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古清風像似在畫中看出了什麼,卻又很模糊,很虛無,也很飄渺,就像閉上眼,明明感覺到前面有光芒,只是睜開眼時卻是無論如何也看不見任何光芒。

  • Home
  • Blog
  • 古清風像似在畫中看出了什麼,卻又很模糊,很虛無,也很飄渺,就像閉上眼,明明感覺到前面有光芒,只是睜開眼時卻是無論如何也看不見任何光芒。

他就這麼望著寂滅忘我圖,畫上的荒山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也變得虛弱縹緲起來,越看越模糊,越看越虛無。

突然。

古清風的思緒仿若進入一個神秘古怪的天地之中。

天不是天,地不是地,日月非日月,世界非世界,天又似天又似地,天地如同交錯一般,日月似若合一,世界仿若在瘋狂重疊……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混沌一樣。

審判!

無盡的審判!

漫天的審判之源!

主宰一切的神光在閃爍!

渡過一切的佛光在閃爍!

毀滅一切的魔光亦在閃爍!

凈化一切的仙光也在閃爍!

妖光,鬼光……漫天儘是……

古清風還不知怎的回事。

霎時!

轟的一瞬間,天地爆炸,世界潰散,緊接著,一切都安靜了。

黑暗。

無盡的黑暗。

沒有。

什麼都沒有。

一切都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只有爆炸后數不清的碎片在黑暗中漂浮著,如同一片片雪花般在黑暗中紛飛著。

古清風的思緒也仿若陷入那無盡的黑暗之中,隨著碎片漂浮著。

黑暗之中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什麼都沒有。

古清風的這一抹思緒就這麼漂浮著,像似迷失了一樣,思緒越來越遲緩,越來越空白……

不好!

緊急關頭,古清風反應過來,當機立斷,直接將這一抹思緒斬斷。

嘩的一瞬間。

思緒回歸自我。

古清風臉色有些泛白,呼吸有些沉重,額頭也冒出少許冷汗,暗道剛才實在太過兇險,如若不是反應快,一旦思緒迷失其中,那他的意識能不能蘇醒都是一個未知數。

他死死盯著手中的寂滅忘我圖。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畫還是這幅畫,畫上依舊是那一座荒蕪的無道山。

什麼都沒有變。

至於究竟為何會莫名其妙的被捲入一個怪異的世界,古清風一時間也想不通。

他也不敢再仔細探查下去。

唯恐再次被莫名其妙的捲入其內。

仔細回憶著方才一閃即逝的爆炸,不僅陷入深深的沉思當中。

這幅畫上的荒山是乃無道山,而無道山又屬於神秘時代,難不成剛才一閃即逝的爆炸是神秘時代的事情?

不知。

由於神秘時代的一切都充滿未知,古清風也不敢妄自推斷,只是覺得剛才閃瞬的大爆炸實在太過恐怖驚悚,那真的是天地大爆炸,對於他來說,雖然只是思緒沉侵,卻如親身經歷般刻骨銘心。

神秘時代消失……難道真的是因為爆炸嗎?

古清風仔細想了想,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天地爆炸亦能重生,只不過重生后的天地,天地萬物都需要重新孕育,而古籍中記載,歷史也是從那個時候,亦是太古之初才開始的,人祖、人皇、女媧補天……

那是真正的太初。

不過,讓古清風想不明白的是,如果神秘時代天地真的大爆炸的話,那麼爆炸之後陷入無盡的黑暗又是什麼?

難道是傳說中的天外天?

據聞,天地之外是無盡的黑暗,那裡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什麼都沒有。

古清風只聽說過天外天,卻從未見識過。

也不知傳說是真是假。

「混沌碎片……無盡黑暗……」

古清風呢喃著,回憶著,而後又從儲物袋裡掏出一顆晶石,這是一顆渾濁的晶石,其內仿若陰陽顛倒肆意衍變一樣,變幻莫測。

這顆混沌晶石是他在雲霓裳的洞府裡面找到的,神識探查之後,可以進入一個神秘未知的秘境空間。

至於這玩意兒是什麼,古清風一直都不清楚。

直至現在,他終於知道了。

這玩意兒極有可能就是神秘時代的混沌碎片,而裡面的空間也極有可能就是神秘時代爆炸之後殘留的空間。

古清風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立即祭出神識,通過這可混沌碎片進入其內。

在這方世界。

不管的洞府,還是秘境,還是幻境,還是小世界,大世界等等……

只要是空間,不管大小,皆在天地之內。

因為空間,本就依託天地法則而存在,亦要遵守天地法則。

何為天地法則?

日月更新,陰陽交錯。

這是天地法則最基本也是最顯著的特點。

然而,混沌碎片裡面的這個空間。

上沒有蒼天。

下沒有大地。

既沒有日月更新,也沒有陰陽交錯。

只有無盡的黑暗,無邊無際的靜寂,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裡顯然不再天地法則之內。

讓古清風更加確認這一點的是,他曾經在這裡見過審判罰雷,而且還是那種無盡的審判。

空間秘境出現審判,這等事情並不稀奇,古清風自己就經歷過太多,當年天道降下審判的時候,他就三番五次躲進空間秘境,結果無一例外,審判都會隨之而來。

畢竟所有空間秘境都在天地法則之內,既然天道要審判你,不管你躲到哪個空間,都無法逃脫天道的審判。

但是。

如果天道要審判你,空間之內必然會出現審判之源。

而古清風記得清清楚楚,當時這裡發生的無盡審判,並沒有任何審判之源,哪怕一道都沒有。

半路婚情 當時古清風想不通。

現在他明白了,這裡根本不在天地法則之內,審判之源自然也無法在這裡出現。

不!

這裡又在天地之內,只不過在的不是現在這個天地,而是神秘時代那個爆炸的天地。

這他娘的壓根就不是什麼空間秘境。

而是神秘時代爆炸之後殘缺的天地碎片!

只不過這些碎片,沒有了天地本源的維持,也就不會再有什麼法則,而是純粹的天地碎片。

好傢夥!

思緒捋順之後,古清風顯得有些激動,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動什麼,可能是發現了神秘時代的秘密而激動。

古清風祭出神識仔細探查著。

他的神識很強大,一念千萬里不再話下。

奈何,這殘缺的天地碎片裡面堪稱無邊無際,不管古清風的神識如何探查,都探查不到盡頭。

而且這裡真的一無所有。

又探查了一會兒,實在探查不出來什麼,古清風正欲離開的時候,赫然發現一道神識正向自己這邊靠近。 這是一道像霧像風又像雨既飄渺又模糊的神識。

古清風曾經在這裡見過這道神識,而且還不止一次。

究竟有多少人擁有混沌碎片,他也不知,印象中前前後後進來了數次,也只是見過蘇嫿的神識和這一道神識,偶然一次聽她們二人之間的交流,似乎藏在這裡的神識還有很多。

「又是你!」

顯然,對方認出了古清風的神識。

神識是一種精神********,看不見也摸不著,只能探查出來,屬於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存在,這玩意兒很難掩飾,掩飾也沒有什麼意義,縱然再掩飾,每個人獨有的精神意識也不會改變。

「怎麼著?」

古清風反問了一句。

神識之間的交流很簡單,心領神會便可。

「你是什麼人!」

許家二少 對方再問。

「你又是什麼人!」古清風再反問。

「我是這裡的人!」

對方的意思傳來,古清風頗感驚訝。

什麼叫這裡的人?

這裡是乃神秘時代的天地碎片,她自稱是這裡的人,難不成是神秘時代的人?

這事兒還真說不準。

古清風琢磨著找個機會悄悄偷窺一下,笑道:「如此說來我們還算老鄉呢。」

「哦?什麼意思?」

「你是這裡的人,我也是這裡的人,我們不是老鄉又是什麼!」

「你也是這裡的人?」

「當然。」

「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對方明顯是在試探,古清風又怎會聽不出來,他又回了當然二字。

「那你說說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不是也來自這個地方嗎?既如此,難不成還不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當然知道,我只是不相信你也和我一樣知道。」

「不相信拉倒!」

「呵……」

對方笑了笑,並沒有放棄試探的機會,又問道:「這是一個很古老的地方,我說的對嗎?」

「當然。」

「哦?那你可知道有多古老?」

古清風輕描淡寫的回應道:「老到很多人都聽過,但誰也不曾見過,對否?」

「是嗎?那你可知這裡為何沒有日月?」

古清風回應道:「沒有天地,又哪來的日月?」

「誰告訴你這裡沒有天地?」

古清風沉吟片刻,才回應道:「失去本源又殘缺的天地,又怎能算天地?」

「你果然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