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呼衍輝沒有說什麼,對於他而言,龐統纔是貴賓。

  • Home
  • Blog
  • 呼衍輝沒有說什麼,對於他而言,龐統纔是貴賓。

當夜,呼衍輝果真將龐統選的那兩名舞娘送到了龐統的房間,龐統當晚在兩名舞娘的伺候下,連番嘗試了一下做男人的滋味……

第二天清晨,龐統躺在臥榻上,左擁右抱,還在熟睡當中。

這時,有人在外面大聲喊道:“特使……特使……”

龐統身邊的美女聽到外面的喊聲,用力推了推龐統,龐統被推醒了,聽到外面有人叫他,用的是不太純熟的漢話,他就知道是誰在外面了,除了阿尤布,還能是誰。

“什麼事情?”龐統打了一個哈欠,昨夜耗費的體力太多了以至於今天早上還有些瞌睡。

“呼衍輝請你過去一趟。”阿尤佈道。

龐統很快從牀上爬了起來,穿好衣服後,又整理了一下衣冠,這纔出去和阿尤布一起去見呼衍輝。

阿尤布也是個男人,而且住的地方和龐統只有一“牆”之隔,自然之道昨夜龐統在帳內和那兩個舞娘在做什麼事情了。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畢竟他的身份只是張彥身邊的一個馬伕,僅此而已。

龐統和阿尤布一起,來到了呼衍輝的帳內,呼衍輝已經在大帳裏設下了飯菜,所謂的飯菜,無非是馬奶酒,烤羊肉,都是遊牧民族的家常便飯。

呼衍輝見龐統、阿尤布來了,便十分熱情的招待了一番。

用過早飯之後,呼衍輝開始進入正題,直接說道:“特使,昨夜你說的話,我答應你,我已經爲你集結了一支三千人的隊伍,都是騎兵,一會兒就請特使和我一起去外面吧?”

龐統點了點頭,和阿尤布一起,跟隨在呼衍輝身後,三人一起來到了營地外面,但見一支軍容整齊,由匈奴勇士組成的騎兵隊伍,大約有三千人。

“獨力奇!”呼衍輝衝一個騎兵喊道。

那個人應聲策馬而出,來到呼衍輝、龐統、阿尤布三人的面前,卻只向呼衍輝行禮,說道:“大王有何吩咐。”

呼衍輝指着龐統說道:“這位是漢朝來的特使,是來協助我們對付鮮卑人的,從現在起,你的三千部下,就歸特使調遣了,他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明白了嗎?”

獨力奇長相粗獷,高大威猛,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的,聽完呼衍輝的話後,便立刻應了一聲。

阿尤布將呼衍輝說的話翻譯了過去,龐統聽後,咧嘴笑了笑,說道:“如果我讓你現在去死,你願意嗎?”

阿尤布將話再翻譯過去,獨力奇聽了一愣,但仍舊回答道:“即便是死,也在所不辭!”

龐統對於獨力奇的回答很滿意,當即說道:“好吧,那麼現在你就帶着你的三千部下去攻擊鮮卑人的營地吧,不死一半人,不準回來!”

獨力奇愣住了,呼衍輝也愣住了,兩個人面面相覷了一番,獨力奇一動不動,呼衍輝則對龐統說道:“特使,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讓他去送死。 囂張小王妃 等到他們死了一半人的時候,就退回來,鮮卑人自然會派兵追擊,這個時候只要獨力奇能夠把鮮卑人引入大王設下的埋伏圈就行了,我保證,鮮卑人必敗無疑。”龐統說道。

“埋伏圈?什麼埋伏圈?特使你什麼時候給我說過埋伏圈的事情了?”呼衍輝一頭霧水的問道。

龐統呵呵笑道:“現在告訴你也不遲……”

緊接着,龐統便將自己誘敵深入的計劃說了出來,由阿尤布進行翻譯,呼衍輝、獨力奇聽完之後,都將信將疑的,尤其是呼衍輝,他一臉疑問的問道:“鮮卑人又不是傻子,他們怎麼會追過來呢?”

“實話告訴大王吧,我來的時候,漢軍已經襲擊了鮮卑人在稽落山一帶的單于庭,並且俘虜了除了西部鮮卑單于之外的所有貴族,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俘虜,並且殺死了六萬多鮮卑人。而我們帶的兵馬,只有兩萬,當時鮮卑人的營地卻有二十多萬人。大王已經兩日不曾和鮮卑人作戰了,鮮卑人也不敢抽出兵力去稽落山一帶,而且稽落山被襲擊的消息只怕是早已經傳到了鮮卑單于的耳朵裏了,所以,我推測鮮卑人肯定想速戰速決的。這個時候大王派出獨力奇去誘敵,相信鮮卑人肯定會帶着大軍瘋狂般的追擊過來,只要獨力奇能夠將這些鮮卑人引進埋伏圈,大王親自點起兵馬,在四周埋伏,等到獨力奇的殘軍一到,便立刻發起進攻,攻鮮卑人一個措手不及,必然會大勝的。”

呼衍輝聽完龐統的這一番計策之後,便不再猶豫了,當機立斷,立刻派遣獨力奇按照龐統說的去做,如果能以一千多人的死亡,來換取整個戰鬥的勝利,那麼這無疑是值得的。

另外,龐統甚至提出來要和獨力奇一起去,呼衍輝認爲龐統去了或許更能直接指揮獨力奇,讓獨力奇行動更快,便同意了。

而作爲翻譯的阿尤布,自然而然的也跟了過去。

片刻之後,龐統、阿尤布、獨力奇率領着三千騎兵很快便出了西域聯軍的營地,臨走時,龐統回頭看了一眼站在那裏目送他們離開的呼衍輝,眼神中似乎充滿了期待。

但就在龐統轉過頭顱的那一霎那,他的嘴角上浮現出來一抹詭異的笑容,轉瞬即逝,阿尤布、獨力奇都沒有發現這一微妙的變化…… 461西風烈(28)

龐統帶着阿尤布、獨力奇很快便來到了鮮卑人的營地前面,在距離鮮卑人營地還有幾裏的時候,龐統便和阿尤布勒住了馬匹,然後吩咐獨力奇該如何去做。

獨力奇聽完阿尤布的翻譯之後,便帶着三千騎兵,與龐統和阿尤布分開了,直接去了鮮卑人的營地。

龐統看着獨力奇他們絕塵而去,便立刻對阿尤佈道:“你在前面帶路,繞到鮮卑人的營地後面,我要去見日律推演。”

阿尤布聽完這番話後,頓時感到極爲詫異,忙問道:“龐參軍,咱們去鮮卑人那裏幹什麼?”

龐統道:“你不用知道那麼多,只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反正只有好處,不會有壞處。”

阿尤布不再問了,直接帶着龐統,快馬加鞭,迂迴到了鮮卑人營地的後面。

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獨力奇帶着三千騎兵抵達了鮮卑人的營地,直接從正前方展開了進攻,毫無任何徵兆。

一石激起千層浪,突如其來的匈奴人,立刻引起了鮮卑人的集體注意,當嗚咽的號角吹響之後,鮮卑人的營地裏不斷涌現出多如牛毛的騎兵。

此時,西部鮮卑的單于日律推演正在穹廬中休息,突然聽到號角聲,便立刻從睡夢中驚醒,剛一出大帳,便赫然和一名親衛撞了一個滿懷。

親衛立刻向日律推演致歉,日律推演根本不在意這些小事,便急忙詢問道:“是不是來敵人了?”

日律推演所處的位置,是鮮卑人營地的最中心位置,四面八方都佈置着極多的兵力,除此之外。還專門有一支精銳的衛隊來守護着單于所在的位置,一般閒雜人等,根本不允許靠近這裏。所以,即便是前方發現了敵情,日律推演這裏也未必清楚。

親衛點了點頭。對日律推演道:“單于不用擔心,只來了三千匈奴騎兵,不足爲慮,位於前部的大人正在率軍與之戰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全殲來犯之敵。”

日律推演聽到只有三千騎兵。 我的隱身戰斗姬 便長出了一口氣,自從稽落山被漢軍襲擊之後,他就變得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只要外面有任何異常舉動,他都十分擔心。

這半個月來,他與西域來的聯軍在此奮鬥。雙方互有勝負,雖然說他的勝利多一些,但自從得知稽落山被漢軍襲擊之後,他就變得尤爲擔心了,因爲整個鮮卑的精銳之師都在這裏與西域你作戰,後方空虛,如果漢軍再襲擊其餘鮮卑人的駐地。那他就不得不從這裏撤軍了,但是金微山這片戰場,偏偏又不能放棄,以至於讓他左右爲難。

“區區三千騎兵,也敢來本單于面前撒野?傳令下去,全軍出擊,務必要全殲這股來犯之敵,讓匈奴人知道我們鮮卑人的厲害!”日律推演頓時耀武揚威的道。

親衛應了一聲,轉身便去傳令了,而這個時候。日律推演但見幾個鮮卑勇士帶着兩個陌生人正朝他這裏走來,這兩個人都穿着漢服,一個長的醜陋,一個長相像是西域人,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日律推演當即衝那邊叫道:“這兩個是什麼人?哪裏來的?”

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龐統和阿尤布,他們是自己找上門的,遇到鮮卑人之後,便說要見他們的單于,說是有着一則關乎鮮卑人生死存亡的消息要告訴他們的單于。

這些鮮卑勇士不敢怠慢,便帶着龐統、阿尤布一起來到了單于所在的區域,沒想到他們還沒有向單于稟明一切,便先被單于看見了。

鮮卑勇士帶着龐統、阿尤布二人來到了日律推演的面前,先畢恭畢敬的行了一禮,然後向日律推演稟告,爲什麼要將他們帶到這裏來。

日律推演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頭髮和鬍鬚都有些發白了,面色黝黑,眼窩深陷,那一雙黑眸炯炯有神的,身材微胖,但還是能夠看出昔日的高大和魁梧,只是近年來養尊處優,使得身體上的肉長的越發的多了。

可以說,日律推演給龐統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是個養尊處優的糟老頭子。

不等日律推演開口,龐統便先自我介紹了起來,仍然以漢朝特使的身份來自報家門。

阿尤布負責翻譯,鮮卑人和匈奴人的語言差別不大,雖然有些不一樣,但應該是地域差別,反正他能聽得懂,也會說鮮卑話,並且說起來比匈奴話要流利一些。因爲,阿尤布輾轉流落到遼東之時,在那裏接觸了不少鮮卑人,在同樣是馬伕身份的人中,還有着不少馬伕是鮮卑人,有了這樣的語境,所以就學的快,說的流利。

“漢朝派來的使者?”日律推演的臉上頓時變得陰沉起來,“拉出去砍了!”

龐統面不改色的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們這些蠻夷,怎麼都喜歡砍人?我既然來了,就絕對不會怕死,我有一番話,等我說完之後,再請單于將我斬殺不遲!”

阿尤布快速的翻譯着,日律推演聽後,便道:“有什麼好說的?你們漢人剛剛偷襲了稽落山,我不去找你們算賬就已經是客氣的了,你們反倒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跑來我這裏,是想侮辱我嗎?”

龐統道:“隨便單于你怎麼想。 影帝的復仇重生 但是這件事事關你們全部鮮卑人生死存亡的問題,如果你不聽我說的話,那麼用不了一個時辰,你就等着你們鮮卑人遭受滅頂之災吧!”

日律推演聽到這裏,不禁皺起了眉頭,龐統不卑不亢,也沒有好臉色給他看,他要殺龐統簡直是易如反掌,可是龐統最後說的“滅頂之災”這四個字,卻猶如一個巨大的石頭壓在了日律推演的心頭上,壓的他快要透不過來氣。

本來稽落山的事情,就讓他很惱火了,如果不是因爲和西域聯軍在這裏作戰,他肯定會帶着所有鮮卑人,對漢人展開報復的。但此時此刻,他卻只能窩在這裏,什麼都做不了。

這半個月來,他的軍隊傷亡人數直線上升,西域聯軍接連戰敗,但就是不願意退去,死死的跟他在這裏耗着,讓他分身乏術。

“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你儘管說吧!”日律推演道。

龐統道:“我是漢朝的使者,單于就這樣來接待使者的嗎?”

日律推演強忍着心中的怒氣,將龐統、阿尤布帶進了大帳,分賓主坐定之後,這才說道:“這下你總可以說了吧?”

龐統張嘴便說道:“剛纔是不是突然來了三千匈奴騎兵?”

日律推演怔了一下,說道:“你怎麼知道的?”

“因爲那三千匈奴騎兵是我派來的!”龐統說道。

“什麼?”日律推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漢人,居然會派遣匈奴騎兵?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怎麼可能會派遣匈奴人?”日律推演問道。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而且我還知道,你肯定會派出所有的兵力,去殲滅這夥來犯之敵,對嗎?”龐統道。

日律推演緊皺着眉頭,他下達這個命令的時候,龐統還沒過來的,他怎麼知道的?

“你怎麼知道的?”日律推演好奇的問道。

“因爲我是屠耆!”龐統道。

屠耆雖然是匈奴話,但鮮卑人趕走匈奴之後,在一定程度上,也保留了匈奴人的一些習慣,原因是,大約有二三十萬匈奴人在當年迫於漢軍的壓力,轉而投降了鮮卑人,從此成爲了鮮卑人的一部分,所以鮮卑人的生活圈裏,隨處都可以見到匈奴的文化。

就想漢朝一樣,他繼承了秦朝的體制,鮮卑人在這上面也是一樣的。所以屠耆在鮮卑人這裏,也是聖賢的意思,也一直沿用。

“我不光知道你派遣他們去全殲來犯之敵,而且還知道你今日將有滅頂之災,如果你不聽我的話,你們鮮卑人今天就在劫難逃。”龐統接着說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日律推演將信將疑的說道。

“就憑我是屠耆。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在這裏稍微等待片刻,用不了一刻鐘的時間,那些匈奴人就會潰散而逃!”龐統道。

阿尤布翻譯的聲音纔剛剛落下,一個親衛便立刻從帳外走了進來,一臉高興的道:“單于,匈奴人潰敗了,正在逃走,前部的大人正在努力截住他們的退路。”

日律推演這回是真的信了,一改之前的生硬態度,急忙對龐統客氣的說道:“先生,你剛纔說,我們今日將遭受滅頂之災,這是什麼意思?”

“匈奴人潰敗了,但並非是真正的潰敗,而是誘敵深入,如果你的軍隊前去追趕匈奴人,必然會遭受到埋伏,而且很有可能會全軍覆沒……”

不等龐統的話說完,又一個親衛從外面走了進來,對日律推演說道:“啓稟單于,匈奴人突圍而出,前部大人不甘心,率領五千騎兵前去追趕了。”

龐統於是搖頭道:“唉,可惜了這五千騎兵了,只怕是有去無回了。” 462西風烈(29)

日律推演對龐統的話始終還是持着懷疑的態度,他並沒有派人去把追擊匈奴人的將士們給叫回來,只是派人去打探消息,儘可能的讓他知道戰場上的一舉一動。

龐統見日律推演沒有舉動,也就靜靜的坐在那裏,一言不發。

大帳內異常的安靜,安靜的有點讓人發慌,日律推演坐在那裏更是焦急的等待着斥候帶回來的消息。

大約過了三刻鐘,斥候慌里慌張的回來了,一進入大帳,便急忙向日律推演稟告道:“單于,不好了,前部大人在追擊匈奴人的途中遇到了成千上萬名匈奴人的埋伏,突圍不出,全軍覆沒了。”

日律推演聽完這個消息後,十分的驚訝,沒想到竟然被龐統給說準了。直到此時,他才真正的相信龐統是屠耆了。

於是,日律推演走到龐統的面前,畢恭畢敬的道:“特使大人,未卜先知,料事如神,確實不是一般人物,還請特使大人原諒我的愚昧和無知,以及對特使大人的怠慢。”

“這麼說來,單于是信我說的話了?”龐統問道。

日律推演點了點頭,說道:“只是,我能知道你被派來的原因嗎?因爲我們現在還是敵人……”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朋友,如果單于願意和我們大漢和解的話,我就幫助單于徹底的擊敗西域來的聯軍。”

龐統的話一落,阿尤布用極其異常的眼神望着龐統,小聲說道:“龐參軍。你真的打算這麼做嗎?匈奴人雖然可惡。但勢力相對弱小。而鮮卑人卻十分強大,龐參軍爲何……”

不等阿尤布把話說完,龐統便打斷了阿尤布的話,厲聲道:“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總之我這麼做,都是爲了大漢,你只需把我說的話用鮮卑話說給日律推演聽就可以了。別的你什麼都不用過問。”

阿尤布不再吭聲了,而是直接將龐統剛纔說的話給翻譯了過去。

日律推演聽後,登時十分的歡喜,但片刻之後日律推演的臉上便隴上了一層陰雲,問道:“特使,你被派來的任務,就是幫助我們擊敗西域聯軍嗎?”

龐統道:“派我前來,是要說服單于不再與大漢爲敵,如果單于同意的話,那麼朝廷就會把在稽落山一戰中所俘虜的人全部歸還給單于。”

稽落山一戰。鮮卑人猝不及防,不僅傷亡慘重。就連他的家人都被俘虜了過去,其中更有不少鮮卑貴族的家人。只不過,日律推演暫時隱瞞了稽落山一戰的消息,沒有對外公佈,怕引起軍心的渙散。

日律推演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麼就只有兵戎相見了。單于久在漠北,似乎還不知道如今的大漢已經今非昔比了吧?東部鮮卑軻比能單于應該對他不陌生吧?軻比能去年率領十萬鮮卑精銳騎兵侵入幷州,結果全軍覆沒。實話告訴單于,如今的漢軍已經有了足以稱霸世界的武器,只是攝政王過於仁慈,不願意率領大軍進攻鮮卑,而是想與鮮卑人和平相處下去,這纔派遣我來到這裏,遊說單于。當然,爲了能夠說服單于相信我們大漢有驚人的能力,我隨身帶來了一枚新式武器,想請單于見識見識,然後再做決定,是要與大漢和平相處,還是與大漢繼續爲敵!”

說完,龐統便從懷中拿出來了一枚霹靂彈,直接亮在了日律推演的面前。

日律推演看到龐統手中持着一個圓形的小鐵球,只有桃子那麼大小,如此貌不驚人的東西,無棱無角的鐵球,居然是武器?

“這是武器?”日律推演看完之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差點笑的背過去氣來,“早就聽說你們漢人能說會道,常常能夠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能夠把黑的說成白的,曲的說成直的,今日一見,果然是讓本單于大開眼界……”

龐統見日律推演在那裏暗自嘲笑着自己,他面色鐵青,一言不發,直接對日律推演道:“請單于移步到帳外,來親眼見識見識這武器的威力吧!”

說完,龐統便徑直走出了大帳,而阿尤布翻譯完畢之後,也緊隨其後。

出了大帳,龐統就在營帳前面找了一個開闊之地,那裏立着一根掛着狼頭旗幟的大纛,正迎着西風在空中飄舞。

龐統徑直走到那裏,將手裏的霹靂彈給放在了狼頭大纛下面,然後又從懷中拿出一個火摺子,站在狼頭大纛下面,看到日律推演滿臉不屑的從大帳裏走了出來,便說道:“單于請看好嘍!”

日律推演一臉的不屑,他不相信,這個無棱無角猶如桃子那麼大小的鐵球,竟然是一件武器。

或許,也可以稱之爲武器,因爲他是鐵的,所以可以拿來用來投擲,萬一砸在人的頭上,必定會頭破血流,但要說它有驚人的威力,日律推演打死都不會相信。

龐統拿着火摺子點燃了霹靂彈的引線,然後迅速的跑開了,跑得十分迅速,也十分狼狽,轉眼間就在十幾米開外的地方了,與日律推演、阿尤布他們站在一起,靜靜的看着即將爆炸的霹靂彈。

這個霹靂彈的引線是特製的,比一般的霹靂彈的引線要長一些。得益於在天工局的工作經驗,龐統對霹靂彈已經很好的掌握住了其多種用途的門徑,而且他在天工局還參加研製了一種更爲巨大的霹靂彈,專門供被攝政王張彥稱爲火炮的武器使用。

龐統一回來,便立刻捂住了耳朵,同時示意阿尤布也捂上耳朵,而日律推演就像是看猴戲一樣的看着龐統,看看他究竟能夠耍出什麼花招來。

幾秒鐘後,日律推演將會爲他的無知和愚昧而感到自卑,同時也會對漢朝的高度文明所震懾。

嗤嗤的燃燒聲正在一點一點的燃燒着引線。當引線燃燒完畢之後。驚心動魄的一幕終於出現了。

“轟!”

一聲巨大的響聲猶如晴天霹靂。直接在這片曠野上響起,同時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將那狼頭大纛的旗杆給炸的粉碎,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更是撲面而來,直接朝着日律推演衝了過去。

“嗡……”

日律推演的耳朵裏是一陣耳鳴,而且就在剛纔那一瞬間,他感到一股灼熱的熱浪撲面而來,猶如凌烈的秋風。在臉上劃下了一道道口子一般。同時,日律推演的眼睛裏滿是驚訝之色,驚訝的他連嘴巴都合不攏了,愣在那裏看到那一個小小的鐵球所產生的巨大威力,他徹底被折服了。

不光是日律推演,其餘圍觀的鮮卑人也被這一幕給震撼住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威力巨大的武器。

良久良久,日律推演才緩過來神來,不等他開口,便見一個鮮卑人急匆匆的朝他跑了過來。指着剛纔爆炸的霹靂彈說道:“單于,就是它。就是它,漢軍就是用它偷襲了我們的營地,我們人數雖然衆多,可終究是抵擋不住,多少血肉之軀被它奪去了生命,難道這是長生天派來懲罰我們鮮卑人的嗎?”

日律推演皺着眉頭,他開始相信了,只這麼一枚小小的東西就有如此巨大的威力,那麼漢軍一定促藏了很多很多。去年,他也曾經聽說東部鮮卑的首領軻比能率領十萬鐵騎入侵併州,結果全軍覆沒的消息,而且只是在半天的時間裏就結束了戰鬥,當初他還以爲漢軍竟然有如此強盛的軍隊,如今看來,漢軍應該是用上這樣的武器了。

日律推演可以想像得到,如果這東西在人的旁邊爆炸,那麼人肯定會被炸的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的,這是一個大殺器,漢軍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悍的東西?

“單于,見識到我們漢軍的威力了嗎?”龐統在一旁趾高氣揚的說道。

日律推演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對龐統說道:“漢軍有如此驚人的武器,若我們真的和漢軍交戰了,吃虧的肯定是我們。特使,你的到來,無疑是給了我們鮮卑人一次新的生機,剛纔特使說的要與漢軍和平相處,我完全接受。”

龐統笑了,目的已經達到了,他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於是,龐統便爲日律推演獻策,讓日律推演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就一定能夠擊敗西域聯軍。並且請日律推演在勝利後的半個月內,親自帶人去居延城和攝政王議和,並且訂立盟約,一旦盟約訂立完成,攝政王便會放了之前俘虜的所有人。

日律推演對龐統深信不疑,完全答應了龐統的要求。之後,龐統要走,日律推演要留下龐統,等戰勝了西域聯軍之後再走不遲。但龐統意見堅決,非走不可,日律推演只好派人護送龐統、阿尤布出境,並承諾半個月後,必然會親自去居延城和漢軍議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