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那四條麒麟血脈根本就不賣聶甄的賬,雖然聶甄竭盡全力,但終究還是實力有限,自己的血脈反而好幾次差點被四條血脈壓制。

  • Home
  • Blog
  • 可那四條麒麟血脈根本就不賣聶甄的賬,雖然聶甄竭盡全力,但終究還是實力有限,自己的血脈反而好幾次差點被四條血脈壓制。

「看來我得先服用帝靈丹了!」

聶甄暗呼一聲,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帝靈丹來,二話不說就吞入口中。

帝靈丹,可以令聶甄在帝境的修為中無條件提升一級,聶甄現在迫切需要力量去壓制四條血脈,帝靈丹正好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轟!」

聶甄服用了帝靈丹,自己的修為一瞬間就進入到了帝境六段,一股新的力量從自己的丹田注入到血脈之中!

「吼!」

聶甄發出一聲長嘯,自己的血脈力量充滿了修羅殺氣,頓時戰鬥力直線飆升。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四條神獸血脈沒有料到這種時候居然會有變化,其中一條血脈一時不察,居然被聶甄打了個突襲,被聶甄的血脈徹底包裹住,掙扎了片刻之後,被聶甄的血脈融合了!

煉化了一條血脈,聶甄血脈威力瞬間暴漲十倍不止,瞬間就凌駕在其他三條血脈之上!

尤其是融合了一條麒麟血脈之後,聶甄體內的修羅殺氣彷彿得到了什麼鼓舞一樣,威力瞬間暴漲,氣勢瞬間壓過了另外三條血脈,彷彿要一口氣將它們全數吞噬一樣。

可是,聶甄這時候卻偏偏選擇穩紮穩打,一點都不急,那三條血脈也都是麒麟血脈,如果自己太急迫了反而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就這樣,聶甄與三條血脈僵持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這段時間聶甄一直偷偷地侵蝕其中一條血脈,打算潛移默化之下對其進行融合。

果然,半個時辰之後,那條血脈逐漸已經失去了抵抗力,不再是聶甄的對手,被吞噬只是時間的問題,聶甄突然發動總攻,又再融合了一條!

聶甄本身血脈的力量由於先後融合了兩條神獸血脈,威力已經非比尋常。

到了這個階段,另外兩條血脈已經構不成任何威脅了,它們的結局只有一個,就是被聶甄徹底吸收!

又過了半個時辰,四條血脈果真徹底被聶甄煉化,澎湃的力量不斷湧入聶甄的血脈之中,然後順著血脈流入聶甄的丹田。

「呼……實在是有些驚險啊……」聶甄長舒了一口氣,心有餘悸地喃喃自語道。

方才的一場血脈爭鬥,如果不是自己及時服用帝靈丹提升修為的話,自己和四條血脈的爭鬥還不知道要進行到什麼時候,誰勝誰負恐怕也是未知之數。

在外人看來自然是看不出有什麼驚險的地方,但聶甄自己心裡知道,剛才那番爭鬥,實在是有些險象環生。

就在聶甄徹底煉化了四滴麒麟血脈之後,頓時化龍池產生了反應。

池水不斷順著聶甄身上的毛孔,緩緩流入自己的體內,而已經融合了四滴麒麟神獸精血的血脈,在感應到池水的剎那,開始劇烈沸騰!

「唔!」

聶甄頓時發出一聲悶哼,他感到自己整個人都隨著體內的血脈開始沸騰了,全身上下彷彿有使不完的力量一樣。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

聶甄眼神中忍不住流露出興奮的神采,他感到自己的血脈,在化龍池的催發下,居然湧現出一股新的力量,不斷注入自己的丹田裡。

這股力量明明是剛剛誕生的,但偏偏卻讓聶甄感覺,彷彿這股力量本來就是來自自己的一般。

「吼!」

聶甄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長嘯,龐大的靈力從他全身上下的毛孔里逸散出來。

只是這一聲吼,聶甄居然就跨越了一個級別,進入到帝境七段!

就在一天前,他還是初入帝境五段,可一天過去,聶甄居然已經是帝境七段修為了,而且修為還在繼續暴漲中。

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恐怕不止會驚嚇到多少修鍊者那麼簡單,甚至會讓某些心理素質不過關的修鍊者當場瘋掉!

化龍池此刻也徹底沸騰起來,聶甄的體內就像是一個取之不盡的寶庫一樣,等待著化龍池進一步的挖掘。

聶甄一邊感悟著化龍池帶給自己的造化,修為不斷在那邊攀升,一邊眼神中流露出自信的色彩,因為他感覺得到,自己成神之日,已經不遠了! 可在這之前,莫紹成應該是沒見過她的。

又談什麼似曾相識呢?

「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莫紹成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起來不像說笑,一旁的溫立心卻忍不住笑了起來,「莫總,您這樣的搭訕方式,很老套了。」

「是么?」莫紹成這才收回目光,端起咖啡淡淡喝了一口,「好像是這樣。」

蘇歌和溫立心的咖啡這會兒也端上來了。

「不過莫總和小歌,冥冥之中,倒確實是有一定的緣分。 冷酷魔王你好麼 不然今天,也不可能以這樣的方式見面是嗎?」溫立心若有所指,輕輕攪拌咖啡。

蘇歌當然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她指的大概就是她和莫紹成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而這個人,就是亦寒。

只是並未挑明,她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淺淺一笑,輕輕攪拌咖啡。

聽著溫立心的話,莫紹成嘴角明顯上揚了下,隨即放下手裡杯子,「蘇小姐的業務能力,我聽溫小姐說了,聽說蘇小姐是學醫的,竟如此有商業頭腦,倒是很讓人意外。」

「商業頭腦?」蘇歌攪拌咖啡的手一頓,下意識看向溫立心。

溫立心形容的她,很有商業頭腦嗎?

應該不是吧。

她能談成那幾筆合作,不全是因為,她是理事長夫人么。

「小歌若是沒有商業頭腦,我也不敢把她介紹給莫總啊,我們公司和莫總的合作,今後,我可是打算全權交給小歌的。」

「什麼?」蘇歌再次看向溫立心,一臉的驚詫。

溫立心像是料到了她這個反應,笑容溫和道,「小歌,別把事情想得那麼可怕,你接手我們公司和PE集團的合作,以莫總的性格,一定會對你多多照拂的,莫總的聰明才智,你一定能從他身上獲益良多。」

「溫小姐這可就抬舉我了。」

「莫總你就別謙虛了,小歌剛來可就說了,對您仰慕已久,難得有機會跟您合作,您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吧?」

莫紹成笑了笑,沒有接溫立心的話,而是淡淡的把目光轉向蘇歌。

就在他看過來的瞬間,蘇歌連忙道,「以後,還請莫總多多照顧。」

兩人這一唱一和,根本就沒有給她選擇或拒絕的權利。

而負責溫氏企業和PE集團的合作,接近莫紹成徹底打入PE集團內部,這些,原本就是她進入溫氏企業的目的。

她怎麼會拒絕呢?

「當然。」莫紹成看著蘇歌的反應,滿意點了下頭。

「那麼,就這麼定下了,莫總,今後和我溫氏企業和你PE集團的項目,那我可就不親自跑了,以後都由小歌替我出面。不過,我先前也跟您說了,小歌她還是學生,所以很多時候,可能還是要顧慮一下她的學業,還希望莫總您能諒解。」

「關於學業這方面,我會盡量合理安排不耽誤和莫總的合作,還請莫總放心。」溫立心話雖那麼說了,蘇歌還是識趣的接了一句。

「嗯。」莫紹成聲音沉沉的嗯了一聲,然後端起面前的咖啡朝兩人舉起,「合作愉快。」 此時,距離聶甄進入化龍池已經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化龍池從原先的沸騰,逐漸轉變為平靜。

不過眾神獸知道,此刻的聶甄早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他從一開始的帝境五段修為,已經邁入了帝境八段的門檻。

「老大這傢伙還真是小心謹慎啊,我們進入化龍池,只用了不到十天時間,就可以一躍成神,可老大居然足足修鍊了一個月,看來他還是生怕修為猛進導致根基不穩啊……」鬼鬼看著化龍池苦笑道。

「都已經快成神了,居然還會怕根基不穩?在我看來,對修鍊者來說,老大的根基已經是無比穩固了。」耿耿都不信聶甄是怕根基不穩才修鍊緩慢。

而玉麒麟眯了眯眼睛,對眾神獸道:「我看不見得……老大應該很清楚自己的根基,原本就已經遠超常人,再加上煉化了四滴麒麟血脈,不可能會有不穩固的現象,甚至就是在諸天宇宙之中,能比他根基穩固的人都少之又少,相比較起來,我們神獸一族的根基,反而還未必比得上老大呢。」

「那你說老大為什麼……」如果真如玉麒麟所說的話,聶甄足足修鍊了一個月就有些難以解釋了。

玉麒麟眯了眯眼睛道:「根據我的估計……可能是老大的潛力實在是太龐大了,就算是在化龍池內部,也需要不斷挖掘他的潛力,而且老大的靈力十分強悍,所以想要突破天神境的話,他就必須要凝聚足夠的力量!」

耿耿激動道:「小玉,你說老大不會……這樣還無法突破天神境吧?!」

玉麒麟十分自通道:「放心吧耿耿,你可別忘了,老大可是丹神啊!以他的能力,絕對可以進入天神境的!」

「嘭!」

就在這時候,化龍池內傳來一聲巨響,無數天地靈氣都向池水的中央匯聚。

「老大突破到帝境九段了!」玉麒麟驚喜道。

根據目前的形勢,聶甄恐怕不消多時,就可以進入到天神境了!

化龍池底部的聶甄,此刻睜開了雙眼,嘴角慢慢上揚,自信滿滿道:「終於進入帝境九段了……而且我也積攢了充足的力量……雖然我可以煉製渡神丹令自己立刻感悟天道,但是憑藉這股力量來突破天神境顯然也不錯!」

渡神丹,是藥王經中記載的極品神丹,可以助帝境九段的修鍊者立刻感悟神劫,以聶甄現在的修為,顯然完全可以煉製。

但是煉製極品神丹需要耗費許多時間,顯然現在聶甄不打算浪費這段時間,所以直接憑藉化龍池對自己潛力的開發,衝擊天神境!

「轟隆隆……」

突然間,化龍池的上空烏雲密布,高空之中的烏雲一層接一層,層層疊疊,籠罩著眾人頭頂上方。

「是神劫!劫雷要降下來了!簡直是奇迹啊!一個月時間,居然就從帝境五段突破到天神境!」薛老無比激動地看著天空中的雷雲。

這個雷雲他太熟悉了,當初他突破天神境的時候,可是被這道雷雲折騰得夠嗆啊!

「嗡……」

水麒麟直接出手,在燕若雪的周身布置了一個水屬性的防禦護盾。

這裡距離雷劫實在是太近了,在場的人都是天神境級別自然不懼,但是燕若雪只不過是帝境四段修為,如果不加以保護的話,說不定在聶甄渡神劫的時候,會受到波及。

「轟隆隆……」

突然,整個化龍池四周都是地動山搖,而化龍池最中心的位置,不斷有天地靈氣在注入其中,但隨之又會被完全煉化,緊接著又有一股新的力量重新從化龍池中央冒出來。

「是靈力再向神力過渡!」薛老一下子就明白,這個現象是聶甄正在不斷吸收天地靈氣,然後在自己的體內將靈力轉化為神力。

這是突破天神境的徵兆。

「嘭!」

突然,化龍池整個從中心爆炸,聶甄的身影終於衝出了化龍池,落到了地面上。

「呼哧……呼哧……」

此刻的聶甄,不斷喘著粗氣,雙眼射出一道猩紅色的光芒,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赤黑相間的修羅殺氣,整個人如同一尊殺戮的魔神一般。

聶甄給人的感覺,就與他施展修羅十殺的時候,修羅十殺背後的魔神一樣,令人感覺身處於地獄之中,被魔神視作獵物一般。

「轟隆隆……」

突然,天空中響起一道炸雷,雷雲之中,有一道雷電蒼龍若隱若現,彷彿隨時隨地會衝下來一樣。

「雷劫就要降臨了!」

在場的人都有經驗,知道這是成神的最後一道考驗,就是要抵擋住雷劫。

可是下一刻出現的事情,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天上雷雲之中的蒼龍,只是盤旋了好一會兒,但卻遲遲沒有落下。

就在大家以為聶甄即將面對考驗的時候,突然,天空中那條雷電蒼龍居然直接飛走了!

而原本應該等修鍊者度過雷劫之後,再消散的烏雲,居然如鬼魅一般的消失不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薛老目瞪口呆,因為他明顯感覺到,聶甄現在的修為的確是天神境一段才對,怎麼雷劫會不降下來呢?!

「哼哼……我明白了!我修鍊的修羅神決,這是超脫諸天宇宙功法界限的存在,所以我成神的一刻,就是雷劫都沒有資格來考驗我!」聶甄看著天空,彷彿明白了過來。

「修羅神決……」玉麒麟沉吟了一下,隨即笑道:「好像我的傳承記憶里有印象……這是諸天宇宙三大神秘功法之一!難怪老大你的實力這麼強悍,原來是修鍊者這麼恐怖的一門功法!」

「諸天宇宙,三大功法?」在場除了聶甄和玉麒麟之外,大家似乎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功法。

玉麒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諸天宇宙位列頂尖的功法,相傳修鍊這三門功法的人,他們的靈氣凌駕在天地奧義之上,其中一門就是老大修鍊的《修羅神決》,另一門根據我的記憶,應該是叫《龍皇經》,至於第三門功法,是最神秘的一門,至今連名字都沒有,也沒聽說過什麼人修鍊成功。」

「難怪聶小哥氣運深厚,原來是他的功法所致……就是不知道這世上有沒有人修鍊過龍皇經呢……」墨麒麟恍然大悟道。

「有。」突然,聶甄斬釘截鐵道:「有人修鍊成了龍皇經,我曾經與他有過一面之緣。」

聶甄的思緒彷彿回到了前世,在前世他找到天妒雷劫之前,曾經見過修鍊龍皇經的人……

收回思緒,聶甄對夥伴們道:「先不說這個,現在我已經進入了天神境,我們去看看那個封印異魔的所在吧!正好我也可以湊齊魔王甲所有部件!」 「合作愉快。」

溫立心和蘇歌對視了一眼,同時端起咖啡。

從咖啡廳出來,蘇歌直接上了溫立心的車。

「怎麼樣,莫總這個人,應該比想象中的要好相處得多吧?」

剛剛上車溫立心便問道。

從前和PE集團合作之前,她也覺得莫紹成這個人高不可攀遙不可及一定不是個好相處的人,可當PE集團真正來找她合作的時候,幾次和莫紹成接觸下來,她才發現,莫紹成並非是她原本想象中的那種人。

他看起來,十分好相處。

至少對於PE集團而言,溫氏企業只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

可莫紹成對她所表現出的,卻沒有任何輕視之意。

「立心姐,你是認真的嗎?」蘇歌沒有直接回答溫立心的問題,而是有些耷拉著小臉,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怎麼?」溫立心不解的看著她。

「你把公司那麼大的合作交給我負責,我畢竟是個職場菜鳥,先前幫你談合作,你也應該知道我是怎麼談成的,你難道就不擔心我把合作給你搞砸了嗎?就算你不擔心,我也擔心啊。」

聽蘇歌這麼說,溫立心一下子就笑了,「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們公司和PE集團的合作沒你想得那麼困難,待會兒回公司我就把所有的合作資料交給你,以你的天賦和我所見到的能力,一定能處理好的。再說了,莫總為人很好,你哪怕出一點差錯他也不會責怪你的,我就更不會責怪你了,所以你啊,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你前幾次幫了我,我也得給你一個好的機會讓你去鍛煉不是。等你畢業以後要是不走從醫這條道,從商你也可以混得風生水起。」

「立心姐,我明白你的好意。」蘇歌低低嘆了口氣,「那我盡量做好,不辜負立心姐的信任。」

「嗯。」溫立心笑著伸手過去拍拍蘇歌的肩膀,「小歌啊,和莫總多接觸,你是絕對不會後悔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