馬上氣急敗壞地說:“你打我,居然真的打我,看我能今天饒過你我就不行劉!”

劉龍鋒說着朝姜濤衝上來,但是別看劉龍鋒一米八五的身高,但可能是因爲吸毒的關係,很瘦弱,所以根本不是姜濤的對手,剛衝到姜濤面前,就被姜濤一招旋臂壓肘給制服,瞬間痛的嗷嗷叫喚,頭上也滲出了汗水。

姜濤說:“以後別再糾纏安琪了,可以嗎?”

劉龍鋒:“可以可以……求求你快放手,我胳膊要斷了!”

姜濤又說:“好,如果你言而無信,下次我會讓你變成殘廢,聽懂了嗎?”

劉龍峯:“懂了懂了,真的懂了!”

姜濤這才放手,劉龍鋒一邊揉着肩膀,一邊撒腿就跑,跑出大約有五十米的樣子後,回過頭大喊:“你們這一對狗男女,我遲早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劉龍鋒罵完後消失在了街角處。

安琪臉上淚痕未乾,不好意思地對姜濤說:“真是讓你見笑了!也謝謝你幫我把他趕跑!”

姜濤:“我們是朋友,說謝謝就見外了,以後有需要一定要告訴我……對了,他不是在美國嗎?”

安琪:“是呀,我也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回來了,可能是在那邊混不下去了吧!”

姜濤:“哦……安琪姐,你要回去嗎?我開車送你!”

安琪又說了一聲謝謝,然後一起向着車上走去,當安琪看到姜濤的新車後,問:“姜濤你買車了?”

姜濤笑着說:“是呀,剛提車,你願意當我的第一個乘客嗎?”

安琪使勁點點頭,眼眶裏又有了淚珠。 姜濤把安琪送到樓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安琪邀請姜濤上去喝一杯咖啡,姜濤想着這個時候還早於是就答應了。

安琪家住四樓,自己一個人租了個兩居室,姜濤進屋後發現房子雖然不大,但是佈置的挺溫馨,窗簾是淡綠色的,看上去很清爽,客廳裏放了好幾盆花,散發着淡淡的香味,傢俱電器上打掃的一塵不染。

姜濤坐在沙發上,安琪幫姜濤衝了一杯咖啡,然後說:“姜濤,今晚沒什麼安排吧?就在我家吃個便飯吧!”

姜濤驚訝地問:“安琪姐你會做飯?”

安琪:“怎麼?不像嗎?”

姜濤:“說實話,我不太相信,一般像安琪姐你這種大美女好像都不做飯吧!”

安琪:“聽你這麼說那我必須要證明一下了,這樣,你先看會兒電視,我出去買菜,一定讓你嚐嚐我的手藝!”

姜濤站起來說一起去買,安琪推着姜濤坐下,說:“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是客人,坐着玩就行了!”

姜濤也只好答應,在安琪出去後打開了客廳裏的電視,姜濤發現自己其實好像很久沒有看電視了,不管是工作還是娛樂基本偶都是在電腦上,再就是手機,電視似乎離自己有點遙遠了。

姜濤打開電視後換了好多個臺,但是看到的要麼是抗日神劇,要麼是各種比賽,再就是廣告,發現沒有自己喜歡的節目,正無聊地切換這臺,突然姜濤看到安琪的筆記本電腦正好在茶几上,想着上網玩一會兒,就打開了電腦,也沒想到安琪的電腦沒有設置開機密碼,直接就打開了。

姜濤打開電腦後,看到安琪桌面上放了很多個文件和文件夾,心想她這習慣可不好,要是那天系統出問題需要重裝,那桌面上這些東西就沒有了,等她回來一定要提醒她一下。

突然,姜濤發現桌面上有一個命名爲“私密”的文件夾,這讓姜濤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最後實在按耐不住還是點開了。

打開這個文件夾後姜濤發現裏面是很多個視頻文件,足足有好幾十個,而且視屏文件的命名都還有點眼熟。

姜濤隨手點開了一個,可是隻看了幾秒,姜濤就發現,這原來是色情小電影。

姜濤內心激動起來,沒想到安琪平時看上去挺文靜的,不會也看這類島國愛情動作片吧,趕緊點開看其他的,發現居然都是這類。

姜濤還是不能確定,覺得也可能是她把電腦借出去別人下載的忘記刪除了,於是又打開瀏覽器,查看了一下最近的瀏覽記錄,發現居然就在昨天晚上,安琪還打開過一個很激情網站。

現在情況明瞭了,看來安琪姐真的是悶騷型的,不過姜濤轉念一想,安琪現在三十歲出頭,和男朋友分手也這麼久了,有需求也是人之常情,自己和女朋友分手以後不是也時不時會看這些嘛!

姜濤在那個命名爲“私密”的文件夾找到一個關於離婚少婦和閨蜜男朋友偷晴的影片打開,真看到入迷,突然聽到門口有鑰匙開門的聲音,嚇得姜濤馬上將筆記本合上,這時安琪提着菜進來了。

安琪笑着說:“姜濤,現在到下午了,菜市場好攤位好多都收了!而且菜也不新鮮,今天只能將就着簡單做兩個菜了!”

姜濤剛纔一直沒有留意,現在注意到安琪今天穿的是一淡藍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襯托出她本來就高挑的絕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條同樣淡藍色的齊膝裙,一雙黑色的高筒靴,這樣一身搭配既顯得知性又不失嫵媚。

不知道是剛纔看了安琪電腦的緣故還是其它原因,此時姜濤身體覺得火熱,看着安琪居然發呆了,真有一種犯罪的衝動,。

安琪發現姜濤眼神奇怪地盯着自己看,馬上左右看看自己的衣服,問:“我怎麼了?”

姜濤這纔回過神來,說:“哦,沒……沒怎麼,我就是欣賞一下美女!”

安琪笑着說:“我算什麼美女,你的月兒纔是呢!而且和你們比,我都老了!”

姜濤:“安琪姐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每個年齡段有每個年齡段的美!而且,我覺得你一點都沒有老,你這樣美女真的挺吸引我的!”

姜濤說完這句馬上就覺得自己有些胡言亂語了,自己這會兒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更重要的是姜濤內心裏也確實是這麼想的,姜濤發現自己現在真的是有些好色了。

聽到姜濤這麼說,安琪的臉微微紅起來,說了一聲:“我去清菜了,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哦!”

安琪說着低頭進入了廚房,姜濤也有點後悔,突然又想起安琪的電腦自己還沒有關,要是讓她發現後肯定也能知道自己看到什麼的,但是現在要是關機的話也會讓安琪聽到聲音的。

正在這時,姜濤看到茶几上面還有個耳機,於是姜濤把耳機插在電腦上,一邊看着廚房的門口留意着安琪的一舉一動一邊快速關機,幸虧安琪正在安心撿菜,沒有發現姜濤這邊的情況。

關掉電腦後,過了一會兒姜濤的身體也終於恢復到了正常,爲了緩解剛纔的尷尬,姜濤來到廚房門口,說:“安琪姐,我來幫忙吧!”

安琪也好像忘記了剛纔的那件事,說:“好呀,有你幫忙我們也能早點吃飯!”

於是安琪起身去切剛摘好的蒜苗,姜濤蹲在地上摘韭菜。

安琪又說:“其實男孩子最好也會做飯!”

姜濤:“是呀,我正準備學呢?要不我拜你爲師吧!”

安琪笑着說:“我可當不了你的師傅,想學做飯你應該找你那個開餐館的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