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同時羅征本人再度沉浸虛無歸一的狀態中,自羅征的長劍中孕育出一道可怕的能量!

  • Home
  • Blog
  • 同時羅征本人再度沉浸虛無歸一的狀態中,自羅征的長劍中孕育出一道可怕的能量!

就當羅征打算凌空斬出這一劍的時候,一根手指搭在了長劍的劍身上。

他的一根手指宛若黑洞一般,觸碰的瞬間,孕育的威勢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別斬壞了我的山頭,」伏羲淡淡的說道。

羅征原本打算試劍,以此判斷大圓滿的斬情神道有多大威力,現在被伏羲阻了,他便是微微一笑。

起身反提長劍,朝著伏羲微微一躬身,「多謝前輩助力,晚輩羅征感激不盡。」

伏羲只是一副意興闌珊的樣子,揮了揮手,靠在墓碑上閉上了雙眼。

羅征也不欲在此逗留,謝過之後就自行離開了。

等到羅征飛馳而去,伏羲這才微微睜開了眼睛,盯著羅征喃喃說道:「傳承於蚩尤的三千神道,而且還開出了千梵域……現在竟又被混沌古神選中了,不知道蚩尤那傢伙知道了有何感想……」

以伏羲的眼界,只是一眼掃過,便已看出不少端倪,只是他並沒有太大興趣去細細盤問,這小子多半也不會說。

他當然看明白了羅征的來歷,這小子對於黎族而言,勢必是很重要的一位……

畢竟即使是母世界中的大族,能開出千梵域的也不極少。

……

……

羅征翻越那座矮山後,再度回到了平等祭壇。

眾多流放者們,在此等候著羅征。

「羅征!」

看到一道身影飈射而來,金老,符二等人的眼睛驟然一亮。

「那傢伙沒有為難你吧?」金老關切的問道。

他們最擔心的是羅征的安危,只要羅征沒事,一切都好說!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羅征真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們拿伏羲也是毫無辦法……

「你晉陞大圓滿了?」一旁的符二眼睛微微一亮。

羅征面帶笑容點點頭,「全靠伏羲大人相助!」

若不依靠那八卦錄,羅征在斬情神道上尚需要慢慢的摸索,踏入大圓滿的時間怕就不好說了。

「恭喜你了,羅征,讓浮初帶你去斬斷詛咒之鏈吧,」不遠處的明薇笑吟吟的說道。

話音落下,浮初提著一柄短劍走了出來……

當羅征的詛咒之鏈被浮初斬斷後,踏入這空間的幸運者都算是解放了。

不過除了這些人之外,在這個世界之外,還有數量龐大的荒神。

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將數十萬人的詛咒之鏈斬斷,要耗費不少的時間。

但這些人終究是流放者們的後代,他們體內延續著這些流放者們的血脈,流放者們自然不願意將其留在這裡……

於是羅征等人先行撤回骨塔中,每一而大族留下一兩名流放者,協助浮初一個個的斬斷詛咒之鏈。

數天後……

蚩靈骨塔下方。

火融族的數名流放者前來道別。

他們將族中上萬名荒神收納於體內世界中,隨即朝著深空之上飛遁而去。

混沌之大,難以想象。

即使是對於彼岸境強者而言,回歸母世界都將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路。

但所有的流放者都是歸心似箭,只求早日啟程!

火融族之後,就是星鹿族……

隨後是玄牝族……

並不是所有的荒神都選擇離開。

一些荒神生於這個世界,成長於這個世界,並不願意隨同族中的流放者們離開。

明知道失去了流放者的庇護,他們日後的日子恐怕沒那麼好過,但他們還是固執的選擇留下。

對於這些荒神的選擇,那些流放者們也沒有強求,只能聽之任之了。

一個月後……

「唰!」

一道長達千丈的劍芒,自承影劍中激射而出。

那一道劍芒激發出來的瞬間,威勢已覆蓋方圓數百里的範圍……

在這劍芒中蘊藏著一股決絕的威力,彷彿能斬斷天地之間的一切。

「啪!」

劍芒以極快的速度推進之下,斬在了蚩靈骨塔的背面。

儘管這劍芒犀利如斯,依舊無法在骨塔上留下任何痕迹……

不過羅征對這一劍頗為滿意。

「斬情神道大圓滿后,這一劍的威力比此前的融道之劍還要強了五倍左右……」

「那麼融道之劍的威力,恐怕會提升更多,可惜我現在無法施展……」

當羅征的修為提升后,他必須重新融合能量。

因為先前融合的能量是不圓滿的,畢竟那時候他還無法動用其他神道的圓滿階神通。

這一個月來,羅征不斷地打磨斬情一劍的同時,也利用道法自然真意重新融合著神道。

不過將這些圓滿階的神通融合為一體,難度自然今非昔比,將其完全融合尚且需要一定的時日……

就在這時候,羅征忽然看到天邊閃爍出數道遁光,由遠至近,速度奇快,而為首的一道遁光拖拽著一條長長的七彩光帶。

羅征的眼睛微微一亮,女媧族也準備好了……

明薇答應過,她也將隨同金老等人與自己回歸神域助他一臂之力,現在終於到了啟程的時候。 蚩靈骨塔中……

蚩尤一族的荒神們排成了一條長長的隊列,在這個隊列的前方有一塊橢圓形的傳送門。

這道傳送門連接著金老的體內世界。

金老已經在他的體內世界里,單獨開闢了一塊大陸。

同時在那塊大陸之上,造出了一座巨大的骨塔。

讓這些荒神們離開骨塔,終究是有些不習慣,金老這麼做自然是為了照顧族人們的情緒。

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荒神選擇留下。

那些選擇留下的荒神們,位於洞穴的另外一側,靜靜的看著族人們的大遷徙,心情也是五味雜陳。

壞消息是流放者的離開,他們將失去強者的庇護。

好消息是其他大族的流放者們同樣也離開了,他們留下來的荒神,依仗著自身血脈,依舊有資格在這個世界中稱霸。

大部分荒神已進入金老的體內世界后,流放者與剩下的荒神們進行告別。

流放者們與族人們終究有著深厚的感情,臨別之前也贈與了不少極為厲害的法寶,也留下了數量不少的修鍊資源……

隨後他們離開了蚩靈骨塔,與明薇等人匯聚在了一起。

早在流放者們剛剛斬斷詛咒的時候,明薇和金老就警告過所有流放者,不允許打那艘船的主意。@^^$

其他的流放者斷然不會去觸碰明薇和金老的霉頭,何況那艘船本來還在女媧一族的掌控中。

羅征,金老和池義等人將目光望向北方,那裡是蠻水骨塔的方位。

即使間隔著遙遠的距離,他們也能看到一點淡黃色的光芒懸浮在天際,那裡就是神域。

對於羅征而言,終於能回歸神域,他心中十分激動。

相比之下,金老,池義等人的心情則更為複雜。!$*!

他們身為黎族之人,他們得知蚩尤敗於帝鴻氏,黎族破潰,已是大為震驚,幾乎不敢相信。

這神域怕是黎族唯一的希望,他們自當輔佐羅征,為黎族儘力。

「出發了,」明薇淡淡的說道。

兩大族的流放者們帶著羅征,數度大挪移之下來到了蠻水骨塔的下方。

至蠻水骨塔的頂端,一條血紅色的光帶向上延伸,牢牢的將神域束縛著。

「等我們飛抵神域后,我會解開媧影,」明薇說道。

這血紅色的光帶為媧影所化,明薇等人都不曾將其解開。

因為羅征曾經修復了神域的動力,一旦解開這條光帶,神域沒有了束縛就會扶搖而上,飛離混沌底部,到時候想要追回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有太多的交流,眾人便開始向上開始大挪移。

不良校草,別惹我 這一座骨塔高達數萬億丈,若是讓羅征攀爬,需要的時間恐怕需要按年來計算。

但在彼岸境強者的帶領下,不過數個時辰,便已到達骨塔的頂部……

原本雞蛋一般大小的神域,在眾人的眼中視野中已變得十分龐大,彷彿橫亘在天際上的巨大寶石,給人一種魔幻般的感覺。

越過了蠻水骨塔的塔頂之後,兩族的彼岸境強者繼續在空間中不斷地挪移,穿梭,挪移再穿梭……

數日之後……

他們來到了神域的左側。

和龐大的神域相比,他們的體型渺小的如同塵埃,甚至連塵埃都不如……

即使是明薇等人近距離面對龐然大物,也頗為震撼。

「不愧是兵主的傑作,能造出這樣一艘大船……」明薇忍不住稱讚道。

聽到這話,金老,池義等人臉上忍不住浮現出得意之色。

母世界中的太古大能們,各有各的手段和貢獻,蚩尤這個「兵主」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神域這艘船承載著黎族最後的希望,想必蚩尤最後在混沌中開闢神域,也耗費了不小的心血。

「大酋長的傑作,自然不凡,」金老嘿嘿一笑,「我們進去吧!」

說罷金老凌空踏出一步,身形一閃之下,就要施展大挪移鑽入虛空,遁入神域。

可他剛剛鑽入虛空的一瞬間,便傳來「咚」的一聲悶響。

整個人竟從虛空中跌了出來,滿臉都是愕然之色……

明薇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一閃,「這艘船設置了空間壁障,封閉了外圍的空間?」

金老面露尷尬之色,捋了捋鬍子,「應該是,大酋長為了保族人安危,自然會嚴加防護……」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離開的時候沒事?」羅征眼中閃爍出一抹異色。

他是直接被娘親送出來的,那時候他可沒有碰到什麼空間壁障。

符二淡淡的看了羅征一眼,「你屬於神域之人自然進出無阻,這一點很容易做到,而我們不是,自然會被神域排斥在外。」

「還是不對,」羅征搖搖頭,「為何那些軒轅衛可以進去?」

明薇淡淡一笑,腳尖一點,身形向前漂浮而去,同時說道:「當初他們進入神域,想必也耗費了不少功夫,例如施展手段將神域的外壁破壞掉?」

說罷……

明薇的眼神已變得極為凌厲。

她那白皙的手指之間,閃爍出一道道七彩光點。

每一個七彩光點中都蘊藏著極為可怕的能量,這些光點不斷地盤旋之下,形成一道螺旋一般的尖錐。

「去!」

明薇那細長的手指輕輕一點。

這七彩光點所化的尖錐,就朝著神域的外壁激射而去。

「嗡嗡嗡嗡……」

「轟!」

這尖錐在神域的外壁之上高速旋轉后,迅速的炸裂開來,綻放出一道炫目的光團。

等到這光團消弭之後,眾彼岸境強者的臉色齊齊大變。

神域的外壁依舊散發著淡淡的黃色光芒,而在那淡黃色光芒之中,隱隱有一個三角形的盾影浮現出來。

也是在這盾影的保護之下,明薇強力的一擊,不曾讓其受到絲毫的損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