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古木向前靠了靠,低聲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說話也不用拐彎抹角,你來拜訪古家提出合作,是想讓我幫你們萬寶商會煉丹?」

  • Home
  • Blog
  • 古木向前靠了靠,低聲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說話也不用拐彎抹角,你來拜訪古家提出合作,是想讓我幫你們萬寶商會煉丹?」

楊婕掩口一笑,而後聲音也拉低下來,道:「木公子果然是明白人,小女子是希望你能提供一些丹藥,比如回元丹,還有……」她說到這裡略微停頓,而後聲音更是又低了許多,道:「爆元丹。」

古木抬起身子,貼在椅子上翻了個白眼。你當那爆元丹是一品丹藥嗎?說提供就提供,要知道自己可是費了半天一夜的時間才僥倖煉製出來兩顆。

「你用五五分成做為條件,也未免太小瞧爆元丹的價值了吧?」古木咧著嘴笑道,雖然他不知爆元丹在市場的價值,不過從古山堂哥服用的情況來看,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或許已經超出了普通的爆元丹。

如果古山知道自己吃的那一顆爆元丹,是古木無意中煉製出來,而且被自己使用,好像還帶有一丁點小白鼠的味道,那肯定會非常的崩潰!

楊婕微微錯愕,身為一個精明的商人,自然明白古木那話中之意,顯然這少年對於五五分成很不滿意,於是正色道:「五五分成已經是我萬寶商會提出的最完美的分配方式。」

古木無語,這眼前的美女,一談到生意立馬就嚴肅起來,看來還真是個經商的料,不過他也不是輕易退讓的主,於是臉色正然,道:「話都是你們萬寶商會說的,作為乙方的我,有權對分配方式提出質疑,再說了,這做生意講究談判,不談怎麼判,是吧?」

「那依木公子的意思是?」楊婕見得古木宛如生意場上的老手,於是輕聲笑道。

「你四,我六。」

「不行。」楊婕直接拒絕。

「那就沒得談了。」古木擺擺手,無奈道。而且還有一副請走好,不送的架勢。

這讓楊婕那嫵媚的面容上泛起了一絲微怒,這少年也忒自以為是了吧。不過想到古山當時服用爆元丹以後所爆發出來的實力,還是讓她忍了下來,道:「木公子,你要知道,這爆元丹由我萬寶商會出售,所獲得的利潤肯定比古家要高許多。」

「我知道。」古木抖抖肩道:「所以我才要求四六分。」

楊婕語塞,她說那話的意思可不是在炫耀賺錢利潤的多少,重點是讓古木明白,他古家根本沒能力把爆元丹出售到理想的價格,而她萬寶商會有這個能力。可結果卻被古木這句話給嗆了。

這少年太氣人了!

「木公子非要四六分?」楊婕平靜了一下心情,用試探的口氣,道。畢竟她久經商場,對於合作談判上的經驗也是頗為豐富。不會為了古木這種說話嗆人的主而亂了方寸。

「當然。」古木淡淡說道,在面對利益方面,就算楊婕是個大美女他也決不妥協,他認為這是自己的原則,不同於古山那種迂腐的原則,是非常優秀非常完美的生意原則!

「那既然如此,小女子就告辭了。」楊婕惋惜道,而後站起了身。生意上談不攏,那隻能好聚好散了。

「這女人還跟我玩欲擒故縱?」古木冷笑著想道,同時很有風度的說:「楊姑娘走好,我就不送啦!」

楊婕不語,而是跨出了古木的房間。

待得楊婕的身影越走越遠,古木就急了,難道這女人來真的?那自己的後續計劃豈不是泡湯了,於是那還坐得住,急忙追出去,道:「楊姑娘且慢!」

兩人又重回談判桌。

不過此時古木卻嬉皮笑臉的應承著,生怕這富婆再跑了。

「木公子有何請教?」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楊婕見得古木這番模樣,頓感好笑,不過明面上擺出一副莫名的表情。

「請教不敢,只是談談關於那間黃金店鋪的事情。」古木搓了搓手,道。

「店鋪?」楊婕錯愕道,不過心中卻是明白,這少年是打算說正題了。

古木那個鬱悶啊,他不信這精明的女人看不出自己另有想法,不過誰讓自己處於弱勢方,只好撓撓頭道:「聽聞磐石城黃金地段有三間店鋪,我的意思是,這五五分成可以,但那三間店鋪必須給我一間,而且還是以我個人的名義。」

「哦?」楊婕很意外,於是道:「木公子是打算做生意?」

「生意談不上,就是開間小醫館。」古木謙虛道。

「醫館?木公子還會治病?」

「治一些跌打損傷還是可以勝任的。」古木不好意思的說道,不過那說話的口氣還是挺拽的。

楊婕沉吟了一會兒,道:「這件事容小女子考慮考慮。」

「這還考慮啥,你開丹藥坊,我開個醫館,你賣葯,我治病,凡是來看病的武者,我統統讓他們去你們丹藥店買一些補氣養血的丹藥,多兩全其美的事情啊。」古木見她猶豫急忙說道,而且還說出如此坑人的點子!

磐石城武者說古木無恥,看來還真沒冤枉他!

還別說,楊婕也是頗為心動,他萬寶商會對醫藥行業並沒有太多的涉足,如果古木真能治病,兩者合作,治病買葯,倒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經營策略。

「你真會看病?」楊婕狐疑道,顯然對於古木還是有些不放心。

「不信?」古木怒了,於是一挽袖子,道:「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

這貨不知男女授受不親嗎?楊婕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著他。

「我可不是想占你便宜,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這讓古木崩潰,你丫想知道我會不會看病,不把手伸出來我怎麼看?難道要讓我效仿古人懸絲診脈嗎?可小爺我還真就沒學過這種失傳的手法!

「我很健康,不用診斷。」楊婕微微一笑道,顯然是拒絕古木了。

「健康?」古木冷笑一聲,道:「我看楊姑娘膚色雖然白皙,卻白的很過分了,想來一定是體內陰寒之氣太重造成的,而那雙小手總是不經意間抖動,顯然陰氣已經開始影響你的身體了。」

楊婕聞言,微微愣神,然後噗嗤一笑,道:「小女子修練的是冰系靈力。」

「冰系靈力?」古木還是第一次聽說,難怪這女人肌膚如冰玉一般晶瑩,而且跟她接觸的時候還有一絲清涼之感,起初他還以為是天氣轉冷的原因。於是釋然道:「原來如此。」不過心中卻很納悶,一個修練冰系武功的女人咋就長的如此妖艷迷人,按道理說,應該和龍靈一樣冰冷而高貴,讓人只能仰望啊。

古木這一發現卻讓楊婕動了心,她來到磐石城從未和別人比武過,自然也沒動用過冰系靈力,所以在磐石城根本沒人知道,而這古木只用肉眼就能推斷出自己身體陰寒,那顯然是有真本事。

當下,笑道:「古公子,既然你想開一間醫館,小女子願成人之美,不過那黃金門面只能以租售的方式轉給你,期限為一年。」

「租售?」古木苦笑,這女人還真是摳門啊,不過好歹比不沒有強,於是問道:「租金多少?」

楊婕沉吟了一會兒,笑道:「你所開醫館利潤的十分之三。」

「啥!」古木跳了起來,大叫道。 聽了小傢伙的話,陸萌哭笑不得,「你粑粑永遠是你粑粑,誰都搶不走的。」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還不相信姑姑么?」

小糯米愣了一下,隨即伸出小爪子,「香水阿姨,小糯米要嘗一點點。」

「好的。」

林沁兒笑了起來,立即把葡撻送到她手上,叮囑她:「小心燙哦。」

「嗯吶。」

咬了一口,小糯米眼眸噌的發亮,「姑姑!」

葡撻送到了陸萌嘴邊,陸萌咬了一口,連連點頭,「好吃!」

得到讚揚,林沁兒喜笑顏開,「好吃你們就多吃一點,不夠我再去做。」

突然,一隻小爪子伸了過來,抓起一塊抹茶戚風小蛋糕,伸到她面前。

林沁兒一愣,小糯米軟軟的說,「香水阿姨,你也吃。」

「謝謝小糯米。」

「嘻嘻。」

喬安來的時候,林沁兒還沒離開,兩人遇上了。

「喬安,你也來了?」林沁兒很意外,意外之餘,又推銷起了自己親手做的點心。

「剛才萌萌和小糯米都說好吃,你要不要嘗一嘗?」

「不用了。」

喬安直接上樓去看雲瑾小寶貝,育嬰師正在喂他喝奶,小傢伙抱著奶瓶,咕嚕咕嚕喝得一臉滿足。

一雙黑溜溜的眸子,好奇的看著眾人。

他似乎發現了喬安,拿開奶瓶,小爪子在空中抓了抓,喬安立即上前,握住了他的小手,「雲瑾小寶貝,姑姑在這呢。」

小傢伙咧嘴,露出粉紅色的牙床,沖她傻乎乎的笑。

「認出姑姑了是不是?」

育嬰師笑著將雲瑾交給喬安,「喬小姐,您來抱抱小少爺。」

「好。」喬安順勢抱住了雲瑾,雲瑾咬住小奶瓶,一邊喝奶,一邊玩著喬安的手。

小糯米衝進來的時候,眼巴巴的望著雲瑾,「麻麻。」

「嗯?」

「小糯米也想喝奶。」

喬安立即道,「不要打雲瑾小奶瓶的主意。」

小糯米撓了撓腦袋,嘿嘿笑了一聲,「麻麻,小糯米看到叔叔啦。」

「嗯。」

「麻麻和叔叔是來接小糯米回家的嗎?」

「是呀。」

「那,可不可以把雲瑾弟弟也帶走呢?」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喬安想了想,還是算了,官邸沒有育嬰師,把雲瑾帶過去,她要是照顧不好的話,受苦的是雲瑾。

「雲瑾弟弟在粑粑家,不跟我們一起回去。」

「好吧。」

總裁的新娘 從別墅離開,小糯米趴在喬安懷裡,小手玩著一個飛機模型,「麻麻,小糯米可以要禮物嗎?」

不等喬安開口,慕靖西這個老爸,便忍不住開口了,「小糯米想要什麼禮物?」

「小糯米想要飛機。」

喬安捏著她的小臉蛋,「你怎麼不上天呢,寶貝兒?」

「有飛機就能上天了呀。」

慕靖西思索片刻,「直升機么?」

「也可以呀。像粑粑的那樣。」

「好,叔叔送給你。」

話音剛落,母女倆同時愣住了。

小糯米是驚訝的,喬安是驚恐的。

「慕靖西,你們非親非故的,為什麼要送這麼貴重的東西給小糯米?」

慕靖西轉頭,看向車窗外,心中悶悶的腹誹著,才不是非親非故。 萬寶商會的楊總管離開了古家,而隨著楊總管離開,那些圍觀的武者卻早就鬧翻了天,因為在之前,他們先是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土靈力,而後又親眼目睹出現在古家上空那強大的木系靈力。

古山晉級!

古木突破?

所有武者,在一瞬間就想到了什麼。

一時間,兩人相繼晉陞的消息傳遍了磐石城的大街小巷,而一些聞風的小家族更是準備著明天打算親自登門拜訪古家。對他們而言,這萬寶商會來訪,古家三代嫡系前後晉陞,無不預示著古家要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苟延生存的小家族,審時度勢,豈會錯過此等時機?

同時讓人更加理解了,那所謂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的含義。

再說古木同意楊婕提出開醫館支付十分之三利潤的要求,最後鬱悶的走向古家家主的庭院。而剛剛走進來,就感覺到兩道冷厲的目光在盯著自己看。

「家主,七長老。」古木這才看到古蒼穹和古蒼風都在場,而且兩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嚴肅,周圍更是充滿著一種詭異的氣氛,這讓他腹誹起來:「有情況!」

「古木,如實招來!」未等古蒼穹先說,七長老見得古木進來,早就蹦了起來,大聲喝道。

「招什麼?」

「招什麼?」古蒼穹氣樂了,道:「靈力化虛為實的事情!」

「這個啊。」原來這兩個老頭是為了這件事,那還不好辦?古木撓撓頭,眼睛一轉,說:「那天前往葬龍山,莫名其妙的來到一個充斥著暴戾靈力的地方,然後我吸收了一些,差點當場昏厥,不過在我機智無雙,聰明絕頂的思維下,以尖錐刺骨的方法讓自己保持清醒,最後機緣巧合之下就領悟了所謂的化虛為實。」

古蒼穹和古蒼風自動把古木那自戀的詞語給過濾了,而後二人面面相覷。

本以為他還會有所隱瞞,不過未曾想說的如此清晰明了,竟還扯到了葬龍山,這讓他們有些難以分辨真假,畢竟古木是去過葬龍山,而後突然出現在古家大門外,這一點本就讓他們匪夷所思,再聽他如此道來,好像真不是假的。

見得兩人沉吟,古木暗暗偷笑。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出現在古家,但對於在自己進入葬龍山以後,所發生的一些事情還是略有耳聞,作為一個機智哥,如果不拿葬龍山當幌子,那真是慚愧慚愧了。而且他所說的話也略有屬實,只不過是領悟了木觸鍊氣,而非靈力化虛為實。

古木的爽快回答,讓兩個老頭難以辨別真假,不過既然領悟了化虛為實,那也是大喜事,所以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於糾結。

不過兩人沒了疑問,可不代表古木就這麼完了。

他可是窺視古家五級武功掌火術很久了,既然今天碰到家主,而且七長老也在這裡,那就只得舔著臉討要了。

當古木提出想要修練掌火術后,古蒼穹一臉驚訝的將目光看向古蒼風,古蒼風則是很不自然的把臉轉到了一邊,那意思是在說:「別看我,不是我說的。」

「古木,這五級掌火術必須是火系武者才能修練,而且只是在煉製丹藥所需的火焰上進行更好的掌控,對武道一途沒有作用可言,你當真要學?」古蒼穹一臉嚴肅,道。

「技多不壓身,我想嘗試嘗試。」古木聽聞先是一愣,沒曾想掌火術還有火系才能修練的限制,不過轉而釋然,想:「既然如此,有空還要多接觸接觸火系武功。」

古木想的過於簡單,而古蒼穹身為半步武王的強者,卻想的比較長遠,只見他斥責道:「古木,你既然已將木系靈力化虛為實,可見對其領悟有了頗高的造詣,應該全心全意的向著這條路發展,豈能把時間浪費在無關重要的事情上?」

「我看你木系靈力之中蘊含一絲土系,想必對土系的元素也有所感悟,但是,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應該懂吧?」

古蒼穹是發自肺腑希望,古木可以專一的選擇一門武功,而非樂意看到他土木兩修,更別說那掌火術的火系了。當然他下意識的認為,古木也不可能夠領悟火系元素,畢竟三系在身的武者在尚武大陸也實屬罕見。

兄妹戀人 古蒼穹這番義正言辭的教訓,讓古木微微錯愕,不過旋即卻咧著嘴,道:「家主,我只是想拿來研究一下而已,再說練武修道殊途同歸,相互借鑒印證也不是什麼壞事嘛!」

「這……「古蒼穹聞言,頓覺古木說的也頗有道理。

「既然這臭小子想要借鑒學習一下,以老朽來看,家主倒不如讓他拿去,說不準還真能從中領悟出什麼來。」見得古家主猶豫起來,作為古木的支持者,古蒼風趁機添把火,道。

見得古木那乞求的目光,以及古蒼風在旁邊煽風點火,古蒼穹最終長嘆一聲,道:「既然如此就那去吧,不過你莫要因此而耽誤了修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