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否則他當然不可能這麼老實,現在聽了董恆的命令,心中立刻狂喜,暴虐的情緒瘋涌而起,雙錘狠狠一碰,帶著稚氣的聲音桀驁不馴:「你們、都快過來乖乖送死,我留你們一個全屍。」

  • Home
  • Blog
  • 否則他當然不可能這麼老實,現在聽了董恆的命令,心中立刻狂喜,暴虐的情緒瘋涌而起,雙錘狠狠一碰,帶著稚氣的聲音桀驁不馴:「你們、都快過來乖乖送死,我留你們一個全屍。」

說著,不管不顧,也不等對方回話,就是手癢的一錘砸去。

剎那間、天昏地暗,一道巨大的錘影仿若流星、直轟龐刀。

龐刀嘴角一抽,有些無奈,快速往遠處飛去。

「你敢跑!」李元霸雙目瞪圓,立馬追了上去。

「噌。」

白起長劍出鞘,令人膽寒的冰冷殺意宛若屍山血海,全部沖向剩下的賀山霖。

賀山霖面色嚴肅,轉身向遠處而去。

一條血河升起,帶著守兵軍團的力量衝進了白起體內,隨即就追了上去。

到了此時,董恆身邊也再無一人。

「哈哈哈!」鍾四海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有著瘋狂、有著殺意、更有著撕心裂肺的恨意。

「董恆,今日、本座要拿回我失去的一切。」到了這時,也許是壓抑了太久,鍾四海反而不急了,忍不住心中恨意、恨恨地說道。

董恆對鍾四海的恨意殺意熟視無睹,畢竟恨他想殺他的人太多了,多一個對方又能怎樣?

神色極為淡漠、又高高在上的看著鍾四海:「寡人倒是挺想知道、是誰幫你請的那些人?」

「哼,本座不會告訴你,這次不只是你得死,你的那些臣子們通通得死,本座讓你到了陰間、也帶著疑惑。」鍾四海冷冷的說道。

(今天的確有事,抱歉了,今天就一章,還有、那本書畢竟是新開的,所以肯定要寫兩章,抱歉。)

……………… 要說這輩子他鐘四海最恨誰?

以前也許不知道,但現在不管誰問他,他都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是董恆。

因為正是董恆,才將本來好好的他、變成了今天的情況。

這份仇恨,絕對的不死不休。

只要不如董恆意的事,他都願意、也會去做。

比如此刻,天蓮門是得到了幫助,而且是不止一兩方的暗中相助。

不過他不會告訴董恆。

哪怕他自己勝卷在握也是如此。

董恆雙眼裡終於多了一抹不耐煩,眼前這個人蹦噠了太長時間,已經讓他感到厭煩了。

「寡人給你一次機會,將你所有的手段都拿出來吧。」

望了一眼天蓮門軍營,董恆沒有再多說什麼,腳步一邁,身影向高空飛去。

鍾四海收起所有多餘的情緒,身體也快速向高空飛去。

很快,兩人就到了近千里高空。

與此同時。

其他幾處戰場中,也越加慘烈。

「昂~!」

「吟~!」

「嗷~!」

…………

龍吟劍鳴狼嚎,方圓一千多里的大地早就遭了殃,五隻龐然大物的破壞力,兇悍無比。

尤其是它們都是陣法能量幻化,沒有真實的血肉,也不會受傷,只有能量的消耗。

所以它們的碰撞、廝殺慘烈情況,全部體現在了周邊環境上。

大地撕裂、高峰崩塌,到處都是一副天災發生后的狀況。

天蓮門軍營中,天蓮門近兩億大軍、眾多弟子長老一起為四座陣法注入著能量,目前來說、還算輕鬆,他們也打定了注意要耗死對方。

大恆軍營中,給青龍注入能量的人、比天蓮門少了許多,雖然達到了青龍陣法的上限,但肯定沒有天蓮門持久。

不過他們也不擔心,他們相信最終獲勝的,一定是大恆。

………

王成龍、林如炎、方言喻等十一人的戰鬥,聲勢同樣非常大,絲毫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

因為冷天淵被鄭和大發神威殺死,所以他們一開始、就進入了生死拼殺之中。

按照實力來看,大恆方面雖然少了一人,但實力相差不多。

不過從底蘊、法寶上來看,天蓮門的六人就更甚一籌了。

畢竟天蓮門底蘊本就頗為深厚,當年秘境之中也是它的收穫最多,這份財富早就引人羨慕。

如果不是天蓮門一直在對付大恆,合了周邊幾乎所有勢力的心,早就有人圖謀這份財富了!

「嘭!」

一聲碰撞,林如炎後退數十丈,冰冷地看著王成龍,殺意如若實質。

「王成龍,今日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林如炎看了一眼四周,右手一伸、青色光芒閃現。

一件球形法寶出現在他手中,散發著強橫的氣息。

王成龍雙眼瞳孔睜大,心中一跳,皇級法寶!

沒錯,就是皇級法寶。

心中凝重達到了巔峰,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有皇級法寶。

不過想想天蓮門的底蘊,想想這次那些跑出來的強援,他也就想通了!

天蓮門顯然是要拼盡一切、來與大恆決一死戰。

那冷天淵手裡應該也有皇級法寶,只是還沒拿出來,就被鄭大人打死了而已。

「各位師弟,不用隱藏了,將他們殺了,直接攻破大恆軍營。」林如炎大喝一聲,手中法寶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兇狠地砸向王成龍。

「好。」天蓮門其餘五人應了一聲,紛紛拿出了新的法寶,雖不是皇級,卻盡皆是王級巔峰。

大恆幾人面色大變,卻也無可奈何,大恆可沒有那麼氣大財粗、免費發放這等級的法寶。

當然,想要這等法寶也不是不可能,但你得有功勞才行。

王成龍感受著那強大沉重的氣息,身影一閃,勉強避過了那圓形法寶。

餘光看了一眼其他人,連忙大聲喝道:「諸位大人,不必與他們硬拼,待王上攜勝歸來、或其他大人獲勝,我們就贏了。」

方言喻、張霸靈幾人都點了點頭,一改剛才的戰鬥方式,變成了游斗、糾纏。

「看來天蓮門果然是氣大財粗,決心拚死一戰了!直接購買了一件皇級、五件王級巔峰的法寶!」

「恐怕還不止,林如炎都有皇級法寶,那冷天淵豈不是也有。」

「嗯嗯,說得不錯,看來冷天淵死的還真慘,法寶都沒能拿出來,就被鄭和殺了。」

「沒辦法,鄭和速度太快!」

…………

…………

遠處不少人議論紛紛。

而在千里之外,正有兩道快到不可思議的東西、不斷碰撞。

「砰!!!」

蓮站立虛空,手中刀幾乎看不到刀身,只有一道道閃電般的刀光閃過。

然後與那好似什麼都沒有的虛空碰撞。

「蓮、你果然很強!可惜你卻是生錯了地方!」碰撞中,鄭和不急不緩的聲音響起,他的身影依舊看不到在哪。

蓮也看不到,但只要鄭和靠近了他一定距離,他的刀就會告訴他對方在哪?

至於鄭和的話,他沒有理會,他只是一把刀,在打敗他之前,說什麼都無用。

不斷快速移動中,鄭和也有些無奈,他雖然有把握立於不敗之地,但想勝過對方,卻也難上加難。

不過十年過去,這蓮就擁有了十九龍之力,這般修鍊速度,簡直不弱於他了,實打實的絕世天驕。

真正一擊決勝負,想到十年前那場戰鬥的情景,他並沒有把握,因此只能以速度、還有陰之真意的隱藏功效來耗著。

同時,他也是起了愛才之心,也不算愛才之心,他從不愛才。

他只是想著這麼好的一把刀,給鍾四海那個平庸之輩使用,實在太過浪費,甚至有辱他們這些絕世天驕的臉面。

心中不免有些不忿,而如果能給王上弄到這麼一把刀,豈不是立了大功。

所以就出言說了一句。

可惜他也看出,根本沒用,想要得到這把刀,只有殺了鍾四海,然後再來慢慢的想辦法。

重生與言和歸來 一邊想著,鄭和一邊耗著,同時也在想著怎樣獲勝。

………

另一處被青色光芒籠罩數百里方圓的地方,一直顯得風輕雲淡的童先生、此時已經變得滿臉嚴肅,甚至有些驚駭。

……………… 「你居然能將青龍陣法推演至這個地步!」童先生忍不住驚駭道。

此時在他的周身,無數道一丈長的青色小龍、排列成玄妙的位置,將他包圍。

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彷彿下一刻,便會將他分而食之。

即使以他此時的實力,都有些心顫。

通過對這一陣法的了解,他駭然發現,龍慶居然已經將其推演到了巔峰狀態,而且是遠遠超過普通情況下的巔峰狀態。

即使是有著在陣盤相助的情況下,但也確實驚人。

「童先生、如果你現在退走,龍某可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龍慶的聲音徐徐響起,帶著從容不迫的淡定與自信。

童先生眼裡閃過一絲陰沉,沉聲道:「龍先生未免太過小看我了。」

「好,那就恕龍某不客氣了。」龍慶聲音微厲。

霎時間、無數青龍咆哮,帶著排山倒海之勢、轟然沖向最中心的童先生,

「御!」童先生一聲輕喝,一本書籍散發著乳白色光芒飛起、形成一圈乳白色護罩。

「轟!!!」

四面八方衝來的青龍悍然撞在護罩上,眨眼間、乳白色護罩被青色光芒淹沒,而那彷彿無盡的青龍、依舊連綿不斷、前仆後繼地沖向護罩。

轟鳴聲不停,而在外界,則聽不到絲毫的動靜,似乎雙方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般。

···········

「破!」

岳飛長槍一刺,宛若狂龍、劃破十里長空,直衝劉洋山。

劉洋山手持長劍,更是為第六境巔峰,但面對這一槍,也是不敢硬接。

身影一閃、向遠方飛去,同時,另兩人一起攻向了岳飛。

岳飛長槍迴轉,迎向了兩人。

他的力量雖還不及三人,但以他的兩種真意、以及強悍的底蘊,足以壓制下三人。

但三人經驗老道,戰鬥經驗強悍,更是根本沒有與岳飛一絕生死的打算。

所以三人一直以游斗的方式,岳飛想要與他們分出勝負,也是難上加難。

「嘭!!」

劇烈的碰撞聲震動九霄,聲勢之浩大,絕對位居幾大戰場之首。

…………

相對於其他人,龐刀與賀山霖心中最為無奈,甚至是無語。

林如炎等人是真心與大恆決一死戰,也就不多說。

童先生、還有劉洋山三人都沒有拚死的想法,他們也能做到如此,只要他們願意、隨時都可以走。

龍慶與岳飛也基本不會攔他們。

可是他們兩個卻不同了!

一個面對白起,死寂一般的氣息令人心寒,話也不說半句,直接招招都充滿了殺機,真正的以命相搏。

賀山霖只能同樣的去拚命,一邊拚命、一邊只感覺心中滿是苦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