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包括谷樹良平在內,眾人的神色都嚴肅了起來。

  • Home
  • Blog
  • 包括谷樹良平在內,眾人的神色都嚴肅了起來。

村上貞正長出了口氣,朝坐在村上阪塬旁邊的首席防衛秘書大野冢雉夫看了過去。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京城李家。

書房內此刻燈火通明,這裡算是李家的核心之所,說這裡是書房,其實是過於美化,因為李老本身就不是什麼喜歡讀書的人。但他從戰爭年代走到現在,最佩服的是讀書人,不過你要是讓他好好看書的話,那無疑於逼他上吊,還不如上戰場呢。這裡也就是在書架上擺放著幾本書裝裝樣子而已,但這裡是李家議事之地,所有和李家息息相關的重大決定都是在商議決定,然後發布出去的。

這裡等於就是李家的御書房。

其實不僅僅是李家,每個家族家中都會有個御書房。相信就算是很普通家庭庭,書房也是不可少的。雖然說書房的樣式多樣,但性質卻都相同。

李老手中拿著蘇沐送給李樂天的紙條,閉目不語。

而這裡除了李老外,李家其餘核心人員全都在,只是他們全都神色肅然,沒有誰流露出想要發表看法的意思,全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他們都已經知道紙條上寫的是什麼,其實就是很簡單的十六個字,是四個成語,是四個他們都知道的成語。但知道歸知道,卻沒有誰能像蘇沐這樣清清楚楚點出來。而這四個成語的排列組合,帶給李家的便是一種嶄新氣象。

啪。

李老將紙條拍在桌面上,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迸射出兩道精光,「蘇沐這娃兒果然是有幾把刷子,連我都不得不佩服他這個官場新貴是名副其實。或許只有他這樣的人,才能稱之為新貴,才能將政治玩的如此爐火純青。小民,你這次前去上任后,就按照蘇沐給你的建議去做便是。之前的所有顧慮統統拋開。你只要明白一點,只要你立身清白,無愧於黨,無愧於人民,就沒有誰能抹黑你,就不必擔心有誰敢給你穿小鞋。」

「是。爺爺。」李樂民趕緊站起身恭聲道。

「小天,你現在算是咱們李家的一朵奇葩了,不過你這個奇葩既然無心從政,就繼續做好你的生意便是。你之前說你想要整頓下娛樂圈的風氣,想要給這個行業立立規矩,這個想法很好,想做就去做吧,爺爺我是無條件支持你。還有,依然是那句老生常談的話。你爺爺我是帶兵打仗出身,玩弄政治權謀術這類事,我不懂。你們的叔父輩也沒有誰敢說就擅長,但你身邊卻有精通的人,所以你要和蘇沐保持好親密關係。不管他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力挺到底。」李老說起這個時,神情嚴肅。

「是,爺爺。我知道,蘇沐可是我兄弟。要不是他的話,就沒有現在的李氏娛樂。這點我心知肚明,即便現在李氏娛樂的很多決策,我也都會徵求蘇沐的意見。我是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出賣兄弟的事,咱們李家還沒有這種人,也永遠不會有這種人。」李樂天難得認真的站起身。面對著李老一字一句說道。

這是李樂天第一次以這種坦然姿態面對李老,以前他只要見到老爺子,都是戰戰兢兢,唯唯諾諾的。

李老心滿意足,在場的李家核心成員是滿臉笑容。

李家有李樂民從政。有李樂天經商,互為支撐,李家便能穩定發展下去。

其實在這個書房中說到感慨最深的話,要屬李樂民。當初他在青林市執政的時候,蘇沐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鎮長,而且還是黑山鎮那種貧窮落後的鄉鎮副鎮長。那時候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有朝一日蘇沐能達到現在這種程度,幾年時間就從區區科級攀升到和他平起平坐的正廳級。這升遷速度,讓李樂民望其項背。

要說羨慕之心,那肯定有點,但李樂民卻沒有任何嫉妒之意。

因為他知道蘇沐能走到這步,憑的全都是扎紮實實,埋頭苦幹,實打實做出的政績。不說別的,光看看黑山鎮,說說杏唐縣,在蘇沐手中變成什麼模樣,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他李樂民必須佩服的。像是蘇沐這種有能耐的人才,就算是破格提拔,也沒有誰能有任何不滿。所有的嫉妒,在面對蘇沐拿出來的厚實政績前,都將煙消雲散。

有人說官場混的就是資歷,你到快退休的時候,上級是會酌情考慮給你提升個級別,讓你能有點心理安慰,高高興興退休。比如說正處級的給你個副廳級,正廳級的給你個副部級。但在這種資歷之外,更為看重的是政績。只要有政績,只要政績能拿得出手,能給當地的老百姓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能促進執政之地的經濟發展的話,這就夠了。

這才是官員進步的本錢,只要做到這些,想不進步都難。

莫非真當每級的組織部都是睜眼瞎,分不出好醜,辨不明真偽嗎?

但就算明白這些,李樂民心中仍然是升起一種強烈的無力感,面對蘇沐這種官場妖孽的深深無力。不過無所謂了,蘇沐的崛起是必然的,不出任何意外的話,他將來是有可能走的更遠的。既然李家最初就是跟隨徐家的,而蘇沐又是徐老收下的干孫子,沒準以後還能成為徐家在政治上的代言人,自己只要和蘇沐搞好關係就成。

想明白這點后,李樂民的心情就無比坦然。

蘇沐,你給我的錦囊妙計我收下了。

紙條上的四個成語赫然是:兩袖清風,左右逢源,運籌帷幄,一擊制勝。

葉家老宅。

和李家的如日中山不同,如今的葉家就是處於垂死掙扎中,是靠著葉南山才能繼續留在京城。說句不好聽的,要是葉南山現在有個三長兩短的話,葉家估計會被吞的乾乾淨淨。京城這種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的家族。只要你們葉家還有利益,就會被其餘家族覬覦。葉南山對這點也心知肚明,所以他現在才會想盡辦法的安排好一切事情。

因為葉南山感覺到最近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倘若說自己真的走了,葉家在沒有安排妥當的情況下。豈不是說很快就會成為一盤散沙?

而今晚商量的就是葉家百年大計中的最重要一環,聯姻。

誰聯姻?自然是葉錦俐。

所以說葉錦俐這個平常都沒有資格進書房的女人,現在卻成為全場焦點,因為她只要答應和談兵結婚,就意味著她身上將會多出另外一種身份,談家媳婦。

其實有時候想想。身份和關係真的是錯綜複雜的一件事,只要葉錦俐一天不嫁人,那麼她在葉家中就沒有誰會對她有任何過多的關注。但只要她結婚嫁人,哪怕是她的血緣親人,在為了家族利益時,都會好好考慮下和她的關係該如何定位。

這是大家族的通病,也是整個社會的現實。

娘家女兒,婆家媳婦,一個人卻代表著兩種身份。兩種很有可能會爆發出來激烈衝突的身份。

「小俐,你回來也有兩天了,談家那邊傳來話,說是想要讓咱們選個良辰吉日,讓你和談兵完成訂婚儀式,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在這種場合能說出這話來的就只有駱美娟,誰讓她是母親呢。

不然這話要從葉安定這個當爹的口中冒出來,好像是有點逼著葉錦俐趕緊嫁人的意思。

唰唰。

雖然話是由駱美娟在問。但其餘人的眼光全都掃視過來,都在等待葉錦俐的回答。她能一聲不吭的就從天朝逃到華盛頓。說明她還是有主見的。而這事怎麼說都和她息息相關,詢問下葉錦俐的態度也是必須的。

葉錦俐看到所有人都在盯著她后,她沒有任何動容,還是一如既往的保持著冷靜,只是說出來的話卻讓這裡的氣氛陡然間變的起來。

「爺爺,我知道您是想要讓我嫁到談家。是想要讓我作為葉家能繼續存在立足的保障。我還知道您和談家之間到底是達成了什麼樣的條件,五年之內,我爸和三叔都會抬高一個級別,我知道所有我該知道的,您看我都知道了。所以您也就別在這裡藏著掖著,我能答應您,我會和談兵訂婚,結婚,甚至能幫著咱們葉家做事,就算是幫著葉家侵佔談家資源都沒有問題,但我有條件。」葉錦俐眼神平靜,就好像自己面對的不是家人,而是商業夥伴似的。

「葉錦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話嗎?」葉安昌厲聲喊道。

「三叔,您也不必沖我大喊小叫,從小到大我也沒有受過你一點恩惠,你也沒有給過我任何關照,我和你之間除了都是葉家人這個血緣外,好像沒有其餘任何關係。因此您最好不要衝我喊叫,我怕我真的嫁到談家后,會左右你的升遷大計,您也千萬要相信我,既然說到就能做到。」葉錦俐不驚不喜淡然道。

「你?」這下輪到葉安昌臉色大變。

「大哥,你看你生出來的好閨女。」

「小俐,你不要胡說,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這個悍夫該休了 葉安定也感覺葉錦俐的話說的有點不近人情,眉頭皺起來沉聲道。

「爸,我就是因為知道在說什麼,所以才會明明白白說出來,我怕我要是現在不說的話,以後再說就沒有機會。我既然已經被你們當作聯姻對象推出來,怎麼就不能為我自己討點嫁妝呢。」葉錦俐堅持到底,沒有因為葉安定的呵斥而有任何退步。

「嫁妝?你要什麼嫁妝?這個就是你的條件嗎?」葉南山雙眼微眯微張,手指敲擊著桌面淡淡道。

「沒錯,這就是我的條件。」

「說出來你的條件。」

「我的條件很簡單,我要嫁妝,我要足以媲美我身份的嫁妝,再簡單點說,我要大秦能源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葉錦俐話音落地的剎那,全場俱靜。(未完待續。。) 野冢雉夫起身的時候,東機谷勝與佐藤信齋等人均朝去。

谷樹良平並不介意誰在首相面前做情報簡介,那些軍人卻不一樣。在東機谷勝等人看來,由文職人員做防衛簡介,簡直是對軍人最大的侮辱。事實上,大野冢雉夫不是單純的文職人員,出任首相首席防衛秘書之前,大野冢雉夫是三菱重工的防衛政策高級顧問,為三菱重工研製武器裝備提供重要參考意見。除此之外,他還在日本空中自衛隊服役,駕駛過戰鬥機,退役時是大佐軍官。

大野冢雉夫能夠出任防衛秘書,與他早年跟村上貞正共同創業有很大關係。

憑藉這非同一般的身份,大野冢雉夫在「影子內閣」里有非常高的地位,是少數幾個能夠用平等口吻與首相交談的人之一。

「正如首相所說,半島戰爭還未結束,支那就在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與村上.塬不一樣,大野冢雉夫的話更有主見,「相信大家都記得支那元首、當時還是副元首的王元慶在軍隊會議上提到的支那國防軍事力量建設綱領。雖然那次發言夠不上『綱領』的地位,但是在此之後,支那先後出台多項軍事發展計劃,包括建造數艘大型航母、擴充海軍實力,為空軍裝備第五代戰鬥機與戰略轟炸機、擴充空軍規模,陸軍實施全面軍事改革、全面提升部隊的快速作戰能力。這些舉措,無一例外都是針對我們。」

雖然東機谷勝等人很看不慣大野冢雉夫,但是他們都很佩服大野冢雉夫。

與軍人相比,大野冢雉夫的口才好得多,而且思路明確、條理清楚,能夠一針見血的點明要害,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這種才能,既讓東機谷勝等人相形見絀,又讓首相能夠更加準確的掌握情況。

在谷樹良平看來,大野冢雉夫的口才,與他退役后的工作經歷有很大的關係。

與村上貞正共同創業的時候,大野冢雉夫就負責公司推廣與產品推銷,是個非常不錯的營銷人員,口才自然非同一般。

「除了在外交上採取打壓政策之外,支那的軍事準備工作從來沒有停止過。」大野冢雉夫朝桐生俊次看了一眼,讓首相首席助理把準備好的文件分發給參會人員。「根據現在掌握的情報,支那很有可能在年內發動戰爭。」

此話一出,會議室內頓時嘩然。

谷樹良平都有點驚訝。 婚前羅曼史 趁村上貞正的注意力集中到大野冢雉夫身上的時候,他朝首相看了一眼。雖然在國家安全局成立之後,防衛省又成立了防衛安全情報廳,但是該情報機構的規模非常小,能力相當有限。

看了眼萬分驚訝的東機谷勝,谷樹良平心裡竇叢生。

東機谷勝與大野冢雉夫是競爭關係,防衛大臣不會白痴到把「政治資本」拱手讓給最具威脅的對手吧?

肯定不是防衛安全情報廳提供的情報。

大野冢雉夫的情報是從哪裡獲得的呢?

帶著這個問,谷樹良平接住了桐生俊次遞來的文件,裝著漫不經心的樣子翻看起來。

「大野君,你的這些情報……」

「雖然部分情報還未得到證實,但是大部分情報有足夠高的可信度。這一點,谷樹君應該可以證實。」

谷樹良平抬起頭來,在他朝大野冢雉夫看去的時候,對方也正朝他看來。

「大野,說重點吧。」村上貞正把話題拉了回來。

首相肯定知道情報來源!

谷樹良平低下頭,朝手裡的文件看去。

「首先說支那海軍,眾所周知,支那海軍對我們構成了最大威脅。」大野冢雉夫繞過會議桌,走上講台,說道,「在.動工建造的三艘大型航母均在上個月下水,舾裝工程進度比我們預料的快得多,預計將在年內或者明年年初完成。因為我們的四艘『瑞鶴』級航母將在明年年初先後完工,所以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支那不會等到明年年初開戰。如果在今年開戰,支那有三艘大型航母與一艘中型航母,我們只有兩艘中型航母,實力只有支那海軍的三分之一。

如果等到明年開戰,支那只有六艘大型航母與一艘中型航母,而我們擁有四艘大型航母與兩艘中型航母,實力為支那的七成。因為支那必須防範印度,所以支那海軍必須在南海保留至少一支航母戰鬥群,最多在西太平洋上投入三支航母戰鬥群。很明顯,早打對支那有利,晚打對我們有利。」

「決定勝負的不僅僅是海軍。」

高島凡一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上杉忠太郎朝他看了一眼。

實如此,在我們與支那的戰爭中,空軍的重要性不亞軍。」大野冢雉夫淡淡一笑,說道,「再來看支那的空軍實力,隨著被稱為『雷龍』的1型戰鬥機與被稱為『迅龍』的1用途戰鬥機分別在今年1月與完成定型試飛,支那空軍肯定會在年內裝備這兩種戰鬥機,或者現在已經小批量裝備。被稱為『雷神』的11戰略轟炸機已經在上個月首飛,年內肯定能完成定型試飛工作。當然,在我們與支那的戰鬥中,戰略轟炸機的用途不是很明顯,支那空軍裝備的足以執行絕大部分戰略打擊任務。綜合這些年來獲得的情報,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支那空軍的實力已經不亞於美國空軍。戰爭爆發后,支那空軍將作為首要打擊力量參戰。我們能否守住領空,掌握制空權,恐怕連高島君都沒有十足的把握吧?」

高島凡一咬了咬牙,沒有與大野冢雉夫抬杠,因為這番話並沒錯。

「即便支那空軍與海軍再厲害,也只能與我們打一場東海戰爭那樣的海上衝突!」

大野冢雉夫看了眼滿臉不削的佐藤信齋,笑著說道:「關鍵是,支那擁有一支戰無不勝的陸軍。」

「支那有能力登陸嗎?」

「當然有,而且是不同於傳統的登陸方式。」大野冢雉夫突然變得異常嚴肅,說道,「支那陸軍的改革重點不是地面裝甲部隊,而是空降部隊。佐藤君應該知道,在老戰爭與半島戰爭中,支那空降兵發揮出了非常驚人的戰鬥力。半島戰爭期間,支那提前攻打濟州島,而且首先派遣空降兵攻佔濟州機場,為陸戰隊開道,難道不是支那陸軍在演練用空降兵打越海登陸作戰的戰術嗎?當然,佐藤君會認為,空降兵只是步兵,根本不是裝甲部隊的對手。

事實確實如此,至少在半島戰爭期間,支那空降兵在與美國裝甲部隊交手的時候遭受了極為慘重的損失。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支那正在用其最先進的技術武裝空降部隊,力爭打造出第一支空降裝甲兵!」

「空降裝甲兵!?」佐藤信齋嚇了一跳。

大野冢雉夫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早在數年前,準確的說,在八年前,支那在新材料領域取得了實質性的突破。半島戰爭結束不久,支那在高強度合金的大規模生產工藝上取得重大成果。具體成果怎麼樣,我們現在還不太清楚,只有一點可以肯定,除了用來建造代號的攻擊機之外,支那將所有高強度合金用來建造空降戰車。更值得關注的是,支那已經在電磁炮技術上取得重大突破。如果我們獲得的情報沒有錯,支那肯定會在新式空降戰車上使用電磁炮。當然,支那沒有任何理由不在新式空降戰車上使用電力驅動設備。佐藤君作為陸軍統帥,應該清楚這三項技術結合能夠生產出多麼先進的戰車吧?」

佐藤信齋的臉色變得極為扭曲。如果大野冢雉夫的話變成現實,日本陸軍的所有坦克與裝甲車輛都可以送進歷史博物館了。

軍部的三位總長均被駁得啞口無言,會室內安靜了許多。

遲疑了好一陣,東機谷勝開口說道:「即便如此,支那也不可能在數個月之內為軍隊更換武器裝備,我們……」

「需要數個月嗎?只要有部分先進裝備,支那就能掌握戰爭主動權,然後用較為落後的裝備打贏戰爭。美國在大量裝備無人戰鬥機的情況下,照樣沒有淘汰第四代戰鬥機。在整個軍事系統中,先進裝備是畫龍點睛的一筆,而不是全部!」

被大野冢雉夫毫不留情的反駁一通,東機谷勝顯得有點憤怒。

「我覺得,這個問題完全沒有爭論的價值。」村上貞正此時才出面平息爭辯。「擴充軍備只是戰爭準備工作的必要一環,而不是全部。有一點足以確定支那發動戰爭的企圖,不管怎麼樣,支那不會看著我們與印度結盟而沒有任何錶示。對支那來說,在我們與印度結盟之前,打垮我們或者打垮印度是最理想的選擇。從現實來看,支那沒有多少理由對付印度,我們則會成為支那的重點打擊對象。」

聽完這番話,谷樹良平知道正在積極推動戰爭的不是大野冢雉夫,而是村上貞正。

毫無問,谷樹良平在數個小時前的猜測沒有錯,村上貞正不會無緣無故的召集內閣與軍部全體重要成員開會!

日本正在為戰爭做準備,絕對是最重要的情報!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黑后不久,會議結束,谷樹良平不慌不急的離開首

千里之外,李存勛在吃晚飯的時候趕到元首府。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習慣。元首也是人,所以每位元首都有一些特殊習慣。紀佑國有什麼特殊習慣,李存勛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趙潤東思考問題時喜歡揉額頭,大概與他年輕時在戰場上受過傷有關。王元慶上任不久,很多習慣還未表現出來,只有一種為大家津津樂道:常常以共進晚餐的名義讓官員到元首府彙報工作。這大概與王元慶仍然單身獨居有很大的關係。

「調查」元首的私人生活不是李存勛該做的事情,但是作為軍情局局長,多年的職業素養讓他能夠發現一些常人發現不了的細節。比如王元慶的生活很有節制,不管是抽煙、喝酒、還是吃飯,總是適可而止;王元慶是個很好客的人,每次讓官員彙報工作,都會讓廚師準備豐盛的飯菜,讓人覺得他不太節約;王元慶是個很有品味的人,皮靴總是一塵不染,圓領中山裝永遠像新的一樣,頭髮時刻都梳理得整齊光鮮,彷彿時刻都在工作;王元慶還是個很有規律的人,與其他元首一樣,從來不會遲到,也不喜歡別人遲到。

細節決定成敗,細節也決定性格。

元首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共和國的性格。

作為當事人之一,李存勛永遠不會忘記今年春節前後發生的那些事情。

確定提名王元慶為下一任共和國國家元首之後,趙潤東與王元慶在政府領導班子人員安排上發生了很大分歧。趙潤東希望顧衛民留任、繼續擔任國務院總理,王元慶堅決提名宗應仁出任國務院總理、由葉致勝出任國防部長。其他人員更迭都沒問題,比如讓閻尚隆接替黃國巍出任外交部長,只有總理與國防部長的人員安排出了問題。爭到最後,趙潤東不得不讓步,除了讓顧衛民轉任全體代表大會主席之外,其餘全由王元慶安排。

春節后的全體代表大會上,王元慶的國務院主要官員提名名單多次遭到代表質。

最大的問題不是讓宗應仁出任總理,而是讓葉致勝出任國防部長。

雖然由文官擔任國防部長已經寫入法律,顧衛民與宗應仁也是文官,但是兩人出任國防部長之前,要麼在國防部工作多年,要麼在地方政府一把手的位置上幹了多年,均有出色的行政管理能力。葉致勝在此之前,除了擔任副元首首席助理之外,在廣西地方政府工作年,再前面就是在人民大學當教授。一個「教書匠」能夠管好擁有上萬職員,關係到共和國國防安全的國防部嗎?

為了這個問題,王元慶三次提名葉致勝出任國防部長,兩次遭到否決。

最後一次表決前,仍然有不少代表持反對態度。直到趙潤東親自出面活動,相方設法的說服了幾十名起帶頭作用的代表,王元慶的提名才在第三次表決中以微弱多數獲得通過,葉致勝成為共和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國防部長。

這件事情,非常清楚的反映出王元慶的一個特點:絕不妥協。

按照紀佑國離任前通過的幾項法律,如果新任元首的國務院主要官員提名被代表大會三次否決,前任元首將解散全體代表大會,留任半年,重新進行選舉。到時候,王元慶能否被提名出任國家元首都是個問題。

為了國防部長的人選,王元慶甘願押上自己的政治前程。

這既讓李存勛感到欣慰,至少元首不會「出賣」某個官員的利益,也讓李存勛覺得王元慶有點魯莽,葉致勝當不了國防部長,照樣能在元首首席助理的位置上出謀劃策,發揮比國防部長還要重要的作用。以共和國現行的政治體制,一個能在元首身邊說上話的秘書遠比一個在國防部坐班的部長更有影響力。

王元慶力挺葉致勝,讓李存勛看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除了紀佑國在離任前推出的幾部重要法律之外,趙潤東未在任職期間對共和國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王元慶是紀佑國的得意門生,會不會在任職期間深化政治體制改革呢?他在就任前力挺葉致勝出任國防部長,是不是推行政治改革的徵兆呢?

這兩個問題,不值得李存勛深思。

不管政治體制怎麼改,情報系統都是世外桃源。哪怕在標榜民主的美國,情報機構都具有非常超脫的地位。

執政個多月,外界對王元慶的指望度漸漸降低。

對那些心懷忐忑的官員來說,年僅1歲的元

任后無所作為,終於讓他們鬆了口氣,能夠睡上安

對希望祖國強大的平民百姓來說,元首的平凡表現讓他們很是失望,甚至有人認為王元慶過於年輕,不適合擔任共和國最高領袖。

只有兩類人對王元慶有著完全不同的看法,一是軍人,二是科研人員。

多月里,王元慶做了兩件大事,一是深化由趙潤東在.份發起的第二輪軍事改革,二是全面推進「炎黃計劃」第四階段科研工作。

離任前.年,即半島戰爭結束后的.年內,趙潤東將所有精力用在了軍事改革上。

用趙潤東在離任前的話來說,這些事情只能由他來做,王元慶在上任之後必須鞏固政治地位,不能對軍隊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在李存勛看來,推行第二輪軍事改革,是趙潤東留給王元慶的最大政治遺產。

第二輪軍事改革的重點是人事調整,而不是裝備更新。除了讓項鋌輝繼續擔任總參謀長之外,在半島戰爭中表現出色、發揮關鍵作用的裴承毅晉陞陸軍少將,出任總參謀部作戰處處長,因此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裴承毅將在或者1后取代項鋌輝,成為共和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參謀長;林嘯雷接替英常徽出任海軍司令,張韋昌出任海軍參謀長;章忠憲接替嚴宇擎出任空軍司令,雷靖鳴出任空軍參謀長;史文剛出任陸戰隊司令,皮興康出任電子信息網路司令,齊鴻飛出任空天司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