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君七的疏離和戒備他看在眼裏,想要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他害怕,害怕有一天會跟君七如同之前呈現在腦海中的情景一般,跟她刀劍相向,所以他想到了契約的辦法。

  • Home
  • Blog
  • 君七的疏離和戒備他看在眼裏,想要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他害怕,害怕有一天會跟君七如同之前呈現在腦海中的情景一般,跟她刀劍相向,所以他想到了契約的辦法。

「主人,你沒事吧!」察覺到危險,風輕也從空間中出來了,擔憂的問道。

「這個一會再說,你先療傷。」風輕的及時出現,讓雲溪強大的意識回籠,差一點,差一點她就被蠱惑著定下契約,可是,這並不是她想要的,這一刻雲溪開始後悔,後悔將纖羽帶出了迷迭之森。

「系統,準備使用時間回逆卡牌,時間一個月前。」這種被旁人掌控的感覺,讓雲溪心頭火起,更多的卻是恐懼,因為即便纖羽想要她契約了他,但是冥冥中雲溪卻能感覺得到,這個契約對她來說不但沒有好處,反而很危險。

所以,在毒不死他又無法完全掌控他的情況下,雲溪決定使用卡牌道具,將時間回逆到一個月前,跟纖羽這個不安定因素還未謀面的時候。

即便這樣做的後果是她這一個月的收穫全部清零,自身的等級也會倒退到紅階,她也不在乎,現在她唯一想的就是將纖羽送走,跟他再無瓜葛。

之所以讓系統準備使用而不是立即使用是因為,她還要解決剛才的罪魁禍首。

原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一頭滿身火焰的獅子,眼前的火焰獅子已經八級高級,正處在突破邊緣,卻苦於沒有找到那絲契機。怪不得在這篇區域都沒遇到別的魔獸,原來這裏是風輕和眼前焱獅的地盤。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冷無殤的話剛落,星辰、月和東方煙三個人便動作飛快的坐到了座位上。

東方希無奈的和好友西門翔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加上西門水,很有默契的挨著東方煙坐下。

天興和天福見狀,沒有說什麼,朝冷無殤和任若寒躬了躬身子,便退下了。

滿桌子的佳肴美味,因為十分可口,再加上冷無殤和任若寒沒有限制眾人,所以不一會兒,一桌子菜就下去了七七八八。

只除了任若寒身前的幾道菜沒有人動,雖然他們也……

《驚世第一寵妃》八十三章五毒教 ,

[]

溫栩栩帶著溫靳再次去了林恩山莊。

還真是,當他們兩人到了那裡后,一眼就看到花園裡好幾個昨天宴會上見過的人,都在那等著了。

「看來,今天真的是有大動靜。」

溫栩栩看到了,下意識的就跟站在她旁邊的弟弟溫靳說了句。

溫靳點點頭。

但是,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出聲,而是規規矩矩地站在她的後面。

溫栩栩:「……」

「南希小姐,你過來啦,快,到這邊來。」

就當溫栩栩覺得這個弟弟一直不出聲都有點不適應的時候,忽然那些待著花園裡的人看到她了,十分熱情的叫她過去。

大家都是炒金融的,現在又都跟著林恩,見了,當然會抱團。

於是溫栩栩過去了。

「你們來了很久嗎?」

「沒有,大夥都是剛剛到的,對了,南希,你聽到了我們這次要做的項目是哪個嗎?」有人忽然問溫栩栩。

溫栩栩怎麼會知道,就算是她再得林恩的賞識,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把這些消息透露給她的。

她搖了搖頭:「沒有聽到,你們都知道了嗎?」

一個叫彼特的黑人便露出了神秘笑容:「知道一點點,日本的蒼穹精密知道嗎?」

握草!

溫栩栩聽到這個名字,心裡只覺得有一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

蒼穹精密她當然知道,那可是全球都數一數二的精工製作業,它涉及機械、數碼電子等等,是現代社會先進科技龍頭老大。

這林恩,還真是猖狂啊,昨天讓她動霍氏,今天就帶著他們一起去動日本蒼穹。

他真是瘋了!

「哇,蒼穹啊,那真是太好了,那可是一條大魚,如果我們成功了,到手起碼不會低於五千萬吧?」

「那是當然!」

其他人聽到這個名字后,卻在那裡十分興奮起來。

公司大,資產大,他們自然會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賺得更多。

溫栩栩站在那裡想了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如果這個項目是正規的話,她也挺樂意去做的。

大夥在花園裡等了大概有十來分鐘吧,林恩終於出來了,他帶著一頂禮帽,西裝革履,一出來后,馬上讓助手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發了一台筆記本。

「各位,廢話我就不跟大家多說了,今天我們的項目是日本蒼穹精密,跟往常一樣,大家拿到這個后,可以看到你們今天的任務。」

「真的是蒼穹……」

這話一說出來,現場氣氛頓時跟打了雞血一樣。

溫栩栩也拿到了筆記本,聽到說要打開這個才能看到任務,於是她把手裡的包包遞給了站在身後的溫靳。

然後,她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將筆記本打開了。

「期貨?」

「對,南希,你第一次參與,就先拿這個試試水,我們的期貨是黃金券,蒼穹資金龐大,照他們現在的需求,做點期貨也沒事。」

林恩走了過來,看到溫栩栩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失望,當即解釋了解釋。

溫栩栩無語。

期貨,其實指的就是不現時交貨的一種金融交易。

而且,它還沒有真正的貨,只能通過債券、股票等等,來簽訂合同,換句話來說,就是我買了你的商品,但這商品只是一紙合同,而且還得規定時間才能給你。

這老狐狸,果然還是防著她的。

溫栩栩眉心緊蹙了起來。

「看來,我們這次賺不到什麼錢了,這期貨,且不說時間長,蒼穹那邊還不指定要,誰有錢買這破玩意?」

溫栩栩等這個林恩走了后,忍不住就在那裡發起了牢騷。

溫靳還是沒說話。

又或者說,他是根本就沒有聽懂,茫然的看著她。

溫栩栩看到,心情就更不好了。

「你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是學財會的嗎?這些都不懂?還有,你昨天在分析霍氏出面對我們不利的時候,不還頭頭是道?」

「……」

肉眼可見的速度慌了一下,這個站在她背後的男孩,終於硬著頭皮說了句:「我只是……怕影響姐姐的判斷。」

溫栩栩皺眉:「這有什麼怕的?我們是姐弟,遇到事情本來就可以互相商量,說錯了也沒事。」

溫靳:「……」

許久,才看到他在背後生硬的點了點頭,隨後沒多久,拿出了手機。

都安排妥當了,大夥終於出發,而溫栩栩,也終於在經歷了那麼多后,第一次,以一個正式金融貿易投資人,踏進了那條著名的華爾街。

——

國內,霍氏大廈。

霍司爵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但是,就這個點了,因為聽到了他會回來,公司頂層居然依舊燈火通明,而那個公司高層會議室里,也齊刷刷的坐滿了人。

一個個的,就跟要開審判會一樣。

審判誰?

審判他霍司爵嗎?[] 沈岩:「???」

他這才反應過來少女理解錯了意思,「一起走。」

「啊?哦哦。」

沈岩邁著長腿並肩走在她身邊。

而洛兮時不時的偷偷瞄一眼他。

內心不知道是怎樣一種感覺,反正莫名熟悉,也莫名心安,好像世間所有於他也顯得不重要了。

但與她和廖晨在一起的感覺不一樣,似乎心底的那份安寧越明顯。

天色暗暗的,沉悶的空氣壓着心,抑制住內心情緒,洛兮和他一起等公交。

洛兮自從自行車丟了以後,出行都是坐公交。

她的自行車和背包大概是找不回來了。

「我走了,再見。」

「再見。」

從他語氣里,洛兮能感受得到他的失落和悲傷。

洛兮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會在這兒碰到沈岩,但她也不去多想。

她想着暑假再參加兩個比賽,最好賺到今年的生活費。

都是為了活着啊!

真被動。

廖晨去她家找她,和她回家一起吃飯,白榛笑顏如花,做了一桌子好菜。

「白老師,今天什麼日子讓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沒什麼特殊日子,都是家常菜,別客氣。」

白榛沒有說完,還有一句是:我們快離開了,在我還記得之前再做頓飯吃。

一頓飯,都是廖晨和洛兮在鬥嘴,引得白榛也頻頻跟着笑。

吃過晚飯,白榛拉着洛兮去案邊坐着嘮家常,廖晨被打發去洗碗。

「洛兮,我給你介紹幾個人,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後會幫得上你的忙。」

「這……」洛兮不懂,幾分困惑的看着白榛。

她笑笑,「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幾分清醒,想着你以後的路可能越走越難走,趁著這個時間,我就想多介紹一些人給你,他們以後會是你的良師。」

「你不必再推辭,我說,你記住就好。有些人廖晨也沒有見過,他們早就出國學習或者研學旅遊了。」

洛兮不知該說什麼,直直的盯着白榛,眼眶濕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