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惜某人忘了,他並不是這幾個同伴的直屬領導,大家都是苦哈哈,憑什麼要聽你的?還敵人呢,敵人能有這種誇張的重量嗎?

  • Home
  • Blog
  • 可惜某人忘了,他並不是這幾個同伴的直屬領導,大家都是苦哈哈,憑什麼要聽你的?還敵人呢,敵人能有這種誇張的重量嗎?

“你們還站着幹啥,還不快給我飛起來,敵人哪兒有這麼快的頻率,咱們小隊那兩個泰坦巨人是不可能發出如此密集的腳步聲的。”發現其它人都無動於衷,只是自顧自地在原地休息着,莫里斯連忙勸道。

不過,已經用不着再勸了,發出聲音的生物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當中,九個排成一排的圓滾滾石頭人,正以無比滑稽的姿勢朝着這邊飛奔。

卻沒有一個人笑得出來,所有人的心裏都在思考着,那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

八六覺得很高興,實在是高興極了!已經多少天了呀,都沒有遇到一個可以說說話的智慧生物了,沒想到現在一下子就給碰到了這麼大的一堆,從此以後再也不會覺得寂寞了。

正巧遇到一羣不知死活的德萊尼,居然還敢跑到地上來歇氣,看到大名鼎鼎的毒牛不知道逃跑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攔在路上,活膩了不是?

八六可忘了自己這會兒完全就是一副石頭怪物的造型,人家正在敵友不分的猶豫着呢。

雖然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元素生物,但是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則,那幾個德萊尼還是決定飛到空中,保障了安全之後再做打算。

太慢了!

體型高達三米有餘的石頭巨人,全力奔跑起來的速度比起半人馬還要快上一些些,再除去那麼一小會兒的猶豫時間,等到八六及其手下八個石頭護衛衝到近處的時候,那幾個德萊尼才只是飛出了幾十米的高度。

追殺之仇,不共戴天!八六早就將這些德萊尼人恨到了骨髓裏,一出手就是全力,九個石頭巨人體外的尖刺傾巢而出,毫無保留地激射了出去。

望着一大片灑過來的石雨,莫里斯等人就快要絕望了。誰看到石頭元素那麼大的個頭,都會以爲它是力量型的近戰猛男,要是早知道它居然會大片大片的進行遠程攻擊的話,早一點飛到天上那不就安全了嗎?

“嘎~啊——”飛在半空中的八頭金羽獅鷲幾乎是同時發出了慘叫聲,平均每一頭獅鷲都分到了三五枚石刺,其中四個倒黴蛋還受了致命傷。

射人先射鳥,八六根本就沒有去搭理那四個摔落在地的德萊尼騎士,而只是深吸了一口氣,再度灌注魂力,讓九個石頭巨人高舉雙手,砸出了二九一十八個碩大的離體石拳。

“嘭~嘭~嘭~嘭!”原以爲逃過一劫的四個德萊尼騎士,就在飛上了百米高空之後,紛紛被碩大的石拳砸中了坐下的金羽獅鷲,直接就給摔死了。

取回扎進屍體中的石刺和散落在地面各處的離體石拳,八六這纔將那幾個在地上垂死掙扎着的德萊尼滅了口。原石纔是最重要的,用一點少一點,所以他非常地在乎回收率……

不過是片刻的工夫,就被那區區幾個石頭怪物幹掉了半支隊伍,德萊尼隊長一時間還覺得相當的難以接受,這可是上千名反抗軍都無法造成的損失呀!

還有就是,艾澤拉斯特產的元素怪物爲什麼會突然間出現在外域?

“隊長,我們該怎麼辦?”一個騎士問道,這纔打斷了精英隊長的胡思亂想。

“三百米高度射擊,集中火力先對付其中一個,你們都跟着我射。”精英隊長帶着剩餘的六個手下,飛到了某個石頭怪物頭頂上空。

三百米的高度,就是換了精英級射手也很難造成威脅呢,何況這些元素怪物的能量波動只有六十級的程度。

隨便挑了個石頭怪物,精英隊長拉開強弓就開射,那幾個手下也連忙跟着射了起來,然後只聽得“叮叮”之聲不絕於耳,竟然沒能夠給石頭怪物造成什麼致命的傷害。

致命傷害?簡直就是笑話,那還只不過是八六的一個原石護衛,僅僅在表面覆蓋了一層原石而已,卻也只有那個精英隊長的箭支能夠釘上一個小孔,仍未達到射穿原石皮膚的程度。

“停!”精英隊長只得讓手下停止了攻擊,用箭射石頭,本身就不是多麼明智的一種攻擊方式,要不是因爲在空中就只能夠進行這樣的攻擊……

怎麼辦?也只好招呼泰坦巨人來幫忙了,拋開那不值一曬的面子問題,德萊尼隊長掏出信號彈射向了空中。

擁有“毒牛”外號的八六和德萊尼之間的死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自然明白這些個信號彈的意義,因此他當即就做出了速戰速決的決定。

然後,全力出擊吧!只要解決掉了這些德萊尼的獅鷲獵手,就等於是刺瞎了泰坦巨人的千里眼,到時候逃起命來可就更方便了……

呃,倒不是沒有信心幹得過一兩個泰坦巨人,而是沒有必要冒那個風險而已,勝了固然沒有什麼好處,敗了那可就得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他暫時還沒有自殺的傾向!

九個石頭怪物迅速地集合到了一起,然後三三兩兩地疊起了羅漢,並且逐漸地融合成了一個整體。

片刻過後,一個高達十米,模樣可怖的石頭巨人形成了。

之所以那模樣看起來感覺相當寒磣,是因爲原石的形態改變起來比較緩慢,短時間內也只是形成了一個非常勉強的石人形狀,大致相當於普通三米石怪的放大版本,一些細節方面自然是沒法做到精益求精的了。

即便如此,這個異常臃腫的巨型石人,雖然其身高估計只夠得着成年泰坦的胸口,但是其威勢卻是不減反增的,實在是過於壯實了,論體積並不一定就比成年泰坦居然差呢!

這樣的變化,完全取材於八六作爲地球人的記憶中,那部分來源於動畫片的靈感,《變形金剛》不就是這樣的嗎,可以讓數個小機器人組合成一個大機器人……

不過,變身後他才感覺到了這種體形的嚴重負荷,對於魂力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呀,要不是他在旅途中依靠原石將魂力鍛鍊到了精英的程度,恐怕就連保持這樣的體形也不能夠支持多久。

雖然九九歸一的巨型石頭怪給天上的獅鷲獵手們帶來了很大的震撼,不過他們隨即就放鬆了下來,並且開始了插科打諢。

“元素生物果然是沒頭腦的白癡呀,以爲長高一點點就可以夠着咱們了,比起我的獅鷲寶寶還要蠢得多啊!”

“你怎麼能拿它們和獅鷲寶寶比呢,這不是侮辱我們可愛的寶寶嗎?”

“白癡就是白癡,永遠都是不可能變成天才的,哪怕是用腳踩在自己的腦袋上……”

別說是這些獅鷲獵手,就連在遠處觀戰的外域反抗軍,也沒能夠看明白變形金剛的奧祕。誰讓他們買不起電視機呢,呃,買得起也找不到人到外域來裝閉路電視呀!

八六是白癡嗎?顯然不是,那麼,某些幸災樂禍的傢伙就該倒黴了!儘管三百米的高度並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哪怕他只是從三米增高到十米……

突然間,八六蹲在了地上,然後用力地向上空跳去,並且藉助了地彈術的力量,這一跳就是好幾十米。

諾大的一個臃腫身軀,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之下衝向了天空,伴隨着反抗軍的無限期望和德萊尼獅鷲騎士的無比藐視,越跳越高,越飛越慢,終究是無力地衝到了六七十米的高度,然後就相當無奈地保持了片刻的靜止狀態,眼看着就得高高地摔下來,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嗵~”巨大的墜力幾乎帶來了不亞於地震的衝擊力和爆響聲,卻只能夠給衆人的震撼心情來一次錦上添花而已。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那墜落在地的兩塊巨石,恰巧是先前“小型”石頭怪物的大小,三米的高度,對於高空中那個再次跳躍起來的殘疾石頭怪物來說,恰巧是他少掉的兩條小腿。

沒錯,原本應該開始下落的八六再次獲得了新的動力,開始在六七十米低空處,進行了第二次跳躍。

因爲,他將自己的雙腿作爲了反彈力量,利用牛頓第三定律的原理,用力地蹬動小腿,讓其以遠遠大於自由落體的速度朝地下落去,從而取得一個反彈的推力上升。這一切,就是變形成巨型石頭怪物進行跳躍的根本目的。

將小腿作爲反彈力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則是兩邊的大腿,仍舊是利用變形前的兩個原石護衛完成第三次跳躍;接着再是組成巨型石頭生物的腹部那兩個原石護衛,依靠它們完成了八六的第四次跳躍。

最後則是組成胸部的最後兩個護衛,它們那巨大的反彈力直接將作爲頭部的八六本身,將將彈射到了三百米的高度。

全過程看似相當的複雜,實際上卻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因此直到八六跳到德萊尼人的身邊時,對方也不過是慌忙間再度射出了一兩箭,然後又一次驗證了元素生物的堅硬之軀。

他們的第一個不幸之處在於,先前爲了追求射擊的精確度,從而非常默契地統統飛到了八六的頭頂進行垂直射擊,因此,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相當之近。

另一個不幸之處則是,八六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在進行巨型石人變身時,竟然讓作爲巨人頭部的自身,生出了許多裸露在體外的小型石刺。

當上百根小型石刺飛向了距離僅僅二三十米遠的所有德萊尼獅鷲獵手,其結果則是衆獅鷲紛紛身中數刺,無一存活。

至於騎在上面的德萊尼人,中沒中招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緊接着“轟”的一聲巨響,高高落下的這些倒黴蛋之間,自然以體重最具優勢的八六動靜最大,若不是他及早遠程操控魂力讓地面隆起一堆鬆軟的土包作爲緩衝,恐怕已經腦震盪變成白癡了。

雖然觀感在劇烈的震動中亂得一塌糊塗,不過作爲精英等級的靈魂感應能力,他仍然發現了那個僅有的漏網之魚。

奈何他現在早就被震得七葷八素的無法動彈,更別說是想要進行追擊了。不過那個精英隊長倒也頗有些能耐,竟然現學現賣的也學會了牛頓第三定律,利用死去的坐下獅鷲爲彈力,讓其加速墜向地面的反作用力作爲自己的緩衝,從而逃脫了粉身碎骨的悲慘下場,雖然摔在地上也不知道受了重傷還是輕傷,卻是爬起來不顧一切地拼命逃跑。

殺人要滅口啊,不然讓這傢伙跑回家再找一隻獅鷲來充當泰坦巨人的眼睛……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八六隻好無奈地感應着那團代表着德萊尼精英的能量團漸行漸遠。

驀地,能量團迴歸虛無,徹底消失不見了。

被幹掉了吧!剛好恢復觀感的八六,恰好看到了繞回來那四道銀光閃閃的旋風。他的心中不由得一沉,月刃劍,使用這種奇門兵器的只能是那一個,不大可能出現在外域的種族……

PS:咳咳,俗事纏身,有點慢了,抱歉抱歉,姑且發一章聲明俺可沒有太監的嗜好,只是確實不方便上網,工作因素

不出意外的話,下週末更新 月刃劍是一種奇門兵器,就像是由三支彎彎曲曲的匕首,手柄相連地組合在一起,傷人的同時更容易傷己,對於操控技巧卻是一種很大的考驗,非高手不能夠輕易使用。

月刃劍最大的優勢在於可遠可近,近戰則是一種威力莫大的奇門兵器,遠了還可以擁有迴旋鏢一樣的詭異攻擊。高速旋轉的月刃劍比起普通弓箭強得太多,奈何在射程上卻有着很大的限制,如果不是沾了八六的光,休想射到任何一個德萊尼人,更別說是他們的精英隊長了。

一種武器不但和傳承有關,還和武器的使用者有着莫大的關係,就拿月刃劍來說,它就適用於身手敏捷,然而力量不是很大的人,並且其長短比例還和身材高矮胖瘦都有着莫大的關係。

所以看到了這種具有種族代表性的武器,也就自然能夠推斷出它們的主人特性。

衆所周知的是,月刃劍的使用種族、使用職業只有一個,並且是別無分號,那就是在艾澤拉斯大陸曾經盛極一時的暗夜精靈族獵手!

由此,那四個原本還不怎麼顯眼的,被灰色長袍裹着的神祕人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甚至就連他們保護在中央的那個紫袍人,其種族特性也被猜了個**不離十。

但是,暗夜精靈怎麼會出現在外域?他們明明就是艾澤拉斯大陸的原生物啊,並且在黑暗之門被泰坦巨人佔據的現在,也斷絕了兩塊大陸的穿越通道。

那麼也就只剩下一種可能性了,這幾個暗夜精靈是在八六之前進入的外域,可是爲什麼,從來就沒有聽到過如此具有特色的消息。

因爲,驚訝的除了八六這個以元素生物出場的救世主之外,還包括了那兩百多人的外域反抗軍……

這隊反抗軍原本的首領人物,應該是那個身材龐大,體格強壯,高達四米的戈隆。

戈隆是外域土生土長的遠古強者,它的特徵是獨眼,並且擁有一副強悍並且尤其恐怖的外貌,不亞於精英的無匹力量,但是八六卻沒有在他身上發現晶核的存在,想來是天生異稟,以六十級的等級就能夠擁有等同於精英的破壞力。

不過這傢伙看起來也只是一身蠻肉,沒能具備有效的遠程攻擊手段,面對德萊尼空中射手也只是一付被動挨打的倒黴相,遇到泰坦巨人就更沒轍了,所謂的天賦異稟和人家比起來也只是小巫見大巫,巨大的身軀和特別的造型更是容易被盯上,能夠活到現在簡直就是奇蹟……

傳說中戈隆是食人魔的始祖,想來這個傳說還是比較有依據的,因爲此刻的一個食人魔領主理所當然地承擔起了戈隆的發言人,對着那五個被長袍籠罩起來的神祕人物問道:“你們是什麼時候混進來的?”

“大家都是逃難的,泰坦巨人和德萊尼是我們共同的敵人,爲了躲避敵人的追殺而不得不走在了一起,哪兒有什麼混不混的?”一個灰袍人回答說。

但是那蒙塵的灰袍,卻絲毫都無法掩蓋住她的天籟之音,竟然是一個女性精靈。聲音已經如此美麗了,想來容顏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吧!

此時此刻,大概也就只有八六纔有這個閒心去揣測灰袍精靈的美麗程度,其餘惶惶如喪家之犬的反抗軍,無時無刻不在爲自己的小命而提心吊膽着,哪裏還有什麼心情去在乎異性的美麗程度,更何況他們的審美觀念可是外域級的……

灰袍精靈的說法讓食人魔有些無言以對,更何況人家剛纔扔出的四把月刃劍,還幹掉了那個德萊尼隊長,杜絕了向泰坦巨人通風報信的可能,可以說是變相地救了大夥兒一命。

因此食人魔領主倒也有一些猶豫,直到作爲反抗軍暫時領袖的戈隆老大冷“哼”了一聲。

“至少你們應該把長袍脫掉,以免讓我們誤會成德萊尼人吧!”食人魔領主無可奈何地想出了這麼一個折中的辦法。

五個長袍人沒有回話,既沒有脫下長袍也沒有明言拒絕,但是戈隆又豈是那麼容易打發的,於是他又“哼”了一聲……

“如果你們不露出本來面目的話,別怪我們把你們當作敵人。”迫於戈隆的淫威,食人魔領主違背良心地威脅道。

“呼~”四件長袍飛上空中,展露出了四個女性暗夜精靈那完美的身段,但是被她們護在中央的那個紫袍精靈,卻沒有任何動作。

由於外域的高熱氣溫,她們的穿着都比較暴露,全身上下的皮甲加起來也只夠給八六做一條皮短褲的。裸露在體外那淡紫色的肌膚,充滿着一種異樣的吸引力,嬌小圓潤的胸部,裸露過半的圓圈兒晃得八六直吞口水。

秀色可餐哪!自打進入外域以來,就處於不斷逃亡中的八六,何曾見過如此佳人!這些放在艾澤拉斯也足以讓他衝動的精靈美人,此刻在資源貧乏的外域就顯得尤其的難能可貴,讓他恨不能衝上去獸性大發一番。

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四個風格各異的精靈美人形象,熨燙得八六都有些飄飄欲仙了,若不是一身沉重的原石盔甲束縛着他的自由行動……

不知道她們保護在中間的那個精靈是男是女,如果是女,又得一副如何誘人的俊俏模樣?

八六貪心地祈禱着,那些外域反抗軍能夠再接再厲地威脅紫袍人也露出真面目,這或許纔是他沒有立即獸性大發的根本原因吧……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戈隆沒有繼續哼哼,食人魔領主也就沒有自作聰明的必要了,反而是那些傢伙統統把目光投向了他這個元素生物的頭頭,一副是敵是友的思索模樣。

“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八六沒話找話地打着招呼。他可不想被這些傢伙當作敵人,雖然這幫廢物殺起來不會多麼費事,卻也捨不得辣手摧花毀掉那幾個天仙般的精靈美人。

物以稀爲貴嘛,在艾澤拉斯殺掉那個精靈美人還不算什麼,但在外域這可是絕對的稀有貨色,殺一個就少一個的……

但是,他顯然低估了自己的魅力。

元素生物突然間開口說話,不但嚇傻了那些個外域反抗軍,甚至就連那幾個精靈美人都出現了片刻的呆滯狀態,石頭也開口,這實在是太玄幻了……

“呃,你好,謝謝你的幫助。”食人魔領主在戈隆的又一聲冷哼中反應了過來,連忙招呼道。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嘛,哇哈哈哈哈哈!”八六得意地跩了兩句明言,奈何人家外域反抗軍壓根就沒有開設過《語文》這門課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勉強的附和笑聲此起彼落,都怕得罪了這個幾乎滅掉了整支德萊尼空軍的石頭怪物。

“你們這是準備去哪兒啊?”圓圓頭顱上的裂縫一開一合,正是那原本用作劇毒冰針通道的機關處,發出了八六甕聲甕氣的聲音。

“原本是想去投靠魔神大人的,如今的外域也就只剩下那最後的一片淨土了,誰知道竟然會遇到泰坦巨人的大部隊!”戈隆的外交部發言人,食人魔領主心有餘悸地回答說。

“伊利丹呀,那傢伙不是說組織了一個精英隊伍去偷襲泰坦巨人的巡邏隊嗎?”八六疑惑地問道。

殊不知,他這口吻着實是嚇煞了衆人,膽敢直呼魔神大人的名號,不愧是幹掉了德萊尼空軍的元素古生物啊!衆人的心裏不由得充滿了敬意,這下子,就連戈隆也不敢造次了……

“那已經是幾個月之前的事兒了,魔神大人不愧爲我們外域的第一高手,接連幹掉了好幾個泰坦族的強者,迫使那些泰坦巨人不得不集結在了一起,再也不敢分散行動。”食人魔領主畢恭畢敬地解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