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半年時間修鍊,江寂塵把陰陽靈潭的陰陽之力、冰龍花的冰龍精血完全融煉完,不殘留一絲,還有把蒼松子及自己所余的靈丹全部耗盡,才終成就了現有的境界。

  • Home
  • Blog
  • 半年時間修鍊,江寂塵把陰陽靈潭的陰陽之力、冰龍花的冰龍精血完全融煉完,不殘留一絲,還有把蒼松子及自己所余的靈丹全部耗盡,才終成就了現有的境界。

最後一顆靈丹耗盡,沒有了修行資源,江寂塵自然不可能再修鍊下去,是該離開了時候了!

「小塵塵,不錯呀,江靈兒我半年才踏入先天六重初境,你可好,竟然踏入了先天五重境,這速度…..」

這聲音怎麼有一種赤裸裸炫耀的意思?不過,江寂塵看到江靈兒的修為境界之後,也是一陣震撼。

自己夠變態了吧,但江靈兒……就這麼輕鬆的踏入了先天六重境。

他自己修為全放,沒有絲毫掩飾,本來就是想炫耀一下的,但面對江靈兒,他……

「這是龍魂珠的作用吧?」

江寂塵瞬間想到了關鍵! ?

聽到江寂塵的話,江靈兒以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什麼龍魂珠的作用?是我江靈兒天賦驚世,什麼境界壁壘在我眼中都如過眼浮雲,江寂塵,請你不要用嫉妒的眼光看待這一切!」

好吧,江寂塵此時再也無話可說!

江靈兒得意了一陣之後道:「以我現在的修為境界,操控龍族祭壇傳送陣,那是易如反掌之事,說吧,小塵塵,還有小骷髏,你們想要去哪裡?」

天珠國已然無江寂塵容身之地,只能離開,只有等實力足夠強大時再回歸。

至於離開后,下一步該往哪裡?江寂塵其實也有想過,並有了決定,那便是天劍盟雲水城。

南州至強者,皆出雲水城,世間難尋靈藥,雲水可尋。

在雲水城,江寂塵有可能可以尋找到重續先天煉體境之後的丹藥,而且那裡是天劍盟的地方,是南州的聖城,便是南州四大強國都要以雲水城為尊。

這也是青虛暗中給他傳言的建議!

當然,雲水城遙遠不可及,若只是先天境,恐怕要飛上數年才能到達,那怕是築基境強者,也需要數月之久。

不過,一些大國與大國之間也有傳送陣,只是費用驚人,便是一般的築基修士都未必出得起,一般只有那些上等大勢力出來的世家門、門派子弟才會用。

現在這裡有一個免費的龍族祭壇傳送陣,江寂塵雖然不會使用龍族的傳送陣,但眼力不差,看得出這是一個古老的全方位無定點傳送祭壇,不像各大國之間的傳送陣都是單向定點傳送。

當然,全方位無定點傳送陣也不是一般人能使用的,唯有空間大師才能夠操控,定下傳送點。

其實,那怕江靈兒擁有了龍魂珠的力量,江寂塵依舊覺得她很不靠譜,畢竟上次已經領教過一次了。

當然他現在是不敢說出來的,只委婉地道:「我們就去天劍盟雲水城,江靈兒,這個沒有問題吧?」

江靈兒當場拍著不算豐滿,但形狀極是完美的胸口道:「放心,包在我江靈兒身上!」

三人踏入了龍族傳送祭壇中,江寂塵可以感應到從腳底傳來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彷彿是踏立在上古的大地之上。

江靈兒此時幻動雙手,凝結出神秘而古老的手印。

龍魂之力隨著手印流轉出來,沒入龍族傳送祭壇中。

「嗡!」

隨著龍魂之力沒入傳送祭壇中,祭壇上面複雜、繁密、古老的空間陣紋遊動,如同活了過來一般,散發著柔和的淡藍色光華,把他們三個籠罩起來。

江靈兒不斷地幻動手印,傳送祭壇四周浮現藍色的陣紋,如同一條條藍龍在遊走。

她此時伸出嫩白纖指,不斷地在遊動的陣紋上點出,剎那之間,如同夜空中有星辰,星光萬點,密布四方空間。

「嗯,一陣在手,沒有我江靈兒去不到的地方,哇嘎嘎…..」

這時候,傳送祭壇中傳來江靈兒得意又囂張的笑聲。

江寂塵看著她的手指在如同光幕一樣的藍色陣紋上點動手指,似在確定方向坐標。

但江寂塵總感覺有那些地方不對勁,他想了一下疑惑地問道:「天劍盟雲水城不是在南方盡處么?你怎麼在北方盡處點刻坐標呢?」

江靈兒一聽江寂塵的話,手指一顫,點在上面的光點忽然凌亂了起來,她極力保持淡地道:「有嗎?我現在點的地方難道不是南方?」

然而,她聲音剛說完,傳送陣突然動搖起來,非常的不穩定!

「完了,我剛才手一抖,傳送坐標沒有完成,現在傳送陣自主運轉,變成了不定向傳送!」

江靈兒聲音有些焦急地道。

這時候,江寂塵反而很鎮定,反正傳送陣自動運轉,不定向傳送,他們三人會被傳送不同的、未知的地方,這已是不可以更改的事實。

江寂塵靜靜地看著江靈兒,小骷髏也抬起小腦袋,側頭昂望。

江靈兒終於不復之前的囂張氣焰,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忸怩不安地道:「那個……完全是一次意外,我保證絕不會有下次了!」

下次?還想有下次?哼,休想!

這幾乎是江寂塵和小骷髏同樣的心聲了。

這時候,江寂塵有些不確定在問道:「江靈兒,你是不是連東南西北也不分啊?」

江靈兒扯著衣角,有些底氣不足道:「哪有這麼嚴重,只是偶爾才會分不清的!很多時候我都是分得清的!」

江寂塵不太相信的地問道:「什麼時候?」

江靈兒理直氣壯地道:「白天,早有太陽的時候,或者下午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

江寂塵:「……」

小骷髏:「……」

讓一個路痴來操控傳送陣,好吧,大家都可以想象得到是什麼結果!

此時,傳送陣已經運轉到最後了,一道白光衝起,三人剎那從原地消失,連一聲道別都來不及說。

不過,那一瞬間,江寂塵的靈魂如同離體了一般,一如那一天他的靈魂飄渺在無盡的時空中,彷彿可以追溯過去,也可以看到未來,許許多多的畫面映在靈魂識海中。

他此時,看到小骷髏被傳送到了一片死寂的世界中,那裡可以看到萬千枯骨,億萬靈魂……是亡靈界。

江靈兒則被傳送到了一處神秘地方,似存於這片天地間,又不似在這片天地間,極像傳說中的龍界!

天地之間有六界,惡魔界、亡靈界、獸人界、修羅界、人間界、天道界!

而龍界並不在六界之內,他或者也算是人間界。

就當江寂塵想看更清楚一些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身體一震,就感到自己到了一片陌生的天地。

然而,江寂塵還來不及察看四方環境,就只見數道強大的攻擊無情的轟殺向他。

江寂塵反應何等迅速,幾乎是自然本能般的反應,幻影無定踏出,輕鬆避開了這幾道轟殺!

飄然的退開,江寂塵才有時間看向四周。

只見茫茫古原,擎天巨峰,靈湖漫布,古獸奔騰,珍禽掠空…….撲面而來就是蒼茫原始的蠻荒氣。 ?

站在這一片陌生的天地,江寂塵以為已經回到了上古蠻荒時代,天地充滿了原始的氣息。

「這裡倒底是什麼地方?小骷髏被傳送到了亡靈界,江靈兒被傳送到傳說中的龍界,而我,難道真的被傳到了蠻荒之地?」

若說人間界還有如這樣的一片古原,那必然就是在五域之一的北原!

想到自己被傳送到北原,江寂塵就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南州、北原,這根本就是兩個極端,若是這樣,那還真不知要多少年以後才能回到天珠國青月城去?

江寂塵有些獃獃地看著前方。

此處高峰之頂,往前就可以看到蒼茫古原,還有擎天巨峰,靈湖、古林、沼澤則星羅棋布的分散其中。

剛才出手攻擊的一群人也停止了攻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

這處峰頂很寬闊,靈氣濃郁,石縫之中,奇花異草叢生,甚至還有靈泉石澗流,當真是一處寶地,非常的適合修行,亦適合靈藥生長。

如這等靈地,向來不缺少珍貴的靈藥。

而此時,四周散立十數人,年紀在二十到三十多歲不等,但修為卻沒有多高,都是先天二重境到先天三重境之間。

在江寂塵的身邊不遠站立著一個身段嬌小玲瓏、容顏無比俏麗的黑色勁裝少女,她手持靈劍,站在一處靈泉噴涌的地方。

而江寂塵此時則是站在靈涌噴涌的另一邊。

看到突然出現在身邊的少年,黑色勁裝少女神色一緊,警惕地看著江寂塵,但她發現江寂塵並沒有注意到她,更沒看向她腳邊的那一株靈花,而是獃獃發愣地看著前方。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處境很危險?

身處這些人的包圍中,今日恐怕難逃一死,但若無法取回千瓣花,族主爺爺所中的千方毒就無法解開,隨時都會命殞,難道天要亡我花家?

這一剎那之間,黑色勁裝少女花小鈴心中轉過這些念頭。

四周圍著的人剛才本是與黑色勁裝少女激斗中,差點將她擒殺,卻突然憑空跳出了一個少年。

「難道是歷煉幻境開啟了,是那些天才強者們傳送進來歷練?」

「怎麼可能?幻境歷煉一個月後才開啟,他們根本不可能進來的,他必然是花小鈴請來的幫手。」

「一名先天一重境垃圾幫手?這跟來這裡送死有什麼區別!」

……

四周圍著的人開口議論道。

不過,當確認了少年的修為之後,這些人都露出不屑之色,一下子就忽略了他的存在。

這些人穿著同一種家族服裝,顯然是來自同一個家族的隊伍,為首的是一個目光陰沉的青年。

他冷冷地盯著突然出現的江寂塵和花小鈴,開口道:「花小鈴,你若放棄千瓣花,自行離去,看在我還想娶你過門、玩上一段時間的份上,我今天就不為難你了!」

千瓣花此時就生長在靈泉邊上,此時似乎是一副欲開未開的樣子。

《花草經》上有說:千瓣花,一年一瓣,千年花開,解毒聖葯!

花小鈴腳邊這一株千瓣花已經長滿千瓣,不過,似乎還差一點時辰才能真正成熟,千年花開。

這是花家的救命之葯,花小鈴就算是拼了性命也絕不會放棄,她決絕地回應道:「這朵千瓣花是我先發現的了,並在這裡守候了半個月,是屬於我的,絕不會讓給你們,想要千瓣花就從我花小鈴的屍體踏過吧!」

為首青年叫林秋,是林家的二公子,他森然而變態地說道:「以你的姿色,那怕變成了屍體,我也能玩得很爽哦!」

花小鈴瞬間臉色一片慘白,她早已聽聞過林秋有戀屍僻,看來傳言不假。

這一刻,她的心中生出了一股絕望之色。

這次出城為尋找千瓣花,所跟隨的花家子弟都已身亡,或葬身於兇悍的古獸之口,或是被守獵者所殺,她一個人好不容易尋到這裡,並在這裡守候多天,眼看千瓣花開,希望就在眼前,林秋卻帶著一群家族子弟在這個關鍵時候出現了。

難道一切努力成空,自己也還要落個身亡受辱的下場?

想到自己死了,身體還要被林秋那變態褻玩,花小鈴就感到身一陣發寒。

就在林秋與花小鈴對話之間,江寂塵終於回過神來。

「不管來到什麼地方,先弄清楚情況再說!」江寂塵暗暗想道。

而他剛才雖然在發獃,但這些人的對話卻是一字不漏的落入他的耳中。

聽他們提到了歷煉幻境四個字,似乎有可能不是北原之地!

江寂塵終於生出一絲希望,他決定向身邊這個叫做花小鈴的俏麗女孩打聽情況。

至於林秋那一群人,這顯然一群做慣殺人越貨勾當的人,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何況,那個林秋這麼變態,若是可以,江寂塵也不介意隨手殺掉他。

哪怕不用眼睛看,他只以神識掃一遍便清楚地知道了這些人的境界修為。

看了之後,江寂塵感覺這些的修為整體比珠國同輩略高一個層次。

但按道里,這方世界,天地靈氣無比濃郁,修行資源無比豐富,他們的修為沒道理那麼低才是。

如在天珠這等小國,眾修者的修為遠遠比上等修行勢力低,一個是修行天賦血脈的問題,但最主要的卻還是修行資源貧乏。

不過,江寂塵很快就感應到他們體內似乎隱隱有一股封印壓制之力,就是這股力量讓他們的修為無法加速。

這股封印壓制之力,江寂塵很熟悉,正是天地封禁之力!

江寂塵是煉體者,對此感受無比的感刻。

「這片天地有古怪,竟然對靈修者都有天地壓制,但我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江寂塵暗暗感到奇怪,但他沒有繼續深想。

那些人,那為首青年修為不弱,先天三重中境,其餘還有七名是先天三重境修者,而黑衣勁裝少女只有先天三重初境,跟這些人比起來,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至於江寂塵自己,習慣了隱藏修為,現在只表現出先天一重圓滿境,所在在這些人眼中,確實弱得像垃圾一樣,難怪直接被他們忽略不計了。

這時候,林秋剛說完,他在快意的欣賞著花小鈴驚懼無助的表情,扭曲的心理得到了些許的滿足。

然而一道聲音卻打斷他的欣賞,只見那個被他忽略地小子轉身對著花小鈴道:「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能告訴我嗎?」 ?

林秋最討厭自己在欣賞的時候被打斷!

「小子,你是急著找死么?我可能忘了告訴你,我除了喜歡女屍,也喜歡像這樣白嫩的少男屍體,哈哈……」

林秋森然變態的聲音回蕩在峰頂,飄得很遠。

他以為,那少年聽到他的話后,必然會害怕得雙腿發軟,甚至會向他跪地求饒。

以往,便有不少的少年就被他一句話嚇成了那樣。

至少,此刻的花小鈴就被嚇得臉色發白,嬌軀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似根本沒有聽到江寂塵的問話。

看到一個小少女被嚇成這樣,江寂塵皺了皺眉,冷冷地看了一眼林秋道:「我在問話,你最好不要打斷我!」

然後,他再也在沒有再看林秋,而是對花小鈴道:「姑娘,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能告訴我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