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吳庸的眉頭稍微皺了起來,敢這樣競猜前三的人可不多,有這種膽識的人更不多,難道這些界還有人像他一樣,事先知道這場世界盃的結果。

  • Home
  • Blog
  • 吳庸的眉頭稍微皺了起來,敢這樣競猜前三的人可不多,有這種膽識的人更不多,難道這些界還有人像他一樣,事先知道這場世界盃的結果。

「不清楚,我正在調查,目前只知道下注的人現在是單注最高,整整下了一千億美金!」

志明搖了搖頭。下注情況他們對富豪是公開的。可是對下注人卻是保密,志明已經派人去調查到底是誰下了這麼一大筆賭資。

「你說行么。一千億美金?確定嗎?小,

吳庸聲音猛然提高了不少,一千億美金啊,那可不是一千億人民幣。這次無論誰下注都需要支付現金,全世界能一次性拿出一千億美金現金的人可不多。

「確定,這件事可能知道的人已經很多,估計現在各地的富豪們都在議論了」。

志明點了點頭。他還專門確認過這個消息小確實有人下注了一千億美金。

「有結果了立即通知我!」想了下,吳庸輕聲吩咐道。

志明離開之後。吳庸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一千億美金,就是自己現在也無法一次性拿出這麼多現金來,除了自己小全世界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現金的人更少了。

除非一些富豪們聯合在一起,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這些世界頂級富豪們可不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讓他們聯合在一起下這麼一注成功率很低的賭注,具登天還難。

「難道是他?。

吳庸突然抬起了頭,如果不是富豪聯合下注,那麼就是個人下法,一些國家政府也有財力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來小但是政府不可能介入到這種賭局之中。剩下的可選人就變的少了許多,全世界,也只剩下了一個,海默先生,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海默先生。

一千億美金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來說並不難,他們有這個財力,不過吳庸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按照自己所下注的方法進行下注,總不能這個海默先生也和自己一樣,知道這屆世界盃的結果。

對這點吳庸又搖頭笑了笑,即使知道格果又能如何。結果都是勝利者創造出來的。就是海默先生自己也不敢保證結局如他猜測的完全一

半個多小時后,數叨蔣次匆匆老了講來,他只經獲得了下眾千億美金人的鄖叩,

「索菲斯,真的是他們,看來這場賭局有趣了!」

聽到名字之後。吳庸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吳庸並沒有驚訝,能夠猜測的人真的不多。若不是他們下的這一千億美金,那結果才是真的讓人驚訝。

「老闆,我們要不要做點行么?」

「要,再原有是三百億上再加兩百億,原來我的把握只有跳,不過有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加入,我的把握變成了慨!」

吳庸微笑點點頭。志明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苦笑:「老闆,那還是您自己去和瑩瑩小姐去說,我可不敢去!」

「笨那,這筆錢我什麼時候說要從瑩瑩那裡拿了。非元網行,還處於過渡期,目前不走動用大筆資金的時候,這筆錢就不從我們自己這裡出了,找人來幫我們付!」

吳庸搖頭大笑道。眼睛不時閃過異樣的光芒,志明輕輕搖了搖頭,不知道誰又要倒霉了。

四隻4月口號。處理完非淵的事情吳庸再次離開,這次是要回華夏,世界盃還有一個多月即將開幕,在開幕之前他要在籌集一部分資金加入到這場豪賭之中。 江湖梟雄 為自己賺取更多的利益。

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吳庸在從雇倪軍中派出去了一萬五千名精英潛伏在各國國家隊附近,查看有沒有異常的人接近這些球員來做手腳,在吳庸重點保護的幾個隊伍裡面,每一名球隊成員的出小時生活都有人在監視著。

除了吳庸之外。各地也有不少的富豪派出了自己的人到個球隊之間,就連摩根和洛克菲勒兩大家族的也派出了不少的精英,甚至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派出特工監督這場世界盃,不過他們是真的在監督還是想動些手腳就沒人知道了。

華夏,北京。

吳庸的專機緩緩抵達,杜貴和趙強這次沒有跟著回來,他們還在賠著俄羅斯七大寡頭進行投資,這讓吳庸的耳根子清凈了不少。下飛機的時候,志明的臉上還略有些興奮小這次他最大的成就就是找回了失蹤三千多年的軒轅戰甲,志明甚至已經想象到師傅的激動以及對自己的表揚。

「吳庸,回來了!」

飛機下面,正站立著一個纖弱的身影,李曉珠為了接吳庸,提前兩個多小時就在機場裡面等候著。

「寶貝,我回來了!」吳庸快步向前走了兩下。一把抱住李曉珠:「你又瘦了啊!」

「沒有,最近因為一直在小姨夫那幫忙,工作忙一些而已!」

李曉珠微笑搖了搖頭,她確實瘦了,而且是因為吳庸,不過真正的原因李曉珠是不會說出來的。

「平時不用太辛苦,你累到了我會心疼的小再說咱家的錢夠用的,少賺一點也沒啥。再多的錢也沒有我寶貝的身體重要!」

吳庸親昵的摟著李曉珠,說著這些肉麻的話,李曉珠看看吳庸身後正一臉笑意的志明,臉上開始微微的泛紅。

「回去吧,大伯還在等著你呢!」

吳庸點了點頭:「好,回去,立即回家,奶奶最近還好吧?」

「還好,身體一直都很不錯,這些年又加強了鍛煉,平時生活的也很開心。沒什麼事情!」

李曉珠小聲回答道,其實家裡人工作都忙小很多人都沒時間陪老人家,相比之下,李曉珠是陪著老人家時間最長的人。祖孫倆的感情現在非常的好。

吳庸返回北京這次並不算什麼機密,只不過真正知道吳庸什麼時間到的人只有吳家的人,吳石現在就在吳家大本營內等著吳庸,吳庸現在是越來越忙,留在國內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很多事情他們都沒有時間進行溝通。

「大公子,四少爺回來了,已經到了門口!」

正坐在沙上的吳石一下子站了起來快步向外走去,這小子總算母

了。

「大伯,我回來了!」

吳庸親切的和吳石打著招呼,從家裡出來的除了傭人之外就只有吳石自己,奶奶現在正好在午睡。

「你小子,還知道略來,我以為你一直野在外面不願意回家了!」

吳石笑罵了一聲,眼神中帶有著一股慈祥之色。

吳庸笑呵呵的走到吳石的面前,又向里看了看:「哪有啊,我不是忙嗎,大伯怎麼就您一個人在家啊!」

「你小、子還說。人都被你拐走了,不就我一個還能有幾個!」) 汽車停下之後,夏目跟隨其他學生從車上下來,眼前出現了一棟建立在距離海邊不遠的多層樓房的溫泉旅店。

中西結合式的建築風格並不顯得另類,反而有一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一直延伸到大門口的道路由石頭砌成,顏色各異的石頭所鋪下的地毯,給經過之人做著足底按摩。

站在門前的老闆和其他服務員正和先到的老師商談著什麼,估計是關於房間和食物的問題吧。

咸濕的海風時不時從左側吹來,林海樹葉的簌簌聲以及夏蟬的奏樂一同形成了一首歡快的歌曲。

不少同學都對四周的景物感興趣,不過由於不是自由活動,全部都被老師集中在一起,等著分配房間和休息。

站在隊伍之中,左邊是拿著糖果的c.c.,右邊是帶著遮陽帽的狂三,兩人對這個目的地也提起了不少興趣。

來到這裡,夏目對於事情的發展有些顧慮。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畢竟本來在這之前,應該是五河琴里的事件,而不是八舞這兩位精靈,因此此刻的情況就表明故事的節奏已經被夏目改變了。

無所謂了。

不管出現什麼樣的精靈,只要自己戀愛的話,就是自己的勝利。

「人類,這個東西。」

「你從哪裡買的?附近有蘋果糖賣嗎?」

「上車之前。」

虧老師准你帶上車啊。

一邊說著,夏目一邊從懷中掏出濕紙巾遞給c.c.,讓她用這個濕紙巾把因為天氣而融化掉的流下粘濁的糖液也擦掉。

不過事與願違。c.c.在得到這種冰涼的紙巾之後,將蘋果糖放在一邊,用臉摩擦起了手中的濕紙巾。

「涼快,人類,再來一張。」

「別像是自己在喝酒一樣啦!手上全部都是糖液,拿給我,我把濕紙巾給你。」

「收到。」

從c.c.手中接過快要化掉的蘋果糖。將一包紙巾都拿給了似乎怕熱的c.c.。

現在的她臉色微紅,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所以幾乎整個人都靠在了夏目身上,用手濕紙巾擦拭著臉頰和脖頸。

沒有辦法,夏目看著紅色糖衣已經全部融化掉的蘋果糖。打算找個地方處理掉。

找個蘋果糖只被要了兩口,小小的牙齒印現在還留在上面。

不過目前自由行動禁止,站在人群中的夏目只有等待。

黑色的糖液順著握棒粘在了夏目右手上面,食指和中指都變得黏黏的,散發著略帶香味的甜味。

換了一隻手,夏目看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打算找c.c.拿一張濕紙巾,可途中卻被旁邊的狂三一把抓住。

「不必那麼麻煩哦。」

握住夏目的右手,狂三張開嘴巴將其食指和中指含了進去。

唔咦?!

夏目雖說是想要抽出來。可是空間不足,身子難以行動,加上c.c.往自己身上靠,所以一時間無法採取行動。

狂三的嘴裡十分溫暖。和夏季的燥熱有所不同,柔軟的舌.頭劃過指尖,那時有時無的輕觸感讓人慾罷不能。

「狂三,那個……唔~啊,等一等,我可以自己解決啦。」

總覺得這種說法有些奇怪。

就像是夏目的手指在女孩子的嘴裡攪動一樣,帶著許些的羞恥感和激動。夏目的食指和中指在狂三的嘴裡彎曲了一下。

微眯起眼睛,張開嘴巴讓夏目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之間帶著殘餘的唾液掠過空中。

「多謝款待,感覺很甜呢。」

「是嗎?那就感謝c.c.好了。」

故作鎮定的夏目這麼回應,這一次他打算守護好自己被糖液黏上左手。

「對了,夏目回去之後可不要去舔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哦,有些不好意思呢。」

狂三故意擺出扭捏的樣子,夏目反射性的咳了咳。

「馬上就會洗掉!」

雖說兩人的動作不大,聲音也被嘈雜的其他響聲所掩蓋,可還是有不少同學的見到了三人之間的互動。

男生們——

「好熱啊!熱死了,太熱了!熱到想要幹掉某人呀!」

「總覺得這裡的空氣好甜?可是使用汽油點燃他們嗎?」

「身為fff團的一員,今天要召開一場秘密會議,以解決此刻最大的敵人!」

「的確好熱,讓我想要去買稻草人和釘子以及木槌呀!」

就算這麼熱,可以不要看著我說嗎?

夏目盡量避開男生們的視線,拿過c.c.臉上的濕紙巾擦起手來。

夏目分配的房間是二樓的最裡面,因為房間很多,所以大多數同學都是一個人住的。

看了一下時間,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在浪費了時間準備、分配、告誡之後,就已經到了夜晚。

記得老師說過,女生們洗澡的時間是七點半到九點半,男生的時間是十點到十二點,畢竟女生深夜外出的確有些不便,特地將男生們的洗澡時間安排到了深夜。

拿著浴衣和毛巾,夏目再度確認一下現在的時間。

九點三十,女生們剛剛泡完。

從這裡走到溫泉的話應該剛剛好吧。

這裡有著室內溫區和露天溫泉,都可以選則,因此夏目打算試試露天溫泉。

下到一樓,順著指示走到【男湯】的脫衣間,準備完畢之後裹著毛巾走了進去。

裡面空無一人,看來女生們已經泡完澡了。

在入口處的蓮蓬頭那裡先沖洗一下身體,洗掉頭上的香波和身上的沐浴露之後,夏目走進了溫泉。

溫和的池水浸沒到胸口附近,渾身上下因此而放鬆到了極限。

很舒服。

霧氣在這個空間瀰漫著,由於是露天溫泉,從這裡可以看到滿天星辰和遠處無垠的大海。

放佛被深色的顏料所感染一般,單色的世界映入瞳孔之中,頭頂的明月的月光也揮灑而下,給浮出海面的景物籠上了一層銀白色的薄紗。

「真是……??!」

聽到了女孩子的聲音,接著門被一下子打開。

「這裡就是露天溫泉了呢!進來吧!」

「哦!感覺不錯!」

「真是噁心啊。」

好好泡澡吧。

除了三個少女的聲音,就連五河琴里以及狂三的聲音都隨之出現。

很好。

flag已經豎起來了。

夏目躲在石頭後面,一臉苦澀和興奮,還夾帶著無奈。 庸的回來讓家裡變的熱鬧了不少。把莫庸帶回來的禮物甘叫卻下來之後,吳庸便跟著吳石進了書房,對於吳庸來說吳石能親自在家等著他已經很不容易。

「二哥,三哥他們現在都挺好,二哥現在已經建立起了自己的班底,納爾遜的孫子被我提了起來,可以作為二哥下一代的接班人,這樣納爾遜就完全和我們捆綁在一起!」

書房內就兩個人。兩人就都坐在了沙發上,這樣更方便聊天。

「你做的很不錯,我們對非州人民來說畢竟還算是外人,沒有幾代人的打拚很難完全佔住那個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