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半個多小時後,基本上除了被老師拖堂留下的班級外,剩下的所有人都圍觀着這場鬧劇。

  • Home
  • Blog
  • 半個多小時後,基本上除了被老師拖堂留下的班級外,剩下的所有人都圍觀着這場鬧劇。

有想看董憶出醜的,也有替董憶擔心的,當然更多的,都是來湊熱鬧的。

人一多,聲音的嘈雜聲便愈發鼎沸,這讓董憶的耳膜有些難受。

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爲教導主任拿着試卷出現在人羣中。

整個場面也在瞬間安靜下來,看來他在這個學生們的心中還是很有威望的。

學生自發的讓出一條人行道,等教導主任進去後,又趕忙搶佔有利位置。

“董憶是吧?如果你現在後悔,可以給我道個歉,這件事我不許追究。”

教導主任此時有苦難言,原本他以爲只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學生,可沒想到,短短几十分鐘,就聚集了這麼多人。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有些話根本沒辦法說,他也有心想叫董憶單聊。

但以這個少年膽大包天的天性,肯定不會同意自己的意見。

現在也只能寄希望於,他對自己出的試題有那麼一絲絲的輕視吧。

是的,看到董憶穩如泰山的樣子,這讓見過不少大風大浪的主任都有些穩不住了。

“廢話真多!”

董憶吐掉口中的狗尾巴草,然後接過試卷徑直來到課桌前坐下。

教導主任沒來之前,已經有同學搬了套桌椅放在這裏,此時董憶也毫不客氣。

眼看勸說無用,教導主任也只能硬着頭皮開口道。

“時間規定爲一個小時,各個課目的題,是我從歷年的高考試卷中摘出數道,如果超出時間或者交白卷,都視爲作廢。”

教導主任的話引的圍觀的衆人一陣驚呼,這個少年纔剛剛上高一,就要迎接這麼大的挑戰?

此刻在人羣中有一雙美眸,盯着已經開始奮筆疾書的董憶,心中的擔憂稍稍消散了些。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但孫詩蓉還是有些不放心,她聽說董憶想要獲得勝利,就必須拿到滿分。

如果是普通的模擬考試,她還不會這麼緊張,但這是高考題!

恐怕就是很多高三學子,也不敢說自己吃透了高考試卷吧?

全場唯一一個對董憶有信心的,反而是高一三班的文藝委員,李浩傑!

他之所以對董憶有信心,不是因爲他認定董憶確實有真才實學,而是因爲經過早上社會的毒打後,他此時看什麼都如驚弓之鳥。

特別是這件事和董憶產生關係後,那種感覺尤爲強烈。

他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決不能輕易的下定論!

時間在衆人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流逝,正午的太陽釋放着自己最引以爲傲的熱量。

很多人已經開始汗流浹背,特別是體型虛胖的教導主任。

“現在過去多長時間了?”

教導主任抹了一把臉上的汗珠,問向旁邊的老師。

“剛過半個小時。”

還有半個小時麼?

教導主任也第一次覺得,人生中的這一個小時有多麼的漫長。

他現在心中不由有些後悔,要是自己也搬個凳子出來,會不會好點?

就在衆人翹首以盼的時候,忽然發現董憶已經離開了座位。

“我做完了!”

只見他扔掉手中的筆,揚起試卷高呼道。

這麼快?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第一個念頭,緊接着,無數人開始質疑,董憶確定不是亂寫的?

人羣不由開始騷動起來,讓撲面而來的熱浪,溫度陡然上升。

“都安靜一下!”

雖然心中對董憶做這麼快感到驚訝,但教導主任還是接過試卷,認真審閱起來。

此時整個廣場內針落可聞,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答案。

教導主任越看臉色越陰沉,但最後,他將試卷交給董憶的班主任,也就是劉珊珊。

“你看看吧。”

劉珊珊快速的掃了幾眼,發現幾處隱蔽的坑全被董憶躲過,而且回答的與教科書中的分毫不差。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相信這是一個低年級學生所作?

“既然沒有異議,那我就先走了。”

董憶說着,雙手負後,施施然的準備離開。

“等等!”

教導主任看到董憶轉頭後,整個臉頰的肉都擠到了一起,露出一個笑容。

“有什麼需要儘管提!”

董憶大踏步的離開,無數人的目光目送他離開,而他,只留下了一句話。

“離我遠點。” 在此後的兩個星期內,果然沒有人再管教董憶,當然,首先要排除孫詩蓉,因爲她經常會打着向董憶請教的名義,然後逐漸將老師今天講課的內容複述一遍。

雖然董憶已經不止一次的冷落她,但她依舊不依不饒,這讓董憶不禁有些懷疑孫詩蓉的人生信條中,是不是刻着一個槓字……

這兩天董憶也學乖了, 還沒等她下課,便溜到山溝或者半山腰上,開始和農作物鬥智鬥勇,經過幾天的努力,效果也非常顯著。

不僅有好幾戶人家找到學校,要求賠償,更有甚者,還讓學校交出董憶這個人,否則,就要報警。

雖然不知道最後節目組和學校怎麼將這些事擺平,但只要看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的學霸形象正在坍塌。

今天的董憶沒有亂跑,反而還早起了兩個小時,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將凌亂的髮絲扒拉平整,看着水面上頗爲清秀的臉龐,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竊喜。

他這麼做當然不是爲了上學,而是此次的雲北省之行要結束了!

來這裏雖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天時間,但無論是對董憶的生理還是心理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特別是還要注意,在鏡頭內不能讓觀衆對自己產生好感。

但是如何招黑,卻是一個很大的學問,董憶自認在這二十天裏,學到了很多東西,而且也堅信,自己的所作所爲,在節目播出以後,肯定會引起社會上的極大反響。

而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躺好,然後坐等無數黑粉蜂擁而至!

就在董憶剛扔掉擦過休閒鞋的抹布,準備提起行李箱的時候,跟拍的趙鵬忽然開口道。

“導演組臨時得到通知,說你可以帶着孫詩蓉一同回城,去參加生日派對。”

董憶聞言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趙鵬有些汗顏的看着董憶,沒好氣的說道:“今天是孫家姐妹的生日,你的生日還有兩個多月。”

董憶這才恍然大悟的拍拍額頭。

“你不說,我還真把自己生日忘了。”

得知機票已經買好了,董憶便抱着連拉桿都斷裂的行李箱前往學校。

依舊是那輛熟悉的驢車,也還是那股迷人的味道,只不過坐車人和趕車人的心境都發生了很大不同。

劉老漢手拉着繮繩,眼角餘光看到驢車內正東張西望的董憶,心裏有些依依不捨,雖然這個娃娃攪得村子裏是天翻地覆,但都拿到了相應的補償。

現在他猛然間要離開,劉老漢覺得心中空落落的。

一路上,劉老漢自說自話的介紹着這大山中的一草一木,作爲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六十多年的人,他算是最瞭解這片的土地的人之一。

而董憶,也認真的聽着關於這座大山的故事,當然,他的臉上依舊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也只有趙鵬,偶爾還會和劉老漢搭話,讓他不會顯得那麼尷尬。

當到達學校門口時,董憶直接從驢車上跳了下來,直奔高一三班。

作爲學校中的風雲人物,關於他的種種傳聞門衛也略知一二,他還記起之前,學校的教導主任親自吩咐過,以後只要是他,刻意任意在學校裏出行。

來到高一三班後,聽到裏面還在上課,董憶便開始敲門。

“咚咚咚!”

“請進!”

董憶聞言推門而入,教室中的同學們發現是他後,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原本董憶是準備將孫詩蓉叫出去的,可是當它看到教室中掛起的橫幅,紮起的氣球時,眼前的視線不由有些模糊。

【恭喜董憶同學長大成人!希望你以後前程似錦!】

說實話,董憶對於高一三班這個班集體,並不熟悉,甚至有些人他根本叫不出名字,但此時此刻,他們竟然會爲了自己,準備一個歡送儀式。

這是董憶從來不曾想到過的,特別是聽到這次的歡送儀式,還是李浩傑精心策劃以後,他心中忽然有些澀澀的。

“董憶同學,今天就要離開,因爲時間的緣故,所以沒辦法在這裏多待,大家全體起立,歡送一下他吧!”

劉珊珊眼含熱淚的說完後,便起身目送董憶,其他同學也紛紛站身來,目光希冀的望着他。

“謝謝大家!以後有機會去湖城玩的話,大家可以來找我!”

董憶對着衆人深鞠一躬後,便轉身離開,孫詩蓉也跟着他的腳步,離開了教室。

就在他們剛離開教室的剎那,洪亮且悠揚的歌聲傳來。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我對自由的嚮往~”

“天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無牽掛~”

“穿過幽暗的歲月~也曾感到彷徨~”

……

從教學樓中出來,兩人都很有默契的一言不發,直到快來到校門口時,董憶轉頭看向孫詩蓉。

“你嚮往大城市的生活麼?”

孫詩蓉既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怔怔的看着董憶,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董憶露出笑容:“聽家裏人說,你一直非常渴望去城市裏看一看,今天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

“我?去城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