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先生話里這教導別人之說,先生想來是找錯了人。

  • Home
  • Blog
  • 可先生話里這教導別人之說,先生想來是找錯了人。

舒窈學得確實比那麼一些人好了一些,卻也有自知之明。

這連外面流言都不想解釋的性子,實在是和師長這身份相去甚遠。

賢者可以愛旁人勝過愛自己,愚者只會愛自己勝過愛旁人。

舒窈就是這麼一個愚者。

連自己的事情,都沒有鬧大就不想要理會,更何況旁人的事兒。」

那些個能夠請得起先生教導人家的姑娘,哪個不是被嬌養著的存在?

舒窈很是確定,自己若是真的當了這麼個勞什子先生,一定不是那些個大家閨秀沒有了脾氣,就是自己和她們天天爭論。

更有可能,對方雙親並著柳言書等在一邊,給自己與這閨秀當裁判。

舒窈越是想着這些,越是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適合。

另一邊,已經認定了舒窈可以為人師的秦子衿好像忽然失去了聽覺和對別人真誠話語的判斷。

「三夫人說了這麼多,正好說明,三夫人可以當好一個好先生。

現在這年頭,讀書人少。真正有學問、有能力、對自身有着自知之明、還人品好的先生,實在是不多。

三夫人能如此形容自己,不證明三夫人之人品。

據在下所知,很多人尋先生,把人品放在首位。

三夫人如是,一定能成為一位人人稱讚的先生。」

秦子衿說得認真,舒窈只想朝着她翻白眼。

對方說了這麼多,很顯然只想要自己步入她的後塵。

可自己是那種可以當先生的人么?很顯然,不是!

舒窈不由繼續換了個說法。

「這麼多年,女先生無一例外,都是未婚女子或者是喪偶女子。

只可惜,學生英年早婚,與夫君感情和睦,實在是擔不了此重任。」

說着這話的時候,舒窈一臉認真。

似乎,她真的是因為柳言書才放棄了自己的另一條出路一樣。

可惜,秦子衿就算是忽然想到了這些,也不準備打沒把握的仗。

「三夫人有所不知,這柳家,雖說是書香世家,但並不如別的文人家裏一樣迂腐。

三夫人能夠在這裏學習,也可以在這裏做先生。

相信三夫人有了自己的事情可做,柳家無人會說什麼。」

對方說着這話的時候,直直看着舒窈。

感覺自己聽到了天書的舒窈不由把目光轉向了柳夏萱的方向。

就算是柳夏瑤比柳夏萱年長,舒窈也看出了這丫頭的不靠譜。

沒料,柳夏萱對上自己目光,忽然點了點頭。

這時候的舒窈,不由有些疑惑,自己現在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在柳家這樣的人家,自己做出一番事業,也沒有人會說一句不是。

可現在自己不想要當這個先生,也因為柳家這規矩,讓自己有些坐立難安了起來。

而柳夏萱,在這時候分外冷靜。

看着事發中心的舒窈和秦子衿,慢悠悠開口。

。 020

結果第三天深夜下班,沈冰卿又在地鐵口看到秦驍揚了。

今晚倒是沒跟算命大爺聊天了,一個人站在那兒看手機。

沈冰卿原本是站定在手扶梯上不動的,看到他,立馬幾步上了台階,趕緊朝他快步走過去。

可走到一半,她突然就回過味來了。

秦驍揚要是真無聊,大概率也會選擇去燒烤攤跟發小吃燒烤、喝啤酒、吹牛逼,真犯不着跑來地鐵口看手機。而且以前從沒見過他出現在地鐵口,偏偏是她被人跟蹤后他就每晚出現在這裏。

沈冰卿懷疑他是故意來這裏接自己的,但是又不好確定,畢竟倆人也不是什麼很要好的關係。

或許是巧合吧。

正想着,她看到秦驍揚彎下腰,手掌朝自己的小腿啪一下打下去,然後又抬腿踢了踢。

她趕緊上前,關心道:「怎麼了?腳不舒服?」

秦驍揚站直身子,手又朝空氣揮了幾下:「蚊子太多了。」

沈冰卿笑:「早叫你別穿短褲拖鞋了吧你不聽?」

「在深圳,大熱天穿西裝的,不是賣保險,就是房屋中介。」秦驍揚雙手插回兜里,下巴點了點前面一個西裝革履、手提公文包、行色匆匆的社畜,「那樣穿,你覺得特別好?」

沈冰卿扭頭看一眼,皺了皺眉,又看回秦驍揚。

今兒倒沒穿純棉運動褲了,穿了一條卡其色的工裝五分褲,上身是胸前印抽象圖案的黑色T恤。他皮膚白,臉上也沒亂七八糟的痘坑或者出油,配上黑色T恤其實顯得人很乾凈年輕。

確實是比剛路過的那個社畜要順眼清爽。

沈冰卿試着去分析他這份順眼是因為什麼,上下觀察他幾道,才發現是那張他自詡能去TVB當男主的臉加分。

她「嗐」了一聲,手背好單肩包,往前走,正兒八經道:「着裝首先要體面,之後再講時尚好看。我們上海人從小就被教育要穿得乾淨體面,用上海話來說——就是『勾勒』。不管穿衣還是做人做事,都要勾勒。」

秦驍揚雙手抄兜跟在她身側,漫不經心問:「你們上海寧這麼講究?」

沈冰卿側過臉睨他一眼,挑了挑精緻的眉梢,「哼」一聲,微揚下巴回過臉去:「這是對生活、對自己最起碼的尊重和儀式感。」

「不覺得活得太累了嗎?」

「怎麼會呢?本身這個過程就是一種享受。」

秦驍揚笑了下,沒說什麼。

走着走着,經過一個花店,沈冰卿多看了眼,被擺在門口的橙色月季吸引住了,停下腳步。

秦驍揚也停下來:「怎麼?你要買花?」

沈冰卿點點頭,手指月季:「你不覺得那橙色月季特別嬌艷嗎?」

秦驍揚看一眼花,又看回她:「都是花苞,驚艷在哪裏?」

沈冰卿無語,上前幾步,俯身聞了聞其中一朵已經綻放了的。長發從她耳邊落下來,她用手輕輕別在耳後。

花店老闆迎了出來,笑呵呵問道:「姑娘,要月季嗎?」

沈冰卿站直了身子,還沒說話,就聽秦驍揚說:「這一捅都要了。」然後人就走到門邊,用手機掃了下貼在上頭的二維碼。

花店老闆一喜,趕緊報價格。

秦驍揚在手機上按了幾個數字,付款成功后,手機朝對方揚了揚。

沈冰卿急道:「這一桶太多了呀!家裏花瓶放不下的呀!你幹嘛全都要了呀?」

花店老闆笑說:「哎呀小姑娘,你太傻啦!老公給你買東西,開開心心收下就好啦!跟他鬧意見,以後他就不給你買啦!」

。 如今已經是三更天,正是很多喜歡夜行的妖獸活動的時候,也是非常危險的時候。這裏雖然處在萬妖山脈的邊緣,但這裏的妖獸數量非常之多,甚至有很多二階血脈的妖獸。洛紫嫣和洛建山僅僅是一階修為,如果碰巧遇上那些強大的妖獸,恐怕只能成為這些妖獸的腹中食物了。所以他們聽到這些妖獸的嚎叫聲之後,心中十分的驚懼,根本就不敢在這裏久留。

洛建山低頭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沈建,再次變掌為爪,催動着體內的元力,化作一個元力鷹抓,虎視眈眈的看着血泊中的沈建。他發現沈建如今雖然在他的鷹爪九擊攻擊之下陷入昏迷狀態,但卻仍舊有着微弱的呼吸,所以想要對沈建斬草除根。

於是,元力鷹抓迅速向著沈建頭部抓了過去而這時候,如今沈建可是和洛建山距離很近倘若沈建的頭部被洛建山的元鷹爪抓到的話,頭部估計會被抓下來,落得個屍首分離的下場。

而洛建山此刻運轉體內的元力,操控着他的元力鷹爪向著沈建發起攻擊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風刃,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向著洛建山的方向衝擊而來,然後和他的元力鷹爪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的一聲巨響,鷹爪被風刃打散,而風刃和鷹抓撞擊之後所造成的龐大猛烈的元力波動,此刻正好撞擊到他們的身上,導致洛紫嫣和洛建山以及身後的這群家兵們紛紛往身後退了十幾步。

「吼——」

洛紫嫣和洛建山也經常來萬妖山脈中歷練,對於一些常見的妖獸十分熟悉,這個聲音,來自於山中妖獸疾風魔狼。

疾風魔狼的實力很強悍,而且喜歡群居,極為兇殘,特別記仇,即便是在萬妖山脈中的那些探險者,遇到這些疾風魔狼也是唯恐避之不及,不敢招惹。

據說一隻成年的疾風魔狼,竟然能夠達到血脈力量能夠達到三階。

妖獸的血脈等階和人類等階一樣。按照實力來劃分,同樣分為九階。然而在萬妖山脈中即便是最低等階的疾風魔狼,前來歷練的武者也紛紛退避三舍。以前就曾經有一些武者,來萬妖山脈中歷練,途中遇到一階血脈的疾風魔狼,並且將其擊殺。哪裏知道,這些疾風魔狼竟然能夠通過強大靈敏的嗅覺,幾百隻疾風魔狼竟然能夠辯識武者的氣味,然後聞着這名武者的氣味,竟然在深夜追到這位武者的家裏,然後將這名武者全家上上下下三十多口人通通吃個精光,連骨頭都沒剩下。從此之後,這些前來歷練的武者們再也不敢去隨意招惹疾風魔狼。即便被疾風魔狼所傷到,也只能自認倒霉。

「吼——」

這時候,再次聽到妖獸的嚎叫聲,這次叫聲甚至比疾風魔狼聲音還要大,還要的震人心魄。

「烈焰魔獅,比疾風魔狼還要難纏的妖獸!」洛紫嫣驚懼到。

烈焰魔獅是火屬性的妖獸,攻擊力十分狂暴和強悍,同樣和疾風魔狼一樣喜歡獨居,數量沒有疾風魔狼那麼多,但是攻擊力卻比疾風魔狼多很多倍。據說烈焰魔獅即便是剛剛出生,也具有一階後期巔峰的血脈力量,一隻成年的烈焰魔獅,能夠進化為四階妖獸。

隨後,暴風虎、三眼妖豹等妖獸,紛紛向著這個地方靠近,一股子危險的氣息,籠罩在眾人的身上。如果他們再逗留在這裏你,必然會成為這群妖獸的口中食。

「趕緊走,不要遲疑,否則我們都會死!」洛紫嫣道。

洛建山點了點頭,帶着洛紫嫣以及家兵們,向著洛水鎮的方向逃走。

這裏距離洛水鎮很近,沈建的房屋就坐落在洛水鎮的邊緣地帶,距離萬妖山脈很近,有時候晚上能夠透過窗戶看到外面的強大妖獸。這是沈建的爺爺沈墨故意為之,正是因為這裏的妖獸出沒的多,所以他才選擇來這裏居住,為了方便的獵取妖獸獲取獸核給沈建提供妖氣。

如今越來越多的妖獸奔赴這裏,洛建山此刻聽到這些妖獸的嚎叫聲,被嚇的魂不附體,如果不是擔心回到家族遭受家主的懲罰,恐怕早已經甩下洛紫嫣而自己逃之夭夭了。

而這樣下去,他們絕對不敢有一絲拖延和遲疑,趕快往後逃走。

「小姐,我們如今雖然逃走了,但這個沈建應該並沒有完全死亡,我能夠感受到他如今還剩下最後一口氣。」洛建山眉頭一皺邊跑邊說道。

「沒關係,成年如今沈建不死,估計現在也會被那些妖獸吃掉,如今是晚上,沈建身上的血腥味道必然會吸引這些妖獸。」

洛紫嫣說完這句話之後,刻意的向著沈建的方向望了一眼,沈建在此刻仍舊躺在血泊中無法動彈,於是冷笑道:「看來,如果今晚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沈建肯定會葬身獸腹了。」

這時候洛建山才放下心來。

妖獸雖然在山脈中自己的活動領地里非常活躍,但是它們卻極少攻擊人類所居住的地域,它們也知道,人族的底蘊是十分深厚的。越是血脈等階高的妖獸,越不喜歡進入人類的領地,除非是遇到有組織有預謀的獸潮。

洛紫嫣和洛建山終於逃離到了安全區域,而在如今烏黑一片的情況下,普通人視力無法看到太遠的距離,洛紫嫣也不行,但洛建山卻可以,他有的血魂可是蒼鷹,這種血魂會賦予他血魂天賦「鷹眼術」。

洛建山迅速爬上一顆大樹,然後催動體內的蒼鷹血魂,催動他的血魂天賦,鷹鷹術,探視遠方躺在血泊中的沈建。

此刻的沈建,已經被一些妖獸所圍住,各種妖獸越聚越多,每一隻妖獸,都是二階以上的血脈境界,甚至有很多的四階妖獸和五階妖獸。

洛建山心中竊喜,並且將沈建此刻的情況告訴了洛紫嫣,這時候洛紫嫣才真正放下心來。

如果說洛紫嫣和洛建山對沈建沒有一點顧忌,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沈建的爺爺沈墨可是一位煉丹師,在蓬萊大陸上,煉丹師是極為受到尊重的一種職業,是非常有地位的。一些武者為了討好煉丹師,在花費高價雇傭煉丹師的時候,也要將煉丹師貴為上賓,各大家族所雇傭的煉丹師,都有着超凡地位,幾乎和家族的長老們平起平坐。

他們經常聽說過一些事情,那邊說一些大家族或者宗門因得罪某位強大的煉丹師,一夜之間被一群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吳中區滅門的事情。

即便是大的家族惹了煉丹師都會有被滅門的危險,更何況他們洛家僅僅是薊州城一處小家族,洛家的第一高手洛建峰,修為境界也不過武魂境五段而已,這還是在當初藉助於沈墨的丹藥才順利的提升了境界。。 夜司爵很奇怪,他的心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亂頻率了?

他不著痕迹地按了下心臟的地方,提着禮盒往樓上慕夏的房間走。

一進房間,慕夏就收起了臉上所有的笑容,一邊檢查著夜司爵,一邊問道:「你還好吧?有沒有哪裏受傷?遇到危險了沒有?」

夜司爵被慕夏拉得轉圈圈,他無奈地笑道:「我一根頭髮絲都沒掉,放心。」

慕夏又審視了夜司爵一圈,見他真沒有受傷的地方,這才鬆了口氣,道:「躲在暗處的那傢伙實在太陰險,以後你盡量少出國。」

夜司爵看着慕夏臉上擔憂的表情,只覺得心裏被很多軟綿綿的東西塞滿了。

他想起自己帶回來的禮物,開口道:「我帶了禮物給你,你一定會喜歡。」

慕夏直接搖頭:「我又不是司徒海,帶什麼禮物?」

「先看看吧,說不定你會喜歡。」夜司爵說着,把兩手禮盒都放在了桌上,道:「左右你先選一個拆。」

慕夏無奈,只好隨便指了一個比較小的。

「就這個了。」

夜司爵一抬下顎,示意她自己拆。

慕夏一邊拆,一邊問:「你真的給司徒海買蛋糕排了兩個小時的隊?」

夜司爵輕笑:「機場買的。」

慕夏手一頓,笑出聲來。

與此同時,禮盒也拆開了。

只見是一個質地非常好的紅絲絨首飾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