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只是王允發顯然想不到這麼多,他就是一根筋的人,心裡有氣還要憋著?他才不願意呢。

  • Home
  • Blog
  • 只是王允發顯然想不到這麼多,他就是一根筋的人,心裡有氣還要憋著?他才不願意呢。

當下不禁看了李霞一眼,一臉不耐的道:「我能來參加他的婚禮就算是給他面子了,還想讓我賠笑臉?想的怪美!」

李霞輕輕嘆了口氣,盯著王允發看了半晌,末了還是覺得場合不對,不宜和他在眼下掰扯這些事兒。

好在婚禮很快就開始了,司儀上台開始帶動流程,說了一堆祝福和調節氣氛的話,而後現場響起《婚禮進行曲》,舞台一直延伸到宴會廳正門外,大門打開,徐倩倩一身潔白的定製婚紗出現在門口處,挽著徐父的手腕,一步一步在音樂中朝著舞台中央的王允仲走去。

台下眾人也開始紛紛鼓掌,一些中年男人在看到年輕貌美的徐倩倩時,也是忍不住的一陣羨慕,想他王允仲今年都四十一歲了,竟然娶了一個二十五歲的嬌妻,這是多少男人做夢都想的事。

「你上次跟我說她多大?」

王梓萌極其敷衍的拍著手,側身低聲問王梓辰。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徐倩倩本人,關於這個父親二婚的對象,她除了知道這個女人是當初的小三之外,剩下所有信息都是從王梓辰那聽來的。

王梓辰也是一臉冷漠,甚至連敷衍的拍手都懶得表現,聞言輕輕一撇嘴,道:「二十五。」

王梓萌聞言又是一臉嫌棄的撇了撇嘴,雖然她知道年齡不該成為愛情的標尺,可是足足差了十六歲,這個年齡差比她都大了一歲。

而且又是發生在自己家庭之中,自己的后媽只比自己大十歲,光是想想就彆扭的不行。

也難怪哥哥說叫什麼都叫不出口,換做是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還好喬叔叔只比母親小四歲,若是母親也找個二十五歲的小鮮肉……

王梓萌腦袋裡蹦出這個想法瞬間頭皮發麻。

或許自己為了母親可以努力試著接受,但絕對做不到像如今面對喬叔叔一樣那般坦然和欣慰。

簡艾坐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台上一對兒新人在那裡致辭,徐倩倩臉上的幸福和滿足格外的真實,王允仲也笑的溫柔,卻不知那笑容里還存有幾分真心。

「姐,什麼時候吃飯啊?我好餓。」

姚佳馳小聲的靠近簡艾嘀咕了一聲,將簡艾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側頭看著佳馳正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看著自己,簡艾不由笑著捏捏他的臉:「還得一會兒呢,西式婚禮比較繁瑣,要流程走完才能開始吃東西。」

「哦。」姚佳馳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白嫩的腮幫微微鼓起,末了輕輕嘆了口氣:「結婚真麻煩。」

簡艾聞言,臉上笑容更為寵溺,當下閑來無聊,不禁低聲和姚佳馳私語了起來,語氣悄悄的問:「你以後如果愛上一個比你小十幾歲的女生或者大十幾歲的女生,會怎麼辦?」

這問題簡艾也是突然閃現出來的,所以問的姚佳馳也是一愣,一臉莫名的看著簡艾眨了眨眼。

感情問題從來就不是佳馳會主動思考的問題,在一中仗著自己長得好看,佳馳確實得到了很多女生的青睞,可短短一年的時間,他早已是利落的將所有表白拒之門外,根本沒有想過談戀愛,更沒有想過給任何一個人機會。

對於佳馳來說,談戀愛這件事……好像就不該是他該去考慮的問題。

眼下簡艾一個問題直接扯到了『愛』這個字眼,姚佳馳有些懵了。 也在這一日,九宮金仙宗,菩提古剎宗,召開了密會。

前者的一處禁地裡面,非寶天尊坐在首位,下方的一位位主宰,主境,天才們,依次而坐。

「現在除了蒼與葉昭仙那一邊之外,李王兩家聯盟,許家、鄭家、仙靈王族等等,都紛紛給我們傳來了密函,想要與我們洽談,進行聯手……」

一位主宰強者,朗聲說道,並且將那諸多條件,都給一一說出。

在場眾人,竊竊私語,有贊同,也有反對的。

「好了!別吵了。」

非寶天尊一拍扶手,笑道:「保持一貫的原則,誰也不結盟,誰也不得罪。把賭場的生意,給我做的更大。至於秦南那一方,我們不幫助,也不下殺手。」

不少主宰和主境強者,都是眉頭緊皺。

非寶天尊笑容一斂,道:「你們要記住,時代在劇變,無論怎麼抉擇,我們很可能就被人當成棋子,當成走狗,最終死無葬生之地!我們這麼做,雖無法變的更強大,但至少能保持九宮金仙宗之安寧。」

安寧,長久,那就足矣。

至於後者,在一座上古禪地裡面,明心菩薩落座佛祖之位,其他眾佛們,依次排列站立,雙手合十,佛光普照。

暮色天使 「貧僧認為,如今蒼生塗塗,我們亦要爭取。如此,我們菩提之妙,諸佛之妙,才能成為頂尖之道……」

「此言差矣,在貧僧看來,蒼與葉昭仙捲土重來,登頂大上界第一,已成定局。我們菩提古剎宗,無法與之相比。既然如此,那我們何不與之聯手,成其麾下佛宗……」

一位位古佛,相繼爭論。

直到最後,明心菩薩誦了一聲佛號,響徹雲霄,所有人才寂靜下來。

只見到,明心菩薩滿臉笑容,道:「你們所說的三種抉擇,皆不可取。我們應與九宮金仙宗一樣,誰也不幫,誰也不殺,什麼也不爭。」

「除此之外,當今九天仙域,劇烈震蕩,無數修士們,必是心中惶惶,不知如何去做。我們何不藉此機會,廣開佛門,招四海修士,入我空門?」

「雖然如此去做,有朝一日,我們菩提古剎宗,說不定會被覆滅。但是,菩提的奧妙,佛道的火種,我們已經灑在了整個大上界。」

「如此,定能生生不息,萬世長存。」

「阿彌陀佛!」

明心菩薩雙手合十。

與這兩個勢力不同,仙靈王族,墓門,鄭家,許家,還有那暗梟天尊,楊靈天尊,紛紛採取了各種各樣的手段,在暗中密謀謀划。

其中絕大部分,還是向蒼與葉昭仙,釋放了一個態度。

他們若碰上秦南,定然不會放過!

與此同時,時代戰場,黑暗絕城深處。

自打四魔主宰,晉陞為天尊之後,那上方三個一直空缺的位置,最為左邊的一個,第一次被人坐上。

墨邪、無天魔君、堪狼主宰、黑暗絕城城主等等人,則分別坐落兩旁。

彼此之間,地位已有差別。

四魔天尊搖晃著手中的酒杯,眼睛一斜,陰陽怪氣道:「先對唐青山下手,又對飛越女帝下手,讓吾主不得不融合法身?墨邪,這就是你的好主意啊?搞到現在,結果連飛越女帝的人都找不到了!」

說到這裡,砰的一聲,酒杯被捏成了粉碎。

一道驚天動地的威壓,席捲而出,令得整個大殿,都劇烈顫抖。

與之相比,墨邪、無天魔君等等人的氣息,就要變的渺小起來,差距如同天與地。

墨邪神色不變,笑道:「四魔大人,在青穹裡面,出現了那樣的意外,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不過,在我看來,倘若我們下點功夫,定能夠找到飛越女帝,實現我們的大計——」

未等他說完,四魔天尊就冷冷吐出了兩個字眼:「閉嘴!」

無天魔君臉色一變,剛欲發怒,進行呵斥,但是他忽然想到,從吾主現世開始,自己的這位師尊,屢屢出計,結果都無功而返,並且於吾主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僵。

於是,他選擇了緘默。

他的這位師尊,或許真的有點老了。

其他主宰們見狀,都一言不發,並未幫腔。

在上古時代,吾主再世之時,墨邪的地位,要高於他們。神息戰場尚未開啟之時,墨邪的地位,也隱隱比他們高一籌。

可是如今,就不一樣了。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任何一方大勢力的核心,乃是天尊巨頭!

如果沒有天尊,要麼依附於別人,要麼被摧毀。

墨邪神色一僵,不過很快,他臉上還是恢復了笑容,道:「四魔大人,那你有什麼高見?」

四魔天尊冷哼了一聲,眼中血光大漲:「很簡單,我們找一個借口,讓秦南離開周天不死山!然後,動用武力,將秦南強行帶回來,逼著他去感應法身存在,逼著他去融合法身。」

墨邪臉色當即一變,喝道:「四魔,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對吾主下手?你難道是想要造反?」

主僕有別!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僕人也不得對主人出手。

四魔天尊冷笑一聲,道:「墨邪,現在都什麼情況了,你竟然還那麼冥頑不靈?如果不敢在蒼晉陞天尊之前,吾主融合法身,晉陞天尊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我這麼做,也是全心全意為了吾主著想,即使事後吾主知道了,想必也不會怪罪我。」

「而且……」

「現在的秦南,還不是吾主!」

四魔天尊說到這裡,頓了一頓,看向無天魔君等人,道:「你們覺得如何?」

無天魔君察覺到墨邪如刺般的目光,身體僵了僵,最終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所有人,無一反對。

墨邪見此,心底一片冷冽。

他不是什麼冥頑不靈的人,但是他非常清楚,某一個底線,一旦被突破了,那麼底線就會越來越多。這與規矩也是一樣,違反了一次,那就不介意第二次,甚至是……

四魔天尊看向墨邪,道:「現在大家都無意見,那麼這件事情,就由你和堪狼,還有絕城與秦南接觸,我在暗中動手!」 此時此刻,時空戰場,某處山洞。

當最後一絲精純仙意,被徹底吸走之時,飛越女帝的身上,響起來了一道道咔咔咔的聲音,好像是有著某種枷鎖,正在接連破碎。

大約數十息之後,飛越女帝一直閉上的雙眼,緩緩睜開。

淡藍色的瞳仁中,充滿了疑惑,茫然。

「我這是……在時空戰場?」

她看著前方,感知著這裡的一切,心中喃喃自語。

她怎麼會到時空戰場來了?

她不是在青穹嗎?

突然,她感覺臉上一涼。

她伸手摸去,竟是兩行淚水。

「我……哭了?」

飛越女帝怔怔的,自從她在蒼嵐大陸,開始自創三生功開始,無論遇到了怎樣的磨難,承受了怎樣的痛苦,她都沒有哭過。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意識到了不對勁,迅速輕輕吐出了口氣,平復心神,回憶之前。

一幅幅畫面,頓時如同潮水一般,湧入了她的識海。

剛開始,她『偶然』遇到了聚魂書,不知道是處於同情,還是其他的什麼緣故,她讓季瑾姿的意志,佔據了她的身軀。

季瑾姿很快找來秦南相助,兩人一併進入青穹。

當她看到季瑾姿開始脫衣,主動靠向秦南,說出了那樣一番話之時,她的身軀不禁緊繃起來。

當她看到嘆厄之地出現的三件至寶,還有那大陣之時,眉頭不禁緊緊皺起。

這一皺起,就再也沒有鬆開過。

而且,秦南遭遇的封禁與重創,季瑾姿的哭泣與悔恨,就宛如一座座大山,一把把仙刀,分別落在了她的心頭。

憤怒,心痛。

「蒼!」

飛越女帝一雙冰眸之中,露出了抹驚人的殺氣,使得整個山洞都劇烈震顫,外面的那諸多神秘存在們,更是如遭雷擊,紛紛逃竄。

她這一生當中,很少恨一個人。

但是,蒼對秦南所做的一切,把季瑾姿這個女兒當成棋子,把瓊月仙子的殘魂,都拿來當成棋子,令她格外的恨!

持續了足足半個時辰,她的殺氣才消散下去,心神漸漸平靜。

她神念掃入儲物袋之中,準備詢問妙妙公主等人,秦南如今傷勢如何,卻很快見到,其他幾塊令牌,泛起了一道道光華。

她神念一掃,美眸就微微一縮。

這些令牌中傳來的,都是有關於這幾日當中,九天仙域發生的劇變!

她何其聰慧,當然一眼就看出來了,如今秦南等人,處於了一個怎樣的局勢。

「秦南……」

飛越女帝的玉手,緊緊握了起來。

如今這樣的局勢,與她沒有多大的關係,無論後面的事情,有沒有發生,最終也會是如此,秦南還是會陷入劣勢。

但,現在秦南的九龍石印,被蒼給封禁了!

她最為清楚,九龍石印對於秦南來說,那意味著什麼。

秦南所擁有的周帝的一切,皇甫絕的一切,蒼和葉昭仙都是知曉的。這樣的情況之下,蒼與葉昭仙作為昔日的無上天尊,豈會做不出應對手段?

秦南要想贏蒼與葉昭仙,唯一的希望,就在於九龍石印!

這也是唯一的變數。

「上一次,秦南也是因為我,提前曝光了他是周帝轉世的消息……這一次,也是因為我,導致他……」

飛越女帝的玉手,越攥越緊。

就連她的身體,都有些微微發抖起來。

「不行,我一定要幫他!」

飛越女帝的一雙美眸,變的無比銳利。

可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