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反正,醒來時,立馬翻起,對身體並不好。

  • Home
  • Blog
  • 反正,醒來時,立馬翻起,對身體並不好。

收拾,出門,跑步。

他,早就不去大寧湖了。

免得跟杜海平撞上,尷尬。

慣例,去中海的母親河——洪江邊。

沿著濱江大道,一路大步流星。

冬日運動長袖、長褲套裝,寬鬆型。

奔跑中,衣褲飄飄。

身姿,越發矯健。

運動,永遠沒有錯。

多日堅持,宋三喜發現,這身體底子好,體能也拉起來了。

正跑著,前面有個俏生生的女子身影。

運動長袖長褲,緊身,黑里粉條紋。

身形修長,起伏有致。

紮起來的馬尾,飛盪著。

嘴裡呼出的白氣,一陣陣散揚。

光看背影,就是個令人熱血沸騰的存在。

宋三喜,感覺有些熟悉。

加快腳步,腳下幾乎無聲。

直接,超過前面的女子。

再回頭,呃!

「哈!老同學,早啊!」

李蕊陽愣了一下,上下一打量。

「沒想到,你這個敗家子,還會晨跑?」

「改變,從早起開始嘛!」宋三喜壓了速度,與她並排。

一股醉人的橘子香水味兒,淡淡的,在冷空氣里,飄蕩。

「哼我看你能堅持多久。」李蕊陽加速,超過了他。

宋三喜直接追上,「堅持,是永恆的事。」

「吹吧!你宋三喜,什麼德性,我不清楚?」

「呵呵,那是過去的宋三喜,已死;新的宋三喜,已來」

「少扯犢子!哼!」李蕊陽大步,加速,反超。

宋三喜淡淡一笑,再反超。

然後,一路狂奔,拉大距離。

李蕊陽狠追了一陣,放棄,驚呆了。

「該死的!吃喝嫖賭抽的敗家玩意兒,居然這麼能跑?這還是他嗎?」

她還沒有跑到濱江大道北端終點,還有500米的樣子,宋三喜已經返回來了。

「呵呵,老同學,您慢來啊!我六公里完成過半了。明天早上見!」

「你」

李蕊陽來不及說更多,宋三喜大步飛奔而去。

她有些驚傻。

這個打架從來沒贏過的貨,體能,似乎相當優秀了。

再也不是,以前的瘦狗。

背影,雖然還是瘦,但顯得很有活力。

「哼!明天早上見就見,姐還跑不過你了?」

上午,8點40分。

宋三喜,大奔停在百匯金融專用停車場。

剛好,顧芸夢送孩子回來。

她,從錢永宏的寶馬車上下來。

還以為,這是哪個新的大客戶來了。

顧芸夢帶著笑臉,故意挺了挺胸,準備搭個訕。

釣個金龜婿,或者鑽石王老五,是她一直想乾的事。

只不過,一直沒遇上合適的。

趙良友那種,不是她的菜。

結果,宋三喜下車。

「啊這」顧芸夢笑容凝固,疑道:「喲?這幾天,上哪裡發橫財去了,破驢子改大奔了?」

「租的。」

「切~~~死要面子,活受罪!」顧芸夢白了他一眼。

宋三喜笑笑,「主要是送老婆上班,遮風擋雨,也方便。」

顧芸夢不知怎麼的,心裡略有點酸,「好幾天沒來,你不知道,你的九玄科技跌成什麼樣了吧?」

「感謝替我關注。跌成狗屎了,我也認了。」

「死不悔改的!蘇有容嫁給你,白瞎了。」

「得虧是當年我拒絕了你,你應該感覺到幸運!」

「你」顧芸夢臉紅,面子掛不住,大步往公司門口去,「今天,九玄科技肯定再跌停!很快就要退市,破產。你,等死吧你!」 晚上。

鍾小葵竟罕見地做起了細活。

只見她小心翼翼地把朱友寧的外衣疊整齊,然後又謹慎地將之放在床邊的柜子上……

朱友寧看著鍾小葵的模樣,心裡隱隱覺得好笑。

雖然態度很認真,但鍾小葵確實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小葵,你不必勉強自己做這些,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是。」

鍾小葵手中動作這時乃止。

她確實沒做過這種細活。

這些事情原來其實是玄凈天與妙成天做的,如今她們已經回去鳳翔,鍾小葵便覺得這事不能沒人做,畢竟貼身侍衛應該要面面俱到。

至於為什麼不讓府上的丫鬟做,那當然是因為鍾小葵覺得她們不可靠。

萬一這些丫鬟裡面還有幻音坊的暗樁呢?

想到這裡,鍾小葵頓時道:「王爺,府里的丫鬟僕人要不要換一批?畢竟他們之中很大可能有幻音坊留下的暗樁!」

朱友寧卻道:「這事不急,反正接下來我待在府里的時間不會長。」

朱友寧在心裡推算著日子,發現李存忍的生死符就要到了發作的時候。

他得抽出時間去長安舊城一趟。

然後兩個月後耶律剌葛的生死符也會發作,他答應給自己的五千匹馬也沒應允……

想著想著,朱友寧突然開口道:「對了小葵,這幾天可能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你去處理。」

「王爺請吩咐。」鍾小葵立刻抱拳。

「你得帶人去緩解一下土地兼并的問題。」

鍾小葵不解道:「王爺,土地兼并是何意?」

朱友寧想了想,解釋道:「簡單來說,就是地主通過巧取豪奪,讓擁有土地的農民變賣出自己的土地和房產,使之淪為佃農。」

「王爺要我如何去做?」

「土地兼并這種事情很難從根源上解決,因此只能治標不治本。」

「不過暫時的治標就已經足夠了。你要做的,就是帶著影密衛,幫助韓延徽與王師範在淄、齊、登、萊、海、密等平盧各州完成勸農政策的實施,屆時肯定少不了要從豪族手裡收回土地。」

「王爺的意思莫非是?」

鍾小葵隱隱猜到了什麼,在脖子前輕輕抹了抹。

朱友寧點了點頭。

「識時務者為俊傑,識相的也就罷了。凡擋路者,皆不留情!」

……

第二日。

朱友寧在臨近中午的時候,親自去找了王師範與韓延徽。

當他來到衙署的時候,這兩人正埋頭忙於政務。

朱友寧湊過去,發現他們正在草擬一些即將施行的法令。

「把你們手頭的事情放一放,帶著紙筆,本王帶你見一些好東西。」

「好東西?」

韓延徽與王師範面面相覷,不過還是跟著朱友寧來到了一個倉庫。

倉庫裡面,存放著的,正是一倉庫的紅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