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原以爲最後關頭,自己想的應該是慈祥的父親,溺愛的母親,但她錯了,腦海裏竟然浮現了一張帶着玩世不恭,卻又有些手足無措的俊逸面龐,那是龍浩宇,她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她也沒有時間去想。 “唉,實在不想打擾你們的好事,可是你們卻不識好歹的非要擋我路。”戲虐的話語突然響起。

  • Home
  • Blog
  • 原以爲最後關頭,自己想的應該是慈祥的父親,溺愛的母親,但她錯了,腦海裏竟然浮現了一張帶着玩世不恭,卻又有些手足無措的俊逸面龐,那是龍浩宇,她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她也沒有時間去想。 “唉,實在不想打擾你們的好事,可是你們卻不識好歹的非要擋我路。”戲虐的話語突然響起。

突然的話語令的衆人一驚,同時看向來人,龍浩宇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近前。

“你他媽誰啊?少他媽多管閒事,滾。”被人打擾好事,星疤自然不悅,何況對方還是個小白臉,不過車裏的艾琳卻驚呆了,怎麼會是他?這混蛋怎麼在這?此時的艾琳說不清心中滋味,喜怒交加,如果讓她選擇寧願死也不願被這混蛋救。

“如果擋路是多管閒事的話,那我也來擋擋。”

話落,龍浩宇臉色一變,眼中殺意幾乎凝聚成實質,不待他們反應過來,手掌一拍車頂身體矯健的躍了進去,落下的雙腳順勢踢在星疤胸口,將他踢飛,而他則站在星疤原來的位置,正好將艾琳護在身後。

“還愣着幹嘛,給我上啊!”星疤怒視着衆人吼道,這時他們方纔如夢初醒,對着龍浩宇一擁而上。

“小心。”艾琳下意識提醒。

“你在關心我嗎?”龍浩宇痞笑問,結果惹來一個大大的白眼。

看着衝來的衆人,龍浩宇嘴角劃出一抹不屑,他動了,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衆人只覺眼前一花,便沒了目標,接着身上傳來劇痛,撲通撲通衆人齊齊摔倒,渾身傳來無力感,因爲龍浩宇用強橫的內勁,震碎了他們脊椎骨,他們再也不會站起來了。

星疤瞬間瞪大眼睛,像看鬼一樣看着龍浩宇,這還是人的速度嗎?竟然可以快到如此境界,他那裏知道龍浩宇這速度是在逆風中練就,所以速度如風異常迅捷,爲了練它龍浩宇可沒少遭罪。

“該你了。”冰冷的話語傳來,星疤瞬間驚醒,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可是他那裏能快過龍浩宇,慌亂奔跑的星疤“咚”的撞到了什麼上,再次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尼瑪的瞎了,會不會……。”

星疤聲音嘎然而止,像是被人卡住喉嚨一樣,說不出話來,龍浩宇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前面,剛纔正是撞到了龍浩宇的腳,胸前鞋印清晰可見。

星疤知道在他面前肯定跑不了,索性裝孫子道:“大……大哥,別殺我,您要什麼我都給,只要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能把當我個屁放了,我肯定會記得您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殺你,哼,你太看的起自己了,我都嫌髒手。”龍浩宇的話語冰冷無情,星疤雖然心中倍感屈辱,但他什麼都不敢說,只要能活命,受點屈辱算什麼,臉上帶着感激涕零的笑容,道:“多謝不殺之恩,容我來日再報。”說完起身欲走。

“我允許你走了嗎?”

冰冷的話語,令的剛剛起身的星疤瞬間摔倒在地:“您……您不是……?”

“幫我給你背後的人帶句話。”龍浩宇指着艾琳道:“我的女人,他沒資格動,在動,殺無赦。”

“啊!——”

“殺無赦!” 星疤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在H市誰敢這樣對龍騰社放話,可是眼前猶如死神一樣的男人敢。

“還不滾,等我給你上菜呢?”

一語點醒夢中人,星疤畏懼的看着龍浩宇,連滾帶爬的離開,很快便消失在黑夜裏。

看着星疤離去,龍浩宇猶豫了一下,還是對着艾琳走了過去,看的出來這是有人專門針對她的,讓她一人回去也不放心,索性好人做到底。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說完艾琳紅着臉道,這傢伙剛纔竟然說自己是他的女人,憑什麼,想着倒出車子就要走。龍浩宇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扶着車門一躍,穩穩的坐到了副駕駛上。

“你……!”艾琳一驚,怒道:“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呢,都從S市追到H市了,還有完沒完了?”

我追你,做夢呢吧,拜託我也是H市的哎,心中這樣想,但但嘴上不能這麼說:“那個,艾小姐,其實你誤……。”

“夠了。”艾琳玉面含煞道:“你跟蹤我的事就算了,但不要想我謝你。”說着驅車往市裏而去。

“什麼?跟蹤你?”龍浩宇氣笑了,自己什麼時候跟蹤她了,要不是她打擾自己,誰願意管她破事。“我告訴你啊,我們只是巧遇。”

“切”艾琳不屑一笑,顯然不相信他,在艾琳看來他是鬼話連篇。

“不信拉倒。”龍浩宇往後一靠,露出爺的風範,都懶得解釋,那不成了欲蓋彌彰了。

“呵,小人就是小人,敢做不敢當,算什麼男人?”艾琳發泄着心中怒氣。

婚不由己:壞老公請住手 “哎,你說我可以,但請不要侮辱我的人格。”龍浩宇鄭重道。

“咯咯。”艾琳氣急而笑,極度輕蔑的瞥了龍浩宇一眼諷刺道:“你還有人格嗎?”

“哎,艾小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都第二次救你了,不說謝謝就算了……。”

“你還有臉說救我,你那是救嗎?” 憤怒的艾琳突然一個急剎車,將車停到了路邊,猝不及防的龍浩宇“砰”的撞到了工作臺上,頓時眼前亂冒金星。“你幹嘛啊?”龍浩宇道。

“給我滾下去。”艾琳冷冷道,說完不管三七二十一將他推了下去。

“哎,我怎麼下來的?這轎跑安全係數也太低了吧。”龍浩宇愕然的看向轎跑車門,那裏的電動門正緩緩落下:“靠,老子再也不坐轎跑了。”

看着轎跑猶如閃電而去,龍浩宇揉了揉頭痛的腦袋,突然他愣住了,轉頭看向四周漆黑一片,連個路燈都沒有。“壞了,這裏應該是最外環,我怎麼回去啊?這裏晚上可是連出租都很少見啊?這丫頭怎麼把我給扔這了,簡直太壞了。”

翌日早晨,龍浩宇還在夢鄉里和周公論道,便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了。昨晚被魅影接回來已經不早了,想着不上班了好好睡個懶覺,那知就有不識趣的。

“這他媽誰啊?最好給我個理由!”帶着滿臉的不悅,打開房門想要發火的龍浩宇愣住了,門外站着一位臉色陰沉的清秀少年,看年紀才十幾歲而已,在配上肩上的斜挎包,活脫脫就是一學生,可事實上他也是影殺的核心人物之一,因爲他正是昨日缺席的暗影,影殺的情報負責人。 “暗影。”龍浩宇有些驚訝道。

不用他讓,暗影進入屋裏隨便坐下,道:“老大,目標沒死,你們殺錯人了。”

“什麼?”龍浩宇腦袋轟的一聲,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對方是什麼人?”龍浩宇急聲問。

“一個黑道上的前輩。”暗影悠悠道。

“黑……。”龍浩宇突然反應過來:“哼,既然是黑道,那就死有餘辜。”

“老大,他不一樣。”暗影突然站起身來憤怒道,暗影這突然的反應嚇了龍浩宇一跳。

“沒什麼不一樣的,這些人都是國家的蛀蟲,死不足惜。”龍浩義正言辭。

“那也得講究方法,你知道對方是誰嗎?”暗影從包裏取出一個厚厚的文件袋,拍到桌上。

龍浩宇不解的拿起文件一張張的看了下去,微怒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直到最後看完,手掌都有些不自覺的輕顫,嘴裏喃喃道:“怎麼會是他?”

龍浩宇嘴裏的他,名叫曲靖,現在名聲也許小了很多,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龍浩宇知道他有着怎樣的能量,在三十年前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地下皇帝,真正的霸主。

他創建的楚門控制着長江以北,是華夏最大的勢力之一,他雖然是黑幫勢力,但做的卻是替天行道的事,還與上頭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有人說他是真正的黑幫,也有人說他是**的代言人。

確實,據影殺收集的情況來看,楚門與別的黑幫不同,他們不涉黃賭毒,只爲國家制造武器,其公司遍佈國內外,這也是國家允許的,說他是**的代言人也不假,只是不知那晚曲靖爲何會坐在陳文廷的車上。

“老大,我們不能在這待了,得趕緊撤回基地。”暗影道。

“呵呵,撤?”龍浩宇陰沉道:“我們闖下了彌天大禍,就往回躲,這不是我的行事風格。”

“那你打算怎麼辦?”暗影問。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龍浩宇淡淡的說了一句,說:“我要他所有的資料,尤其是家人。”

“曲老老伴早亡,只有一個獨子,可惜早年也不幸死於車禍,可謂白髮人送黑髮人,現在親人只剩下兒媳孫涵,還有一個孫兒曲南,孫女曲北。”

“車禍?”龍浩宇沉聲道:“命苦的一家啊,以後不能在讓他們受傷害了。還有將陳文廷那晚的一切活動都給我調查清楚。”

暗影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道:“我現在擔心的是你。”

“放心吧。”龍浩宇拍着暗影肩膀道:“你忘了,我姓龍,既爲龍又豈會懼鼠。”

最終,暗影帶着擔憂走了,只留龍浩宇一人在寂寞的房裏,承受着心中內疚,他一天都在房中看着文件,大家都不知他怎麼了?也不敢打擾。

晚上,龍浩宇的電話響了起來,本來他不想接,可是看到熟悉的電話號碼後,平復了一下沉重心情,接了起來恭敬道:“義父。”

電話那邊沉默不語,龍浩宇知道他肯定生氣了,靜靜的等待着聆聽教誨。

良久電話裏方纔傳出一個蒼老但有力的聲音:“阿噬,你太莽撞了。”

“義父,是我大意了,但我會承擔應有的責任。”龍浩宇恭敬道。

“嗯,不枉我對你多年的栽培,是個男人。”說完停頓了一會,像是在思考,又像是猶豫,片刻聲音再起:“無所謂,楚門很雖強,但內部不和,不足爲慮,相反這恰恰是一個機會,就看怎麼利用了,我永遠支持你。”說完便扣了電話。

龍浩宇聽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義父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我吞噬楚門,這不是開玩笑嗎?楚門勢力佔據華夏半壁江山,影殺滿打滿算不足二百,就算再是精英也是不可能的啊!

難道還有什麼別的緣故,義父決不會無的放矢,管他呢,車到山前必有路,想不通便不去想,不管日後怎樣,現在正是未雨綢繆的時候。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紫影那性感的聲音:“老大,你怎麼了?我能進來嗎?”

“沒事,我馬上就來。”起身來到門口,打開房門,影殺核心成員全都站在門外,疑惑的看着龍浩宇。

“老大,你怎麼了?一天都把自己關在房裏,嚇死我們了。”說話的還是紫影。

“老大你現在怎麼越來越不果斷了,有事就說,天塌下來不是還有兄弟們一起扛嘛。” 血影道。

“呵呵,你們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們,我不能看到你們任何一人受到傷害。”龍浩宇環視衆人,後問:“那批人訓練的怎麼樣了?”

“已經差不多了?第一二隊已經可以出手,第三四隊還在訓練中,再有三月可以完成。”邪影道。

“赤影,我們現在的資金如何?”龍浩宇問。

“除了訓練這批新人,接任務除了上交的還剩三千五百萬。” 赤影如實回答。

“不夠,遠遠不夠。”龍浩宇道:“不過這得慢慢來,急不得。好了,你們快去忙吧,我出去走走。”

“老大,我陪你。”血影道,他覺得龍浩宇狀態不對,怕他出什麼事,龍浩宇也沒有拒絕。

出了戰龍健身館,二人沿着繁華的街道一路往東,龍浩宇看着燈紅酒綠,極度奢侈的會所,KTV,夜總會,突然道:“這麼輝煌的地方,不能掌握在我們的手裏,真是暴殄天物啊!”

“啊!”背後血影聽罷,身影不由輕微一顫,老大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他要稱霸這裏?“老大,難道你想收購這裏?”

“收購,你太看得起他們了。”龍浩宇不屑道:“我要他們乖乖的奉獻上來。”

“老大,你不是開玩笑吧,雖然我們影殺人員精銳,但人數太少,不適合與黑幫發生衝突。”血影道。

“這我當然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黑幫,如果有可能我會將這些蛀蟲連根拔起。”

“唉。”血影無奈一嘆,道:“老大,雖然我也很痛恨他們,但我不得不說,這不現實,黑幫是除不盡的,天下之大,黑幫無處不在,我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不,你錯了,誰說非得我們動手。”龍浩宇神祕一笑道:“日本當年的以華治華就是最好的政策。”

血影多聰明,瞬間明白了龍浩宇的意思:“老大,你是說黑吃黑?”

“和你說話就是省事。”龍浩宇道。

“可是老大,這是一把雙刃劍,弄不好就會遭到反噬,風險很大。”血影有些擔憂。

“這樣纔有意思嘛,我要的不是安於現狀,只有波瀾壯闊的過程才值得回味,最起碼我奮鬥過,結局如何我不在乎。”龍浩宇道。

“老大,你們能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嗎?”血影終於忍不住問道。

龍浩宇知道事情瞞不住,還不如早點告訴血影,提前有個準備。

“阿龍,陳文廷沒死。”

“什麼?”血影突然停住身形,驚訝道:“是否屬實?”

“千真萬確,暗影傳回來的消息。”龍浩宇臉色凝重道。

“我去殺了他。”血影轉身欲走,卻被龍浩宇拉住。“怎麼了老大?”血影問。

“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見龍浩宇臉色不對,血影問:“對方是誰?”

“唉!”龍浩宇無奈一嘆,將曲靖的事詳細的說了一遍,血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起來。

“該死,那晚車上坐着的怎會是曲靖?這下麻煩了。”龍浩宇剛說完,血影擔憂道,連他這麼嗜血的人都感到了麻煩,主要是楚門勢力太大了,一個處理不好,他們影殺這一生都得亡命天涯。

二人說着,不知不覺的離開了繁華地帶,越走越遠,漸漸的路邊沒了路燈,黑暗一片。

“嗯。”行走在黑暗中的二人,突然停住腳步,轉頭相視一笑,嘴角劃出嗜血的弧度,因爲就在剛剛他們感到了一絲殺意,周圍有殺手,而且能發出殺意絕不是普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