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是陸天龍假裝沒見看。

  • Home
  • Blog
  • 可是陸天龍假裝沒見看。

她才略顯失落的離開。

王家所有人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

原本以爲王家飛黃騰達。

誰知鬧了這麼大的一個烏龍。

“陸經理,這下子,合同不算數,我贏了吧?”

衆人不說話,陸天龍陰陽怪氣的開口。

現在是他表演的時間。

陸晨不知如何作答。

王昭日已經吼了起來:“陸天龍,都是你們,害我兄弟失態,這件事,沒完。”

“王昭月,你們兩口子讓忘記失去了這樣的機會。”

“以後,一分錢都別想拿了。”

“一家子賤骨頭,自己沒出息,還讓我們王家損失這麼大,滾……”

啪。

沒讓王昭日說完,陸天龍直接一耳光甩了出去。

抽的王昭日後退幾步。

陸天龍眼裏滿是殺意:“我說了,誰敢罵我老婆一句,我打掉他的牙。”

“再不會說話,我擰斷你的脖子。”

那眼神,讓王昭日心裏一顫。

陸天龍這樣子,有些恐怖。

而且不是第一次打他,他不敢惹。

“陸天龍,你別太過分了。”

在王家,也在也只有王長河敢鼓着勇氣說一句。

陸天龍卻是絲毫不在意,冷聲道:“我過不過分,你們心裏沒點數嗎?”

“不過我也懶得跟你們說那麼多廢話。”

鄙視了王長河一句,陸天龍看向王昭日:“現在我贏了,跪下吧,學狗叫。”

“陸天龍,你以爲你是誰啊?”

受此等羞辱,還要跪下學狗叫。

王昭日不能忍。

怒吼起來:“這裏是王家,你算個什麼東西啊?”

“讓老子跪下,你有那個資格嗎?”

“王昭月,你要是管不住你的男人,現在就給我滾出王家,王家不需要你這種廢物。”

王昭日沒什麼本事。

此時只能用王家來施壓。

王昭月同樣氣憤無比。

但是沒等她說話,陸天龍冷笑看向王長河:“這王家沒了我老婆,你覺得,行不行?”

王長河臉色難看。

陸天龍是抓住了他的軟肋。

若是王昭日跟月可集團達成了合作,他可以無視王昭月。

可是現在沒成。

王家還要靠着跟大河集團那點合作過日子。

陳大河的態度很明確,跟王家合作,全都是因爲王昭月。

王昭月這個時候走了,誰知道陳大河會不會搞事情。

上次已經得罪了陳大河一次,這次他擔不起來這個風險。

“陸天龍,都是一家人,有些事,做的別太過分了。”

王長河的語氣軟了幾分。

可陸天龍不買賬:“我跟高攀不起你們,我這個人呢,說一不二。”

“給我跪下磕頭,學三聲狗叫,這件事就算了。”

“不然,我今天打斷他的腿。”

王長河只能看向王昭月:“你現在是王家的總裁,大家都看着呢。”

“爺爺,這賭是他們自己打的,是男人,就應該說話算話。”

“大哥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以後還如何繼承王家?”

陸天龍今非昔比。

王昭月同樣也變了。

王家這些人,不值得同情。

她選擇,站在陸天龍身邊。

“王昭月,你別忘了你是……”

王昭日當即怒吼。

可是王長河直接上前就是一耳光:“給我閉嘴。”

“爺爺……”

王昭日捂着臉。

自從陸天龍回來,他已經記不清楚第幾次被打。

“之前怎麼說的,就怎麼做,不然,滾出去,永遠不要回來。”

王長河冷冷開口。

汪王家還需要靠着王昭月的時候,他選擇人。

恨只恨,王昭日不成器。

王昭日委屈的捂着臉。

這等羞辱,他日一定要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王長河讓他跪,他只能跪。

不然離開了王家,他什麼都不是。

最終……

噗通。

王昭日跪下。

汪汪汪……

這是他有生以來,最恥辱的一天。

“滿意了?”

王昭日完成賭約,王長河冷冷看向王昭月:“他說的已經做到了,你身爲王家總裁,想辦法去找月可集團談一下生意吧。”

“若是這點事都辦不好,今年的分紅,別拿了。”

王昭月護着陸天龍。

王長河同樣要護着王昭日。

這樣的要求不過分。

王昭月雖不爽,但是也沒說話。

她身爲總裁,總要做一些事的。

原本說好的慶功宴,不歡而散。

回家的路上,王昭月一直拿着手機百度,葉紅魚三個字,太過耀眼。

和所有人一樣,她想不通葉紅魚爲何要來月可集團當總裁。

想了半天,只能無奈嘆氣:“葉紅魚是職場女佳人,一向只看中能力,讓我去談,顯然是沒希望了。”

“爺爺就是要給王昭日出氣,故意爲難我,不給我分紅。”

“你不去試試,怎麼知道行不行。”

陸天龍淡笑開口:“到時候真的不行,我找朋友幫幫忙,或許能夠搞點關係。”

說完就哄王可可去了,王昭月開車,他倒是落得清閒。

王昭月沒說話。

她不認爲陸天龍在開玩笑。

只是她不想什麼都靠着陸天龍。

最後點頭道:“我明天去試試。”

王家,王長河的書房中,王昭日的臉上,眼中,只有無盡的怨恨。

王長河則是又氣又恨:“你下次做事,最好穩重些,今天在王家衆人面前失態,威望不如王昭月。”

“長久下去,我想幫你都難。”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王昭日冷冷起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