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半魔魔葉!

  • Home
  • Blog
  • 半魔魔葉!

這些人,他墨九卿一個都不會放過!所有的債,來日必將千百倍翻倍清算。

咔咔——

青銅鎖鏈全部斷裂,鎖心玉出。

月千歡遠遠望著墨九卿,將鎖心玉拋出。「接著!神魂入鎖心玉,你即可身、魂歸一!」 浩浩蕩蕩的隊伍來到了火鍋店,任夏天覺得自己對火鍋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節,有時候他會想自己是不是自己上輩子是個四川人來的,無辣不歡對火鍋情有獨鍾;有何這自己這輩子是生錯了地方,自己應該長在四川才對嘛。每次著養的說的時候夏媽媽都會狠狠的賞她一個大爆栗,夏媽媽的經典語錄:「你有點小白眼狼的意思了哈,怎麼我是少給你吃了啊,老說著自己是別人家孩子。「

任夏天現在回憶起那個時候媽媽說這話的時候比表情真是太可愛了,走在座位上的任夏天不由得笑出了聲音。

」夏天,你自己在那裡傻樂什麼呢,來說出來讓大家也跟著樂呵樂呵啊。」看著眉開眼笑的任夏天簡一一開口問。

「那還用說嘛,可定是他的小男朋友唄。」施文青的故意說道。

「哪有啊,不是,再說了,我笑了嘛,沒有對不對,誰看到了。「任夏天在和她們玩著賴皮的遊戲。

」夏天,我們真的看到了,快說說唄,「錢寶寶也是一臉壞笑。

任夏天鼻子在冒煙:」錢寶寶,你是那一邊的。「

」我啊。我是樂子一邊的。「

」凡哥,你看看她們,都在那裡欺負我。「任夏天不停的晃著唐曉凡的袖子,神色可憐的在撒嬌。

」你想讓我幫你啊?「唐曉凡看著抓著自己袖子不放的任夏天。

」可以嗎?「任夏天兩隻眼睛不停眨巴。

」不可以。」一個平淡的聲音。

「哈,那你還問我,問不問都是不幫,你們都是一夥的。」看著眼前的四個人,任夏天還在不停透露自己的凄慘。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喜歡逗著任夏天玩,看著她生氣讀起來嘴巴覺得很好玩呢,至於鬧騰的錢寶寶一逗就急了,騙她也不上當不好玩,簡一一就不用說了,萌萌的一個小哭包,相比之下任夏天就好多了不急不哭,真是太可愛了,太好玩了。

任夏天要是知道自己在她們心裡的形象,估計白眼都能翻出新的高度,但是誰會告訴她呢,畢竟她這麼可愛。

看著任夏天的樣子大家都是鬨笑一堂,在大家逗樂的歡快氛圍中菜已經上來了。

任夏天決定化「悲憤」力量,努力的吃把她們喜歡的都給她吃完,讓她們都餓肚子,只能說她太年輕。

在大家吃到尾聲的時候錢寶寶提議大家玩一個遊戲。

「咱們來玩一個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吧;不過咱們我覺得對彼此的有些私密的事情還不是和了解,所以咋們們就直接完真心話的遊戲好不好?」

「好啊。」簡一一拍手。

「可以啊,我就喜歡這種挖猛料的遊戲,不顧到時候說好哈,到時候說好哈,不許玩不起誰要是玩不起,建議現在就退出。」施文青也是一個玩的開的人。

「能有什麼不能說的,儘管來問就是了。」任夏天一臉不懼怕的人,再看看簡一一一臉興奮的樣子,唐曉凡也是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

「好啊,大家說好了哈,你們看著這是什麼?」說著錢寶寶拿出了口袋裡的一個骰子,展示在大家面前。

「大寶,你怎麼有這個啊?」任夏天問。

「我把我媽麻將里的拿走了一個,她還不知道呢,哈哈。」

「你啊,真是實力坑媽。」任夏天笑著說。

「現在不要管這個事情,遊戲玩起來啊,一個人要一個數字扔上去掉下來是誰就是誰,怎麼樣?還有就是要是覺得問題自己沒有辦法回答,可以喝酒代替哦。」

「沒問題,開始吧,不過咱們五個人,它六個面啊。」

「沒人選的一面就不用管了啊,夏天遊戲還沒開始你就已經開始裝傻了,這可不行啊。」施文青說著。

「誰裝傻了,我沒有,大寶趕緊開始吧。」任夏天催促,她可不想再讓她們接著此事又拿自己開心。

「開始了,開始了。」說著就把手裡的骰子丟了出去。

「快看,快看是凡哥的那一面。」簡一一指著落下的骰子說道。

「凡哥啊,我想想,我先問一個,凡哥,你打扮的這麼中性,你是不是喜歡小女生啊。」施文青的這個問題是有含金量的,旁邊的人都是睜大了眼睛,豎起了耳朵認真的聽著。

唐曉凡也沒有一絲的尷尬之色就說到:「本人女,愛好男。」

「好好,下一個。」任夏天把骰子又拋起來了:「看看,一一,是你了,你這麼個小姑娘有什麼好問的,讓我好好想想。」

「夏天,你沒問題就讓我來。」錢寶寶在旁邊已經迫不及待了。

「那行,你來吧,還真是一時半會想不到問他什麼。」

「我來。一一啊,我可是看見你在咱們訓練的時候老是往旁邊的方隊看,快說是不是看上哪個小哥哥了。」錢寶寶盯著簡一一試圖用眼神捆綁她。

簡一一臉一紅:「你怎麼知道?」

「這麼說還真有啊。」任夏天看簡一一這個反應。

「來,給我們說說是哪一個,我們也好幫幫你啊。」施文青接著說。

「這個問她超了,一次只能問一個問題。」簡一一拒絕回答。

「好,你等著,下次還是你。「任夏天拿著骰子又搖了起來。

」看我說的吧,還得是你快說是誰?「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簡一一回答。

」這樣的話,下次你就要指給我們,不然你這樣可過不了關。「錢寶寶說。

」凡哥,你看她們為難我。「唐曉凡彷彿就一個包青天,誰都想讓她給自己做主。

」一一啊,愛莫能助啊,其實呢我也想知道那個男孩子是誰呢。「唐曉凡笑著說出來。

」凡哥威武。「其他三人齊聲說。

五人經過了這次的聚餐關係有又近了一步,彼此之間又熟悉不少,不再是之前的一種客氣的感覺,更是有了一種一家人的感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有一群和自己合拍的朋友,那也是一種幸福的事情。

幾個人的中午飯,硬是吃到了三點多,這頓飯都快吃成了晚飯。

今天真的是美好的一天,誘人的美食,美好的天氣,身邊的朋友,一切都剛剛好。

大家都心滿意足的回到了宿舍。

嚮往著二兩牛肉一壺流年酒,訴不盡的故事,講不完的離愁。 神魂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鎖心玉之中。鎖心玉透明的光鏈還連著月千歡的手指。勾住手指,月千歡往回一扯。

鎖心玉飛入月千歡手中。在鎖心玉後面,青銅鎖鏈又重生回來,窮追不捨。

月千歡厲呵:「斬!」

「小歡你退後,交給我和霽華。」月瀾星往前一步,青銅巨劍斬下。霽華拉弓,弓夭一出帶起驚鴻煞氣。

一劍一箭,再次粉碎青銅鎖鏈。

血河被魔焰神花和芳華神花一同焚燒乾凈。青銅鎖鏈的力量也越發微弱,但仍然不死心的緊追著鎖心玉。

月千歡將鎖心玉塞入領口。臉色蒼白,目光堅定冰冷。她開口:「走。」

且戰且退。

她們退出青銅大門。外面雲夜和鳳主配合默契,立馬將青銅大門給關上。

砰砰砰!

裡面青銅鎖鏈砰砰撞在大門上。然而同樣的材質,讓他們無法破門而出。

雲夜看見月千歡臉色蒼白,極其虛弱。當即擔心,「千歡,你還好嗎?」

「還行。不過我不能和你們一起出去。」

「為什麼?」鳳主皺眉,「你如果擔心拖後腿。放心,我帶著你。就算三個黑袍長老來了,也攔不住我們。」

「一遇黑袍長老,便會暴露身份。我此刻元氣大傷,跟你們出去實在不妥。我和墨九卿,霽華先回九重空間塔。」

月千歡抬頭,她看著月瀾星和雲夜兩人。

開口接著說:「哥,雲夜你們手中有九重空間塔的鑰匙。你們留下一個,和鳳主出去。」

「九重空間塔?鑰匙?」鳳主一頭霧水。

月瀾星簡單快捷的給他解釋了一同。鳳主頓時明白了。「這樣的確更好。我看雲夜的情況比月瀾星要好點。你們回去,我跟雲夜出去就行。」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

當即分成兩批隊伍。月千歡,霽華,月瀾星進入九重空間塔中。

鳳主和雲夜從原路返回。有鳳主在,月千歡他們也不擔心雲夜的安危。但以防萬一,月千歡給雲夜稍作易容,以免撞上武元學院的人暴露了身份。

進入九重空間塔中,月千歡急忙將鎖心玉帶去靈池。

半跪在靈池旁邊,月千歡將鎖心玉放進去。起手掐訣,第一道法決剛剛形成。月千歡身體顫了顫,眼前一遍暈眩。

大弧度使用時間決透支了力量。再加上破除青銅鎖鏈,取出鎖心玉。月千歡此刻虛弱的,別說對敵,就是好好坐著,也暈眩難以保持清醒。

霽華取出丹藥遞過來,「娘親你去休息。我來守著爹爹。」

「我在這裡休息就可以了。」

「不行!」月瀾星從身後抓著月千歡的肩膀。他直接將月千歡抱起來,霸道強悍。「聽哥哥的。立馬去休息!不是有哪個人靈嗚嗚嗎?讓它來給你醫治醫治。」

「對!嗚嗚。司空喧,讓嗚嗚立馬過來。」霽華眼眸發亮,立馬傳音給司空喧。

月千歡此刻虛弱,掙脫不開月瀾星的束縛。只能乖乖的躺在床榻上,讓人靈嗚嗚為她歌唱療傷。

閉上眼,月千歡並沒有休息。而是腦海中電光火閃,重現一幅幅畫面。 酒足飯飽的五人哼著歌,開心的回到了宿舍,任夏天在伊利上變得話好多啊。

「大寶,你真好從小到大我們都在一起玩,一直也沒有分開過。」

「咦,青青,你好漂亮啊,真的是太有氣質了。」

「還有一一,你簡直太可愛了。「

當然也還有凡哥,你真的是太酷了,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

一路上任夏天就在不停的說,幾個人都是覺得她今天有點不對勁,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任夏天怎麼了,怎麼絮絮叨叨的,這和她平常的樣子不像啊。

「大寶啊,你看看這夏天是怎麼了,之前的時候她這樣過嗎?」施文青扶著任夏天問錢寶寶。

「唉,我看她八成是喝多了之前她也沒這樣過,主要是她沒有像今天喝過這麼多酒。」錢寶寶篤定地說。

「那這麼說她就是喝多了。」簡一一在旁邊說。

「我看八成是了,誰不醉么多話啊,咱們趕緊把她弄回去吧。」唐曉凡說著在另一邊扶著她上樓梯,這一路上可給她們煩死了。

「哎呀,我是喜歡正常的夏天,現在的她有點像唐僧,並且最像唐僧念緊箍咒的時候,哈哈。」簡一一坐在任夏天對面的看著她說。

「唉,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個時候的夏天好玩著呢,你看著哈。」實力損友錢寶寶上線。

「夏天啊,我是誰?」

「你是大寶,對你是大寶。」

「那我沒漂亮嗎?」

「漂亮啊,但是沒有青青漂亮。「

一邊的施文青聽到了:「看來夏天沒有醉嗎,她還知道我是最美的,來夏天抱一個。」

「行了,你們別玩了,趕緊幫她收拾收拾然後讓她上床吧,她睡了就安靜了。」唐曉凡永遠都是最清醒的一個。

「好吧,走吧夏天帶你去洗洗臉。」簡一一拉著任夏天去了洗漱間。不一會就回來了。任夏天上床了是安靜了,但是在床上的任夏天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躺著躺著就留下了眼淚。

沒有任何的預兆,也沒有人性化的理由,任夏天在心裡想「好累啊,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累,從離開家到現在才差不多十天,但是覺得已經過了好久,好想家但是卻不能告訴爸爸媽媽害怕他們擔心,想到這裡任夏天又想到了第一離開家的那天晚上。」

任夏天記得那時候是自己剛到高中的第一天,爸爸把她送到學校里,給她安置好就離開了,那個晚上很熱,熱到無法睡覺,小小的宿舍里又熱又癢,蚊子的飛來飛去,真是讓人心煩,她一扭頭看見了旁邊一個媽媽送來上的室友,因為離家太遠當天晚上她媽媽就在宿舍陪著住了下來,任夏天看著他們睡覺的樣子她哭了,不知道是因為他看到別人有媽媽陪著她自己沒有,還是因為當時不舒服的環境,反正在自己看來她就是不爭氣的哭了。

當時她特別想給自己的爸爸媽媽打電話說她不想呆在那裡了,她想回家但是到最後她還是忍住了。對於第一次離開家的任夏天來說,那個時候的感覺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她記得當時半夜兩點多了,自己哭著拿著手機掙扎完,哭完又強迫自己入睡,她這麼度過了自己離開家的第一個晚上。

現在回想那個時候好像覺得就是昨天一樣,而現在那種孤獨感又湧現了出來。而此時的自己比那個時候來說已經有成長了,不再是之前那個只會用哭來解決事情的小孩子了。

有時候就覺得只是自己內心的一種感覺,只要過來這一陣就好了,但是猝不及防的感覺如山洪爆發般噴涌而來,真的會讓人措手不及。

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有某個時候會被一種低迷的情緒所包圍的感覺,其實自己也不想呆在那種感覺里,但是它突然來臨的時候你有沒什麼辦法避免。

這個時候其實可以在那種感覺里呆一會兒,過來那個特定的時間,從裡面慢慢的解脫出來就好了。

其實她們還害怕任夏天上床之後會接著鬧騰,但是她突然就安靜了,大家都沒有多想只是以為她睡著了。

為了不打擾任夏天睡覺,大家也都安靜了下來,各自在床上安靜的帶著,而在床上的任夏天自己在那裡浸泡在那種情緒里。

手機突然震動的給任夏天嚇了一跳,陳宇發來了消息。

「怎麼樣,今天玩的開心嗎?」

「還好吧。」

「哦,那你們都吃了什麼啊!」

、、、、、、

手機屏幕就是這樣,永遠傳遞只是文字,不會傳遞出人的表情,這邊的任夏天情緒不是很高,而那邊陳宇卻是一臉開心,一臉期待的問她,陳宇期望的是與她分享她的生活,但是、、、、、、

兩人在那裡聊著聊著,任夏天突然說到:「你要是在這裡就好了,想你了。」

陳宇知道任夏天也不是一個情感開放的人她突然這麼說話他就有點擔心她了。

陳宇: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