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剛剛還有點兒脾氣的眾人在看見煉藥師手中的丹藥瓶時,一個個心中所有的懼怕都被一掃而空了。

  • Home
  • Blog
  • 剛剛還有點兒脾氣的眾人在看見煉藥師手中的丹藥瓶時,一個個心中所有的懼怕都被一掃而空了。

好幾個人立刻沖著秦毅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陣仇視的目光,緊接著,幾個人運起身上的力量,對著秦毅的方向發起進攻。

只是秦毅任然是那樣的臨危不亂,手中的元氣緩緩運起,身體任然站在原地沒有一絲移動。

「作死的夏族人!」幾個不斷靠近秦毅的人在見到秦毅如此應對的時候,都不免諷刺的勾起了嘴角。

秦毅手中的元氣是沒有任何氣勢的,一群靠近秦毅的人都毫不在意的看了他一眼之後,立刻運起身上最強大的元氣打像了秦毅所在的方向。

可是,下一刻眾人的眼前立刻就出現了一道高高青色透明牆。

而這牆的中心如同形成了一個漩渦一般,將眾人的元氣力量都吸收了去。

一群人不受控制的被吸收著元氣,臉色非常難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是啊!如果是一個人對付這小子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還可以解釋的通。可是,這傢伙卻是在我們一群人的面前都這樣,這說不通啊!」

任何對手在接近他的時候,都是莫名其妙的就發生了一些各種各樣的插曲。這絕對不是偶然了! 「你們說會不會是這周圍有什麼高手在,想要藉助夏族的名義,將陳家給滅了?」

「我懷疑也是這樣的,可能陳家真的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了!」

那些沒有對秦毅發起進攻的人這時候都紛紛的揣測究竟是什麼原因,只是越是揣測,他們就越是害怕。

御雷重生:第一戰神公主 完全不敢靠近秦毅所在的地方。

「我們還是快點兒離開吧,這裡繼續待下去,可能會很危險!」眾人一轉身就想要離開。

而此刻那些已經被秦毅控制起來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開始哀嚎。他們的身體裡面元氣已經被吸收得差不多了,整個人的身體乾巴巴的漂浮在空中。眼中除了驚恐,就只剩下悔之莫及了。

「你們……」煉藥師任然非常想要秦毅手中那血紅色的火焰,可是卻沒想到這群人竟然會是這樣的慫貨。

差點兒沒被這些人的作為給氣得吐血,伸手想要抓這群人回來。可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能為力。

「所以你還是非常覬覦我手中的這火焰的咯?」秦毅扔下那些已經被他對付得沒有任何價值了的人,瞬間來到了煉藥師的身邊。

下一刻,他掏出飲邪在這煉藥師的身上手法極快的劃下了好幾道血痕。同一時間,他一團紅色的火焰在手中運起。伸手封住了這個煉藥師體內所有的元氣,同時將紅色的火焰對著煉藥師的傷口進行一陣陣的灼燒。

一瞬間,一陣陣凄慘的叫喊聲傳遍了整個陳家。

剛剛才離開沒幾步的眾人這時候忽然轉過頭來,見到這樣的情況時,都不免一陣顫抖。

「還好!」

還好他們跑得快,否則的話不知道這時候可能受傷的人就是他們自己了。

「狂妄的小子,你真的以為我們陳家沒人了嗎?」這時候,正門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滿臉的憤怒,對著煉藥師與秦毅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陣強大的元氣衝擊了過去。

可是秦毅卻很快就饒過這攻擊,退到好遠之後,同一時間將這煉藥師給推了出去。只是,與此同時他還注入了一絲青光在這煉藥師的身體裡面去。

「噗……」煉藥師見到這樣的,不禁瞪大了雙眼。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卻沒想到身體裡面忽然有一股力量對他致命的地方進行著保護。

「這……」不明所以的煉藥師卻非常慶幸,不管是什麼原因,他是活下來了。

等他緩過來之後,他任然是一個萬人矚目的煉藥師。

「二老爺你終於回來了,這個夏族的小子將我們整個陳家給弄得一通慘烈。如今我們已經損失了眾多人力物力了,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將這個狂妄的傢伙給收拾了!」

煉藥師激動的跑到來人的身後去躲了起來,同時還不忘記憤憤的看了秦毅所在的方向一眼。

「臭小子!今天你就準備著受死吧!這可是我們陳家最厲害的人物沒有之一的了,只不過是常年在外散修而已,這次他既然回來了,那麼你就別想再猖狂了!」

煉藥師一陣陣的嘚瑟,臉上非常得意的笑容,只是整個身體卻嚴嚴實實的躲在了來人的身後。

「你是個夏族人?」來人眉頭皺著,一步步的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靠近:「我叫陳萬,常年在外面修鍊。不知道我們陳家是如何得罪你了,竟然讓你做出這麼瘋狂的事來?」

陳萬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秦毅,只是他的餘光卻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周圍一片的屍山血海。

他雖然常年不在家,可是單單從服飾上面,他都能夠看得出來這些地上的屍體,全都是他們陳家的子弟。

「你不應該最先疑惑的是,我為什麼能夠弄成這種程度的傷害嗎?」對於這個人的態度,秦毅第一次覺得這陳家終於有個人有點兒像個正常人了。

「我知道你是夏族人,所以你能夠弄出這樣的場面來,完全是不可能的。說吧,是什麼人在你身後作為支撐?」

只是令秦毅失望的是,陳萬的認同還是和前面那些人沒什麼區別。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還能說什麼呢?」沒有任何反對,秦毅只是默默的在手中運轉著元氣。

他知道每一個散修者的實力絕對都是不弱的。尤其是這個人進來的時候,就給了他一種特殊的感覺。

雖然如今的他已經晉陞為一個大帝有好長時間了,對付這麼一個散修者,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可是也絕不能在某些細節上出現差錯,畢竟這裡並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

秦毅的目光看向旁邊的阿言等人,眼底任然是含著笑意的。

「既然你身後的高人不願意出來,那麼我就先殺了你來祭奠我陳家這麼多的亡靈吧!」說罷,陳萬一身的元氣忽然暴漲起來,對著秦毅所在的方向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殺氣。

秦毅這時候眉頭一皺,整個人瞬間利用影蟲的效果影藏進入空氣裡面去。

好長一段時間了,他都沒有感受到這種強度的殺氣了。如今忽然再見到這種程度的殺氣,針對於他如今的實力,看來真如他所想的一樣,這個人的實力是不弱的。

秦毅心中雖閃過這麼多想法和念頭,但是他的臉上卻是一臉的不在意。

隨後他緩緩在手中運氣元氣,並將青光縈繞在身體的周圍,同事還利用自己的青光在這一片空中形成一張巨大的網,將他身邊百米左右的所有位置都給網了起來。

陳萬一身的黑紅色元氣,此刻正在不斷地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只是此刻的他卻忽然發現秦毅釋放出來的這些看似沒有任何攻擊性的青光,其實其中包含著強大的力量。

一陣呆愣之後,陳萬靜靜等待看了秦毅好久,隨後才終於反應了過來,看著秦毅好奇的詢問:「你竟然是個大帝???」

這怎麼可能呢?

一個夏族人明明應該是整個天外天中最卑賤、最不值一提的存在。可是現在竟然有一個夏族人修鍊成了大帝,竟然能夠到達他迄今為止都無法望其項背的境界。

「不過就算你是個大帝也沒關係,不管你是用的什麼方法晉陞到大帝實力的。但是,你終究還是改變不了你作為一個夏族人從骨子裡面透露出來的卑賤!」

可是很快陳萬就想轉過來了,不再因為秦毅的實力而對他感覺到害怕,反而是非常高興的看著秦毅。

剛剛才準備離開的眾人都被陳萬的這個結論給嚇了一跳,合著他們一直認為的古怪和有高人在後面幫助這個夏族的臭小子,其實一直都是錯誤的認知。原來人家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大帝啊!

「其實也沒什麼好懼怕的,就像陳家二爺說的那樣,這個人明明就是個卑賤的夏族人,就算如今的實力真的就是個大帝,可是誰知道他是不是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上來的啊?」

「對!就他的這種血脈以及天賦,想要到達大帝這樣的實力,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除非他是真的通過了不正當的手段上去的。」

「可是每一個通過不正當手段提升實力的人,到最後只怕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吧?」

「所以,陳二爺這次贏定了!」

一群人這時候也不忙著離開了,而是停下來打算好好的看一場好戲。看看這個廣告在他們面前無比狂妄自信的人,這時候會狼狽成什麼樣子。

這時候的煉藥師眼神中閃過一絲猶豫,嘴唇動了動之後,還是選擇了合攏。

「不過你終究是個大帝,要是傳出去我陳萬在晉陞到如今的渡劫期時,就已經能夠將一個大帝給滅了的話,從此以後我陳萬可就是這天外天中的第一人了。哈哈……」

陳萬一邊幻想著美好的未來,一遍開心的笑出聲來。看著前面不斷出現的青光,他雖然是有些害怕的可是卻還是裝著膽子就走上去了。

「你有沒有想過作為一個大帝被別人元氣耗盡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忽然,陳萬並不忙著攻擊秦毅,而是退後了兩步之後,運起強大的元氣,就沖著秦毅的方向一層一層的沖了過去。

可是,他以為的能夠打在秦毅身上的力量卻並沒有如期到達秦毅的身上,反而是陳萬自己身邊的力量忽然就凝聚在一起,不斷的朝著他所在的方向衝擊而來。

「這是怎麼回事?」激動中的陳萬突然發現朝著自己衝擊而來的力量之後,快速的運氣身上所有的力量想要去對抗,可是他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元氣竟然會被身邊的這些力量給吸收了。

匆忙之中,陳萬想要收回自己的元氣,可是他卻驚訝的發現一切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一般。

他身體裡面的元氣就如同流水一般,不受任何控制的朝著外面流失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正等著看秦毅好戲的眾人這時候也都被這樣的場面給嚇了一跳,他們自以為的強者,竟然也是在這個夏族人的面前沒有一絲一毫的還手的餘地。

港片武俠大世界 一番掙扎之後,陳萬忽然停頓下來,一雙眼睛裡面冒出血紅色的光芒來,下一刻,他身上所有的氣場也都跟著發生了改變。

秦毅饒有興緻的看著陳萬身上的這些變化,這一切和陳家家主在拿出了黑盒子的同時是驚人的相似。只不過,這個陳萬的身上並沒有什麼輔助的東西,那麼就只能說明這傢伙一定是通過掌握了什麼比較邪門的東西而達到的如今這種效果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陳家的背後,一定還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且這個秘密如果他猜測得沒錯的話,還是非常邪氣的。或許如今陳家展現出來的這些奇怪,都只不過是這個秘密之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你以為你用這奇怪的青光就能夠將我怎麼樣了嗎?在我的面前,你不過就是一個小丑而已!」放下所有的羈絆,陳萬非常嘚瑟的朝著秦毅就是一通顯擺。

隨後,陳萬身邊的元氣越來越濃郁。而此刻,那暗紅的血色也是變得更加明顯起來。

「你有沒有嘗試過絕望的滋味?」陳萬心念一動,他身邊的血紅瞬間猶如花開一般的燦爛。

一道道的血紅色光芒如同落花被風吹散了一般,雖然是一道道非常肅殺的力量,可是在這一片天空裡面看起來,卻是異樣的美麗。

「這是什麼樣的實力啊,竟然能夠造成這樣的效果!」一群人都非常震驚的看著陳萬,能夠造成這種程度的傷害,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這是什麼傷害啊?」一群人非常驚訝的看著陳萬,果然是不一般的實力啊!

只是在這樣的力量之中,他們竟然也能夠感覺到強大的壓迫感。

「臭小子,你不是喜歡吸收我的力量嗎?這次你可以嘗試一下,這種力量你還能吸收嗎?」陳萬一遍對秦毅造成攻擊,也一遍對秦毅進行各方面的諷刺。

只是秦毅心態卻非常的好,對於這樣的嘲諷他並不是第一次接觸到。

「所以你是認為我及應該拿你沒得什麼辦法了嗎?」秦毅忽然催動周圍所有的青光。

一瞬間,剛剛還非常紅艷的天地間突然就染上了一層青色的光芒。這時候,周圍的人終於在這樣的感受之中感受到一陣輕鬆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驚訝的看著秦毅的方向,雖然他們是感覺大了這樣的輕鬆感覺。

而且也能夠輕鬆的看出來了這是秦毅這小子造成的,可是他們卻是怎麼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一個結果。畢竟,誰會願意承認自己這麼無能,竟然需要依靠一個夏族人來救濟他們?

「臭小子!你又在吸收我的力量,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我告訴你,這可是邪神之力,你這樣就想著要吸收我的力量。到最後,你就不怕撐破了你自己的身體嗎?」

「哈哈……」陳萬非常開心,對於這樣的結果,他還真是非常期待呢。

今天就只要他能夠解決掉這個傢伙的話,那麼最後的結果一定是非常振奮人心的。

秦毅並沒有對這個問題進行回答,他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陳萬。同一時間,他還在自己的手中再次運起元氣,對著周圍的那群人就是一同攻擊。

接受到秦毅這樣的特殊關照之後,眾人忽然覺得一陣心驚膽戰。沒想到這傢伙在對付陳二爺的同時,竟然還能分的出時間來對付他們。

「陳……陳二爺……你倒是快點兒解決掉這小子啊!」

眾人戰戰兢兢的看向秦毅和陳二爺之間的戰爭,這明明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戰爭。可是,怎麼就牽扯到他們了呢?

只是此刻的陳二爺也已經發現了秦毅的不對勁。

此刻的他,身體裡面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減少。而且,這減少的速度還越來越快,是他無論如何都減緩不了的,想要反抗卻發現做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少他娘的給老子廢話,有本事自己來啊!」陳二爺被如今的情況給弄得所有的脾氣都出來了,這群人是看不清楚事情的進展呢?還是怎麼滴?

沒看到他自己如今已經自身難保了嗎?

「怎麼?現在你任然認為我還是不能吸收你的這力量的嗎?或者你還是會認為,我吸收你的這力量竟然會審題爆炸嗎?」

對於這樣的結果,秦毅也是感覺到非常滿意的。

沒想到他得到了上古秘境的傳承之後,這身體裡面的力量竟然就真的發生了變化。在面對這些莫名其妙的力量,完全就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這簡直就是這些力量的剋星。

「你怎麼還不停?」終於,陳萬已經完全忍受不住這樣被吸收的場景,立刻對著秦毅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通咆哮。

隨後更是不顧一切的要對秦毅進行攻擊,可是卻發現每一次他的力量才剛剛接近秦毅一點點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將他所有的力量都給化解掉了。

而且,他也能夠非常明顯的感受的出來,在他的這些力量被秦毅吸收了之後,秦毅整個人身上的力量已經漸漸的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這怎麼可能?這可是邪神的力量啊!就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承受得起?」這喜神的力量,絕對不是每一個凡體肉胎所能夠接受得起的。

「所以你覺得這樣的力量究竟應該是什麼樣的人或者是什麼樣的大能才能夠承受得起的呢?」秦毅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已經毫無返還餘地的陳萬,心中忽然覺得如果能夠從這個傢伙的口中知道點兒什麼的話,那也是不錯的。

只是,陳萬並沒有配合的告訴秦毅,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也沒有告訴他究竟要怎樣的人才夠資格去承受得住這種力量。

「你就等著爆體而亡吧!」陳萬自知不是秦毅的對手,所以他也就沒有再對秦毅進行所謂的攻擊了。

而是停下來非常專註的看向周圍的環境,緊接著他忽然運起一團強大的力量,對著阿言等人所在的地就是一通猛烈的攻擊。

只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的力量才剛剛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接受到了來自於秦毅的阻攔。

似乎一切是早就已經做好準備了的一樣,陳萬非常驚訝的看向秦毅。

或許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忽略這個夏族人的,可是現在已經是這麼個情況了,他也只能是無能為力的守著這結果。

「所以我們陳家的人,你究竟已經殺了多少?」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陳萬冷靜下來,或許他需要認認真真的重新去認識一下這個人,去正視他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大。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的有機會將自己目前的現狀給改變一下。

「還有,你究竟是跟著什麼人修鍊的?」陳萬此刻雖然已經看清楚了現狀了,可是他任然不服輸。

對的,如果不是因為對方的修鍊資源比較寬泛的話,又怎麼可能這個愚蠢的夏族人實力都會比自己還要強大?

「說,你手中那所謂的邪神力量究竟是什麼?」秦毅手中運起力量,一瞬間就將陳萬抓在手中了。

陳萬非常驚恐的看著秦毅,嘴角不禁一陣陣的顫動。口中不斷的喃喃自語:

「不!不是我!我什麼都沒說!」

「主上,我求求你放過我,放過陳家吧!」

「我不要去到那個地方!」

如同瘋了一般,陳萬的口中不斷的喃喃自語。對著秦毅就是一陣猛烈的搖頭。

「說……」只是秦毅卻沒有什麼耐心,直接用力卡主了陳萬的脖子,沒給他繼續廢話下去的機會了。

被秦毅這樣的力量緊緊的掐住脖子,陳萬忽然呼吸更加的困難了。而此刻他更是覺得自己整個人早就已經開始呼吸困難了。

不斷的抓著自己的脖子,陳萬的眼中早就已經浮現出一絲絲的淚花來。看著秦毅所在的地方,他卻並沒有什麼解脫。

而這時候,他的脖子上已經漸漸的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痕。

秦毅漸漸的在這種針對之中加入了一絲火焰的力量去灼燒這傢伙的靈魂,得到的結果卻是這傢伙更加頑抗的抵抗。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是比讓他形神俱滅更加可怕的一樣。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麼我也就不需要再和你繼續廢話下去了。」秦毅一抬手,強大的元氣瞬間就對陳萬形成了強大的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