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南方位,一團烈焰猛然升起,飛鳴聲響起。渾身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朱雀,展翅翱翔!西方位,猛虎咆哮,一隻巨大的白虎猛然躍出,粗壯有力的四肢,充滿著無可匹敵的霸氣!北方位,水澤瀰漫,玄武出現,玄龜低吼,青蛇靈動的扭動著身軀!

  • Home
  • Blog
  • 南方位,一團烈焰猛然升起,飛鳴聲響起。渾身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朱雀,展翅翱翔!西方位,猛虎咆哮,一隻巨大的白虎猛然躍出,粗壯有力的四肢,充滿著無可匹敵的霸氣!北方位,水澤瀰漫,玄武出現,玄龜低吼,青蛇靈動的扭動著身軀!

而隨著四靈的出現,場上的氣勢瞬間變得不同起來。強勁的衝擊波,如同驚濤拍岸般,不斷著向著四周呼嘯而去。

看著此刻場上的情況,站在各位堂主身後的張傑等人,一時間都有些呆住了。他們沒有想到在四聖峰之中竟然還隱藏著一個如此大的陣法。

當看到這一幕後,白羽長出一口氣。但是很快他的臉上就變得越來越嚴肅起來。因為到了現在也是最為關鍵的時候!

」凝!「

白羽一字吐出,開始將自己體內的元氣瘋狂的注入到陣法之中。而其他幾人也都一樣,沒有絲毫的保留,全部都注入到陣法之中!

隨著如此磅礴巨大的元氣注入,陣法中的那四隻聖獸虛影也是變得越來凝實起來。但是即便是這樣,白羽還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元氣還是大大的不夠!

無奈之下,白羽只好騰出一隻手掌來,對著令牌重新打出一道新的手印。

一時間,令牌在空中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一刻不停。同時一股龐大的吸扯之力從令牌中傳出。直接對著籠罩在四聖峰周圍的充沛元氣,瘋狂的吞噬而去!

緊緊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四聖峰內的元氣就已經被吞噬了一半之多。山峰上所生長的一些靈物,也是慢慢的枯萎下去。而這時,令牌還在不斷的吞噬著,如同饕鬄大嘴!

一縷細汗從白羽的額頭上緩緩滑落,他知道開始這四靈陣的代價很大,但是現在所出現的情況,真的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但是現在陣法已經開開啟,一切都沒有退路,否則之前的直接也將會白白浪費掉!

又過去數十秒后,終於令牌轉動的速度緩慢下來。但是此刻四聖峰中的元氣已經消失了七成之多,大量的植物直接死亡!

但好在的時,那四道聖獸的虛影也是徹底的凝實。

看到這裡,白羽連忙操控著陣法。

只見那四隻聖獸緩緩的來到葉楓的身邊,張口從腹部吐出一顆巨大的靈珠來。

地面上,葉楓的身體緩緩漂浮而起。而那四顆靈珠也是緩緩環繞在他的身邊,釋放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將葉楓的身體包裹在其中。

很快,在眾人的注視下。葉楓身體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

當看到這一幕,所有人之前一直緊繃的臉色終於慢慢的放鬆下來。按照現在這個速度,相信過不了多久,葉楓的傷勢便可以徹底的治癒!

一切在眾人的眼中看起來是如此的順利。

但就在這時,處於半空中的千鶴子眼中卻是閃過一道精光。他注意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葉楓身上的時候,一股黑氣從他的掌心處湧出,偷偷的注入到陣法之中!

這股黑氣在進入到陣法的一瞬間,根本與陣法中的力量無法融合。很快,大陣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那四顆靈珠也是一陣晃動,光芒消失,重新回到聖獸的身體之中。

而葉楓則是直接從空中摔落在地面上!

」怎麼回事!「

這突然出現的一幕,讓場上所有的人都有些預料不及! 隨著大陣的連續破壞,讓一直主導著大陣的白羽,受了很大的衝擊波,說受到的傷害也是最大的。

白羽臉色一白,強忍著體內翻湧的氣血,連連變化著手決,想要將大陣重新穩定下來。他不清楚,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止是白羽,支撐的大陣力量來源的其他幾人,也都接連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

」大家穩住!「

看著大陣接連崩塌,白羽強忍體內的傷勢,對著幾人大聲的喊道!

這一刻,白羽將自己體內的所有元氣,都毫無保留的打出,其他幾人也都一樣,開始努力的讓大陣重新恢復到正常!

但就在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千鶴子,突然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在空中顫動幾下后,直接墜落下來。面對這樣突然出現的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始料未及!

」師弟!『

白羽大喊一聲。但是已經陷入「昏迷」的千鶴子沒有絲毫的回應!

與此同時,在失去千鶴子這一強力支援下,場上其他幾人身上的壓力倍增。好不容易有所穩定的大陣,再一次開始崩壞,情況顯得越來越危險!

但就在眾人都是無比緊張的時候,誰都沒有注意到,原本摔倒在地上,已經陷入到昏迷之中的千鶴子,突然睜開自己的雙眼,一道厲色在他的眼中快速閃過,他似乎想要有所動作。但很快,他的臉上露出難受之色,眉頭一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後,千鶴子又緩緩閉上自己的雙眼,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見此危機情況,白羽連忙在自己的身體幾處穴位拍動。驟然間,他的實力暴增數倍之多,他連同自己在內,也是出手將原本屬於千鶴子那一邊努力的支撐起來。同時,他連忙運轉陣法,再一次吸收四聖峰內的元氣,來對大陣進行新的補充!

但是他所付出的代價同樣也是巨大的,他面如紙色,殷紅的鮮血從他的口中溢出,將他原本潔白的長袍,一點點染紅!

地面上的其他四位堂主,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嘴角出都由鮮血溢出。

「大家幫忙!」

就在這時,千旭連忙對著其他幾人喊道!

其他三人連忙應答一聲,齊齊出手,將自己體內的元氣注入到前方的幾位堂主身上。

雖然他們四人的實力並不是很高,但是在此時的這種情況下,也算是一股不能缺少的力量!

一時間,所有的人眼中都是瘋狂之色。在他們的不斷努力下,陣法中那股黑氣終於是被祛除掉。崩壞的陣法也是開始慢慢的自我修復。聖靈重現,一切都開始慢慢恢復到正常!

當看到這裡一幕,眾人的心中雖然都鬆了一口氣,但他們卻是沒有絲毫的放鬆。仔細的感受著陣法中的每一刻的變化,以防止,又有顯得意外情況出現!

而在四顆靈珠的治療下,葉楓蒼白的臉色也是慢慢有了血色,原本因為緊皺的眉頭,也慢慢的鬆緩下來。此時,在他的體內湧現出無數道熾盛的金光,一點點的將他破碎的經脈重新續借在一起。斷裂的骨骸也是湧現出一道白光,慢慢的生長在一起。

當感受到葉楓此時的氣息時,白羽心中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慢慢放鬆下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一切都變得格外的順利。整個過程足足持續整整一個時辰后,才慢慢停止下來!

看到已經恢復正常的葉楓,白羽將大陣散去,半空中一直懸浮的令牌也重新回到他的手中。其他四位堂主也將各自的傳承靈寶收回!

就在這時,正準備緩緩落下的白羽,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身體有些不受控制,險些從直接掉落下來。在落地后,白羽感到自己眼前一陣發黑,劇烈的疼痛從身體的各處如潮水般不斷襲來。渾身虛軟無力,直接半跪在地面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而看到白羽此時的樣子,四位堂主想要前去幫忙,但是身體剛一動,劇痛快速傳遍全身。

為了維持剛才的陣法,他們所有的人都將的元氣透支殆盡。此刻根本就沒有什麼力氣,在站立起來。

而千旭他們幾個小輩弟子情況雖然沒有他們幾人那麼的嚴重。但是體內空蕩蕩,沒有一絲元氣得存在,癱坐在地面上!

「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白羽喘息了一陣后,這才有力氣對著眾人喊道!

沒有耽擱時間,所有人開始緩緩運轉功法,來恢復自己的實力。然而,就在他們閉上眼睛沒過多久的時間,他們又重新張開雙眼。四目相對之下,他們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無奈!

此刻,四聖峰內原本濃郁至極的元氣,在經過大陣的兩次洗禮后,已經和普通的修鍊之地沒有什麼兩樣。此刻這樣稀薄的元氣,對於他們的恢復是極為緩慢的!

在嘆息一口氣后,眾人有重新閉上自己的雙眼,默默地恢復起來!

兩個時辰后,眾人緩緩睜開自己的雙眼,不過臉上卻依舊有著難以掩蓋的疲倦之色。在身體恢復了一些力氣后,他們從地面上慢慢站起。

「千旭,你們四個先將葉楓攙扶下去吧!好好照顧他!』

「是,宗主!『

在白羽的吩咐下,千旭來到葉楓的身邊。將他從地面上輕輕的攙扶起,向著四聖峰下,緩緩走去!

在他們幾人離開的時候,白羽連同著四大堂主,連忙來到千鶴子的身邊,檢查他身體的傷勢!

」師弟,師弟!』

白羽輕聲喊道,但是千鶴子卻是依舊沒有半點的反應!

「應該是剛才的大陣發出的餘威,導致他體內的舊傷發作。這一次,是我們大意了!「

顧青在為千鶴子細細的檢查一番后,不禁搖頭說道!

「可是,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雖然這個大陣數百年來沒有開啟過,但是也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問題吧!「

龍霸攤開手掌,對於剛才出現的情況充滿著疑惑!

「確實有些古怪!」

其他幾人也都紛紛點頭說道! 白羽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枚令牌,沉吟片刻后說道:「好了,這件事情大家先不要去想了。回去之後趕緊好好休息吧,今晚大家都辛苦了!」

就在這時,顧青面帶憂色,站起身來,對著白羽擔心的說道。

「宗主,我們沒有什麼大礙的,倒是你,要多注意點。你剛剛使用了禁術。所以你這段時間,恐怕會….」

明白顧青想要說什麼,白羽輕笑一聲,擺手說道:」放心吧,我沒事的。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到時候宗主上下就要靠你們多多費心了!」

「放心吧,宗主。你就好好養傷吧,有我們幾個在,絕對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

龍霸拍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嗯,那就好!『

白羽放心的點點頭,緊接著說道:「好了,天也要快亮了,你們先扶師弟回去吧。」

「是!」

等到四人離開后,白羽臉上突然一陣潮紅,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白羽捂著自己的胸口劇烈的咳嗽起來,表情顯得格外的難受!

片刻后,白羽才微微緩解下來。他慢慢的站直自己的身體,伸手將嘴角處的鮮血擦掉,看著遠處泛白的天邊,輕笑一聲喃喃道:「看來這傷勢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這禁術還真的是不能亂用啊!』

說完這句話后,白羽雙腿盤膝,坐在地面上。被他一直握在掌心處的令牌,緩緩的漂浮在他的頭頂上空,散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將白羽整個人都沐浴在其中!

而另一邊,龍霸與顧清將千鶴子攙扶到他的房中后,將一切都安置妥當后,這才轉身離開!

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原本雙眼緊閉的千鶴子突然睜開自己的雙眼,他慢慢的起身下床,來到窗戶前。看著兩人逐漸遠去的背影,口中冷哼一聲!

」好一個四靈大陣!」

只見千鶴子慢慢的將他的袖口挽起,露出一隻隱藏在袖子中的右手。只見他的整條手臂,似乎是被烈火烘燙過一般,皮膚干皺在一起,如同樹皮般。而在他的皮膚下面,還不時有數道紅光慢慢閃爍,隨著他的血管慢慢的遊動!

千鶴子的臉上露出難受之色,他深吸一口氣,將袖口重新放下。這是他在破壞完陣法后,所受到的反噬之力。強大的力量幾乎讓他一整條右臂廢掉,連帶的身體其他部位也是受到不同的攻擊!

千鶴子本來是打算接著這次機會,一舉將所有的人直接抹殺掉。但是因為身體的傷勢,在加上擔心他們幾人還有什麼強大的保命底牌,只好強忍的內心的殺意,等待下一次的機會。一舉將所有人擊破!

「這一次,就算你們的運氣好。不過,接下來的時間裡,你們還有這麼好的運氣嗎?」

說完這句話后,千鶴子面色陰沉,發出滲人的詭笑一聲。此時的千鶴子全然沒有以往的那種為溫爾雅,有得只是充滿陰森危險的氣息。彷彿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吧!

另一邊,正在下山的顧青突然停止自己的腳步,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轉身向著身後望去!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龍霸也是順著顧青的視線看去,卻是沒有什麼發現,不由好奇的詢問道!

「沒事,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而經過昨天晚上那件事後,這種感覺變得越來越強烈了。總是感覺宗里會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唉,現在宗主身受重傷,進而閉關。我們幾個身上也是有著傷勢在身,如果真的有事情發生,恐怕宗里的情況會變得很危險!」

顧青滿是擔憂的說道。

「別那麼杞人憂天了,能有什麼事情,就算是有,不還是有我們幾個在嗎。又能出現什麼事情,不要想那麼多了!」

面對顧青的擔憂,龍霸則是一臉輕鬆的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那麼緊張!

「但願吧!會是你說的那樣,是我想的太多了!」

看著遠處逐漸升起的驕陽,顧青深吸一口氣,洒脫一笑,對著龍霸點點頭。但是笑容過後,在顧青的眉宇之間,還是有些深深的憂愁。

面對顧青此時的樣子,龍霸也不好在說什麼。雖然他的性子比較直,但是他也相信,顧青不會無緣無故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隨著新一天的到來,一道道命令也是從各堂中發出。全宗上下弟子進入高度戒備狀態,並且將所有外出的弟子,全部召回。下面的弟子,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但還是有一些弟子,在昨晚的時候,無意中見到了一些畫面。從中也是推斷出一些事情來。同時,還有一些細心的弟子發現。在經過一晚的時間后,整個天鶴宗內的元氣,大大減少。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猛的抽走般,而更為重要的是,就連護宗大陣所散發出的氣息,也同樣大大的減少。顯然也是受到了一定的波及!

隨著這些命令的傳出,一時間,整個天鶴宗的上空都充滿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至於葉楓,在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後。

「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看著站在自己床邊整整齊齊的四人,葉楓疑惑的問道。

「師兄,你忘記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了嗎!」『

張傑說道。

聽到張傑的話語,葉楓陷入到回憶之中。很快,那一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如同電影版,快速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終於回想起一切后的葉楓,緩緩閉上自己的雙眼。深吸一口氣,重新睜開雙眼詢問道:「在我昏迷之後,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全部告訴我!「

看著葉楓那逐漸冷峻下來的面容,張傑只好將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給葉楓!

在聽完張傑的敘述后,葉楓有些驚訝。

」你說什麼,宗主身受重傷,千鶴長老昏迷不醒。該死的!「聽到這裡的葉楓感到極為的氣憤,口中劇烈的喘著粗氣。

變成現在這種情況,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這讓葉楓不免感到慚愧!

」現在宗主什麼情況?「 「現在全宗上下,都進入到戒備狀態。防止有不軌之徒,趁機來宗中搗亂。「

張傑回答道。

「我知道了!」

說完后,葉楓想要起身從床上下去,卻是感到全身一陣無力,重新倒在床上。

見此,張傑連忙將葉楓扶住,說道:「顧師伯說了你傷勢剛好。還不宜亂動,需要在好好休息幾日。」

」我知道了,沒事!』葉楓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趙英走出過來,並且在他的手中還拿著一件兵器!

」師兄,你的兵器!「

葉楓一愣,伸手將升龍戟接在自己的手中。在經歷過那一戰後,原本平滑的戟身上出現數道裂縫,並且還有不少的地方直接崩壞掉,不復以往的光輝,變得暗淡無光。就這樣沉寂在葉楓的手中!

葉楓的手掌輕輕在升龍戟上劃過,而後抬頭對著幾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靜靜!「

」哦!師兄我們就在門口,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直接喊我就行了!「

看到葉楓此時的樣子,幾人也不好在說什麼,紛紛轉身離開。將房門關起,偌大的房間中,就只剩下葉楓一個人低頭看著手中的升龍戟,一片寂靜!

」這個仇,我一定會幫你報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