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周振邦父子兩此刻吃著火鍋,喝著小酒,歡快的模樣似乎已經在歡慶著未來的美好生活……

  • Home
  • Blog
  • 周振邦父子兩此刻吃著火鍋,喝著小酒,歡快的模樣似乎已經在歡慶著未來的美好生活……

火鍋的表面泛起一股氣泡,些微的藍色毒藥早就融化在湯汁和食材內,畢竟,這可是融於食物之後,便無形無色無味的絕世好毒藥啊!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一副自作自受、因果報應圖!

趙小池再三思索,還是往兩人的酒瓶里也添加了許多的毒藥。

「既然都要死了,不如死的徹底一點!」

萬一沒死成,難道不是遭罪嗎?

在這一點,趙小池還是十分講究人道精神的……

親眼看著父子兩吃肉喝酒,毒藥入肚,趙小池終於滿意著離開了!

等到明天的太陽升起,這個世界又會是充滿光明和希望的。

至於罪惡,就讓他埋葬在黑夜之中吧……

趁著清風,趙小池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他問心無愧!

……

回到周家,趙小池沒有想到,這麼晚了,竟然還有人在等他!

剛剛翻進房間,床頭燈忽然亮了。

趙小池猛地吸了一口涼氣,回過頭才發現,美女總裁正倚靠在床上,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你幹什麼?嚇死我了!」

差點趙小池就以為自己被發現了,出現啥變故了呢!

「怎麼樣?發現了什麼?」

有更重要的事情牽動著心神,美女總裁絲毫沒有計較趙小池的態度和抱怨。

沉吟了一番之後,趙小池在心中略微組織了一下語言,將周振邦父子的事情告訴了美女總裁。

女佣人、毒藥、海外集團的勾結,甚至是……趙小池的處理,全部都告訴了美女總裁。

這件事聽起來很殘酷,也確實很不好,可是趙小池覺得,美女總裁不是一個需要被保護的小女孩!

況且,早在小萱被襲擊的時候,周家的人就已經知道了,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善良的前提是,不要惹到他!

「所以……那對父子應該是完蛋了吧?」

美女總裁的語氣很平常,並沒有正常人聽到這種消息后的驚慌、恐懼等反應。

趙小池悄咪咪的打量了一下對方的神色,嗯……沒有任何發現!

反正人都已經幹掉了,他可不會讓人起死回生!

將毒藥放在床頭,趙小池狠狠的一點頭:「我放了不少這東西,肯定死翹翹!」

只聽到一聲長長的呼氣聲,美女總裁微笑著來了一句。

「乾的好!」

「回頭,我給你發紅包!」

其實趙小池可以看出來,美女總裁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應該還是滿震撼的。

只能說,仇恨是真的,驚訝也是真的!

不過美女總裁的心裡素質確實很好,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她就已經調整好了心態,而且還和趙小池開了一個玩笑。

趙小池一看,哎呦,不錯哦,竟然都能和我開玩笑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根神經搭錯了,趙小池忽然很嘴欠的來了一句。

「我幫了你這麼大的一個忙,不僅挽救了你們周氏集團,甚至還兩次三番救了你的性命,你要怎麼報答我?」

可不是嘛?

若不是趙小池,早在周振邦父子的第一波毒藥攻勢下,美女總裁就已經gg了!

話出口,趙小池已經在聯想,美女總裁應該會愣住吧。

畢竟,這個答案可是真的不好回答。

古人云,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啊……

趙小池都想好了,等美女總裁糾結的時候,自己可以看準時機,提出來免掉一個億債務!

相對於周氏上百億的財富,這也不算什麼了吧。

可是……

就在趙小池做著不還錢的美夢之時,他的耳邊忽然聽到了一句話。

「公子大恩大德,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

噗!!!

趙小池腦海里只有一個聲音:「造孽啊」

趙小池一副見了鬼的模樣,滿臉尷尬,殊不知,此刻的周海媚,心中也是分外懊悔,神色怪異!

「其實只想開一個玩笑,不知為何,竟然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自己真是……蠢!

默默思忖的美女總裁,本來心中甚是忐忑,然而半天沒有等到趙小池的回答,心情慢慢就變化了。

打趣的看了一眼僵在那裡的趙小池,美女總裁起了頑心。

「怎麼?你覺得這個報答不好嗎?」

帶著促狹的笑容,周海媚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說道:「這可是大美女哦,而且身價百億,能文能武,德才兼備,可是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人!」

可惜這些話落在趙小池的耳朵里,反而是說不出的怪異。

自古形容女子良配的,莫不是賢良淑德、溫婉可人之類的詞,什麼時候還有能文能武了?

一想到這個詞,趙小池瞬間就遙想到未來可能出現的某個悲催場景……

「唔……不行,我絕對不會從了的!」

趙小池淡淡的瞥了一眼正盯著自己的美女總裁,眼帘低垂,眼觀鼻鼻觀心。

「嗯哼!」

「我覺得吧……雖然我幫了很多忙,實際也沒有多少忙……你也不用和我這麼客氣的……」

: ,

第981章

宋三喜低聲把顧東派人監視他的事情,講了一遍。

周文兵這就火大了,「媽的,為了搶女人,他連這種下作的事情都乾的出來?喜哥,說,把監視的人逮著了,怎麼辦?打廢還是怎麼的?」

宋三喜淡道:「小教訓一下就行了。當然,我這兩處別墅,最有可能的監視位置,咱得先弄清楚了。」

周文兵點點頭,「嗯,喜哥放心,我來把他們可能的位置找出來。你,按正常的生活程序走,該幹嘛幹嘛!」

宋三喜點點頭,把望遠鏡給了周文兵,「注意隱蔽吧!你在這裏找敵人,敵人也在看着你。」

周文兵自信一笑,「放心吧喜哥,特種偵察的時候,我的專業就是反偵察和狙擊,呵呵,雖然狙擊水平不如你哈!」

宋三喜笑笑,低聲吩咐了一陣,便走開了。

周文兵,自然在別墅里行動起來了。

他會隱蔽,在容易被監視到的窗戶邊,反向搜索,偵察了起來。

宋三喜則下樓,和大家一起聊聊天什麼的。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宋三喜說要去學校了,給林瓏扎針。

順路,也可以送顧芸夢回家。

顧芸夢呢,所有的錢幾十萬,投給宋三喜,做生態農業。

今天晚上,特別興奮。

因為林洛嬌算了一下她的收益,這一轉眼就能兩三千萬的身家了啊!

作為名牌大學畢業的女生,她這個白領,能有這個身家,已經滿足了。

只是錢還沒有兌現,她也就沒能買車,這當然也是回頭就很容易的事情。

周文兵和戰友們,投的更多,享受的紅利都能近億。

他也是相當的興奮,對宋三喜更是死心塌地的忠心。

連林洛嬌,也投了六百萬進去,未來,能賺幾個億呢!

小寡婦對宋三喜的感激、愛慕、膜拜,已經到了芳心發狂的地步了。

顧芸夢坐在宋三喜的車裏,芳心激動,小臉紅撲撲的。

畢竟,要發財了!

宋三喜卻很穩,淡定從容,開着車。

顧芸夢悄悄打量了一下他,忍不住感慨道:「老司機啊!」

宋三喜倒是愣了下,「啥老司機?」

「呵呵,三喜,我是覺得你很穩呢嘛!你現在,可以說身家要百億了,你似乎一點也不激動。」

宋三喜搖頭淡笑,「這有什麼激動的呢?我們家的錢,都是有容的。」

顧芸夢笑了笑,心裏,有點酸澀澀的。

「呵呵,蘇有容蘇總,真的好幸福個女人啊!唉,我們,沒她那個命咯」

「瞧你說的。你工作認真,努力,回頭也好幾千萬的身家了,能不做個幸福的女人?」

「那可不一樣。蘇有容因為有你,才幸福。可惜,宋三喜,這世上只有一個嘛」

「得了吧,你別這麼捧我,我能飛起來。好男人,還是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