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問題是她身上沒那麼多錢啊!

  • Home
  • Blog
  • 可問題是她身上沒那麼多錢啊!

她原本是想買個小一點的翡翠掛飾作為生日禮物的,預算大概在20萬左右。誰成想就這麼大點紅翡居然要26萬,實在是太坑娘了。

不過話已經說出去了,人家也幫他找來了又好又稀少的翡翠,總不能最後說不買吧,那也太遜了。

目光在韓義臉上掃了掃,很奇怪,這個男生從進來后就一直坐那喝茶,既不插話,也不驚嘆,真不知道魯晉請他進來做什麼?

「咦~該不會是……」

項天歌想到了一個可能,之前魯晉說要打電話給朋友問問的,然後他就來了。而且看他跟魯晉這麼熟悉,肯定也是做翡翠生意的,這塊紅翡會不會就是他的呢?

「要不試試?」

一直很高冷的項天歌,展顏一笑,「魯叔,這塊紅翡應該就是韓義的吧?」

魯晉看了眼韓義,笑說:「怎麼啦?」

見他沒不承認,項天歌很懂規矩的問:「這塊紅翡我確實挺想要的,您看我能不能跟他商量一下?」

魯晉搖搖頭,「價格基本就這樣了。說實話,也就是天歌你來買,換你叔叔沒有30萬他別想拿走。」

項天歌抿嘴笑了笑,「好吧!26萬就26萬。不過你看能不能這樣,我先付20萬,剩下的6萬過兩天再給你行嗎?」

「別人肯定不行,你當然沒問題。」

魯晉這話面子算是給足了,讓項天歌有點小鬱悶的心情瞬間又好了起來,跟著魯晉出去付款了。

……

這一切說起來話長,但其實從魯晉拿出紅翡、到項天歌決定購買,前後沒超過20分鐘,一筆26萬的交易就達成了。

坐在韓義旁邊的湯晴,全程目睹了交易,項天歌說的話她自然也聽到了,忍不住問韓義:「那塊……紅翡真得是你的啊?」

「你猜!」

湯晴楞了一下,再看韓義那張淡然至極的臉,突然就有點好笑。

也許幾十萬在她眼裡是筆非常龐大的數字,但在人家眼裡也就幾十部手機的錢,難怪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可惜湯晴聽話沒聽全。之前魯晉說過,這塊玉坯是從一塊3000多萬的紅翡身上切下來的,換句話說,韓義很可能就是那塊紅翡的主人。

不過任她聯想力再豐富,也不敢想象旁邊這個比她大不了幾歲的男生,已經身家幾千萬了。

湯晴笑道:「告訴你件事,今天早上的手機就是天歌買的。」

「噢?」

韓義訝異了一聲,忍不住問:「她家幹嘛的啊?」

「開電子廠的。東門那邊的聯豐電子、江暉路的華達電子、軒武區的美達電子都是她家開的;另外還經營注塑廠,光伏電子等等,反正家裡挺有錢的。」

韓義隱約記得孫經緯他姐就在華達電子廠上班,好笑道:「沒想到還是個富二代呢!」

湯晴帶著一絲羨慕說:「對啊,你看到她身上那件風衣沒有,巴寶莉的,新街口專賣店要賣2萬;還有那條圍巾也是巴寶莉的,售價4888。」

說著湯晴就笑說:「怎麼樣,心動沒有?心動的話我幫你牽線搭橋。」

韓義歪歪嘴說:「養不起。」

「噗–」湯晴一口笑噴了出來。

就在兩人聊著的時候,出去的兩人又回來了,項天歌說:「走吧!」

湯晴朝韓義道:「那我先走了?」

「嗯!我也走了。」

和魯晉一起把兩人送到了門口,看著寶藍色的mini消失在接頭,韓義跟魯晉聊了幾句后也離開了。

至於翡翠錢,26萬一分不少的已經轉到他卡里。

……

mini車裡,項天歌正在不動聲色的詢問著湯晴、關於韓義的一切。

可能是家裡經商的原因,從小耳濡目染之下,項天歌的性格里也自然而然的帶上了商人喜歡算計的秉性。

就像買水貨機,按理來說以她的家庭條件不缺那幾百塊差價,但同樣的牌子,同樣的使用體驗,為什麼要多花那幾百塊?

就像買翡翠,明明她一個人可以來,帶上湯晴無非就是想給魯晉造成一點心理壓力,方便談價格。

還有韓義。原本是想從他那裡找點突破口的,在魯晉一口咬死之後,她也沒有多做無用功。

包括離開的時候,雙方基本沒有言語交流。

但是這不代表項天歌對他不感興趣。

一個跟她差不多大的男生,居然和魯晉這樣的商場老-鳥交情莫逆,可想而知不是什麼普通角色。

從湯晴口中了解到關於韓義的一些基本信息后,項天歌笑著說:「問你個事情,你是不是喜歡那個韓義啊?」

湯晴嚇一跳,連忙解釋說:「怎麼可能呢!他跟我男朋友是哥們,天歌你可別瞎說。」

「瞎說嗎?你知不知道你看他時的那副表情,怎麼說呢,就是……給我一種你非常仰慕他的感覺。」項天歌幽幽到。

被人「誤會」的感覺特別糟糕,尤其是這種事情,湯晴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

可是怎麼說呢?總不能跟她說,韓義是自己「老闆」吧?

項天歌瞥了她一下,呵呵笑道:「還不承認,你看你臉都紅了。」

湯晴這種初入商場的雛怎麼可能是項天歌的對手?三句話一詐唬,頓時就憋不住了。

「真沒有!他……」湯晴想了想把兩人的關係說了出來。

她覺得以項天歌的家庭條件,應該不會跟她搶生意,回頭只要讓她別泄露出去就行了。

湯晴沒看到,隨著她的解說,項天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裡面浮現出一絲絲異樣的神色。

……

韓義在電子街東部、距離寶龍商場不到500米的數碼城裡租了一間辦公室,面積60個平方,主要用於網店發貨還有客服用,目前代婉婷她們四個老員工就在這邊上班。

另外黃浩然帶了兩個新員工在這邊,而谷海帶了兩個新員工在寶龍商場。

此時數碼城四樓的辦公室里,滴滴聲此起彼伏,還有敲擊鍵盤的噼啪聲。

隔壁貨品存放區里,兩個年輕人正在打包,黃浩然則翹著二郎腿、捧著個記事本在那記賬。

「哎哎哎,我說卓安瀾你拿穩一點啊,摔壞了你一個月工資都不夠賠的。」

瘦瘦的,戴著副黑框眼鏡的卓安瀾,笑說:「知道了黃哥。」

黃浩然點了根煙開始洗腦,「不是黃哥我嘴碎啊!想當初我也是這麼走過來的。咱老闆事業正在起步階段,現在是缺人的時候,你們只要好好乾,月入過萬那都不叫事;在金陵買房買車、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那也是板上釘釘地。」

兩個年輕人聽得點頭如搗蒜。

隔壁值班的許琳跟竇豆,被黃浩然的話逗得哈哈大笑,忍不住說:「黃哥~~幫我們倒杯水唄!」

黃浩然一聽立馬摁熄香煙,屁顛屁顛的跑了出來,殷勤的幫兩人接了杯開水,還滴了兩滴檸檬汁下去。

「給!」

「謝謝黃哥了~」竇豆學著卓安瀾的話笑說。

黃浩然傾身趴在她旁邊,嬉笑道:「竇豆,晚上一塊去看電影唄。」

經過一番思考,元旦后黃浩然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放棄張敏,轉追竇豆。

竇豆雖然長得沒其餘幾個女生漂亮,但勝在小巧可愛啊,皮膚白白的,一笑起來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簡直能把人迷死。

他就奇怪了,自己以前怎麼就傻了吧唧的去追張敏了呢?這麼一朵可愛的米蘭花居然沒發現,簡直是豬油蒙了心。

可惜竇豆對他不感冒,邊敲鍵盤邊說:「那不行,我要是跟你去看電影,回頭張敏姐該吃醋了。」

許琳一下沒憋住,笑噴了出來。

黃浩然臉皮厚,不以為意,「你別多想啊,我跟張敏沒什麼的,以前之所以請她看電影,也是因為她幫過我一點小忙,而且也沒真的去啊。」

「那也不行!辦公室戀情可是很危險的,萬一被老闆發現炒了魷魚,你給錢我花啊?」

黃浩然心裡痒痒的,很想說「我養你」,但又怕過於輕佻,只好說:「怎麼會呢!咱老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是菩薩心腸,怎麼捨得炒你魷魚?」

「這個馬屁我給100分。」話剛落,韓義帶著一臉笑容走了進來…… 辦公室里溫度很高,帶著一身寒氣進來的韓義、忍不住搓搓乾燥的臉。

「老闆~」

「老闆你來啦……」

見到韓義來了,兩個女生甜甜的叫了一聲,趴在那裡的黃浩然立刻起身去接了杯開水。

「老闆,給!」

韓義伸手接過來,笑說:「就你這眼力見,以後不給你弄個經理噹噹都算是屈才。」

黃浩然一張臉笑成了菊花,「老闆,我隨時做好迎接挑戰的準備。」

這邊說著,那邊竇豆噘嘴說:「老闆,他都當經理了,我們當什麼啊?」

韓義逗趣說:「你啊,簡單,當經理夫人。」

竇豆嬌嗔說:「我才不要呢!我要當總經理,專門管他。」

黃浩然舔著臉嘿嘿道:「經理夫人一樣管我。」

「呸,誰要管你啊,你找別人去吧!」

韓義聽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

說笑了一會,韓義才查看起銷售情況。

黃浩然把元旦后的銷售記錄拿過來了,說:「目前新店上市,天錨這邊正在做榜單,晶東那邊也在做搜索排名,效果總的來說不算太理想。」

「為什麼?」

黃浩然沉默了一下說:「大商家的價格戰太狠了,我們在成本這塊根本就耗不過他們。」

韓義也沉默了下來。價格戰發生的原因只有一個:同質化。

簡單說就是,你的產品跟別人的商品比較起來,沒有什麼區別,消費者找不到可以為你的商品多支付溢價的理由。既然是同樣的東西,那肯定是誰便宜就買誰的了,這是價格戰的根源。

而手機就屬於同質化嚴重的商品。很多店鋪本身就是廠家直銷,你怎麼跟人家比價格?

當然了,小店鋪也不是沒有活路,就是靠各種小贈品來補足溢價差,讓消費者感覺不會「吃虧」。

可是小店鋪不是韓義的風格,要麼不做,要麼就要做大做強。

網店做強后的好處自不用說,哪怕手機本身一分不賺,但是會帶動周邊產品熱***如手機配套產品、筆記本、平板電腦、數碼相機等等。

而他真正的目的則是想等店鋪做大后,銷售千元重組機。

別看手機便宜,可是架不住量大啊,而且拿價便宜,重組后一部手機的成本不會超過100塊,就算賣五百,一部手機都要凈賺400塊。

400%的利潤,這種生意到哪找?

韓義繼續沉默著,他在想要不要學「南極人」?

2013年TB保暖內衣價格戰非常瘋狂,在行業成本為40元的情況下,南極人、北極絨以19.9包郵的價格迅速佔領TB保暖內衣市場。

南極人跟北極絨是爽了,但是當年TB所有保暖內衣價格瘋狂下跌,盲目跟隨降價的商家賠本賺吆喝,堅持不降價的商家庫存積壓嚴重,幾乎所有商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在心裡仔細權衡了一番,韓義狠狠心,決定干他一票!

拿出手機看了眼,今天是1月6號,拍拍手道:「大家把手上工作都停一下。」

等許琳她們都停下后,韓義說:「現在你們就通知所有人,咱們開個視頻會議。」

……

半個小時后,視頻會議召開了。

天義數碼27名員工都在,另外又把章丘叫了過來,韓義開門見山道:「我想為網店做個大型策劃活動。」

「還有4天就是1月11號,我想造個手機單十一活動,全店大降價。在1月11號零點開始,當天凡是在我們店鋪名下購機的前一百名用戶,一律以官網價五折搶購,前五百名八折搶購,前三千名九折,前五千名九五折!」

視頻里所有人聽得目瞪口呆。

手機五折是什麼概念啊?拿一部原價5000元的手機作例,兩個電商平台200部就要虧到50萬;一千部八折,要虧100萬。哪怕就是九五折也要虧到200萬。

韓義繼續說:「另外,從現在開始一直到過年,我們網鋪所有手機全部九八折。」

「……」

官網九八折的手機,基本上一分不賺,就算做活動也不至於這麼拼吧?

視頻的人安靜了好一會,剛升級為寶龍商場店店長的谷海說:「老闆,原則上我不反對,可雙線作戰一來我們的資金壓力會非常龐大,按照你說的規模,沒有個兩千萬根本運轉不起來;二來,一旦電商平台拖延貨款的結算周期,會把我們拖入泥潭中,我覺得其中風險太大了。」

「如果錢不是問題呢?」

「呃,這個嘛……」

谷海原本有很多話要說,可韓義一句話就把他給堵死了,最後嘿嘿笑道:「那就做唄!」

韓義見他們沒有什麼要說的了,說:「那好,下面我布置任務。章丘你負責幫他們做全面統籌工作,有沒有問題?」

「好的,老闆。」從頭到尾一言未發的章丘、點點頭應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