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剩下的其他人見狀心裏大駭,這總管大人怎可近女色呢,他沒有那個啊,這下壞了看來我們的身份要暴露了。其他人紛紛擔憂的想到。

  • Home
  • Blog
  • 剩下的其他人見狀心裏大駭,這總管大人怎可近女色呢,他沒有那個啊,這下壞了看來我們的身份要暴露了。其他人紛紛擔憂的想到。

不過一刻鐘後這些精兵強將還沒有見太監出來,就尋思這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證明一下自己是男人呢,想到此處都忍不住的看像近處一臉等待的女子,結果沒有人吩咐都一轟而上,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後就開始運動起來。

當所有人都心滿意足的完事後卻還未見太監出來,他們心底出沒來由的一陣擔憂,該不是出什麼事了吧!我們男人都完事了,你說你一個太監還在墨跡什麼呢!那道說是出事了,不可能啊,我們都上了沒事啊!

正在衆人疑惑不解時,太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從草叢內昂頭挺胸而出,嘴裏還不停的嘟念道,“哼,這下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

女子面露紅雲的躺在草叢內,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太監離開,嘴裏忍不住的道,“天下竟然有如此神人,連那個鳥及鳥蛋也可以縮到腹內,而且是大的出奇,這是我一生之中所見過最大的吊了。”

哈哈……沒錯,這就是太監最厲害的絕技之一,可能大家都聽過縮骨功,但是縮陽功大家一定沒有聽過吧!這是一種可以讓他的鳥和蛋縮在腹內的一種功夫。不但可以將其隱藏在腹內以防被人用猴子偷桃偷了去,而且還能在腹內溫養,以其得到最大的精華吸收。

太監征服了看不起自己的女子後,感覺此地風俗異常,是個不可久留之地,所以準備馬上離開,只不過剛走幾步似乎想起了什麼事一般,對着手下一名郎中打扮的老者問道,“華老,不知有什麼藥可以令人無法在幾年之內說話!”

這華老回到,“有,黃蓮花墨粉加苦瓜汁拌在一起可有此功能。”

太監聞言大喜道,“好,你就在他們的各個井口內下上此藥,記得不可遺漏一口井明白嗎!”太監聞言點頭稱是。華老跟隨太監多年豈能不知其中利弊,這事要是傳出去了,那他們這些人還會有活路嗎!別的不說,就衝假太監這一條不知道要連累多少人,從淨身房的管事到招募處的人員,然後再到太監伺候過的妃子們,這些可都得要遭殃的啊!

於是在不久之後這個島上的所有人都不能說話了,不過島上也是能人輩出,最後研究出了一種新的的語言,這種新的語言很快的便流通了整個島嶼。

而那名女子後來將自己遇到的奇事,給島內的最高領到者彙報了,最高領到者以爲這是天神下凡,於是就下達一條命令,不管是誰以後見到誰都要彎腰行禮,以便是對天神的尊敬。

這條命令在也就這個禮節,在往後的日子就成了一種習俗,而後人敬重天神,又因自己的祖先是名女子,所以他們就信仰甜黃逼下。 大虎被魂憶裏的東西給驚的呆呆發愣,直到一個聲音徹底的讓他回過神來!

“大虎哥哥,我們這裏那來的霧氣啊!不過好像很香似得!”

楚冰雪在腦海副驅動內看到腦海內不知何時來到的輕霧清聲說道。

“嗯!”

大虎聞言兩眼一縮,果然他發現了一團輕霧正開始在腦海內蔓延。

“迷魂香!”

大虎見到這種清霧後不由得心裏一驚,接着大虎用鼻子嗅了嗅這種香氣的根源,結果他看到了田野美子正用一把粉色的小扇子,不停的在她胸前部位往大虎這裏扇來,而那種香氣也不時的隨着她的煽動時而濃郁時而清淡。

“這是,迷魂香水!嘶!”

大虎知道這氣味是什麼以後,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以他的魂憶對迷魂香水的介紹,這是一種極爲罕見的香水,是以某種生物的魂魄煉製而成,他的主要作用是讓人的魂魄昏睡,從而任由對方擺佈,說白了就成了他人的傀儡。

據魂憶所知這種東西已經絕跡了,而眼前的這名女子竟然有這種東西,着實讓人心駭不已。不過大虎也不會畏懼,魂憶裏自由對這個東西的剋制之法。說來他得到的這些魂憶,簡直比百科全書還要牛逼幾分,可謂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簡直是受益無窮啊!

“卐佛守魂,歸納天地,吾我……”

大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在心底默唸起了一些佛門咒語,不過說來也怪,就在咒語唸了不到一邊之時楚冰雪的腦海內所有的清霧立刻的煙消雲散。

這時楚冰雪的目光散發着晶瑩的光忙,看向田野美子露出了一絲狠辣,不知是大虎自己痛恨島國人,還是因爲被魂憶裏的東西感染了,反正沒來由的就是在心底仇視這些人。

“嗯?”

田野美子在大虎消除了迷魂香水的那一刻眉頭一皺,難道我的功力還不到火候,只能對男性起到作用,而對女性失去效果!

“這位妹妹,你是?”

田野美子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你祖宗。”

大虎想起金蓮纔是她們的祖宗,所以就隨口說了出了,不過感覺少了些什麼,於是補充道。

“呵呵!我的意思是說我想插你祖宗。”

這話大虎說的可不假,雖然金蓮是個浪貨,但是不可爲稱的上是絕佳的美女,是個男人見了都想日的,所以大虎也不例外。其實這話也可以這樣說,只要是男的都想日島國祖宗。

“你滴,死啦死啦地!”

美子,聞言大怒對着大虎一聲怒呵!

“哼!我隨然不喜歡打女人,但是像你這樣的浪貨嫡系,我是從來不會弔軟!奧,不對,是腳軟。”

大虎說完感覺現在自己的身體與這話有些不符,隨即又改口道。不過話落的那一刻腳已經擡起衝着美子臉頰而去。

“走光了,走光了,你注意點!”

楚冰雪見大虎的動作使自己的裙底風光外泄當即提醒道。

“要不你來,否則男人做事女人少管。”

大虎此時無暇理會楚冰雪隨即罵了一句。

不過當楚冰雪的三寸金蓮即將踢在美子臉上時,突然的被一雙大手抓住了腳踝。

“哼!哪來的野丫頭竟敢對未來的楚二夫人無理!”

大手的主人是一名身高八尺的中年大漢,眼裏帶着些許的不肖之色看着楚冰雪冷冷的說道。

“我!野丫頭,黃海叔叔,你看仔細了,我怎麼會是野丫頭!”

大虎說完一把揭開了臉上的面紗,露出了楚冰雪絕美的容顏。

“你,你是!不,不可能!不可能!”

這大漢就北堂堂主黃海,當他看到楚冰雪真正的面目時,抓着腳踝的手也不經意的鬆開了,而臉色有了些許蒼白,像是受到某種驚嚇一般,嘴裏結結巴巴的說着只有他才知道的語言。

“黃海叔叔,這裏沒你的事,這是我們的家事,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辦!”

大虎見狀立刻提醒道黃海。

“呃!”

黃海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就走到一旁呆呆的發起愣來。

“各位兄弟,想必在場認識本姑娘的也不在少數,沒錯我就是楚冰雪,而且是活活的楚冰雪,這一點大家不用懷疑,我復活了,而且是從墳裏爬出來的,如今楚天霸要納妾室!我母親老實不便說話,我做女兒的今天就要在這裏爲母親將句公道話,希望各位叔叔伯伯們不要參合我們的家事!不過要是有外人插手此事我楚冰雪也不是吃素長大的,想必各位也瞭解我的脾氣!”

大虎說完看着場中一個個瞠目結舌的面孔。

“啊…是楚大小姐!”

“不會吧!我親眼所見大小姐入棺下葬,這怎麼可能!”

“竟有如此怪事,莫非是鬼?”

“不,這大白天的怎麼可能見鬼,我看這分明就是人嗎!”

各個議論之聲在不同的角落裏響起,只是美子的眼裏卻露出了疑惑之色。

“死而復生?這…不可能。當初我在她母親懷孕之時就以下了金蠶蠱魂,如今十幾年過去了,金蠶蠱魂也應該將其體內陰氣吸食完畢離開,那麼她死之事應其不假,照這麼說來,她應與我一樣是魂寄他體,嗯!對,就是這種可能,哼哼!即使這樣你怎能與我相比,我已經與此軀體魂體合一,豈是你剛剛一個寄宿者可以比擬的!”

美子,見到死而復生的楚冰雪不由得在心裏暗暗想到。

“呵呵!原來是雪兒復生真是可喜可賀,二孃我…”

美子的話還未說完就見楚冰雪的粉拳已經近前,當即臉色一變嬌呵一聲“呀!”接着左拳一擋身形爆退三丈,看了一眼楚冰雪道,“想打,可以,那就跟我來吧!”說完一個躍起就跳到了大理石桌面拼湊成的擂臺。

“哼!本姑娘何曾怕過誰,今天不把你打爬下我就插你祖宗。”

大虎見狀一聲冷哼,也隨即一躍而起到了擂臺之上!

“哈哈…既然兩位美女想要切磋一下,那我武田一郎就爲兩位做個裁判,如果田野美子僥倖取勝,那請在場的諸位做個憑證,以後美子小姐就是…”

“滾…”

武田一郎話未說完就背大虎的一聲怒呵給止住了剩下的話語。

“是我炎黃子孫後代的將大門給我關上!今天就讓這羣畜生知道什麼叫甕中捉鱉。”

大虎對着場中所有人厲聲吼道! “咣噹”一聲巨響,不知是誰將大廳的門給關上了。

大虎聽到這個聲音嘴角處不由得微微翹起,

“看來你這丫頭的分量在他們的心中?不低啊!”

大虎在腦海內對楚冰雪說道。

“這跟我沒關係,全是大虎哥哥的手段高明,希望一會將這個妖女人打死,爲我父母出口惡氣,對了大虎哥哥,你看我父親是怎麼了?”

楚冰雪對大虎豎起大拇指拍了個馬屁,然後問到她她父親的情況。

“你父親沒事,等會在給你解釋,眼下我先解決這個女人,看樣子她很不簡單,不要打擾我了免得被她鑽了空子。”

大虎說完不在與楚冰雪廢話而是朝着田野美子的方向一腳踹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尊的屁道!”

美子冷哼一聲,轉而將腚一撅迎向了楚冰雪的一腳。

“靠,真你孃的賤,竟然將屁股送給老子踢”

大虎看到美子的動作不由得罵到。

“屁乃人體之氣,豈有不放之理。陰魂所向,屁利無敵。”

美子弓身默唸幾句口訣,然而在念完之時,從美子的屁股內“噗”的一聲噴出一團淡淡的氣體,氣體散發出滾滾的惡臭,以極快的速度衝大虎的臉龐而去。

大虎見狀爲之一驚,“啊!陰屁!金剛咒‘卐’”

大虎見到活人放陰屁也是吃驚不已,不過眼前也沒什麼好用的手段,只好反轉乾坤來倒着打。

既然對方使用下面的洞,那麼他大虎就用上面的洞,看看到底是嘴吹出來的厲害,還是屁眼放出來的厲害。

‘卐’字與陰屁相撞在一起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反應。

這就和大炮打蚊子是一樣的道理,‘卐’字符直接將陰屁一擊潰散,而勢不可擋的朝着美子屁股而去。

“啪,啪!”

兩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第一聲是‘卐’字將美子屁股的褲子轟開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腚。

第二聲是楚冰雪的腳與美子屁股接觸的聲音。

“哎呀!”

田野美子一聲痛呼!轉而向前撲去三兩米。

“看來你還有些手段,那我也就不留手了。”

田野美子伏地轉頭看向大虎陰冷的說了一句,緊接着挺身而起。

“哧哧”

美子將身上衣服一扯而下,露出了高挺的前峯。

“靠,想和老子來赤膊戰,好,奉陪到底。”

大虎見狀怒聲說道,緊接着也將上身的衣物褪去,露出完美的身材。

“嗯?”

田野美子有些納悶大虎的舉動當即愣了一下,不過轉而陰鷙的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二奶劍雨。”

田野美子一聲嬌呵!接着從前胸射出兩道白色劍茫直衝大虎而去。

“啊,這也行!”

大虎看到對方使用的手段又是一驚,不過看着極速而來的奶劍也不敢小視,上身後仰,左右一個側躲兩道奶劍擦着楚冰雪的肩頭而過,直接射在楚冰雪身後三五仗遠的牆壁上,“滋滋”發出兩聲刺耳的聲音。

田野美子見自己的兩式攻擊沒起到任何作用,於是就棲身上前與大虎比起了拳腳功夫。

場下所有人被楚冰雪與田野美子的出奇打法給驚呆了,他們不是沒見過美女打架,但是這種又是屁眼攻擊,又是乳房奶劍的奇招異式,是他們問所未問見所未見!都不由得在內心猜想到底這兩人到底是誰最厲害一些呢!不過他們心裏的天秤始終是傾斜於楚冰雪的,無論是從個人角度還是從民族角度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支持楚冰雪!

場上楚冰雪與田野美子不停的拳來腳往,雙方的實力一時間難分上下,大虎的攻擊次次落空,面對着田野美子一時也別無它法,只能見招拆招,太極拳在美子面前也起不到絲毫作用,大虎的心漸漸的無力起來!

“大虎哥哥真笨,竟連個女子也拿不下!”

楚冰雪在腦海內撅起小嘴數落大虎道。

“你知道什麼,這個女人怪招奇出,就連我魂憶也未曾知曉出處,想來不是我們這一世紀的功夫,我正在尋找對方落點好一擊拿下!”

大虎一邊躲開美子的攻擊,一邊對腦海的楚冰雪說道。

“奧,那麼她有沒有可能和大虎哥哥一樣是個外來者呢?”

楚冰雪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大虎似乎明白了什麼,眼裏露出了兩道精光,不過很快的又淡了下去。

“唉!”

大虎嘆了口氣,心說現在自己知道了如何對付對方,但是符籙不是說化就能化的,以眼前形式唯一的辦法只能用掌心雷試一試,不過這掌心雷所用血液必須要是處子血液纔可,當下大虎與田野美子對轟一圈倒退數十步之遠,在腦海內問道。

“雪…,你是處女嗎?”

大虎問完以後面色稍有尷尬。

“嗯?”

小雪聞言臉色羞紅。

“是不是你還不知道啊!”

“我,我怎麼知道,這話說的,我像你什麼人似得。”

大虎尷尬的說道。

“唉!該看的看了,該摸的你也摸了,我身體你也用了,怎麼想抹嘴不認賬啊!告訴你本姑娘除了父親外從來沒被其他異性摸過…”

楚冰雪正喋喋不休的說着,突然被大虎一聲厲呵給打斷了。

“行了,我明白了,其餘的廢話就不用了。”

大虎說完就咬破了左手指在其右手掌之上畫了一個陰陽符,口中默唸幾句不知名的咒語後,對着飛身前往的田野美子打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