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是……”我忍不住想打斷他。

  • Home
  • Blog
  • “可是……”我忍不住想打斷他。

盛將軍揮了一下手,制止了我的發言。

“犧牲,對,犧牲成仁,很美的詞彙,每個將軍都掛在嘴邊。用勇氣與犧牲去換取勝利,刺刀決勝,咣噹一下就贏了。”

他背對着校場與士兵,衝我攤開手,說道:“但是光靠咣噹真的能贏嗎?退一萬步而言,我需要咣噹多少次才能把日本人都咣噹到海里去?”

“你看那些士兵,這裏一共有三百人,很多都是在大學裏學習的學生,還有工人,農民,手工業者。日本人把他們逐出了家鄉,於是他們來到我這裏,尋找力量,還有希望。”

他看着遠處的校場,士兵組成了一個個藍綠色的方陣,大約是在做某種隊列練習,操場上很安靜,遠處的羣山也很安靜,只有軍官的口令聲和士兵的步伐聲。

“犧牲是偉大的,是不朽的,但是更多的時候,我需要的不是孤膽英雄,而是有責任感、遵守紀律的士兵。一個英雄可以和敵人的鐵甲車同歸於盡,但他不能一個人守住一道防線。我更需要平凡的士兵,去偵查敵情,去傳遞信息,去籌措補給,去保障戰鬥,去堅守戰壕,去操作機槍,去沉着冷靜地射擊,去謹慎小心地隱蔽,去悄無聲息地埋伏,去靈活敏捷地衝擊。”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犧牲成仁其實很簡單,拿上炸藥,閉上眼睛,向前衝就可以。當年我領導突擊隊,面對血戰毫不退縮,爲了戰友的一具屍體可以再犧牲。”將軍垂下眼睛,似乎回到了那個地獄般的過去。

將軍突然煞住了口,不再說下去,只是盯着我,眼中似乎有淚水,又似乎閃着淚光。

我當時感到他的目光變成了一隻巨手,緊緊地扼住了我的咽喉,我被嚇得幾乎尿了褲子。

“對死去的弟兄而言,沒有如果。但是,對我而言。”他用力地扭過身,指着那些休息中的士兵:“我希望他們,不需要一個朋友,去假設那些如果。我希望他們在訓練時想想巴頓將軍的話–多流一品脫的汗水,在戰場上少流一加侖的血。”

說罷,他背過身去,大步流星地走開,留下我和奧斯-卡爾呆立在那裏。 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戰爭報道,原因之一就是,在戰爭當中,宣傳的力量很大。在戰場上,寫下你看到的,那就是真相。戰爭的真相就是記者看到、記錄、拍攝的那部分,剩下的主要就是宣傳和謊言。

所以,記者的誠實非常重要。戰爭中你可以接受新聞審查,這沒什麼理由可講,就像美國、英國,所有國家政府在這當中都有審查,但必須是明確的審查,讓公衆明確知道他們看到的是不是全部。

於是,我得了教訓———千萬別跟要寫的人走得太近,不管是寫體育、娛樂、政治、經濟,要是你寫批評文章,如果只是個記者,他們會尊重你,可要是跟他們交上了朋友,他們就會恨你



做記者意味着在職業意義上,你基本上應該獨來獨往。

這裏是一塊神奇的土地,這裏有一羣普通而又偉大的人,他們又在潛移默化中培養出一代新人,這樣的環境成長起來的新人,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征服的。

記者白修德在中國華北的黑字獨立軍基地向大家報道。

中國人似乎不樂意和自己的歷史發生密切關係,由此出現一個尷尬的情形:抗戰將士的後人找不到親人的遺骸,敬重抗戰英烈的年輕人找不到一個可以下跪的地方。

一個紀念爲國捐軀英烈的紀念碑就在黑字的一號基地內,正如這裏的紀念碑所寫的墓誌銘寫的那樣。

將門嬌女之冷王悍妃 死者是度過平凡一生的一個平凡人。

平凡,因爲他既不是一個英雄,也不是一個壞蛋。

他有時任性、糊塗,但從未忘過本。

他有一盞良知的燈,它時明時暗,卻從沒熄滅過。

他經常疏懶,但偶爾也頗知努力。

他從不想做官,只想織一把絲,釀一盅蜜。

歷史車輪,要靠一切有志氣的中國人來推進。他也希望爲此竭盡綿力。

這是一個平凡人的平凡志向。

他是微笑着離去的,因爲他有幸看到了他活着祖國就還有希望。

歷史的遺蹟有些會被遺忘,有些會被人們記錄下來,爲了國家,爲了民族而獻身的民族英雄不應該被遺忘,這是後人的責任,我們應該追蹤,挖掘更多的歷史事實,歷史真相,就象我們追根問祖。

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記者白修德爲您報道。

《泰晤士報》福爾曼向您報道,在這裏,我不禁想起在天津七七事變的經歷。

轟炸天津南開大學過後,日軍召開了一次記者招待會爲自己辯護,我一直保存着那次記者招待會的記錄——

外國記者問:“爲什麼要轟炸南開大學?”

“諸君,這是因爲這些無法無天的中國人在那裏駐兵

。”

“我在那裏沒見過中國兵。”一名記者說。

“但那裏的建築物很堅固,中國人會加以利用。”

“你怎麼知道?”

“如果我是中國的司令官,我會利用。”

“難道這成爲轟炸一所世界著名學府的理由嗎?”

“諸君,南開大學是一個反日基地,我們必須摧毀所有反日基地……南開大學的學生都是反日親蘇的。”

“但是,大尉,現在正放暑假,校園裏沒有學生。”

“諸君,我是一個軍人,我告訴你們,我們正在摧毀南開大學,這是一個反日基地,所有中國的大學都是反日基地。”

“那麼,日本人要摧毀所有中國的大學了……”

“請原諒,無可奉告。”……

日本人對中國各地的空襲,顯然是想用恐怖手段摧毀中國人民的意志,但他們失敗了。

在歷史爲我設定的時空裏,我覺得沒有任何事情比我親歷並躋身於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更好和更有意義,我愛中國,愛中國人民,中國就是我的家,是這種愛把我的工作和生活同中國的命運聯繫在一起。

從這裏的大學裏,我看到學生們熱情的笑臉,堅毅的論述。

你還可以在這裏看見上百人的外國教授隊伍,有美國人,英國人,荷蘭人,丹麥人…….

我彷彿回到某個美國大學的校園,回到了知識的懷抱,遠離了戰爭的喧囂



這是《紐約先驅論壇報》蘭德的報道。

今天我來到一個小城,中文名字叫天下第一城。

小城位於一個狹長的山谷裏,我知道深夜的街道依然是寂寞的,可是很多少時的記憶已經七零八落,偶然觸及某些人和事,沉睡的記憶似是而非地從意識深深處浮出陽光刺眼的水面。

我才發覺,原來那街道兩旁的白蘭樹和充滿馥郁香氣的白蘭花的消失,是有它們的充足理由的。

那些芬芳,象十七歲時愛情的香氣,我第一次擁抱的女孩子穿着睡衣,也是那種濃郁的芬芳,可是也是無一例外地再也不可以聞到觸及了。

避免在白天沉醉,也避免在夜晚沉醉,清醒是一種很好的狀態,好像這城鎮裏的人們一樣,逃避花朵的沉醉和飄蕩。

我不知道我還要在這小城的街道上來回走動到什麼時候,只看見婆挲的樹枝在影像裏搖曳,那是很長的時間裏遙遠的記憶,父親已經很蒼老,我知道會不斷地浮現起小時候他陪我在河裏抓魚的情景,這情景,是飄零的落葉,如同消逝的白蘭花瓣,落在我內心的土地深處。雖然,那滿街的白蘭花樹早已經消逝,在粉紅色或者淡藍色的幕布之後。

這裏使我想起了美國的故鄉,一個勾起我回憶的地方。雖然這裏電力供應的並不充足,滿城的松油火把到是另有一番情調。

我一直認爲世界上絕大部分人的生活是平凡甚至平淡的,那樣奇峯突起的故事臆造的成分就會很多,就非常接近於小說家之言了,這裏安靜的人們使我暫時忘記了戰爭。

當小城甦醒的時候,路上行色匆匆的人們和不時響起的叫賣聲,如果不是入口處全身心警戒的士兵你會想到這是戰爭時期嗎?

一般而言,城市是人類最大的構築物,人類所有的想象力都通過城市表達出來了,人類的雄心壯志、構思、夢想都在城市中得以實現,同時城市又是對自然干擾最大的人工產物。

而在這裏,我們看到的是對大自然干擾最小的城市發展模式。

相關的內容請等待後續報道。 這是記者福爾曼向您報道,地點在黑字的天下第一城,我們採訪的是這個地方的總負責人上官雲學教授。

他說,天下第一城是按生態城市設計的。簡言之,所謂生態城市,是指有效運用具有生態特徵的技術手段和文化模式,實現這個人工-自然生態複合系統良性運轉以及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可持續和諧發展的城市。

有趣的是,從城市史角度來看,在工業化之前人類的城市其實是綠色生態的,當時的城市實際上是爲農村服務的農村貿易中心或體現爲政權的中心,其對自然的索取和污染的排放是極爲有限的。

但是僅300年的工業化發展史就使原來的綠色城市變成了灰色的城市

。儘管目前全世界住在城市的人口不到30%,但是城市卻消耗着全球75%的資源和能源,而且排出了75%的廢物和二氧化碳。

城市本來集中了人類絕大部分夢想和傑作,但是到了現在城市卻變成了有可能毀滅地球的最強有力的武器。

那麼我們看看他對這個新奇的想法都有什麼具體的要求。

貫徹三可原則。

一,是目標的構成應具有可約束性,也就是能用這個目標來動員社會各方面的力量來實踐生態城,對社會各界有約束力,也體現道德和責任的雙重含義。

二,是目標可分解性。指標體系不能停留在行政管理層面,必須把這個指標體系從城市的總體目標分解到社區,社區分解到家庭,直至作爲社會最基礎細胞的家庭等都爲綠色發展增添動力。

同時從行業到企業也可以進行分解,能促使各種社會活動者和全體市民都參與到生態城發展中來,這樣生態城市的目標才能達成。

三是指標體系的可實踐性。指的是依據現發展階段的國情和科學技術水平,制訂合理的目標,以合理的成本和技術含量達到低排放和資源循環利用的目的。

除了原則,還有一些具體的指標嗎?

從基礎設施完善指標層來看,有垃圾回收利用率、危廢與生活垃圾處理率、市政管網普及率、步行500米範圍有免費文體設施的居住區比例、無障礙設施率等指標。

首先,要編制覆蓋整個地區的交通規劃。 錦鯉熟能生巧 在交通規劃中把步行和自行車、使用公共交通的出行比例作爲整體的重點發展目標。

二,是在土地利用方面要求生態城市內部儘可能實現混合的綜合商務和居住功能。只要沒有噪音、污水、空氣等的污染,各種產業與居住功能應該在空間上儘可能的混合。

三,儘可能減少非可持續的鐘擺式交通出行模式,而在服務設施上要建立可持續的社區,能夠提供爲居民的幸福、富裕、健康和愉快的生活有所幫助的設施。

四,是在綠色基礎設施方面要求生態城鎮的綠色空間不低於總面積的40%

。這40%中至少有50%是公共的、管理良好的,人人可以進入的高質量綠色開放空間,當然這40%中也包括立體綠化和屋頂綠化,儘可能使生態城鎮的綠色空間將更爲廣闊的鄉村田園連在一起。

五,是在水資源的利用方面,要求生態城鎮在節水方面具備更爲長遠的目標。

六,是在防洪風險管理方面,要求生態城鎮以合理的工程措施,更重要的是以非工程的措施來應對雨洪的威脅。所有的生態城市都應該在城市規劃建設中學會與雨水和洪水和諧相處。

這種新穎的構思在世界上還是首次聽到,黑字的控制區都是這樣的設計。對我來說。戰爭結束了我會邀請教授講學,推廣這種理念。

這裏有一個問題,就是這裏的糧食產量偏低,以下是我訪問所得到的數據。

小麥畝產量150--200公斤

玉米畝產量200--300公斤

大豆畝產量100--150公斤

花生畝產量150--300公斤

土豆畝產量500--900公斤

高粱畝產量200--350公斤

不到百分之五總面積的水稻畝產量150-200公斤

爲什麼會這樣呢?原來這裏是不使用化肥的或者很少使用,因爲這裏只有一家很小的生物化肥廠,由於當地政府規定必須百分之七十的土地要種植糧食作物,所以農民自有辦法,那就是種植藥材植物,以下是我採訪的實錄。

生地畝產量300--500公斤

白朮畝產量200--400公斤

桔梗畝產量200--300公斤

板藍根畝產量300--400公斤

黃芪畝產量200--400公斤

牛膝畝產量200--300公斤

黨蔘畝產量200--300公斤

丹蔘畝產量300--400公斤

白芍畝產量300--400公斤

防風畝產量200--300公斤

柴胡畝產量100--200公斤

甘草畝產量300--500公斤

遠志畝產量150--200公斤

半夏畝產量200--300公斤

牛蒡畝產量150--200公斤

水飛薊畝產量150--200公斤

沙苑子畝產量80--150公斤

金銀花畝產量150--200公斤

紅花畝產量20--40公斤

丹皮畝產量300--500公斤

通過種植藥材,農民的收入取得了很大的增長

。至於其中的原因還是問問農民們吧!看看他們樸素的回答。

糧食是按每畝白麪或大米五十斤繳納的,我們這個村子叫五十里莊,就是距離天下第一城五十里,不能光想着掙錢,沒有糧食人們吃什麼?我們理解政府。

官員們是這樣說的,糧食安全是最重要的,這一點不會變。由於現在的小城鎮都在山區地帶,造成無法大規模耕作。通過種植經濟作物使農民收入大幅提高。品質次的糧食可以轉化爲禽蛋類,也就是作飼料,食品加工廠的下腳料可以做魚粉,骨粉,這也是貫徹生態城市的要求。

當以後電力供應充裕,現在的小型工廠將成爲新品種大規模生產前的小批量試生產,並設置新產品研究所。 “葉叔,日本的一號作戰計劃已經開始了,我會每星期給您一份戰情通報和實時分析。”

“那你們開始最後的準備吧!記住,要看好時機,長沙之戰一旦開始我們在這裏就要有大的行動。”

日軍源源不絕地越過黃河,機械化的部隊在黃河以南的平原上縱橫馳騁,對中國軍隊的陣地造成極大的壓力。

而剛好河南發生嚴重的大旱災,幾百萬以上的中國百姓流離失所,糧食供應非常缺乏,物價上漲已經是七七事變當年的五百倍。

社會的困苦、人心的不安,加上重慶的內爭浮現,美國介入中國內部的政治鬥爭,軍力上補充兵員的嚴重不足,美援武器更是紙上談兵的遲遲沒有到手,這一切都使軍心更爲渙散。

執行這項任務的日軍敵前指揮,是由日軍第十二軍司令官內山英太郎中將負責,他率領四個師團、四個旅團,以及一個戰車師團,這是日本首次在中國使用完整的師團級戰車部隊,加上大量的工兵與運輸部隊,總兵力達十五萬人。

在關東軍支持修復黃河鐵橋的協助下,日軍在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的半夜,在中牟渡過黃河,夜襲中國軍隊在河南的陣地

日軍行動前的欺敵工作與情報擾亂,部署的非常成功,重慶方面以爲日軍應在五月底纔會發動攻擊,美軍的情報判斷更離譜,認爲這最多隻是日軍的騷擾行動而已,不值得中國軍隊勞師動衆、嚴陣以待。

事實上,日軍在大軍渡過黃河的四天之前,已先派決死突擊隊,滲透中國軍隊陣地,找到中國軍隊防線的弱點,然後引導日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