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周圍的觀眾都是有點暈逼。

  • Home
  • Blog
  • 周圍的觀眾都是有點暈逼。

然後還有一部分的人拿出手機準備拍攝小視頻,因為這是新鮮事啊。

……

…… 幹什麼呢?

林塵準備拍攝的是一支MV。

你可以說是《有錢沒錢,回家過年》的MV。

也可以說賀歲MV。

這一翻的聲勢浩大的情景自然也是趁勢登上了熱搜。

這裡就要說養號的好處了。

林塵可以向所有人說:「我是有半個營銷號大V天下的人。」

這不。

半天的時間,營銷號大V的轉發下直接引起了所有人的討論。

過年了。

大家都是很閑的。

「這是啥情況?林塵帶著這麼多人是要跳廣場舞嗎??」

「我也表示不解啊,根本不明白這是要幹嘛啊。」

「表示確實是不理解啊,但是還是覺得林塵是不是在憋大招啊。」

「樓上,別鬧了,憋個狗屁大招啊。」

……

一時之間,眾人討論的是不亦樂乎。

而這半天的時間,拍攝也是完成了。

「明年見。」

「明年見。」

「我已經在朋友圈裡裝逼了。」

「我也裝逼了,媽的,這個時候不裝逼更待何時呢?」

……

大家一一的告別。

同時也是向林塵表示明年見。

眨眼間,星火影視已經走光了。

這支預告片林塵自己做後期製作就行。

大家辛苦了一年了,也該回家了。

而且林塵早就做了安排,《人的囧途》不進行首映,過年期間不路演。

這個決定一方面的人覺得林塵有人情味,但是另外一方面的人則覺得林塵這是作死啊。

不首映,不路演,哪來的票房呢?

正在做後期的時候,林塵也是接到了妹妹的電話。

「哥,你怎麼還不回來呢?」

林曉有點生氣的說道:「咱爹娘一直念叨著你呢,你自己都說了要經常回家看看,結果你倒好,竟然不回來了。」

「我的錯,我的錯。」

林塵忙說道:「我定了凌晨的火車,明天肯定到家。」

「行,到時我到市裡接你。」

林曉說到這心情有點抑鬱:「哥,你還是早點回來吧,咱爺恐怕要不行了。」

一句話讓林塵也是心一個顫。

爺爺的身體一直都不好,去年林塵專門讓爺爺來帝都進行了治療,畢竟這個時空的治療水平還是很牛逼的。

華夏是第一。

結果現在卻是說恐怕要不行了。

林塵也是忙說道:「好,我馬上回去。」

這支視頻的後期製作並不怎麼需要多大的功夫。

林塵做完就直接登錄到了官微的號然後上傳到了網上。

然後。

回家。

是的。

回家。

四年的時間,林塵早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林家人。

……

余林生這兩天真的很苦惱。

早知道這樣他真的不會回來的。

本來余林生也覺得自己一年和父母見不了幾面,因此想在家多陪陪父母。

結果倒好。

父母壓根不這麼想啊。

余父說道:「你都30幾了還不有個對象,你丟人不?我像你這麼大你都會打醬油了。」

「兒啊,媽媽不是那麼傳統的人,你要是有喜歡的男朋友也無妨,帶媽媽回來看看啊。」

余母更是一句話讓余林生差點吐血。

然後他非常認真的告訴父母自己是直的,是直男,性取向是女。

緊接著呢,余林生也是悲了個悲了。

相親吧。

一天差不多要相三四個,簡直就跟走馬觀花似的。

真的是尷了個尬了。

HP奶黃包貴族 相的余林生想哭了。

倒並不是說這些妹紙嘲諷或者是看不上余林生。

主要是沒有話題度。

一聽余林生是影評人就開始聊了起來,最關鍵的是她們的三觀和余林生的三觀完全的沒有在一條線上。

她們喜歡的都是一些沒有演技、口碑不好但是有顏值的人。

這樣的人向來是余林生討伐的對象。

於是事情就是這麼的無奈了。

回家后余林生就像一隻鹹魚一樣的躺著了,他是實在不想動了,也是真的不想再說什麼了。

哪怕他曾經是吵架大V。

哪怕他曾經憑藉著吵架登錄上了熱搜榜。

但是,沒用啊。

想要說服父母,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滴!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余林生一看竟然是林塵的微.博更新了。

然後是一條視頻。

《向大家拜年了》

這是標題,然後點開之後,余林生赫然發現是一群人竟然都在廣場上呆著。

音樂響了起來。

領頭的正是張雨強。

他直接唱了起來……

懷揣著理想在外闖蕩

酸甜苦辣不願對人講

經歷風雨才知生命的榮光

美好的志向男兒的堅強

……

都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精彩中也有許多無奈

轉眼一年又一年

我不知道是否混出了模樣

……

稍後是整個星火影視的員工們依次的開始唱了起來。

兩分鐘過後,林塵也是出場率先說道:「《人在囧途》全體劇組給大家拜年了,」

「給大家拜年了!!!」

「拜年了!!」

「2月4號不見不散!!」

……

最後,預告片喊出《人在囧途》的上映日期后也算是結束了。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厲害炸了。

余林生望著這支預告片只能這麼說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林塵竟然直接弄這麼一支群體拜年。

當然,緊接著余林生更沒有想到的是《人在囧途》的第二支預告片也是緊急上線了。

《粉紅色的回憶》。

這算是一支眾星賀歲鬧新春了。

之前因為鋪墊,所以這首歌由林曉唱起來的時候林塵就是宣傳了一波。

他需要讓這首歌深入人心。

畢竟還有部電影可以拍攝呢。

現在的宣傳是提前上馬了。

在網上對於林塵這層出不窮的宣傳議論的時候,林塵也是已經坐上了回去的火車。

晚上3點40,林塵到達了鄲市。

當然,林塵並沒有讓林曉來接自己。

大晚上的,太不安全了。

所以林塵直接讓林有財來接自己。

放假的時候林塵讓林有財先回家了。

路上,林有財也是嘆息道:「你爺爺這一個冬天恐怕有點困難了,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懂。」

林塵輕輕點頭。

不管怎麼說,林塵的爺爺歲數已經大了,有時候離去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但是話是這麼說。

可是生離死別了,又有幾個人能夠頂得住。

不過讓林塵意外的是到家后老爺子卻是正在磕著瓜子。

「這是什麼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