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半精靈半邊胸脯當然無存,斷成兩節的斷弓連同對方的屍體,劃出一條弧線,掉落到森林當中。

  • Home
  • Blog
  • 半精靈半邊胸脯當然無存,斷成兩節的斷弓連同對方的屍體,劃出一條弧線,掉落到森林當中。

一擊即中,怒氣形成的鋒刃眨眼間重新收了回來,融入到斬骨者中。艾倫順勢往右方一個虛劈,一道寬長的怒氣再次從斬骨者劍身中飛出,隨後逐漸放大,沿途所有擋路的樹木藤蔓,當場攔腰折斷,強力的範圍攻擊下豺狼人的身影無所遁形,重新暴露在了艾倫眼中。

斬骨者再次虛劈兩次,十字交錯的怒氣斬以豺狼人背影為中心,疾速地朝著他飛了過去。大範圍的攻擊下,豺狼人已是無路可逃,反身提起兩把單刃斧眼神絕望地做出防備動作。

轟!!

幽深峽谷彷彿被犁過一遍,艾倫沒有再關注豺狼人,身體飛凌咯昆江上,站立於之前梅羅蒂、巨魔薩滿跳江的位置處。

「哼!!!」

開天一式帶來的肉體震蕩還未停歇,讓艾倫無法發揮最強實力,但是施展出裂地斬還是沒有問題的。

只見艾倫嘴角厲喝一聲,手中斬骨者帶著艾倫直接落向江面,伴隨著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聲,數十米寬、將近百米長的江水直接倒灌向天空中,整片江面之上白茫茫一片。

潛入江中的巨魔薩滿與大地精梅羅蒂身不由主,被強橫的力量裹挾著周圍的江水,往天空中飛去。激蕩的水浪砸在兩人的胸腹間,彷彿一位無形的強者,直接束縛住他們的身體一樣,讓他們難以呼吸,骨骼發出咯吱的承壓之聲。

艾倫眼光如炬,輕鬆發現了相隔數十米的兩道身影,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柄飛斧,唰一下朝著左邊的巨魔丟去。

噗嗤!

巨魔的鮮血直接染紅了周圍數米範圍的江水,破敗的軀體混合著江水隨著慣性的力量,重新掉落到河道之中。

與此同時,艾倫凌空的身體徑直穿過無數江水形成的珠簾,斬骨者交於左手掌控,右手往前一伸抓向前方白霧。

「啊呀!!!」

尖銳的聲音咂響,梅羅蒂雙眸肅穆,雙手嚴陣以待,當看到了越來越近的艾倫身影后,雙拳主動砸向了艾倫。

砰!

噗!

一聲悶響之後,梅羅蒂一口綠血脫口而出,同時還伴隨著幾塊內腑的碎肉,而她的身體則穿過了白浪,落向了對面的江邊。

轟!!

好幾棵參天巨樹轟然倒向,而梅羅蒂也奄奄一息地嵌入了一棵不斷搖晃、碎裂的大樹之中,但是至少還是活了下來。

畢竟是無限接近傳奇的存在,雖然精神力與肉體較之真正的傳奇還有些距離,但是正面承受傳奇一擊而不死的能力,梅羅蒂還是有的。

「你……你是誰?」

從樹中努力掙扎著,望著越來越近的鋼鐵盔甲,梅羅蒂絕望地發出質問。

。 「轟!」

長劍終究還是被擋住了,畢竟血巫魔子的實力非同一般,但看得出來,他擋得頗為吃力,臉色極為難看。

而下一刻,趙默瓊的身影便是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再次出劍,這一劍斬出,卻是幻化出萬千巨龍,發出陣陣咆哮,向著血巫魔子殺去。

「這是……萬龍伏魔?」秦楓認出了這招,「是師祖的龍神嘯天訣!」

段天仇對其介紹過軒轅劍聖,而後者最出名的便是劍意「無雙」以及劍訣「龍神嘯天訣」,萬龍伏魔正是這一劍訣中的一招。

「吼!」

陣陣龍吟,震耳欲聾,萬千巨龍,遮天蔽地。

這番聲勢頗為駭人,不過血巫魔子卻是毫無懼意,反倒是露出冷色,舔了下嘴唇,身子驟然衝出,迎向趙默瓊。

「轟轟轟!」

一頭頭巨龍在血巫魔子身前爆裂,消散於空,他的速度極快,轉眼便是來到趙默瓊的近前。

趙默瓊對此卻是毫不吃驚,同樣沒有懼色,反手又是一劍,其上竟是蘊含着一絲仙威,而這一劍依舊是「龍神嘯天訣」中的劍技。

血巫魔子揮舞手中長槍,一頭血色大鵬撲出,撲擊一頭頭巨龍,更是沖向趙默瓊,冥血靈體展現出可怕的威能。

二人展開廝殺,卻是難分高下。

趙默瓊極為生猛,劍靈體名為嘯天,頗為不凡,而他更是擁有一柄達到天品仙器級別的長劍,仙器與靈體相融,爆發出極強的威能,而他的劍意與劍技同樣可怕,展露出驚人戰力。

血巫魔子的臉色越發難看,沒想到有人竟能與其單打獨鬥,不輸絲毫。

而缺了他,另兩名魔族的九重天靈尊卻是陷入危局,根本不是冬龍影四人的對手。

如此一來,魔族的形勢越發不利。

「走,暫且撤退!」邪玉公主率先做出打算,沒有繼續與神族死拼下去。

幽魂魔子瞪着秦楓,頗有不甘,但也心知情勢不利,施展秘法遠遁。

隨即,魔族眾人紛紛擊退對手,趁機退去。

而秦楓等人自然不願放過,出手阻截,卻是沒有成功,只是擊傷了幾個,沒能擊殺。

不過,一道可怕的轟鳴聲卻是陡然在那幾名魔族逃跑的方向傳出,隨即便感受到陣陣空間之力瀰漫而來。

「莫非他們遇到了靈域?」秦楓等人放眼望去,紛紛猜測。

眾人相互望了眼,便是再度追出,向著那個方向趕去。

沒多久,眾人便是到了,只見那裏正在發生激戰。

之前敗退的魔族有着五人在那,其中包括了邪玉公主與血巫魔子,而他們面對的只有兩個人,正是雙生神子。

此刻的雙生神子卻是落入了下風,以二敵五,必定弱勢,更何況邪玉公主與血巫魔子都實力非凡。

不過,雙生神子倒也不愧是雙生神子,雖然陷入頹勢,卻還沒有完全敗退,一個時間,一個空間,相互配合,卻是堅持住了。

而且那五名魔族之前都有過激戰,消耗嚴重,突然遭遇雙生神子,展開激戰,憑藉人數才討得便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怎麼來了!」

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徐夢瑤,趙信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壽星老不好好在家呆著。」

「親自來接我做什麼,隨便找個人來就是了嘛。」

「我……」徐夢瑤咬著嘴唇,「我就想接你不行么,趕快上車吧。」

趙信幾乎是被推到車上。

看到坐在他對面的徐夢瑤,說實在的,從她的身上沒有半點要過生日的感覺。

按理說富家千金要舉辦生日宴,還不得打扮的像公主似的。

「徐夢瑤。」

「你如實的回答我,今天真的是你過生日?!」

在趙信目光的注視下,徐夢瑤遲疑了半晌。

「不是。」

「我就知道。」趙信吐了口氣,「今天過生日的,不會是老爺子吧。」

「你怎麼知道的。」徐夢瑤怔了一下,「就是我爺爺過生日,我怕你不來了,就跟你說個謊。」

「為什麼我一定要來呀。」

如果是徐夢瑤生辰,趙信身為朋友來參加是正常。

徐老。

他又不認識。

這位老爺子的壽誕他去湊什麼熱鬧。

「我爺爺想見見你。」徐夢瑤抿著嘴唇,「我也不知道用什麼理由邀請你來好,也怕你要是單獨見爺爺壓力太大,就想著這時候邀請你了。」

趙信怎麼總感覺這話聽著不太對勁。

這能有什麼壓力。

他又不是去見女方家長,趙信跟徐夢瑤就是很好的朋友,做為晚輩拜訪長輩能有什麼壓力。

徐夢瑤臉頰有些紅暈。

趙信嘆了口氣,不管如何現在車都上了,總不能在下去。

「燁哥,你覺得我穿這樣得體嘛。」

一棟私人會館的門前,蔣曉悅拽著晚禮服謹慎的像周燁詢問。

這一回來這裡,對她而言意義非凡。

她知道今天是周燁的長輩生日宴,她不顧醫囑強行出院,為了能夠周燁的長輩面前露臉。

「挺好的。」

周燁的眼中有些厭煩。

不知為何,前段時間他還挺喜歡蔣曉悅的,也是那時候他提到了生日宴的事情。

就是自從見到趙惜月之後,他在看蔣曉悅就滿心的不喜歡。

「那就好。」

蔣曉悅還不知道周燁現在也已經開始嫌棄她,還不識好歹的笑著。

「這晚禮服是我用你給我的錢買的。」

「也算是你給我買的了!」

「知道知道。」

周燁敷衍的回答,就在這時會館前停下一輛商務車。

徐夢瑤和抱著個箱子的劉伯走了下來,在他們之後赫然是趙信也跟著走了出來。

「這不可能!」

周燁瞪著眼睛,等他想湊近的時候,徐夢瑤已經帶著趙信走向了二樓。

「怎麼了,周燁?」蔣曉悅好奇的詢問,周燁眉宇深鎖,「這絕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他甩手將蔣曉悅鬆開,想朝著二樓追上去。

「抱歉!」

「你不能上二樓!」

「我是周燁!我母親是徐漣!」周燁喊道。

「不管是誰都不可以上二樓,徐老正在接待貴客。」侍者一絲不苟的回答著。

「那剛才他們怎麼能上去。」

「那位是徐夢瑤小姐還有劉老,他們當然可以上去。」

「可還有個人……」

「那位是徐老的貴客。」侍者的臉上也開始有了一絲不悅,「請您離開,如果您還執意想要上樓,我們就要請您出去了,不管您的父母是誰!」

「周燁!」

就在這時,遠處跑來個貴婦。

「你在做什麼?」

「我……我想去二樓給姥爺賀壽。」周燁佯裝笑著,徐漣拽住他的手臂就往外走,「別胡鬧,咱們是不能上二樓的。」

言語間,徐漣還朝著侍衛歉意的點頭。

這裡是徐家的私人會館,在這裡工作的人也都是徐老的親信。

別看徐漣是徐老的女兒。

可如果真論地位,他們這些子女,除了繼承家業的三哥和他的女兒徐夢瑤,都不如這些侍者們高。

「伯母好。」

就在這時,蔣曉悅跑了上來,徐漣皺眉看了她一眼。

「你是……」

「我是周燁的女朋友,我叫蔣曉悅。」蔣曉悅刻意的讓自己表現的得體,臉上也伴著溫婉的笑。

「好好好,你在這裡等一等,我跟小燁有些事情要說。」

「好的。」

蔣曉悅乖巧的點頭,徐漣將周燁拽到遠處。

「我跟你說,這個女孩子一定不能進我們家門,知道么?」

「我知道,我跟她就是玩玩。」周燁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