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半空。

一劍挑開紅仙的武器,劍身傳遞出一股近乎於蠻橫的強大力量,將前者震得狼狽退去,竇子陵神情淡漠道:「放棄吧,你不是我的對手。」 第314章漢王朝,藍家

天級便是天級,哪怕是利用特殊辦法突破到天級的,那也不是一個地級巔峰強者所能抗衡的存在。若非是忌憚紅仙的身份,竇子陵不介意將其擄走,細細品嘗一下這『女』人的滋味。那張毫無瑕疵的臉蛋,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可是令竇子陵垂涎已久。

不過,心底剛一閃過這個念頭,竇子陵便強行將之壓下,腦子裡不由閃過一道威嚴的身影,若是那位神秘的黑煞大人知道自己惹上擎天府這樣的北州域頂級勢力,自己日後的下場,恐怕會十分凄慘吧?

雖然實力艱難地突破到了天級初期,但對於那位神秘的黑煞大人,竇子陵的心頭,仍舊是保留著一份深深的敬畏。

聽得竇子陵的話語,其對面的一個身姿豐腴的美麗『女』人咬了咬嘴『唇』,俏臉之上帶著一抹厭惡與憤怒

任由漆黑的長發與血紅的衣裙隨風飄搖,紅裙『女』人深吸了一口氣,俏臉冰冷道:「若是放走你,我如何向那一百三十六個無辜冤死的少『女』『交』代?」說話之間,其美眸之中閃過一抹決然。

「不過是些螻蟻罷了,你居然為了她們與我拚命?」眉頭略微一皺,竇子陵緊握著青『色』長劍,遙遙指向紅仙,劍身之上,凌厲的劍氣若隱若現,伸縮吞吐,嘴裡則是淡漠道:「別以為你是擎天府核心弟子,我便不敢殺你!」說到最後,在其病態般灰白的臉龐上,掠過一抹狠辣,目光也是冷厲了幾分。

「至多不過是一死罷了,我這條命,本就是賺來的,原本七年前便該死了,如今為了那些無辜冤死的少『女』,即便是丟掉『性』命,也算是死得其所。」美眸淡淡地盯著竇子陵,面對生死,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遠比想象中更加淡然。

這七年之中,她受盡了煎熬,每當閉眼,腦子之中便會不由自主地浮現起當日的景象,每次睡覺,都會在噩夢中驚醒,噩夢之中,那一個被『抽』干血液的少年,從地獄之中爬出,一臉猙獰地找她索命。

在無盡的折磨中,她早已疲憊不堪,緊繃的神經,隨時都可能被扯斷。

死,對她而言,或許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反而意味著一種解脫……

「想不到這『女』人居然還記得我!」冷漠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詫異,藍楓有些意外地望向半空之中那一道嬌軀豐滿玲瓏的身影,旋即『唇』角一挑,「不過,她以為隨便做些好事便能夠洗刷掉身上的罪孽么?」

眼眉挑了挑,透明老者似乎隱隱察覺到紅仙那淡然表情之下所掩蓋的疲憊,嘴裡不由出聲道:「看來,這七年裡,她也不怎麼好過吶!」

「不好過?那便對了!」藍楓冷冷一笑,「她若是好過,我當年所受之罪,豈不白費了?」

轉頭瞥了藍楓一眼,透明老者淡淡道:「你若是想親手報仇,便最好早些動手。若是老夫所料不差,這『女』人應該撐不了多久了,屆時,單憑你一人,恐怕還不是那竇子陵的對手……」

拔劍術的威力雖極為恐怖,但若是沒有人牽制住竇子陵,憑藍楓現在的實力,恐怕很難命中對方。

雖然心頭對這個『女』人的怨念極重,但藍楓還沒有被仇恨沖昏頭腦,這兩人之中,對藍楓威脅最大的,並非是紅仙這位擎天府核心弟子,而是竇子陵!

且不說竇子陵的實力還在紅仙之上,達到了天級初期,單憑竇子陵當初逃走時說過的那一句充滿怨毒與仇恨的話語,便讓藍楓寢食難安,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藍楓小子,記住,你的命,我竇子陵預定了,在我回來之前,你可千萬不要死掉!」

誓言一般的詛咒,至今還在藍楓耳邊迴繞。

藍楓敢肯定,有朝一日,竇子陵若是回到了紅石城,定然會對其家人與朋友狠下辣手。更重要的是,這傢伙的實力已經突破到了天級初期,這般實力,偌大的紅石城,恐怕找不出一個能與之抗衡之人。

「小兄弟。」

在藍楓神『色』『陰』沉不定之時,一道溫和的笑聲從不遠之處傳了過來。

只見霍大叔與藍馨、藍洋三人對著藍楓緩步走來,面帶著一抹淡淡微笑。

「解決了?」藍楓隨意掃了一眼,便再度將目光移向半空,低聲問道。

霍大叔點點頭,有些興奮,又有些遺憾地道:「可惜這些傢伙早有準備,在即將被我們制服之時,居然咬碎嘴裡的毒『葯』,毒發身亡,否則,我們便能夠對其嚴刑『逼』供,問出些有用的信息。」

待得霍大叔講完,藍馨上前一步,對著藍楓拱了拱手,道:「此次多謝兄台仗義相救,不知兄台貴姓?」

「木風。」隨意地報出一個化名,藍楓擺了擺手,目光依舊是遙遙鎖定著半空之中的兩道身影,「謝就不必了。」

頓了頓,藍楓繼續道:「你們趕緊走吧,是非之地,不便久留。」

「謝謝木公子提醒。」沉『吟』了下,藍馨凝重地望著半空,搖頭道:「不過,若非那位姑娘及時趕到,替我們擋住那位天級強者,我們恐怕早已身死。如今,我們怎能棄之不顧?」

「別啊,姐姐,這裡太危險了,我們還是趕緊回藍家吧。」藍洋有些驚慌地勸道。

「藍家?」聽得藍洋之言,藍楓眼睛微微一眯,將目光移向身旁的藍馨、藍洋幾人,重新打量了幾眼,方才淡淡問道:「你們是藍家之人?」

被藍楓那彷彿藏著特別意味的眼神盯得極不自在,藍馨咬了咬嘴『唇』,點頭承認道:「不錯,我們是漢王朝藍家之人。我是藍家大小姐藍馨,這位是我弟弟藍洋。」說著,明眸中泛起一抹疑『惑』,「木公子與我們藍家之人有過什麼過節嗎?」她分明瞧見藍楓臉龐之上那一閃而沒的不喜。

平靜地搖了搖頭,藍楓淡淡道:「談不上過節,只是對藍家某些人不太喜歡罷了。」

當年之事,若非藍家之人冷眼旁觀,任由童家肆意妄為,藍楓一家子也不會落得如此慘境。

藍楓沒想過對付藍家,不代表他心頭對藍家沒有怨氣。

沒等藍馨開口問詢,藍楓便是再度催促道:「行了,你們趕緊走吧。這邊的戰鬥,你們『插』不上手。」

這般毫不客氣的態度,讓得這位驕傲的藍家大小姐,一時有些措手不及,柳眉微不可察地微微皺了皺,俏臉略微不太好看,多少年來,還沒有人敢這般對她說話。便是那皇室劉家之人,在她面前,也是規規矩矩的,言談客氣,禮數周全,如藍楓這般渾不在意她身份,並且如此霸道之人,這還是第一個。

深吸了一口氣,藍馨對著藍楓微微彎腰:「多謝木公子提醒,不過,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那位姑娘身陷危境而不顧。」即使在藍楓這般不客氣的態度下,她依然將禮節做得無可挑剔。

斜瞥了藍馨一眼,藍楓眼眉一挑,這『女』人,不愧是藍家大小姐,品行如何暫不作評價,但這隱忍的『性』子,倒是極為不錯。

年紀輕輕便開始執掌藍家諸多事務,確實不簡單吶!

「那便隨你們吧。」淡淡地收回目光,藍楓抬眼望著半空,平靜地道。

聽得藍楓這似乎妥協般的話語,藍馨『唇』角微微挑起,流『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得意,而這一閃而沒的得意,或許連她自己都是不曾察覺。

轉過頭,藍馨對著霍大叔、藍洋等人安排道:「小洋,你們先回去,這裡只需我和霍大叔留下即可。」地級後期強者,或許還能勉強發揮一點作用,其餘人則是一點作用都沒有,若是全部留下來,反而會成為累贅。藍馨雖不是地級後期強者,但若是施展了藍家秘法,便可暫時提升實力,在地級後期層次停留短暫的時間。

「姐,一起走吧,這裡太危險了。」藍洋臉『色』有些糾結,猶豫片刻之後,低聲勸道。

「別磨蹭了,快點走吧,一會兒戰鬥起來,沒人能分心去保護你們。」冷哼了一聲,藍馨俏臉微怒。

瞧得藍馨生氣的模樣,藍洋心頭一懼,垂下頭咬了咬牙,旋即轉身道:「好,我走。」

目光掃過一群面面相覷的護衛,藍馨淡淡道:「你們也走吧,記得保護三少爺的安全!」

心頭忍不住苦笑一聲,一群護衛暗暗一嘆,旋即對著藍馨拱了拱手,轉身便追上藍洋的腳步,一路護送藍洋離去。

望著藍洋等人逐漸走遠的背影,藍馨緩緩收回目光,斜瞥了藍楓一眼,只見藍楓依然是一副懶懶的模樣,眼睛則是緊盯著半空那兩道『交』錯的身影,一動不動。

甩了甩頭,藍馨深吸一口氣,俏臉閃過一抹凝重,對著霍大叔道:「霍大叔,準備動手吧。」

聞言,霍大叔微微點頭,吞下一顆恢復元氣的丹『葯』,旋即緩緩閉目,片刻之後,其眼眸乍然睜開,氣勢居然恢復了巔峰。

「呼。」藍馨也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美麗的眼睛微微一閉,準備施展秘法。

半空之中的戰鬥,愈發『激』烈,紅仙的氣息已是變得前所未有的虛弱,若是他們再不動手,紅仙便真的危險了。

然而就在藍馨準備施展秘法之時,一隻寬厚的手掌搭在其肩膀之上,將其往後一帶,在其心頭剛剛湧上一絲不滿之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其耳邊緩緩響起:「『女』人,我早說過了,這邊的戰鬥,你們『插』不上手……」

話落之後,在藍馨愕然的目光中,一道壯碩的身影,暴沖而起,化作一道模糊黑影。 在藍馨與霍大叔的目光注視下,藍楓雙腳在大地猛地一踏,身體猛然化為一道黑影,對著虛空中『交』戰的兩人暴沖而去。。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今日,我便領教一下天級強者的厲害!」一道淡淡的聲音,自其喉嚨間,傳了出來。

其身下方,腳掌踩過的地面,堅硬的泥土,轟然崩裂,猶如蜘蛛網般的裂縫,朝著四周蔓延而去。

青『色』長劍一抖,將紅仙生生震退,竇子陵斜瞥了一眼下方暴沖而上的身影,平靜的眸子古井無『波』,聲音不屑道:「又來了個送死的么?區區純元境四重的修為,居然也敢對我動手……」

雖然藍楓的氣勢,比尋常純元境四重修為的元氣修鍊者強悍許多,但在竇子陵眼中,卻是依舊弱的可憐。

畢竟,就連紅仙這位地級巔峰強者,都是沒被他放在眼中。

強大的實力,給予他絕對的自信,就算站在原地不動,放任藍楓攻擊,他也不認為憑藍楓的實力能夠破開他的防禦。

就在其失神之時,被一劍震退的紅仙,居然趁此機會,施展元技,一道嬌喝,自其嘴中傳出:「嗬!」

藍『色』高階元技—擎天劍!

剎那之間,其靈魂之力也是釋放而出,手中的紅『色』細劍,迅速地凝聚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一道長達數丈的猶如實質般的劍形殘影,自紅『色』細劍蔓延而出,伸縮吞吐之間,釋放著一股無比凌厲的氣息,與此同時,一部分靈魂之力瀰漫在半空,將附近的空間,瞬間凍結,將竇子陵死死鎖定。

積蓄了恐怖能量的劍形殘影,並沒有絲毫的停留,剛一出現,便對著竇子陵狠狠斬下。

劍影所過之處,空間微微扭曲,彷彿時刻都將崩碎。

這景象,比譚榮昊施展這一『門』元技的時候,可要壯觀數倍!

目光移向那極速斬下的劍影,竇子陵眼瞳微縮:「這元技,居然擁有如此威力!」

那令得空間為之扭曲的恐怖劍影,竟是連他這位天級初期強者,都是感受到一絲威脅。若是不小心應對,恐怕會受傷不輕。

「擎天府核心弟子之首,果然是名不虛傳。」臉龐之上閃過一抹凝重,竇子陵邪魅地『舔』了『舔』嘴『唇』,「不愧是我竇子陵看上的『女』人,地級巔峰的實力,居然能夠施展出威力如此恐怖的元技!」

嘴裡如此說著,竇子陵的身子也是動了起來。

只見竇子陵握著青『色』長劍的手臂猛然一揮,低聲一喝:「風雷劍!」

藍『色』中階元技—風雷劍!

劍光一閃,一股恐怖的氣息,升騰而起,青『色』長劍前方一片,風起雲湧,雷鳴陣陣,猶如實質般的恐怖颶風之中,刺目的電流,猶如一根根鏈條一般,在其中竄動、閃爍,傳出陣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刺耳聲響:「嗤嗤……」

恐怖的風雷,將空間破壞得千瘡百孔,威力之強,比那擎天劍還要恐怖幾分。

殿下,你wifi掉了 瞬息之間,劍影與風雷以一種隕石相撞般的恐怖聲勢,重重地撞在一起。

下一刻,空間猶如水面『波』紋般微微『盪』漾,對撞的劍影與風雷,彼此瘋狂釋放著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儘管絕大部分的能量,都是互相抵消了,但依舊有著小部分的能量外泄,令得下方的建築轟然倒塌,草木攔腰截斷,斷磚殘瓦與草木碎屑則是被狂風吹得猶如水『波』一般朝著四周飛散。

「嘶……」

藍馨與霍大叔互相對視一眼,旋即齊齊『抽』了一口冷氣。

儘管接觸過不少的天級強者,但如此近距離感受這恐怖的破壞力,兩人的心底,忍不住湧上一股駭然。

深吸了一口涼氣,藍馨心有餘悸地望著半空,若非藍楓阻止她衝上去,恐怕現在她已經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這等恐怖的衝擊,憑她的防禦,恐怕還承受不住。就算施展秘法,將實力短時間內提升到地級後期,她也是沒有絲毫信心抵抗這般恐怖的衝擊。

想到藍楓,藍馨不由得將目光移向那一道還在繼續上升的身影,雖然與『交』戰中心還隔著不短的距離,但藍楓依舊被搞得頗為狼狽,不過暫時還沒有『性』命之憂。

從上空傳來的衝擊力,讓得藍楓暴沖而上的身影,速度陡降。

「可惜,只差一點!」望著約莫十丈之上的竇子陵,藍楓感覺到身子上升的速度越來越慢,有些不甘地嘆了一口氣,旋即不滿地瞥了紅仙一眼,「這『女』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拔劍術的威力雖強,但若是隔得遠了,藍楓可沒有把握命中竇子陵,而且,距離越遠,拔劍術的威力便被削弱得越厲害。最重要的是,這一招對元氣的消耗極大,就算藍楓現在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純元境四重,也不敢保證能施展出第二次。

換而言之,他只有一次機會,一次不中,他雖不至於徹底失去戰鬥力,但實力必將受到極大的削弱,如此一來,他還拿什麼去對抗竇子陵?

十多丈的距離,藍楓雖然仍舊可以施展拔劍術,但他不敢賭……

面帶著一抹苦笑,藍楓的身形緩緩落下,心中嘆了一聲:「相對於元氣修鍊者,『肉』身修鍊者的戰鬥力更加強悍,但也存在一個致命的缺點,不能飛行……」

至少,地級層次的『肉』身修鍊者,還不具備飛行的能力。

據說,若是將『肉』身修鍊到六階,也就是天級層次,便同樣能夠擁有飛行能力,並且比天級層次的元氣修鍊者的飛行速度更加恐怖,只可惜藍楓的『肉』身不久之前才剛剛突破到五階,與六階之間,還有著極為遙遠的距離,這種事情,也只能偶爾幻想一下罷了。

「嘭!」

身體重重地砸在地面之上,藍楓生生地陷入地底,一條條『交』錯的裂縫,蔓延而出。

從土坑之中爬出,將衣服之上的泥土拍打掉,感受到不遠之處投來的兩道驚愕目光,藍楓輕咳了一聲,淡淡道:「地級層次的『肉』身修鍊者,還不具備飛行能力,這一點,你們應該可以理解吧?」

瞧著二人獃滯地點點頭,藍楓收回了目光,心底暗道:「看來得儘快把修為提升到凝丹境才行吶!」

一旦修為突破到凝丹境,成為地級層次的元氣修鍊者,那麼他也將掌握飛行能力。

面對層出不窮的強敵,飛行能力是藍楓迫切需要掌握的一項能力。否則,空有一身強悍的戰鬥力,敵人若是飛行逃跑,藍楓還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著敵人逃走而無能為力。

甩了甩頭,藍楓不再理會身旁的兩人,深吸了一口氣,再度對著半空暴沖而起。

「咻。」尖銳的破風聲乍然響起,下一刻,藍楓的身影,化作一道模糊黑影,猶如一顆離地而起的隕石,砸向半空之中的竇子陵。

平復了一下體內『激』『盪』的元力,竇子陵吞了一口氣,略微感應了一下體內剩餘的元力,旋即眼眉一挑,眼神再度凝重了幾分:「不知不覺,居然消耗了四成元力……」

堂堂天級初期強者,居然被一個地級巔峰強者生生耗去四成元力,這對竇子陵而言,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儘管他已經看出,現在的紅仙,已是強弩之末,但他依舊是有些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神『色』複雜地凝視著那張令人垂涎『欲』滴的『精』致臉蛋,竇子陵神『色』『陰』沉不定,不過他還未來得及說什麼,眉頭便是忽然一皺,餘光瞟見下方極速衝上的身影,竇子陵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這小子居然還沒死……」

眼眸之中掠過一抹冷意,沒等藍楓靠近,竇子陵便揮動青『色』長劍,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自青『色』長劍的鋒利劍尖之處,『激』『射』而出。

雖然為了節省元力,並沒有施展全力,但這一劍的威力,依舊是極為恐怖。

感受著頭頂撕裂空氣而來的恐怖劍氣,藍楓眼瞳驟然一縮,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危險感覺陡然自心底狂涌而上,這種感覺,即使面對譚榮昊施展藍『色』高階元技擎天劍之時,藍楓也不曾有過。

眼睛死死盯著那瞬息而至的蘊含著令人心驚『肉』跳的恐怖威力的劍氣,藍楓急速止住上升的身形,拳頭緊緊握攏,深吞了一口氣,一道猶如雷鳴般的震耳暴喝,自其『胸』腔而上,從喉嚨間傳了出來:「嗬!」

藍『色』中階元技—元勁崩!

幾乎在藍楓剛剛將元氣力量與『肉』身力量凝聚在拳頭之上時,那恐怖的劍氣,瞬間抵達。

「轟!」

兩股力量瞬間對撞,恐怖的衝擊力,令得藍楓的身體,倒栽而下。

只見一道黑影在半空閃過,轉瞬之間,藍楓的身體便栽進地底,龐大的衝擊力,將那開裂的大地,生生震碎,巨大的土石,對著四周翻滾而去,沿途的樹木與房屋,瞬間便是被翻滾的土石所吞沒。

竇子陵剛要飛掠而下,但還未來得及行動,便是感覺到一股危險,眼瞳微縮間,其身子對著一側挪去。

然而其速度雖快,但手臂依舊被一柄薄薄的紅『色』細劍劃破一道血痕,鮮紅的血液,自那血痕之處,汨汨地流出,順著手臂滴落而下。

不得不說,紅仙的實力不可小覷,即使是竇子陵這位天級初期強者,在面對她的時候,也不能太過大意,稍有疏忽,便將遭受致命的打擊。

望著那張蒼白的『精』致臉蛋,竇子陵輕輕擦拭著手臂之上的血液,臉『色』卻是逐漸『陰』沉了下來。 先前瞧得紅仙的模樣,竇子陵已是將其當作強弩之末,卻是不曾想到,這個被自己判定為沒有多少威脅的女人,竟然能夠在這個時候施展出如此凌厲的一擊。

感受到對方緩緩恢復的氣息,竇子陵面無表情的臉龐之上,愈發陰沉了。

「差點忘了,這女人還是個煉丹師!」雖然沒有刻意去打聽過紅仙的消息,但竇子陵好歹在此地呆了數個月之久,多少還是聽說過一些有關紅仙的事情,而紅仙是煉丹師的這件事,也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在剛才的交戰中,紅仙還未曾服用過一枚丹藥,倒是令竇子陵差點忘了前者的煉丹師身份,直到此刻,感受到紅仙那逐漸恢復的氣息之後,方才反應過來。

當今天下,無論是煉丹師,還是煉器師,都擁有著極為尊貴的地位,在某些時候,這種尊貴,甚至達到了近乎畸形的地步。而這一切,都是源自於他們的稀少。 薄情首席:調包夫人難馴服 甚至,煉丹師的數量,相對於煉器師,還要更加稀少。因為煉丹師的門檻,遠比煉器師更高,耗費的資源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巨大數目,而如此龐大的資源,足以將一個稍微弱一點的勢力生生拖垮。

竇子陵接觸過無數之人,但其中有著煉丹師身份之人,卻是一隻巴掌都能數的過來。

面對任何一位煉丹師,竇子陵都是竭盡拉攏,刻意交好,自然是不曾與之戰鬥過,也因此,才導致他不曾擁有與煉丹師交手的經驗,更是在戰鬥過程中下意識忽略了紅仙的煉丹師身份。

畢竟,相對於四星煉丹師的身份,擎天府核心弟子之首的身份,顯然更為惹眼一些。

別說竇子陵,就是其餘之人,在見得紅仙之時,都會在第一時間將其與擎天府核心弟子之首劃上等號,從而忽略了後者那四星煉丹師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