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原本楊昭若是能馬上登基的話,大隋還不至於會亂到這步田地,可是現在連他也倒下了!

  • Home
  • Blog
  • 原本楊昭若是能馬上登基的話,大隋還不至於會亂到這步田地,可是現在連他也倒下了!

計劃中的登基大典就這樣取消了,衛文升找了很多辦法為楊昭續命,但是都沒有效果。在掙扎了幾個月之後,楊昭最終還是跟著他的父皇一起去了。

衛文升真心累啊!

他算是被這爺兒倆給坑慘了!

天下大亂,群龍無首,這個亂局該由誰來收拾啊!

無奈之下,衛文升只好隱瞞了楊昭的死訊,對外宣稱太子只是身染重病,需要修養,能拖一日是一日吧!

不過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周圍的人就是再笨也看出了不對勁兒,衛文升再也騙不下去了。

楊廣總共就兩個兒子,次子齊王楊暕,隨楊廣出征遼東時失蹤,這麼久沒有音信,看樣子是凶多吉少。長子太子楊昭,現在也跟著楊廣一起走了。楊家現今剩下的有資格繼承皇位的男丁,就只剩了幾個一兩歲的四代娃娃。

這大隋啊,要完嘍!

大隋是沒救了,不過憑藉著大興這座堅城,想要在亂世之中苟全性命,還是很容易的。

現在在大興周邊的勢力中,有能力對大興出手的,就有滎陽瓦崗和隴右薛舉兩家。

不過滎陽瓦崗只是一群盜匪,素無大志,雖然之前不知道為什麼弒殺了楊廣,但是從那之後瓦崗寨的動向來看,他們還是抱著小富則安的心態,並沒有爭霸天下的雄心壯志,這不足為慮。

而隴右薛舉,原本是大隋官吏,深知據有大興對於一個有志於爭霸天下的勢力是何等的幫助。所以自起兵以來,薛舉便總想著東征大興,邊境上的摩擦一直就沒有停過。

不過聽說,似乎現在隴右換了個主人,變成了一個還只有十幾歲的娃娃。

衛文升不知道薛舉是怎麼陰溝裡翻船的,不過薛舉下台對現今的大興城來說絕對是個利好消息。

那個屠夫一直都對大興賊心不死,現在換上了個小娃娃,應該能讓大興多過幾天安生日子了吧?

「報——」

一聲急促而宏亮的通報聲打斷了衛文升的幻想,同樣也將大興從太平盛世的臆想中重新拉回亂世的現實。

「瓦崗群盜兵發東都,張留守(張須陀擊破楊玄感叛軍后被封為東都留守)被十面包圍,急請援軍!」

「什麼!」

衛文升大驚失色,瓦崗的那群盜匪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居然在這個時候跑來搗亂!

「戰況如何?」衛文升有些手足無措。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想要在這個亂世之中苟全性命,怎麼就這麼困難呢?

「張留守的兵力不足,無力久守。東都城防因為之前的大戰而變得破敗不堪,敵軍隨時都有可能攻破東都,長驅直入!還望丞相速派援兵!」

看起來張須陀的日子也並不好過啊!,

「是何人領兵?」短暫的驚慌之後,衛文升想起來要打探清楚才好發兵,隨即馬上詢問信使。

「是……是蒲山郡公李密!」信使有些猶豫,但還是照實說了。

果然,衛文升一聽見是李密,那火「噌」地一下就冒上來了。

「是李密那個狗娘養的雜種!」

衛文升身為朝廷重臣,平日里最講究涵養,但唯獨面對李密爆了粗口,可見他心中的憤怒。

這不能怪衛文升脾氣大,他是從遼東那個人間地獄里死裡逃生逃出來的。而遼東之所以兵敗,除了老天爺沒有跟他們站在一邊之外,楊玄感在後方的叛亂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若不是楊玄感叛亂,導致後方不穩,他們又怎麼會因為鎮壓軍中騷亂,以至於沒有注意到乙支文德帶領手下在薩水所做的小動作。一場大水,澆滅的又何止是區區五十萬大軍,更加是這個來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而李密身為楊玄感軍中的軍師,在衛文升心中最想殺死的人中的排名,僅次於乙支文德與楊玄感!

衛文升打定了主意,對於李密的咄咄逼人,他絕對不能退讓一步!

這大興,給誰也不能給李密!

「快點兵,隨老夫出征,支援張留守!」

坐不住了衛文升馬上做出了反應,急吼吼地跑去沙場點兵了。

不過著急了的衛文升沒有注意到的是,那個畢恭畢敬向他彙報軍情的信使低著頭,嘴角卻是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

此時的大興城外的一處莊園,應該大軍圍堵東都的李密卻是出現在此地,同行的還有王伯當和瓦崗寨大當家翟讓划給他指揮的五千嘍啰。密密麻麻的人堵在了這一處小小的莊園之中,顯得有些擁擠。

這裡是李密家族的私產,一直都不為外人所知。當初李密造反,朝廷查封他家產業時,也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是他的。這給了李密回到大興東山再起的資本。

此時的李密已經上了瓦崗,並且成功當上了瓦崗寨的二當家兼軍師。不過按照規矩,上山入伙的人要交納一份投名狀。王伯當為了讓李密以後在山上說話有分量,給李密制定了一個極高難度的目標——大隋都城大興!

李密本就走投無路,也只能選擇相信王伯當,不過他的心中未嘗不是忐忑不安。

「伯當,你說的計策到底是什麼?」

「密公,你這已經是今天第八次這樣問了!能不能安下心來等一等,相信我,好嗎?」

王伯當十分無奈,他現在都有些後悔當初草率決定選擇李密當主公了。現在看來,這李密哪兒是善於隱忍啊,分明就是有賊心沒賊膽嘛!不過是自己選的主公,就算含著淚也要將他扶上皇位,和昊天上帝的那場賭局,可不能從一開始就輸了!

「那怎麼還沒有動靜啊?」李密此時充分體現了一個豬隊友的良好素質,扮演著最讓隊友無語的扯後腿角色。

王伯當都有些不想說話了:「密公,這句話你今天也已經問了十一遍了,沒有這麼快的,請你等一下好嗎?」

「好吧!那就等吧!」李密在王伯當這兒吃了個軟釘子,有些氣悶,隨即發起了脾氣,獨自一人縮在了角落裡等消息。

至於王伯當,拜託!他很忙的!沒時間去安撫豬隊友!

又過了一陣兒,正當眾人都有些心浮氣躁等不下去的時候。王伯當早已布置好的暗哨急匆匆從莊園外跑了進來,對著王伯當開始稟報。

「衛文升領兵出東門,往東都方向去了!」

王伯當長吁了一口氣,拍著手連聲笑道:「成了!成了!大興是我們的了!」

李密聞訊趕來,急忙問道:「什麼成了?什麼成了?」

王伯當一臉喜色:「密公放心,暫且先在這裡委屈幾日。三天後,我們就可以進入大興了!」

李密還是一頭霧水,但很明智地沒有繼續問下去。

王伯當與他的智力明顯不是一個等級,又何必自取其辱呢?反正只要王伯當是忠於他的,那就萬事都由著他吧! 「大興城是天子腳下,大隋國都。雖然現在天子駕崩,大隋大亂,但是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大興人,我不求你出將入相,但是絕對不能操持賤業!這點天朝帝都人的傲骨絕對不能丟!」

這是侯四的死鬼老爹侯三教給他的。說完這句話,侯三就抱著他的驕傲升了天。

侯三是餓死的。

他原本是一個士子,曾經也是小有才名,不過無奈考了很多年的科舉,還是沒能考中。這年頭的讀書人,沒考上科舉,意味著的就不僅僅是丟人那麼簡單,還有可能連自己都養不活。

自皇帝陛下(楊廣)駕崩之後,天下大亂,到處都有人作亂。大興城內的米價飆升,普通老百姓人人面有菜色,想要吃飽,忽然變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侯三手無縛雞之力,除了讀書,也不會其他的營生,又放不下面子操持賤業。以往還可以靠著給鄰里抄抄寫寫,啟蒙小孩讀書賺幾個飯錢,但是現在別人都吃不飽,哪兒有閑錢考慮這些。侯三斷了收入,只好就這麼慢慢餓死。

侯四非常理解他老爹的驕傲,然後在他老爹頭七過了之後,立馬報名參軍,被安排到東門守城門。

驕傲?只有活著的人才有閑暇的時間講這個!

侯四是個很現實的人,不像他那個死鬼老爹一樣愛做白日夢。改變命運,飛黃騰達這種事情的吸引力,還不如讓他吃飽飯來得實在。

守城門多好,又不用上戰場,又有飯吃,偶爾還能從過往商販里撈點油水。雖是賤業,但比起這個世上的大多數人都要來得滋潤。

前幾天,當朝丞相衛文升領兵出征,那些個當著大官大將軍的所謂「人上人」,全部都是面帶憂色。知道的是去打仗,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去集體奔喪呢!

啊呸呸呸!真不吉利!

侯四懶洋洋地站在城門口,檢查著過往行人,心裡還惦記著下班之後家裡晚飯吃什麼。

家裡的地窖還囤著兩袋小米,熬一熬的話,還可以稀著吃兩個月。

最近這米價又貴了,足足是太平時光的十幾倍!這些個無良的奸商與貪官,還真不怕激起民變來,自己也沒好果子吃!

這吃人的時代,是要逼著老百姓拿起刀造反啊!

不過這些也不關他侯四什麼事兒。一個守城門的,就老老實實守城門好了,這些國家大事,就讓那些官老爺們去操心吧!

「侯四,你過來幫我看看這張紙上寫的什麼?」

說話的是張頭兒,侯四的頂頭上司。張頭兒姓張,名字卻不叫頭兒,而是一個「亮」字。因為他喜歡聽別人叫他「頭兒」,這讓他感覺高人一等,所以侯四他們才都叫他張頭兒。

張頭兒本是一個浪蕩子,家裡有錢,不愁吃穿。不過他家老爺子實在看不慣他每日遊手好閒,就靠著家裡的關係與疏通的銀兩,硬是給他補了一個城門令的缺。大大小小,好歹也算是一個官了。

張頭兒不學無術,大字不識一個,卻很是喜歡讀書人。他自聽說侯四的父親曾經考過科舉,就對侯四青眼有加,頗為照顧。

現在他不知從哪兒找來一張紙,讓侯四過去認認字兒。這種小事,侯四也不好意思拒絕不是。

不過不好意思拒絕,不代表他就十分樂意接受。侯四最煩的就是張頭兒有事兒沒事兒的親近,這與個人恩怨無關,張頭兒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兒。

這其實是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普通老百姓對於有家有業卻浪蕩度日的富二代的敵視,是打心底里的厭惡,是天然的鄙視。

極品新娘 但是在面上,侯四還是得屁顛屁顛地跑過去幫張頭兒的忙。縣官不如現管,他要想在張頭兒手下混飯吃,就只得夾著尾巴做人。

侯四接過張頭兒手中的紙,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哪知道,就只一眼,他的眼睛就直了!

張頭兒非常好奇,就在一旁不停地追問:「侯四,這上面寫的什麼?說給我聽聽!」

侯四不答,反而對著張頭兒問道:「頭兒,這張紙你是從哪兒得來的?」

「就我剛才從城中過來的時候撿的,路上還有好多呢!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張頭兒一看到侯四嚴肅的表情,也有些意識到事情的不對頭,開始緊張起來,並且將懷中剩餘的紙張都掏出來遞給侯四。

侯四接過紙張一看,腦門上的汗「噌」地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到處都有,這……」

這個時候,城中忽然爆發出了火光,無數人自城中奔涌而出,擁擠著要出城門。而在他們後方,數不清化妝成路人的人紛紛從隱蔽處跳出來,右手手臂上綁著紅布條,到處殺人放火,製造混亂。

「發生什麼事兒了?」張頭兒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到了,急忙反應過來,剛想呼喚著手下人維持秩序,手臂卻被侯四給拽住了。

「頭兒,想活命嗎?」

侯四沒頭沒腦的問話讓張頭兒一頭霧水。

「怎麼了?」張頭兒問道。

侯四卻是不答,將手中的紙張一張張鋪開,念給張頭兒聽。

「楊花落,李花開;桃李子,有天下……」

「李子結實並天下,楊主虛花無根基……」

「日月照龍舟,淮南逆水流,掃盡楊花落,天子季無頭……」

……

張頭兒的表情也開始驚悚起來,前幾年的「唐國公李淵謀逆案」,讓這幾首童謠名聞天下。所有人都說是,「李氏當為天子」!後來,當時還是太子的楊廣親自帶兵,滅了唐國公李淵全家,這才讓謠言停歇。這要命的玩樣兒,怎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城中的大街上呢?

若是再搭配上城中所發生的火災與民亂,哪怕張頭兒再不學無術,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頭。

而在這個時候,城中的喧嘩之聲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李公傳令,降者免死!降者免死!」

「李……李公?莫不是李……密?」最後兩個字,張頭兒是壓著聲音吐出來的,顯然對於童謠這種邪門的東西,張頭兒還是有些忌諱的。

「大興城的天,要變嘍!」侯四拉著張頭兒到一邊,從衣服上撕下兩根布條,不知從哪裡沾了一點兒血,給染成紅色,拿出一根綁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另一根遞給了張頭兒。

「好死不如賴活著!這大興城,是姓楊還是姓李,跟咱們又有什麼關係呢?還是先保住性命要緊啊!」侯四的想法很實在,也很簡單。

張頭兒本來還有些猶豫,待看到這亂象越來越嚴重,這心裡也有些慌了,稀里糊塗的就接過布條綁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這時候,從城中躥過來一群凶神惡煞,領頭的人滿臉絡腮大鬍子,身上都是鮮血,手裡拖著一柄還掛著碎肉的宣化大斧,一看就不像好人。他們來到城門之後,見到張頭兒兩人綁上了紅布條,不由得都是一愣,領頭的大鬍子撓撓頭:「東門這邊,好像沒說安排有兄弟啊?」

侯四與張頭兒心中直呼「好險啊」!這就差一步,腦袋就要搬家了!

還是侯四反應快,連忙拉著張頭兒跪下報告:「各位英雄,小人侯四,這是張頭……張亮!我們兄弟一向仰慕李公聲威。今日各位英雄征伐大興,侯四兄弟不才,已為李公奪此東門!」

「哈哈!這還有兩個機靈的!行,你們想上山入伙,俺老程答應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俺老程的人,有兄弟再來,就報俺老程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名號!」那大鬍子開心地笑了,露出了一排雪亮的牙齒,明晃晃的讓人害怕。

「是是是!原來是程爺!侯四明白了!」侯四拉著張亮急忙跪下磕頭,待程咬金走遠后,這才汗水淋漓地從地上爬起來。

「不管怎麼說,這條命算是保住了!」侯四的腦子經過了這一連串的高速運轉,有些疲倦,險些站不穩,還得要多靠旁邊的張亮攙扶這才穩住身子。

「老侯,這次可多靠你,我才能逃脫大難。沒說的,以後我就跟你混了,這頭兒的位置,讓給你了!」張亮的腦子還有些拎不清,喋喋不休的樣子讓人哭笑不得。

侯四這個時候沒有再去搭理張亮這個豬隊友,而是注視著程咬金漸行漸遠的身子,眼神開始迷離起來:「這才是大丈夫,大豪傑!以前為了活命的我,這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侯四又想起了他的那個死鬼老爹侯三所說的話:人活一世,草木一秋。除了活命,還有很多東西,值得去追求!

「我也要像他們一眼,出人頭地!」

侯四的眼中爆發出閃閃的亮光,充滿了熊熊的烈火……

……

大業二年十二月初六,李密以疑兵之計兵圍東都,引得衛文升調虎離山,之後兵出大興,一舉奪城。至此大隋再無回天之力,天下皆謂李密應了「李氏當為天子」的童謠。一時間,豪傑景從,民兵附焉。李密之名,始為天下皆知。李密之勢,一時如火如荼。 陸少宸大掌覆在蘇薇兒後腦勺上,讓她靠在自己胸膛之上。

一雙可怖眼眸此刻漸漸變得溫柔下來。

這一刻,蘇薇兒變得無力,只是這樣靠在男人懷裏,凝重的呼吸,舒緩心口的氣息。

王麗蓉扶起兒子,但是看着兒子臉色的不對勁,還有脣角溢出的血跡,擔憂焦急的模樣,忙的道:“兒子你怎麼樣?兒子!”

郭子珉似乎被一拳揍暈的還沒有緩過神來,吃力坐起身體,一手撐着額頭,用力眨着眼睛還兩眼昏花的看不清。

“兒子!兒子!”

看着郭子珉還沒有緩過神來,王麗蓉嚇得焦急的喚道着。

隨即,揚首瞪向眼前的人,怒氣騰騰,怒喝道:“你這個野男人,你到底知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啊?你還敢打我兒子,你準備和這個賤人一起蹲牢房吧你!”

王麗蓉河東獅吼一般潑婦聲震動似乎整個別墅都能聽到她的大喝聲。

只見陸少宸一側眸,一記絕殺的眼神直接嚇得王麗蓉渾身不禁一顫,臉色瞬間慘白。

“你……你……”

王麗蓉嚇得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要繼續罵道什麼,就只是瞪大似湯圓老眼盯着陸少宸。

只聽到男人低沉聲音冷聲道:“成瑾!!”

一直站在門口位置等候的成瑾聽到這聲喚道,大步上前,微微垂首恭敬道:“先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