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只是沒有想到!

  • Home
  • Blog
  • 只是沒有想到!

竟然有人清六樓的場。

「嘭!」

葉天傾他們所在的包廂門被踹開,一伙人邁步走了進來。

「滾出去吧,這一層我們輪迴聖地要了,你們都滾到下面去。」

進來的人語氣霸道的說道。

竟是輪迴聖地的人!

此刻!

其他的包廂,都已經陸陸續續的離開,只剩下葉天傾他們所在的這個包廂。

其他的幾家勢力,雖然實力很恐怖,但誰也不敢招惹輪迴聖地。

輪迴聖地!

那可是三大聖地之一啊,可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如是惹怒輪迴聖地,他們隨隨便便就能派出來幾十位,幾百位帝級九品強者,將他們連根拔起。

啥,帝約條例?

呵呵!

那對三大聖地的人,壓根就沒有作用。

真正約束三大聖地的,只是道主和不朽,不能夠出手的規則罷了,至於帝約條例,帝級強者不許出手,這約束不了他們。

畢竟他們太強大了。

只要他們不出來掀起腥風血雨,不能影響一國政治,三大聖地派人出來對付某個勢力,只要派遣的是帝級,只要別鬧得太大,那還是無傷大雅的。

所以!

沒人膽敢招惹三大聖地。

三大聖地直接清場,雖然也是讓大傢伙都很憤怒。

但誰又敢多說說什麼那。

還不是灰溜溜的離開。

葉天傾等人對視一眼。

「呵呵,輪迴聖地……很了不起嗎,立即給本座滾出去,否則的話讓你永遠也走不出去。」

葉天傾目光微微眯起,

他的心情不是很好,真的不是很好。

對方在這個時候來招惹他,這是極其不明智的選擇,完全就是自己送上門來找死。

所以!

葉天傾說話的語氣,也就非常的不好了,甚至是帶著明顯的殺意。

「你找死!」

闖進來的這位,輪迴聖地的高手臉色一沉:「哼,我可是輪迴聖地人,你難道想要忤逆輪迴聖地的命令嗎,我奉勸你……還是不要作死的好!」

「啪!」

他話音不落,葉天傾反手就是一記耳光抽過去。

掌風凌厲。

相隔數米,耳光捲起的掌風,便是狠狠的抽在對方的臉上。

這一下抽的對方直接吐血。

「過來!」

葉天傾低喝一聲,抬手抓過去,此人便是被掐住脖子,隔空被葉天傾掐在手中。

「輪迴聖地的人很厲害嗎,呵呵……你們輪迴聖地的道主,我都已經殺過好幾個了,我還會在乎你這個只有帝級三品的螻蟻嗎?」

葉天傾掐著他的脖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過來招惹我,你當真是找死。」

葉天傾的聲音依舊冰寒。

「啪,啪,啪……」

話音不落,他的耳光便是如同閃電般,不斷的抽打出去。

耳光!

瘋狂的落在對方的臉上,噼里啪啦的宛若是在放鞭炮一般。

對方被抽的半死。

當葉天傾停止動作的時候,對方滿嘴的牙齒都掉落了,帝級三品又如何?

在葉天傾的手裡,就是一坨垃圾,隨手就能被他打得滿地找牙的垃圾。

「滾吧!」

「若是不服氣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

「我就在這間包廂,哪裡都不去!」

葉天傾漠然的說道。

「噗通!」

話語落下,便是隨手將這位帝級三品強者丟了出去,就如同是子啊丟垃圾。

「啊,啊……」

這位帝級強者趴在地上,竟是一時間站不起來。

這邊的動靜!

倒是吸引輪迴聖地的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立即過來。

甚至是將此番外出,參加拍賣會的主導者都驚動了。

此番,帶隊而來的乃是一位三品道主。

他邁步走來,看著而被打傷的手下,臉色陰沉的很。

「哼,我倒是要看看……是那隻小狗,竟然敢傷我楚流痕的手下,當真是找死!」

話音不落,便是邁步走進葉天傾所在的包廂。

「煩人的東西,如是不想死的話就滾出去,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要節外生枝。」

葉天傾皺眉,看大歐不多看楚流痕一眼,便是冷著臉說道。

「哼,你找死!」

楚流痕臉色越來越難看:「我乃輪迴聖地……」

「滾!」

「滾蛋!」

「滾出去!」

然而,他的話沒說完,葉天傾,邪佛,秦無爭三人便是默契十足,彷彿商量好似得,齊齊開口說道。。 雲霧大山,長明觀中!

蘇牧拿着手中那封應戰書信,笑道:「果然是凶獸習性難改啊!不過是個小小的激將法就上鈎了。」

天機混亂金蟬子又是凶獸,不在天道之中,且大唐仙朝,位於東勝神州,西方的那兩位,自然不會把目光無時無刻的放在此地。

再說了如今正值量劫,天道還會讓那幾位出來攪合嗎?

在封神量劫之時,那幾位可是差點兒,打碎了洪荒,覆滅了天道啊!

若是那個時候重煉地火水風,說不定日後對付天道會簡單一點兒。

但現在一切都只是馬後炮而已,虛空是時空長河的外在表現,已經發生的事情,並不會因為過去發生改變而改變。

若真實如此,直接回到盤古大神開闢洪荒之時,抹殺掉天道多出來的意識不就行了。

按照蘇牧的猜測來看,天道至公至正,但是隨着生靈的增加,於是也就有了道祖於紫霄宮中合道。

用以輔助天道,但誰也沒有想到,天道竟然多了一些不該多的意識,並且這些意識逐漸奪取了天道以及鴻鈞道祖的控制權,意圖讓洪荒世界,變成生靈輪轉的死界。

這也是為什麼,一次次紀元破滅,一次次盤古開天闢地的真相!

無數紀元過去,那邪惡意識已經幾乎佔據全部的許可權,所以這就是他,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天意人心,且待我細細品味!」

……

一個閃身蘇牧撕裂空間,如約出現在了論道台上!

這一手無距神通,讓在場的世俗之人驚為天人,天子腳下長安城內,雖然也見到過不少修行人賣弄法術,但卻尚未見到,有誰能夠以此方式出現。

路人甲:「這位道長真是神通廣大啊!」

路人乙:「看來這和尚這一次,估摸著要敗了呀!估計這和尚得躺着走出長安了。」

一道人撫須笑道:「這才是我玄門大法的風采,這才是我輩仙家啊!」

一佛門僧人無奈道:「危矣!」

在場之人議論不止,唐皇端坐在城頭,將其景象一覽無餘。

左右文武依次站列,盡顯皇家之氣派!

論道台上的金蟬子,首先打破了沉默,問道:「不知施主道號為何?」

面對佛門弟子,蘇牧雖談不上厭惡,可也談不上喜歡,他不咸不淡的笑道:「在下山野小道長明,道場雲霧大山。」

金蟬子言道:「道長真隱士也,可道長為何要下山呢?」

論道論的不是修為境界,而在在道途上走的遠近,金蟬子自認為不會輸給眼前的道人。

「雲霧大山在那裏,我在此處,路在腳下,因為想來,所以便來,不知法師為何不去吃齋念佛,反倒要來這紅塵滾上一滾啊!」

蘇牧的漫不經心的說着,論道看上去,那叫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

但在上古年間,論道論不過,那可是要上手滴!

太虛清風劍,紫霞金鐘,以及誅仙劍匣,已經擺在了身前,真要是陰溝里栽,那可就只好動手了。

金蟬子臉色抽搐幾下,搖頭道:「世人愚昧,我佛慈悲,故貧僧遠赴數萬里長途,從靈山而來,只為教化眾生,道長無辜阻攔,實在是壞了貧僧的教化啊!」

論道台附近,響起了一片冷哼!

不少玄門修行者,已經掐好了靈寶,就準備有人帶頭呢?

還教化眾生!

我呸!

這裏可是東聖神州,就算是教化眾生,也應該是我玄門教化!

哪裏輪得到你們佛門,過來教化東勝神州的眾生啊!

僧人們有些畏懼的朝着後面退了退,大道之爭必然是不擇手段的爭鬥,在這一點兒上,玄門遠勝佛門。

「敢問法師,如何教化啊!」

面對這樣送上門兒來找罵的金蟬子,蘇牧可不會着急將其比如死胡同,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動手太快,自然也體會不出其中的滋味。

金蟬子見蘇牧拋出這個問題,直接開口道:「我有小乘佛法可傳之,眾生誦讀塑佛陀金身,日後自可去往西天,此乃我佛門的無上大法也!」

蘇牧冷笑一聲,言道:「法師你可知道,此方世界之中,何為聖人出行三萬里,紫霄宮中三千大道嗎?昔年我玄門祖師,開講大道西方聖人,在其坐下旁聽,被收為記名弟子,故佛門雖立,但佛本是道!」

隨着佛本是道四字剛一出口,須彌山中接引准提兩尊,近乎不朽不滅的聖人,從沉睡中醒來。

天道最深處的那幾尊石像之上,封禁之力逐漸減弱,或許不久之後,就能夠掙脫封禁,從此逍遙自在。

而在長安城中,論道台上則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金蟬子雙手顫抖不已,小心翼翼地說道:「玄門大道雖好,但重機緣靈根氣運,但我佛門大法,世間之人,皆可修行,日後皆有機會去靈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