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沒等他說話,手機就又震動。

  • Home
  • Blog
  • 可沒等他說話,手機就又震動。

一看是陌生號碼,他就以尿遁為借口,讓賀田耕幫忙接電話。

然後,賀田耕腦殼也疼了。

這都是什麼爛糟的事啊。

……

……

第二天早上,黑金剛剛到辦公室坐下,唐宇就打來電話要任務!

昨天中午給的五十多個小案子,唐宇果然再天黑前就都給處理完了。

黑金剛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昨天接了那麼多電話。

至於小案子嘛,不缺。

他找出一些積壓七天以上的小案子,一股腦的都給了唐宇。

除了案件,他還給唐宇一個座機號碼,叮囑唐宇辦完案后別再留他的手機號了。

之所以給唐宇留個座機號碼,是因為他和部長申請了一個助理……負責接電話。

一個多小時后,無聊的小助理就忙起來了。

座機剛掛,就又響。

一直響,一直響,不分白天黑夜的響。

小助理快要瘋掉了,很想申請換崗位。

……

……

競選名單上的候選捕快,一個比一個忙。

忙著辦案,同時還忙著拉票。

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威、逼、利、誘。

這不是個成語,是四種拉票方式。

最忙的就是屠夫等人,畢竟是精英捕快,功勛值方面佔優勢。

既然有優勢,就沒道理不爭取一下。

反常的是枷鎖、皮皮狼和日天宇三人,竟然都沒有拉票。

枷鎖是從沽門市調過來的,之前在沽門市辦過幾個漂亮的案子,調到曲州分部后又獨立破獲不少大案,為人和善,在部里口碑很不錯,能在競選名單上,說明部里是要重點栽培……不拉票,著實讓人意外。

皮皮狼是新人,之前跟著屠夫、私激和雨蝶辦過不少案子,最近倒是帶著一些粉嫩新人辦理過若干小案子,能出現在競選名單上讓人很是意外,很明顯是部里要重點栽培,可功勛值低的可憐……不拉票,也讓人感到意外。

最讓人想不通的是日天宇。

日天宇三個字出現在競選名單上,沒有一個人感到意外。

雖然他和皮皮狼一樣,也是個新人。

可和皮皮狼不一樣的是……他無案不破。

六扇門最紅的紅人。

小迷弟和小迷妹一大堆。

只要站出來拉票,必定是一呼百應。

可他不僅沒有站出來拉票,甚至這幾天都沒有出現。

難道也在忙著破案?

功勛值豐厚的大案、要案、重案,都已經被瓜分的乾乾淨淨,也沒聽說他和誰合作辦案……難道是在辦理小案子?

在眾人胡亂的猜測中,分部發布了一條公告。

這條公告是零點整發布,內容是分部出了條新規則……任何一位捕快辦的10個案子,得到的功勛獎勵不足100點,額外獎勵100點功勛,此規則即刻生效。

之前搶著辦大案的屠夫等人,腸子都悔青了。

大案獎勵的功勛值雖然多,可大案非常難破。

除了雨蝶又賺到一些功勛外,其他人手裡的大案都還在偵破中……就算是有刑偵方面的專家做顧問,案子也不是說破就能破的。

有腦子轉的快的,意識到有9個小時的漏洞可鑽,也不管是不是半夜,立刻聯繫黑金剛,結果只換來黑金剛的一個刺痛靈魂的問題。

「積壓半年以上的小案子,接嗎?」

沒人敢接。

要是輕易就能解決,會被積壓半年之久?

等等……

半年內的小案子都哪去了?

哪去了?

都被唐宇處理了唄。

上千樁雞毛蒜皮的小案子,被唐宇在兩天內處理的乾乾淨淨。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一個土豪的力量,卻是無限的。

有錢能使鬼推磨?

不,事無絕對。

可是,有積分就能讓賞金獵人幫忙。

賞金獵人處理小案子,基本就是跑地圖,到地方了恩威並施,三五分鐘就結案。

上午,九點。

停止投票,開始統計各位候選人的票數。

同時,開始統計各位候選人的功勛值。

十點整。

投票榜和功勛榜,以公告方式發布出來。

所有人幾乎是同時打開公告。

結果……

目瞪口呆。

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

……

唐宇對這兩個榜單也很關心,只不過他暫時沒時間查看。

因為他在醫院,正在給郭鈺琪的面部換藥。

之前將郭鈺琪的斷脊重續,唐宇並未給她重塑面容,不是不捨得用佛心草,而是在等鬼手劉到來……畢竟鬼手劉在整容方面,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專家。

他怕自己給郭鈺琪重塑面容,無法讓她恢復原貌。

因為鬼手劉遲遲沒來曲州,唐宇已經噴馬錢子滿臉唾沫星子不下三次了。

今天還不到給郭鈺琪面部換藥的日子,可郭鈺琪毀掉的面部發癢,癢的難受,郭景源沒辦法才給唐宇打電話,唐宇初步判斷是面部傷口癒合導致的發癢,可不敢大意,這才拆開紗布查看傷口,確定沒什麼問題就順便換藥。

換藥的整個過程,他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懊惱,痛恨,內疚。

銀狼死的太痛快了。

不過,銀狼只是一把刀,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藏在分部的叛徒。

他眼中殺機濃烈。

揪出叛徒,讓其不得好死。

只有這樣做,才能解心頭之恨,才算是為郭鈺琪報了仇。

給郭鈺琪重新纏好紗布,唐宇洗了把臉後走出病房。

郭清源往病房裡看了幾眼,見寶貝孫女似乎睡著了,他就不解的看向唐宇。

「之前幾次換藥,雖然她沒表現出來,可我知道她心裡不好受。」唐宇下意識的叼上根煙,隨後才想起是在醫院,就將煙收了起來,「這次換藥前,我將她迷暈了,再有一個多小時就能醒過來……我精心調配的迷藥,對身體無害。」

「還是你考慮的周全。」郭景源點了點頭,沉吟一下問道:「唐先生,鬼手劉什麼時候來曲州?你別誤會,我不是催你,只是見鈺琪……唉,心裡難受啊。」

老人聲音有些哽咽,扭開頭抹了把眼睛。 這一次國考,看似簡單,實則分類極多,不光有秦法一科,更有農,工,商,兵,政五科。

所以,這一次嬴政才會下令管吃管住,只要踏入考場之中,就不能再出來,考場之中,不光有長案與坐榻,更有筆墨紙硯以及一張可供休息的小榻。

至於吃喝都在其中,而拉撒都會有專門的人,帶着去,而且一個人在三天之內,只能出去兩次。

而且就算是拉屎也會有人在門外看着,然後一個人結束,巡視的士卒會清掃痕迹,確保不會有人弄虛作假。

這一場考試的嚴格程度,遠比後世的高考更為恐怖。

任何事情的第一次,都有很重要的影響力,嬴政這一次,便是打算以嚴刑峻法以無上的威望告訴天下人。

在國考之中參與徇私舞弊,將會得到慘重的懲罰,這是在以一輩子的未來,賭一場必然會被發現的作弊。

這一次關於國考的懲罰之嚴厲,絕對不下於阻礙土地改革,正因為如此,王綰等人嚴格的遵從了始皇帝的意志。

……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這一場近乎於天下關注的國考,便這樣落下了帷幕,與此同時,眾多士子開始收拾東西離開館驛。

因為國考結束,朝廷不可能繼續提供,讓他們白吃白喝,大秦帝國雖然不差這一點資源,但是萬事皆有規矩。

與此同時,整個國府之中,正在忙碌之中審閱考卷,整個國府之中,燈火通明,無數人忙碌著,碳火燒的正旺,每一個人的長案之上都擺着一壇米酒。

國考只有張榜才能真正的結束。

「陛下,國府之中已經開始審閱,再有一日,相信就會有消息傳來!」趙高的聲音響起,嬴政眸光流轉。

他心裏清楚,國考最容易作弊的反而是審閱之中,畢竟這一場國考之中的試題,並沒有準確的答案。

若是有大秦官吏在這其中弄手腳,簡直輕而易舉。

心中想了許久,嬴政朝着趙高:「替朕向王綰帶一句話,考卷審閱之後,進行交叉審閱,必須要結果萬無一失。」

「然後將全部考卷搬入咸陽宮書房,朕要看一看……」

「諾。」

雖然這一次的國考,也進行了糊名,但是國人歷來小聰明不斷,在這上面必須要小心提防。

……

國考結束,嬴政心頭稍微的鬆了一口氣,畢竟接下來要出手山東諸郡,手中有了人才儲備,自然會底氣更足一些。

喝了一口熱米酒,嬴政繼續批閱奏章,如今的大秦帝國就像是一頭被關押的猛獸,嬴政的土地改革,等於放出了頭部。

在這個時候,來自囚籠的反撲,必將會迅速跟上。

……

陳縣。

一座恢宏的府邸之中,兩個老者正在坐着對弈,而在一側一個少女與一個青年肅然而立,長相清秀。

「南公,始皇帝不僅是開啟國考,更是在咸陽以及關中進行土地改革,出手殺了一大部分的老秦世族……」

「如今這天下氣氛越發緊張,等始皇帝的土地改革擴散至整個天下,只怕是我們的圖謀再也沒有了可能。」

「楚國也不會復興了……」

……

緩緩的放下手中的黑子,楚南公渾濁的眸子裏閃過一抹精光:「嬴政此舉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關中本就是秦國本土,嬴政威望舉世無雙,都需要殺人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